說明
週日, 06 一月 2019 08:36

傳心法要講記-166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54

  所以道:佛說一切法,度我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

  「所以道:佛說一切法,度我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這一句話背起來了嗎?這一句話已經把佛法都講完了,你何不當下自己領悟呢?這一句話懂的人,講完了就完全懂了;如果是不懂,再怎麼解釋還是不懂。這句話很重要,而且這句話講得實在是很好,相傳是六祖惠能講的,因爲我在《六祖壇經》,並沒有看到這一句話,只能夠講不知道是哪一位禪師講的。這一句話,已經把所有的問題都講完了。你看佛是一個過來人,佛是一個大徹大悟的人,他既是一個過來人,又是一個大徹大悟的人。他是一個過來人,走過了這一條路。佛說過那麼多法,同學每個人說一個名相,講一個名相,比如佛說什麼法,講一個名相?「緣起」。比如佛說緣起法,佛爲什麼說緣起法呢?就是要告訴你,說一切的東西都是因緣合和,所以一切的現象都不是真實的。佛講緣起法的目的,就是叫你不要去執着任何的現象,佛說緣起法的目的,就是要度你那一顆對現象執着的心,你這樣能夠體悟嗎?

  來同學你講第二個,佛說什麼法?「慈悲」。佛爲什麼講慈悲?因爲衆生有嗔心,佛講慈悲,就是要度衆生的嗔心。同學再講一個。「無常」。因爲我們總是覺得生命是永生的,有人講在外道的思想裏面,常常講靈魂不滅,好像有一個永生的生命,其實這不是佛法,很多在講佛法的人,也是執這個理論。其實這個理論是違反緣起的,我們生命的狀態是不常亦不斷,講無常就是要破衆生對任何概念的常,認爲是永恆的,佛爲了破這個概念所以佛講無常。「觀身不淨」。佛爲什麼講觀身不淨?因爲我們貪愛自己的身體,所以也貪愛別人的身體。爲什麼我們會有情慾呢?就是貪愛別人的身體,心理的感受有沒有?也有!但是如果你不貪愛別人的身體,原則上情慾是不容易生起的,所以佛才講觀身不淨這樣來破。

  「不生不滅」。佛講不生不滅的意思,不要解釋為永恆,這樣解釋就錯了,這樣解釋就變成常見。佛講不生不滅的意思,是叫你不要執着兩邊,不要執着生的現象,也不要執着滅的現象,離開兩邊即顯中道義。以後,如果講課,就不要準備人家說什麼,我們就說什麼。來你說說看,講一個名相。「苦集滅道」。佛在菩提樹下悟到緣起,但是緣起的概念太深太難懂,所謂緣起甚深,所以佛思考了很久,這麼高深的道理,怎麼去闡述呢?最後他用他的智慧,如何權巧方便地,把緣起的概念說出來,又讓人聽得懂。當他從菩提樹下起坐的時候,他去度五比丘,他就用苦集滅道的方式來度五比丘,讓五比丘知道,每個人現在的狀態就是苦果,這個苦必然有它的苦因,所以你應該要去滅這個苦,那就告訴你滅苦的方法,就叫做苦集滅道,四聖諦就是這樣的由來。八正道。八正道原則上是自覺,但是我們自覺之後還要覺他;六波羅蜜,六波羅蜜是教覺他的方式。因爲當你已經自覺了,接着應該要去覺他。我們常講說教學相長,其實這個「學」就是自學,這個「教」就是教人,看到了嗎?自學才能夠自覺,教人的目的就是希望對方能夠覺醒,叫做覺他。

  其實我很喜歡「教學」這兩個字,爲什麼很喜歡這兩個字?因爲這兩個字已經包含一切的道理,但是很少人這樣去體悟這兩個字。其實今天就是要講這兩個字,懂得自己學習的人舉手,也就是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學習。有的人雖然很努力,但是怎麼學都是學不進步,怎麼學都沒辦法突破。會自己學習的人舉手。同學曾經讚美我一句話,他說師父是一個懂得自己學習的人,對不對?你有沒有講過這樣的話?好像有類似的話。如果你不懂得自己怎麼學習,其實你要進步很困難你。

  舉個例子,你今天來聽我的課並不代表你懂得自我學習,你不見得是個這樣的人。從這個角度開始來講,「學」這個字我過去也有講過,你到底是要學什麼呢?你們對我講過的東西有沒有放在心中?請教一下,我過去曾經講過學,學什麼呢?來你先說,「做人做事的道理」,這個話我講過。「學生」,沒錯我過去講過學生,爲什麼不學死,爲什麼叫生?學什麼生?第一學生存、第二學生活、第三學人生、第四學生命叫做學生。我過去曾經講過,相信是版權所有,如果徹地明白,人生都明白了。我過去曾經講過學什麼?越慢講的最吃虧。「學而時習之」,我不能說你說錯,只能說你真卑鄙。過去我曾經講說大學之道在明明德,第一明明德、第二在親民、第三止於至善,我過去是不是有這樣講?所以我說學什麼,其實過去已經講過很多了,但是問題是,提綱挈領我已經講了,如果你真懂了人生所有的問題都在其中。但是今天不是要講這個,不是說學習的內容,說你要學什麼,而是要告訴你說怎麼學習,就是我自己怎麼去學習。你不是想學習嗎?怎麼學習呢?第一讀書、第二聽課、第三請教。我現在告訴你學習的方法,你是這樣學三個都具足的舉手。你們在學習不見得這三個都有。比如說你今天來聽課,只具備一項叫做聽課而已,你有認真嗎?坦白說依我的標準,你沒有認真。意思就是說,師父看起來雖然是有一點散漫,但是我要求學生是很高的。同學來禪心學苑住了兩年,我跟同學講一個很簡單的概念,你如果開悟了再出家,不然不要出家。我爲什麼這樣講呢?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沒有開悟,你出家,你可能會更痛苦,注意我這句話,如果你沒有開悟,你出家可能會更痛苦,爲什麼?因爲你會有更多的苦,會有更多的境界。昨天我跟同學遇到一個法師,那個法師跟我說:「達觀法師,我看你身體好像不太好。」我說是。「跟你說身體如果要好,脊椎一定就要挺直,頭腦才會清,讀書才會懂,所以我現在都在跳國標舞。」真是的,那種才是開悟的人,我沒有那種勇氣去跳國標舞。他對還是不對?我不可以說他對還是不對,我是說「哦!你好像禪師。」我的要求很高,你如果沒有悟道,你不要出家,因爲出家對你是不好的,你聽我這樣講就應該知道我的要求是很高。

  我過去也曾經講過一個課,有位林同學過去沒有聽過我的佛法,後來聽到我在草中講《法華經》,在第一節課就講一句話,後來林同學來講堂講給我聽。他說他第一次聽到師父這麼說:「你們不要以爲來上課就是修行!」他聽到我講這句話覺得很訝異,我爲什麼會這麼說呢?爲什麼呢?因爲很簡單,依我的標準你們來聽課是不夠認真,看到了嗎?也就是說你自己平常還是要深入經藏,你平常還是要讀書,就像我所講的張忠謀這麼忙每天還讀五個小時的書。有的人具備這兩項,他在家裏讀書,有課去聽或是他自己在網站學習,這樣好不好?說實在很認真了,這樣的人實在是很認真了,但是我還說他不夠認真爲什麼?因爲他不懂得請教別人,你知道這個會出什麼問題嗎?來說說看,如果他純粹自己讀書和自己聽課,不懂請教別人會出現什麼問題。因為不知道他見解是不是正確的,所以有第一個問題,他不知道問題在哪裏所以他不會問。你們不是有這種感覺?有時候你們不會問,就是你們的大問題。第二他以爲他懂了不用問那可能更糟糕,從今之後他就學偏了。

  講這三個學習的方法,不是我要求特別高,因爲講的就是緣起,它不可能是單一個條件,任何的東西一定是衆多因緣合和的,所講這三個就是你要具備的因緣,你才能知道怎麼學習,因爲針對緣起法在講。一般人就是退而求其次把標準一直降低,降低降到最後就沒有意義了,也就是說這樣是在幫別人還是害別人,有時候自己都搞不清楚。如果學到最後,連自己都搞不清楚,那別人怎麼搞得清楚呢?我認爲我知道的我應該跟你講,至於你要不要接受,也沒辦法勉強你,只跟你講這樣的因緣條件才是比較圓滿具足,這叫做「學」。

  那麼你現在到底是怎麼學呢?比如說,這位同學這三個全部符合嗎?還是符合哪幾個?「符合第一個跟第二個。」你已經兩年沒有請教我了。他多久沒問我,我都知道,同理可證大家的情形我大概都知道。爲什麼兩年沒有問我了?自首比較沒有罪,爲什麼呢?「因爲講過啊!」因爲怎麼講都講輸師父不要說了,我誤會你,你會生氣嗎?「不會啊!」不會那讓你解釋,「師父,你不是說過,一個人要學習,不要只靠人家,也要靠自己!」是啊,要中道不要落兩邊,你已經落那麼久了,要拉回來對嗎?是嘛!不要每天靠父母知道嗎?現在講這三個,如果是好,你拿去用,如果你是真正要學習,你好好這樣學,你真的要好好這樣學。如果說你只是依賴別人講道理給你聽,自己也不好好地讀書,這樣要進步是很困難的。

  那一天,有人這麼跟我說,她的先生跟她說:「我在別人的心目當中都是精神導師,你知道嗎?就是唯一被你打敗。」她的先生在別人心目中是精神導師,唯一被他太太打敗,所以那個人就跑來跟我講,我就笑笑跟他講你不用難過,因爲一分的教零分已經綽綽有餘,但是如果跟十分比起來那就天壤之別,所以大家不可以以少爲足,這是「學」。拼命在學,但是你都沒消化,這樣是不對的,「學」的後面應該接哪個字?就是「習」啊!「學習」一定是在一起的,「學」再來一定是「習」,這個「習」就是練習。現在請問,你讀了那麼多知識,擁有那麼多學問,假設你不練習,你怎麼知道,你會還是不會呢?比如說,我拿一塊豆干塞進你的嘴巴,如果你不咬,你知道塊豆干是硬的還是軟的嗎?「不會知道!」學東西就這樣學,常常硬塞,把它塞進來也不咬咬看,學東西怎麼可以這樣學,難怪你不會進步嘛!難怪你不會突破嘛!你應該要練習看看。你一定會問我說那怎麼練習呢?要這樣練習,第一要思維,孔老夫子說「學而不思則罔」,八正道也講正思維,你學了那麼多,怎麼不思維呢?學了這些道理如果不思維,那就沒有辦法內化,就沒有辦法深入。你應該思維下去,當你去思維這樣的知識,這樣的法義,不過你的思維是不是正確,還不一定哦,所以你思維之後,應該要配合觀察。因爲你沒有透過觀察,你的思維萬一想錯了怎麼辦?比如說,你只要相信有佛,佛就會現前,萬一你的理解錯誤,你真的有可能在打坐,佛就出現了,可不可怕?你有可能在打坐的時候,佛相就出現哦,這個時候,你就着魔了。你可能從此之後,就會覺得你見到佛了,法喜充滿,你都不知道你着魔。如果你透過觀察,你會得到一個答案,這個佛如果是真的,他爲什麼會消失?他是你想出來的。你可以再觀察一下,如果想下去他又出現,你就知道他是你想出來的,可怕吧!如果沒有透過觀察,你的認知會產生很嚴重的錯誤,所以你要思維觀察。思維觀察要幾次?這樣的練習要幾次?不能說幾次。那應該怎麼說?就是反覆的,注意聽,練習不可以練習一次哦,你這樣練習一次是不對的,應該要不斷地重複練習。「重復」這兩個字對還是錯?複習的複嗎?是不是這個「複?」你看我就是有覺性,因為寫起來感覺怪怪的,所以才問你們我寫對嗎?這個練習是要重複,你不可以只練習一次,不可以這樣,你要不斷地練習。

  學加習到這裏有沒有結束?還沒結束!爲什麼還沒結束?學習是爲了什麼?學習是爲了改變,不然你學做什麼?如果學了你不改變,那你學習就沒有意義。學習要抓住重點,如果學那麼久,還沒改變,一定學錯了。你有察覺嗎?你有察覺你學這麼久沒有改變,難道都沒有察覺哪裏出問題嗎?比如說,你來這邊住兩年,學了這麼久,但是進步很慢,問題出在哪裏。問題出在哪裏?聽我的課聽那麼久了,怎麼可以不知道?講這句話不負責任。有沒有看到,我們對自己很不負責任,不能搪塞嘛,你不可以說這樣講。來再讓你講一次,爲什麼?爲什麼沒有改變?「因爲沒有發現自己需要改變!」真是的,我的課實在教不下去。爲什麼沒辦法改變?「是自己的問題。」什麼問題?「沒有思維觀察,沒有反覆地練習。」這樣講也是對,但是你的察覺能力太慢了,你不是沒有習,你根本連學都什麼都不及格,沒有學還談習,對不對?你認識我快二十年了,認識我二十年當中,讀了幾本書?講出來就真是洩氣,我跟你說讀沒有三本啦,我已經保留你的面子,其實你是讀不到一本啦。他連學都沒有了,他又不是只有沒有習,他連學都沒有。每個人的內心世界到底在想什麼,如果說你真的都做到了,但是你還是沒有進步,那麼我告訴你,你就是少一個字,少哪個字呢?來,猜看看?「悟」。先不要講那麼高深,講淺一點,少一個什麼?少一個自我反省的能力。一個人假設不懂得反省自己,他怎麼有可能突破呢?禮拜天的課不是講過嗎?假設你不知道你無慚無愧,你就不可能會改變,除非有一天,你有慚有愧,生起慚愧的心,開始自我反省,其實我們開始就會改變了。自我反省的意思,我不是跟你講消極的自責,你們不可以停留在消極的自責。消極的自責其實沒意思,也就是說你一昧地怪自己也不對,因爲你一昧地怪自己,會變成一種內疚感,那種內疚感會變成你心理的障礙,不可以這個樣子。反省不是讓自己更痛苦,而是要找出原因,不是要讓你自己更痛苦,明白這個概念嗎?你的重點要擺對。

  要反省什麼?反省幾個概念!第一個概念「知見」,你雖然學習了,但是你爲什麼沒辦法改變?你先看看你的知見,正不正確?我們所講的正知正見,你應該反省,看看你的知見,正不正確?舉個例子,現在有一個人在講話,他講八分是對,兩分是錯的,一般人聽得出來嗎?聽得出來,還是聽不出來?聽不出來,你相不相信?其實,這個就是你要非常內行,你才聽懂他在講什麼。不然,你察覺不到,有的觀念講的不正確。凡事都有因緣這是沒有錯,但是不要動不動就講說宿世因緣。每個人都有業障,這是沒有錯,但是不要動不動就講說,這就是業障啦。有時候,措詞不當是沒有意義的。舉個例子,比如說六祖沒有讀過佛書,他二十四歲聽聞了《金剛經》的那一句話「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就開悟了,你就跟別人講說這叫做宿世因緣,六祖是宿世因緣,這樣有意義嗎?這樣教你們課有意義嗎?如果說六祖是菩薩再來,這樣教你《六祖壇經》有意義嗎?你看人家就是菩薩啊我就是土虱啊,人家就是宿世因緣啊,我從這一輩子,我退休才來學的,我當然就不會。

  「宿世因緣」這句是沒有問題,但是你用錯地方。用錯什麼地方?因爲你在教《六祖壇經》沒有辦法啓發人,但教這一段經文,就應該要啓發別人。「你想不想聽?講這一段,我啓發你好不好?」你就要這樣想,六祖惠能在二十四歲之前,他每天在想什麼?那麼你在二十四歲之前,你每天在想什麼?你這樣想,你有沒有啓發你自己?六祖不是莫名其妙開悟的,因爲他想的東西跟我們想的東西不一樣,我這樣講對你有沒有啓發性?你有檢測自己的知見嗎?你的知見正確嗎?就是因爲你的正見不正確所以你要進步很困難,甚至越學越退步,既然能夠往前就代表也會退後,這一個就是知見的問題。所以這裏面的反省,包含什麼意思?包括你應該要去檢測你的知見。檢測自己的知見,困不困難?我告訴你很困難!我告訴你真的很困難,相當困難。不過要檢測自己的缺點不難,舉個例子,比如說坐着我就翹腿,要察覺自己翹腿會不會很難?不會!我的個性就是急性,要察覺自己個性急性,會不會很困難?也不會!也就是說你要去檢查你的缺點,原則上是比較簡單的,爲什麼?因爲缺點是很粗糙的,很容易看到。但是你要去檢測從小到大的思想觀念,哪裏錯了,那是很困難的,相當困難,坦白說有夠困難,這時候該怎麼辦?你又檢測不出來這時候該怎麼辦?「就要請教善知識啊!」對你講這句話我就喜歡聽,就是要請教善知識。但是善知識往往被你害死,你知道爲什麼嗎?因爲善知識跟你講真話,就被你害死了。再舉個例子,我們現在不要說什麼人,有一次,有同學來聽我第一次課,聽完了之後,就跟我講說「師父,你講得很好,你講的每一句話都打動我的心,師父你真的講得很好。」我說謝謝你的讚美,第一次沒事。第二次又去聽我的課,那一天剛好就是中午吃飯,在吃飯的時候,四五個同學跑過來跟我吃飯,在吃飯的過程中,那位第二次來的同學,就當面邊吃邊聊跟我說「唉呀!師父,如果我有什麼缺點,你不用客氣,直接跟我說。」講得很大聲了,那麼誠意跟我說「師父,我如果有缺點,你當面跟我說」。我也沒什麼準備啦,我就說「其實你很優秀,只有一個缺點。」他說「師父什麼缺點?」「就是看人家不順眼。」這句話講完,我就死了,所以善知識都被你們害死,知道嗎?說實在,是你自己跑來跟我說,叫我講你的缺點,我講一個而已,你就受不了,你說怎麼辦呢?奉勸各位,還是當個好學生吧!所謂好學生,就是說你還是好好學就好,當老師難做,知道嗎?學生改天這樣問你,你不要相信,知道嗎?我不敢講他的缺點。這個很難察覺,相當難察覺,當你請教別人,別人跟你講,你又不見得能夠接受,所以一個人要醒過來很困難,因爲有太多的問題了。

  如果檢查你的知見,假設都沒問題,你透過任何的角度來檢查,甚至請教別人,別人也跟你講說,你的知見沒問題,爲什麼我還是沒辦法改變自己呢?這個時候你就檢查第二個,你到底有沒有去實踐?你知道,你又不去實踐,那有意義嗎?沒有意義嘛!但是真的去實踐,就是代表你哪裏錯?知見一定不對,如果你知見對,又去實踐,不可能不改變,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說你已經知行合一,你透過反省的目的,就是要爲了改變,那麼問題就出現了,學習最終就是要讓自己改變,要讓自己醒過來,那麼你已經改變了。

  舉個例子,比如說這位同學以前對人家漠不關心,他現在已經願意關心別人,但是他願意關心別人的時候,他就應該表現出來,所以第四個要什麼?透過反省要用,你是不是要用出來了?我現在講的是說你只是依教奉行而已,也就是說你可以在生活當中,能夠應語隨答,應機應用,妙用無窮,跟你依教奉行境界還不夠,這樣瞭解嗎?那境界還不夠,那麼這個「用」就分幾個階段,第一個叫「應用」,你現在已經會用了,也用得不錯了,但是不太會變,也不行,你應該出神入化應用。

  第二步叫「變化」,你會變化,怎麼用你就怎麼用,最後自然能夠創新。如果談「用」原則上自我觀察看看,自己怎麼去突破?你自己到達什麼程度?現在寫這個東西都是讓你檢測這樣瞭解嗎?跟你說你自己應該怎麼學,你要會學習。談到這邊,我就恭喜你啦,爲什麼恭喜你?你真的學會了,你學以致用就是學會了。已經學以致用,我就恭喜你了,你過關了,就是自我學習的部分,你已經會了,謂之你已經自覺了,你自己已經懂了,這個「學」過關了。你們要做應該先做這個階段,你該學的趕快好好學習,你該突破的應該好好突破,你沒有做到的你應該去補強,以前你不知道的,現在人家已經跟你講了,如果你只是把筆記抄起來,回家依舊是那個樣子,我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接下來才可以談什麼?「教!」對講得好,接下來談「教」,因爲自己是過來人,那麼現在,因爲自己怎麼學習的自己,怎麼過來的,所以可以將自己實際上的體悟,實際上的經驗,實際上的問題去教導別人,這個部分就叫做「行菩薩道」。你應該去利他,你應該發心。「教」簡單說就好了,因爲你們現在的重點不在教,等到有一天你們都學會了,才專門來講「教」。現在「教」略講,「教」一定符合三個條件,一個條件就叫做「智慧」,另外一個條件就叫做「慈悲」,第三個條件叫做「耐心」,少了這三個條件其中一個就不是好老師,這三個缺一不可。這裏面的智慧,就是儒家所講的,你要懂得「因材施教」,佛家所講的「觀機逗教」,這個如果沒有很高明的智慧根本沒辦法教,對不對?所以這個智慧需要有什麼?需要有前面的是「根本智」,悟了之後,還要學習「後得智」,前面懂「究竟」,後面還要懂「方法」,就是方便。慈悲就是儒家所講的「有教無類」,要慈悲,不論任何人都一樣,只要跟我們有因緣的,他願意,你要用你的智慧,適當地來啓發他,來教導他,但是如果你少了耐心,其實也沒辦法,沒耐心也沒辦法。你看菩薩道有個精神,你只要跟他有因緣,他生生世世要度你直到你成佛,這就是菩薩道的精神。這種精神以世間人聽起來覺得說,真的有這樣的人嗎?不捨一個衆生,願意生生世世度他,直到他成就爲止這叫耐心。現在不要講那麼遠,你們當父母的對你們的孩子有耐心、當老師的對你們的學生有耐心、當朋友的、當夫妻的對對方有耐心,其實就很不簡單。不要講那麼遠,只講此生的事情。「教」要符合這三個條件。

  剛才還沒講完,剛才是剛好同學講四聖諦,我們就從這裏接,所以我們還沒講完這一句話,下節課繼續說,這一句話自己要背起來,佛法就在這一句話,只是這樣子而已,沒有訣竅,懂這一句,很多道理自然就會懂了。

 

閱讀 35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