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20 一月 2019 19:10

傳心法要講記-168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20151203125035311

對生命的見解

  我們上個禮拜談到黃蘗禪師的那首偈「佛說一切法,度我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雖然上禮拜講過,現在再作一個探討,為什麼探討呢?佛法是甘露也是毒藥,簡單這麼講佛法就是藥,從這個角度來探討。

  第一種人,他有病卻不知,就像有的人生病了,卻不知道自己生病,就比如說你有煩惱、你有障礙、你有掛礙、你有瓶頸、你有陰影、你有種種的猜忌、種種的問題,但是你始終都沒有感覺到你心裏面有病,有沒有這樣的人?有!他會覺得說一切都是自然的現象,何必想這麼多!或是說他就是隨波逐流,或是說他就是覺得有煩惱是正常的,所以都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問題,也不可能去解決這個問題。他不會來學習,更不想要改變自己,因爲覺得自己沒有問題,這是第一種人。

  第二種人,就是他知道自己有病,但是不願意去吃藥,有沒有這樣的人?有!你們都很皮的,知道嗎?這樣的人是屬於自生自滅的人。他明知故犯,反正知道我有煩惱,但是覺得我的煩惱是不可能解決的,天下也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答案,因爲根本就沒有答案。所以他明知道自己不快樂,但永遠不去找尋快樂的方法。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幸福,但永遠不會去請教別人怎麼幸福。這是第二種人,知道有病但是不吃藥。

  第三種人,他知道自己有病可是吃錯藥。舉個例子,比如說他有恐懼的病、膽小的病,只要恐懼的心生起來,他就打電話找朋友來作伴;或是說一個人不敢睡覺,就是跟父母親睡在一起,小時候不是常常這樣嗎?或是說每次心神不寧,他就去給人家收驚,這個叫做吃錯藥,爲什麼?因為這樣吃,病是不會好的,因爲你沒有對症下藥。

  第四種人,有病他也吃對了藥,但很可惜不按時吃藥。比如說,一天三餐後及晚上睡覺前各吃一包藥,一天要吃四包藥,但他就偏偏不按時這樣吃。他就一天只吃一包,這樣吃藥病怎麼會好呢?這個就像我們一樣,比如我們都知道現在心很亂,那應該修禪定,每天就修三分鐘的禪定。那樣你的病會好嗎?見鬼啊!你的病不可能好嘛,雖然心很亂,修禪定,因爲定可以對治亂,但問題是你的藥量太少了,這樣吃也不會好啊!

  接下來,還有一種人,吃對藥,但是他吃太多了,拼命地吃。舉個例子,早上起來,也不煮飯,說要修禪定;吃飽飯之後,也不洗碗,說要修禪定;電話打來,也不接,說要修禪定;去學校,老師上課,他也不聽,說要修禪定。這樣的人就會有副作用,爲什麼?藥本身就有副作用,不管它是什麼藥。

  最後一種人,病好了,藥還繼續吃,當然這一種人不會發生在我們這班,這班到現在沒有這種人。這一種人已經可以讚歎他了,藥只是拿來對治病,你病好了,你幹嘛吃藥!不知道,你是我講的這幾種人的哪一種?學佛法就是要對自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離開這個主題,其實坦白說,你學不到什麼佛法。

  爲什麼學不到什麼佛法呢?有一則公案叫做南泉斬貓,上次有同學提到,我現在繼續分享。南泉是不是一個開悟的大禪師?是!跟在他身邊的出家弟子,多不多?按理來講,應該是名師出高徒,但結果發生什麼事?在寺院裏,居然一群出家人,爲了爭一隻貓起爭執,你想一想有沒有離譜?有沒有離譜?這些出家人是專業的,而且出家很久了,而且他還是跟隨一個開悟的禪師,但就是那麼離譜啊!有時候,你很難想像,爲什麼這麼離譜!難不難想像?很難想像!所以改天你們爭什麼,我不會很意外啦!因爲前面有很多很離譜的例子,讓你完全想不到。

  學那麼久了,到底是在學什麼?看到這個公案,會得到一個答案:南泉出來,就說什麼事?東西兩邊各說這隻貓是他的,南泉都不講什麼道理,就把貓斬成兩半,大家啞口無言。斬成兩半,這一半你的,這一半你的,但最後它還是一隻貓嗎?南泉有沒有開示,有沒有講話?完全不開示,完全不講話。這一幕就是說你們來道場學習這麼久,居然會爲了這一件事情在爭執,所以南泉完全不跟他們講道理,就把貓斬成兩半,兩邊都啞口無言。爲什麼兩邊都啞口無言?因爲沒有一家是贏家,兩邊都是輸家。

  南泉爲什麼不解釋?爲什麼這一件事情,影響到後代一千多年今天還在談?你知道這個影響力嗎?你知道這個公案的內涵嗎?這個公案你不需要去找答案,不需要去看書,也不用去查網路,爲什麼?因爲你所看到的並不是標準答案,你只要對這個公案有所體悟,受用就對了,這樣瞭解嗎?因爲受用的是你,不是找什麼標準答案。

  假設你沒有看到「你自己」,坦白說學得再久,其實跟沒有學的人一模一樣的反應。從這個公案就可以看得到很多都會讓人有很大的啓示跟震撼,但是你要能看,你要能領悟。就是說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你對你自己太不瞭解,那你學佛法到底是幹嘛呢?我們常常顧此失彼,常常沒有看到真正的問題點。

  我跟一個法師在聊天,那個法師常常遇到我,就跟我講,身體哪裏痛,哪裏不舒服,該怎麼辦?我說你的身體越來越差,這是真理啊!符不符合真理?當然符合啊!諸法因緣滅嘛!所以你身體的因緣,會漸漸地消退。生理上的結構、細胞會慢慢地退化嘛,所以你身體會越來越差,本是正常的現象,但是爲什麼你每次看到我,都談這個問題呢?我說「因爲你的心都一直罣礙着身體,如果你的心罣礙在其它的地方,忽然之間,你對身體的執着會消失。」我也講很多例子給他聽,我說其實我已經證明過很多次了。

  現在有一個人躺在家裏面,爬也爬不起來還在吊點滴,連坐在客廳的人都聽到房間裏面的人在哀號在呻吟,但是如果有三個朋友來,找他打麻將他居然就爬起來了,麻將一打下去,居然身體的病痛,痛苦的指數就降低了,這個事情不稀奇?你們身邊的朋友都可以印證,當他的注意力擺在麻將,身體的苦就不知不覺減輕,甚至忘了身體的病苦,爲什麼?因爲他還可以熬夜打通霄,這是什麼神奇的力量?這有什麼神奇嗎?這沒有什麼神奇,只是因爲他的心,注意在他喜歡的東西,並不擺在身體,只是這樣子。

  那麼你也是一樣,注意看,你也是一樣,也就是說你的心擺在哪裏了?坦白跟你講,你的心幾乎都擺在煩惱,那怎麼辦呢?明知道你的心都擺在煩惱,你雖然來學佛,但是我告訴你,佛法吸引你的力量很弱,你當然被煩惱吸引過去。我有說錯嗎?再作個簡單的譬喻,比如說,你有什麼興趣?隨便講一個,「看電影!」我說電影不是你的興趣,你們的興趣都不算興趣,爲什麼?你們是透過比較法,什麼叫比較法?就無聊啊,就是因爲無聊,所以找一個好像比較有聊的東西,只是這樣子。

  你不相信我再問她一句話,你有沒有熱愛看電影?注意聽我現在用熱愛,你們這一班同學熱愛真理的舉手,這樣我們課程就完了,對啊!所以現在不是說我怎麼教?你如果不熱愛真理,我怎麼教?你也是不會進步,我有說錯嗎?你們可以放我走嗎?這句話不是開玩笑,有的同學已經知道我要到別的地方去了,你們可以放我走嗎?如果說你們都是熱愛,然後我說我不教,那當然我就對不起你們,我的意見調查你們就不熱愛,不熱愛又不放我走,這樣有道理嗎?你衣服穿太多當然有點熱。所以你看到了什麼?你看到了你完全不瞭解你自己,你這一輩子充滿了矛盾,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充滿了矛盾,你永遠都沒辦法看到你自己,那你在幹嘛?坦白說你在幹嘛?我講這一段我就是跟那個法師講,我說法師你有熱愛解脫嗎?他說「當然我有熱愛解脫啊,不然我出家幹什麼?」我說「沒有啊!我倒是覺得你熱愛身體、熱愛健康,爲什麼?因爲你時時刻刻都在想到病怎麼好,要如何才能健康的像牛一樣。」

  什麼叫熱愛?舉個例子給各位聽,比如說我是一個科學家,我一直在想一個事情,早上一起來後,除了刷牙洗臉之外,馬上想到發明的或是解不開這件事情,縱使專心吃飯,吃完飯之後,也再繼續想這個事情,一直想一直想,電話響了,他才去接電話,接完電話之後,就一直想這個事情,一直到中午,該吃飯去吃飯,他吃完飯之後,就一直在想這個事情,然後不知不覺睡着了,在夢中還是一直想這個事情,睡醒起來之後,朋友來找他了,他就跟朋友泡茶聊天,朋友走了,馬上又想這件事情。像這樣的歷史故事,相信在世界偉人傳都看過吧!現在不要講佛法,不要講解脫,講世間法,就是有這樣的人。

  學佛的人也是一樣啊!就是你有時時刻刻熱愛真理嗎?追求真相嗎?你有這種心嗎?你沒有!因爲沒有這個心,所以坦白說,你學佛要進步一步都困難。爲什麼?因爲不符合因緣!因爲你沒有符合這樣的因緣條件。我一直提醒,大部分的人對什麼東西有興趣?其實也沒什麼興趣,一輩子都是這樣過,我有說錯嗎?所有成功的人、成道的人,他們一定有共同的特質。如果我們的心一直是這個樣子,又覺得它到底發生什麼事?你只要靜下來觀察你自己,你不就馬上知道什麼事了嗎?你爲什麼要自欺欺人呢?

  告訴你們一個開悟的方法,我跟那個法師這麼講,我說「法師啊!你有熱愛佛法嗎?」他說「是有熱愛佛法啦!但是都看不下去啦!」有熱愛佛法,但是都看不下去,你們有這種情形嗎?有還是沒有?老實說有還是沒有?有哦!尤其是看不懂的,更看不下去,看不懂的心更煩,這樣對不對?如果每句話都看懂,好像也不怎麼樣。我就跟那個法師講「法師,你只要是該做什麼事情,你就去做事情,該吃飯就去吃飯,該接電話就去接電話,朋友來的時候,就去接待,該上化粧室的時候,就上化粧室,該去睡覺的時候,就去睡覺,那麼其它的時間,只要一有空,回神過來,你就拿一部《大般若經》六百卷,就從第一頁這樣看。

  他就問我說「那看不懂怎麼辦?」我問你,你看懂要做什麼?看懂要解惑啊!解惑要做什麼?要快樂啊!快樂會不會消失?會啊!那接下來該怎麼辦?要沒有障礙啊!清淨是不是最重要?對!何必繞一圈呢。看懂的目的,是爲了要清淨,何必繞一圈呢?注意,就是這樣看,我就看得很清淨,當下在看的時候就很清淨,每一頁我都很清淨,何不當下就契入呢?看懂要做什麼?你們不覺得看懂是一個陷阱嗎?什麼叫看懂?是一個陷阱!你在看書之前,就用得失心,想要去看懂它,這樣是不是陷阱?看懂就是一個陷阱,所以我才會問那個法師說,看懂要做什麼?講了老半天,何不當下就是呢?看懂要做什麼?

  「師父,請問一下,我覺得看懂的目的,是爲了講解給別人聽。」真是大頭病,世間的人怎麼這麼大頭病,你有沒有看到那個大頭病?今天來學佛法的目的就是要講給別人聽,讓人家知道我會講,就是這樣。你有沒有看到衆生的內心世界是什麼?能夠跟般若相應嗎?什麼是智慧?無所得才是智慧!你有沒有看到我們的內心世界,都是有所得在做那件事嗎?你什麼時候才會清淨?當下不就是清淨嗎?這個癥結點你沒有看懂,你一輩子也不會清淨。當下不就是清淨嗎?

  再舉個例子,同學寫過書法嗎?「寫過。」你的字漂不漂亮?「看得懂而已。」注意聽,你寫書法的目的是要漂亮嗎?不是!但確實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爲了漂亮,我有說錯嗎?同理可證,確實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是要學佛學知識。寫漂亮之後,有什麼作用?是滿足自己!然後去展覽比賽,從此之後,就開悟,還是迷失?迷失!過去同學在抄佛經,剛開始抄不漂亮,後來用書法越抄越漂亮,他抄一本拿給我看,看看我會不會讚美他?我就跟他講說,抄佛經的目的不是要練字。

  注意聽!抄佛經的目的,不是要練字,你不要誤會;抄佛經的目的,是要練心性,不是練字,你不要搞錯方向。當我明白這個道理,明白這個重點,其實我的心,只是一個字,一個字、一句一句、一段一段很如實地,很真實地,恭敬地抄。這樣的心假設是真實的呈現,自然就會契入了。但是你在抄,你注意美醜,你的心不清淨,知道嗎?因爲你一直注意美醜,其實表面上是練習抄佛經,但是根性好的人利根的人,當萬緣放下,我只是如實地抄,不爲什麼目的,這樣的人就契入了,你會懂嗎?你做老半天想說「奇怪!人家抄佛經會開悟?我怎麼越抄越煩。有的人佛經抄完之後,可以萬緣放下,我怎麼越抄越要去出國比賽?」所以你們對一個事情的核心,如果沒有很清楚的話,坦白說你會忘失本心,會忘了你的初衷,抄經抄到最後,在練書法。

  一樣的道理,佛經看懂,就是要讓你知道「一切如夢幻泡影」,就是要讓你放下,當放下的那一剎那,就是妄想執着都止息的那一剎那,就叫做清淨心。你看懂,才看的有興趣,看不懂你的心就煩,你一開始就以有所得的心,去抄「無所得、畢竟空、無所有」,你不覺得很可恥嗎?你有沒有覺得很可恥?你的心跟文字完全是背道而馳。現在所講的都是肺腑之言,你知道嗎?也就是說你要知道,那是什麼?說啊!我知道了的時候,你的知道是什麼?你的知道只是知識,那沒有意義。爲什麼那是沒有意義的?

  什麼是禪?禪就是一種親自體驗的經驗,叫做禪,你沒有親自體驗,你那個叫什麼禪?你那個只是叫殘廢,跟殘障而已。學禪學了老半天,什麼都沒有體驗到,什麼時候,你才能夠學進去?你根本沒辦法,所以永遠會覺得它很遠。也就是說,它完全不是我生命的東西,好像是跟我生命隔絕的東西,因爲你沒有親自體驗,那個叫做禪。你現在在做的當下,你有沒有親自體驗呢?我們爲什麼都會離開當下,然後把希望寄託於未來呢?這叫做妄想。

  禮拜天,同學三個人,跟我上臺北,我們四個人開車去臺北,一趟車程,也有兩個半小時,兩個同學都在談「如何去觀心?」山育說:「我告訴你,我都怎麼觀心。」山育還沒講完,禪行就搶話,「山育師兄,其實我跟你講應該怎麼觀。」禪行還沒講完,山育又把他搶回來,「禪行師兄,我的觀法跟你不一樣。」知道我現在在示範什麼?他們兩個都講如何觀心,兩個都在搶話,你們有沒有覺得爲什麼我們對當下的覺察能力這麼弱?說話就是說等他講完才換我講,我講完才換他講,連這麼明顯的你都觀不到,兩個人各自發表看法。

  現實的人生當中,你們每天都發生,不斷重複地發生,但是你都沒有察覺,其實可以在當下翻轉過來,你也可以言下大悟,但是你就是讓每個當下都過去,我不知道你要在哪一點用功,我搞不清楚,你會在哪一點用功?我真的搞不清楚呢!也就是說,你怎麼可以離開當下呢?講完了,他們兩個之後,我再講你們剛開始的情形,你們剛開始在分享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你們自己的心,都在保護自己,有看到嗎?保護自己的什麼?「自尊心!」尤其在講這個,若是講錯,那不是很丟臉嗎?學這麼久,萬一見解都講錯,不是很丟臉嗎?不管你有沒有去察覺,我告訴你,你的潛意識就是在保護那個「我」。

  我這幾年,不斷地學習兩件事:第一、我「勇於認錯」。第二、我「願意認輸」。這兩件事,禪行被我糾正兩年,叫你認錯,這麼難嗎?叫你認輸,這麼難嗎?我這兩年都在學這兩件事,如果我在保護我自己,坦白說我的痛苦永遠在。你都沒有去想過,第一個圖的關鍵就是我執,是還是不是?那既然第一個關鍵就是我執,你怎麼不要時時刻刻去破我執呢?你是要等禪修的時候破嗎?你是要等共修的時候破嗎?還是你是要等拜佛的時候才破?還是你是要等誦經的時候才破?我執一生起,就破,誰破?自己破!馬上看到,馬上破!這個修行的速度很快嘛。

  如果連那個「我」生起來,看都沒看到,那怎麼破?或是說你看到,你不願意破,或是說你雖然看到了,但是你不願意甘敗下風,我現在是很願意甘敗下風的。結果呢,那一天,禪行跟我怎麼解讀?他說:「師父,你的意思我知道,你所謂認輸的意思,就是不跟對方計較。」我說禪行,你這種的講法就是膚淺,我不是這個意思。認輸的意思是說,別人確是在某方面比我強,我的認輸是說我心悅誠服,我甘敗下風,我真的很如實地觀察,別人在某方面比我優秀比我強,所以我認輸,不是說我不跟你計較。不跟你計較的心態是認輸還是認贏?當然認贏啊!你都沒有看到你的內心世界,你有辦法看穿它嗎?你的認輸其實就是認贏;我的認輸是確實我輸了,但是我輸了沒有丟臉,爲什麼?因爲我才可以學到東西,因爲我懂得欣賞別人。

  比如說怎麼破我執?我跟你講「你照見五蘊皆空就破我執」,你會懂嗎?如果你按照我教你的兩個法寶「認輸、認錯」,你有感覺到你會嗎?我這樣講有沒有很快?噼地一下,就進去,有需要說現在跟別人講話互相爭論,就要在那裏觀照五蘊皆空嗎?觀老半天也沒辦法。我一直跟各位講,你要用你相應的方法進去,八萬四千法門,你不用那麼死板,這個法門不適合你,沒有什麼可惜就丟掉。這副藥不適合你,就把它丟掉,你家裏面全部都是藥櫃有用嗎?

  你說學佛什麼最快?學佛最快,就是破我執!沒有訣竅啦!要怎麼破我執?你自己想辦法,我的辦法就是「認輸、認錯」,這是我這幾年,用得最相應的方法。常常跟我在一起的人,聽到我跟很多人講話,不是說我每個事情,我都要勝過對方,我不會,我不會的,就會跟對方講說「哎呀!這個我不會。」比如說,你問我唯識,我會跟你講說「唯識,我沒有研究,你可以找唯識的專家去請教,比較適當。」我沒有研究。我勇於表達,對方他要怎麼看我,跟我不相干;他要笑我,也跟我不相干;他要看輕我,也跟我不相干;他說我不懂,也跟我不相干。

  但是問題是有人就會不懂裝懂,有人就會認爲他懂,有人就會想辦法把對方打倒,這是什麼心態?這就是我執的心態。也就是說,如何在生活時時刻刻的當下,「我」一生起,就破,不然誰破你?告訴你們,是你們自己破自己,破自己的「我」,那樣子而已。也就是說,時時刻刻都有「我」的存在,但是你的我執生起,又不願意面對它,又想保護它,又想逃避它,那幹嘛?

  今天要講這個表格,就是告訴「你如果你對生命不透徹,坦白說」,現在還有十分鐘,你們希不希望我講答案?我實在是不太想講答案。爲什麼?因爲我講的答案,說不定還是會傷到很多的人。「請師父講答案,因爲我們喜歡聽真理。」你是喜歡聽答案啦!你不是喜歡聽真理,我怎麼不知道,你是喜歡聽答案而已。答案很簡單,就是《心經》那一句話「照見五蘊皆空」,你解釋看看,「照見五蘊皆空」這句話如何解釋?同學說說看,「照見五蘊皆空,就是我對我的五蘊完全不執着了!」講得很好。有沒有說照見五蘊都不實在,只有空存在。是這樣解釋的嗎?有說照見五蘊身心,都是緣起的現象,它都是虛妄不實,緣起如幻的,接下來,有什麼東西在嗎?你就把「照見五蘊皆空」這句話解釋看看,就知道了。其實同學剛才解釋得很好。「空」,最好不要解釋作本體,因爲那個空,只要解釋作本體,那個空,就不是空。

  《般若經》裏面有講七空,有講十八空,空的意思是什麼?舉個例子,說「外空」,就是不執着身外的;說「內空」,就是不執着身內的;說內外都空就是告訴你,內外都不要執着;跟你講說「空亦空」,就是告訴你連空都不要執着。十八空就是從十八個角度叫你不要執着。所以這個空是什麼意思?是本體嗎?不是!它只是告訴你不要執着,只是告訴你這個答案。這裏面只有第三的思想,跟其它的思想不一樣,其它的思想都是換湯不換藥。爲什麼?因爲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這種思想,就是一般人覺得在這個假的背後,一定有一個真,不然它怎麼會有假?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就是這種思想,這種思想不是佛法的思想。

  佛法只是告訴你「緣起無我」,這樣你就可以涅槃寂淨。《心經》只是告訴你說「照見」,徹徹底底地瞭解自己,自己是什麼?生命是什麼?生命就是五蘊,徹徹底底瞭解除了五蘊之外,沒有什麼東西可言。誰在投胎?諸法因緣生!誰在死亡?諸法因緣滅!禪宗爲什麼常會問「是誰?」你說「誰」都有問題,知道嗎,爲什麼說「誰」都有問題?那個是「誰」?是「我」嗎?是靈魂嗎?是佛性嗎?是本體嗎?是空嗎?是如來藏嗎?是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跟你講是誰的意思,就是要讓你去認識是誰。

  是誰讓二祖慧可的心,這麼樣的不安?是誰?二祖說「覓心了不可得」。達摩祖師跟他印可,「我將汝心安矣」這個公案,你聽清楚了嗎?達摩祖師就是印可他「就是這樣子」,「覓心了不可得」,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是誰在投胎?是誰在輪迴?是誰在造業?是誰在受報?是誰在造罪?是誰在征服?是誰在開悟?是誰?這個答案不是我講了就算,這個答案用想的是不對,爲什麼?你可以猜想你的生命嗎?你可以在家裏面胡思亂想你的生命嗎?

  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道聽途說,人家說有靈魂,你就有靈魂;人家說有佛性,你就抓佛性;人家說你空,就把空抓起來,你怎麼這麼不負責任!那是你的事啊,爲什麼說你的事?你回家觀察你自己,這個難道是你自己亂想的嗎?我跟你講什麼答案都沒有意義,爲什麼?你回家自己觀照,不可以亂想。亂想有意義嗎?你就去找找看嘛,除了五蘊之外,看你找什麼東西出來給我看?那沒有五蘊怎麼投胎?

  已經跟你講一個概念了,當非洲土著還沒有遇到現代的文明,有一天從飛機掉下一台收音機,收音機掉到地上的時候,收音機會講話會唱歌,非洲的土著就認爲裏面一定是躲一個人,不然它怎麼會唱歌?沒有開悟的人,就是這種狀態,裏面沒有東西,我爲什麼會講話?爲什麼會思考?裏面一定有個東西。孔明曾經發明木馬,只是一種機械的原理,沒有人在控制它,木馬自然就會走路。難道你會覺得木馬裏面,有個什麼東西嗎?不然它爲什麼會走路?所有的人都一樣,一直認爲這個假的裏面,一定有個真的。那個真的是什麼?永遠搞不清楚,永遠看不到,就隨便說「佛經也這麼說,別人也這麼說」。佛經有這樣說,是你自己誤解吧。不要管我說的,還是佛說的,也不要管別人說的,也不要講說古人說的,都不要管任何人說,你的生命,你回家自己看。

  生命就是五蘊,你不要對不起你自己,徹徹底底看到最後,我恭喜你,當你願意死心的那一剎那,就是代表你那個根深蒂固的執着開始動搖了,你才有機會破,不然你哪有可能破。你回去觀察,如果要跟你講簡單很簡單,「認識自己」、「觀察身心」、「體證無我」就開悟了,接下來善用生命,自己去想。

  觀察「我」要怎麼觀?「我」就是身心。哪有?人家都說身心靈,你們很多人都是死在這裏,認為身心那不究竟。很多口號不是真理,你看《六祖壇經》裏面有七佛,七佛講的七首偈,每一個人講的只有兩個字身心;你看《般若經》講來講去,就講五蘊,難道有六蘊嗎?如果沒有,不叫做斷滅嗎?是誰跟你說斷滅?就跟你講「諸法因緣滅,諸法因緣生」,誰在跟你斷滅?那是常見嗎?誰在常見?有生就有滅,誰在常見?所以不斷亦不常。龍樹菩薩講得很清楚。

  如果你內在有一個永恆不變的東西,那就是常見。你不要把佛性當成永恆不變的,跟那個靈魂一樣永生不滅,這個是外道思想,不是佛法。我今天畫這個圖的目的,就只是教你,學佛這麼久,到底你腦袋是什麼思想?是要讓你看到,這樣的思想,你怎麼學都不對。爲什麼?因爲你沒有正見,再怎麼學都不對嘛。今天講的答案,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你也不可以輕易相信別人說的,你要去親證,只是這樣子而已。

  所以一樣的概念,不要自己想啊,佛法不是自己想的,回去觀察,除了身心之外,還有什麼東西呢?但是「沒有東西」,不是沒有,所以緣起性空,那個空的,只是跟你講一切緣起的現象,都不要執着,凡所有相都是虛妄的,離一切相即是佛,就講那麼清楚了,你還不甘願。再怎麼清楚,也是要回去印證,如果不印證,也可以啊,比如說,你現在回去觀察,你是不是有看到你的身體是變化的?你是不是感覺你的情緒是變化的?你是不是感覺到你的想法是變化的?你有沒有感覺有一個「我」在觀察是不變的?會不會?潛意識有沒有這種感覺?有啦!你不要騙我。那就是我執,就是你內在的想法,所觀的境界是緣起,是無常變化的,能觀的心亦復如是。《心經》就跟你講那麼白了,你還不相信,跟你講「能所雙亡」是什麼意思?「能所雙亡」,結果佛性就浮起來了。

  我們內在那個執着,執着到什麼?真的是,那都是自動反應的,你沒有這樣透過觀察,我告訴你,你完全不能推翻,你自己深層的執着,你沒辦法推翻。舉個例子,你裏面有一個東西,你有可能會推翻它嗎?那就不可能推翻它,爲什麼?因爲你的想法是這樣的,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去觀察,那你永遠不可能推翻它,你一定要先懷疑,裏面有個東西嗎?你不可以說裏面有一個東西,只要負責觀察外面就好,這樣怎麼破?所以爲什麼說,如果你沒有正見,你要怎麼修?一開始就是邪見、一開始就是外道思想、一開始就是常見、一開始就是梵天思想、一開始跟沒有學的人都一樣思想。你修到死也沒用。

  其實剛才同學講得很好,她剛才已經把我的概念講過一遍了,但是是同學有智慧嗎?不是她有智慧,而是因爲她們現在在整理文字稿,所以我的課,她反覆地聽,聽到最後,再笨的也是聽懂。上課的時候,沒有聽到,在整理文字稿的人,忽然之間,漸漸知道我在說什麼。這樣不知道,是在褒你,還是貶?這叫做中道義,知道嗎?今天就講到這裏。

 

閱讀 167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