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17 二月 2019 14:42

傳心法要講記-171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e1b8dcc2dc3574d

  佛與眾生,盡是汝作妄見,只為不識本心,謾作見解。才作佛見,便被佛障;作眾生見,被眾生障;作凡作聖、作淨作穢等見,盡成其障;障汝心故,總成輪轉,猶如獼猴放一捉一,無有歇期。一等是學,直須無學,無凡無聖、無淨無垢、無大無小、無漏無為,如是一心中,方便勤莊嚴。

  學東西要有方法,方法來自於智慧,假設你沒有智慧又沒有方法,其實你學東西學很慢,要突破很慢。比如說,如果把每一本書都讀完了,才能夠知道什麼叫做真理的話,那你這一輩子永遠讀不完。但是如果你相信只要把真理的書中的一本讀得通透,那就能夠了解真理,你就應該要這樣讀。這個跟你的想法有關係,因為你的想法會決定你怎麼學習。

  剛才講的兩種想法,一種就是認爲要把所有經典都讀完才能夠懂真理,你是這樣的想法的人,一定是這樣學。但你這樣學有什麼結果?我可以告訴你,你這一輩子是讀不完的。第二種想法就是既然真理是一樣,那我好好讀一本真理的書,如果你有這個想法,你學習會不會比較容易?會不會?會!

  但是一般人的想法,只有這兩種嗎?可能不止,還有第三種想法。第三種想法是,我不只是把佛經都讀完,我應該把儒釋道三個都讀完,才能夠懂真理的全部,這是第三種想法。接著講第四種想法,第四種想法認爲這樣還不夠,應該把儒釋道,還有世間的學問都學完,因爲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所以世間法、佛法都要學完,這是第四種想法。第五種想法是乾脆放棄,我有說錯嗎?那麼你有檢測過你自己的內心世界嗎?自己是什麼想法呢?我剛才講那五種想法,你是其中的一種,還是其他第六種想法?還是報告師父,我根本都不知道我的想法。

  你不可以這麼不負責任,你是哪一種想法?第一種!第一種想法是要把所有的經典佛經讀完嗎?這是第二種,應該是第二種,所以你不要這樣拼命地來聽課、拼命地讀書、拼命地學習,你會把你的老命拼掉,而是你先應該了解你自己,然後你來學習你才知道怎麼學,但是如果你真的不了解你自己,我可以告訴你,你學習的成果一般都很差,爲什麼?因爲不識本心,學法無益!一個不了解自己的人,拼命地學,其實對他並沒有什麼幫助。

  你應該先整理,你是什麼想法?我尊重你的想法,我真的尊重你的想法。爲什麼我尊重你的想法?因爲你的想法,是不容易被人家改變的!因爲人是不喜歡被人家說服的,人唯有自己肯改變,人是不想被別人說服,所以我也從來不想說服別人,我只希望你自己回去想,因爲自己想,自己改變。那麼這樣的想法,我現在講的只有一種想法,什麼想法?針對真理來說,那我現在換個角度來跟各位報告,比如說怎麼樣才會幸福?第一種人是認爲,因爲我沒有那個東西,所以我不幸福,他認爲幸福就是要得到,才叫做幸福。比如說,我沒有錢,所以我得到錢,我才會幸福;我沒有愛人,我談戀愛了,我才能夠得到幸福;我沒有房子,我得到了房子,我才能幸福;我沒有子女,縱使我生不出來,我要去認養一個,這樣我才能夠得到幸福,這是第一種人,對幸福的認知。

  第二種人,他對幸福的認知,他認爲一個人只要能夠知足常樂,就叫做幸福。第三種人,他認爲說這樣還不行,物質跟精神愛情跟麵包,一定要兼顧,就是說我的內心雖然知足常樂,但是我還是要賺很多錢,這是第三種想法。接下來有第四種、第五種、第六種、第七種、第八種….,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你內在的想法,你都沒有整理過。對任何一個概念,你就有無數種想法,對真理,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對成功,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對幸福,每個人的想法也都不一樣;對人生要活得很有意義,這個想法,你們也都不一樣。你有一一去檢測你的思想嗎?有還是沒有?

  師父剛才講的幸福,我三種都有,但是現在是認爲是第二種。所以我會覺得很奇怪,那是你的人生,那是你的生命,不應該你來聽課,我跟你提醒,你才開始去思考,照理講你不應該這樣,對不對?照理講應該是說,如果你過去沒有這樣的思考,那就算了,你從今天願意思考,也還來得及,雖然不能夠先知先覺,但是後知後覺,還算是能覺,知道嗎?

  現在問題是,你要醒過來,你不要爲聽課而聽課,我講這些概念,你就只是把它抄起來,你應該馬上落實在你的生命、人生、生活,你應該馬上落實,而不是聽課。我講什麼不重要,你怎麼過比較重要!我不會只跟你講一個真理的概念,因爲有的人,他不想要真理,他就想要快樂,他認爲快樂就是他的真理;有的人就想要成功,成功就是他活著人生,到底有沒有意義的標準。所以,我每一種概念都要說,也希望,你每一種概念都去思考,但是你思考到最後,一定會得到一個答案,殊途同歸,也就是說最究竟的答案,一定是最圓滿的。

  你現在在學什麼,你應該先清楚,你內在的想法。你可以有你的想法,當老師的人,最怕用他的概念,去強壓學生;當老師的人,不要掉這個陷阱;當老師的人,只是讓學生自由發揮,有什麼想法都可以。有什麼想法之後,還沒有結束,這個是你的想法,我也不跟你講說對還是錯,因爲我跟你講對跟錯,其實對你來說,並沒有幫助,我尊重你的想法。但是當你想法生起來的時候,接著你要去檢測你的想法,也就是說你的想法是不是可行呢?你的想法是不是圓滿?你的想法有沒有破綻?

  舉個例子,我今天之所以不幸,是因爲,我沒有那些,我認爲所謂幸福的東西,所以才覺得我很不幸。比如說,我沒有錢、我沒有事業、我沒有成就、我沒有人愛、我沒有人尊重。因爲沒有這些東西,我才不幸福。我尊重你的想法,接著你去檢測「我認爲,因爲我沒有,所以我不幸福。」你去檢測,但是當你有了呢?當你有了,是否一定是幸福呢?這個不用人家教,自己教自己,自己是老師,也是學生,你這個學生自己問,你這個老師自己教。你問一下自己,你就覺得怪怪的。爲什麼怪怪的?當我「有」的時候,真的是幸福嗎?比如說,我沒有錢,我不幸福,所以當我有錢的時候,我就幸福嗎?那麼是不是有錢的人,都是幸福?觀察起來,好像也不是這樣,所以我的理論對嗎?我的理論有盲點嗎?應該有,當然有盲點!縱使你的理論沒有盲點,「只要我有,我一定就幸福。」這個推理,還是有盲點。為什麼有盲點?有了之後,難道不會消失嗎?會不會消失?會!你有了一定會消失,萬一消失了,那不就又恢復不幸福了嗎?所以對幸福,這樣的認定對嗎?這樣不就是不攻自破了。你的觀點正不正確,需要問別人嗎?這樣會還是不會?真的會了嗎?任何的東西都一樣。

  比如說,我覺得我不快樂,爲什麼我不快樂呢?因爲我沒有成功,所以我不快樂。我問你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成功的定義是什麼?成功的定義,是說我現在創業,終於做得很順利,叫成功嗎?還是說不是只有這樣,我創業我是要很順利,還再補一個,家庭要很幸福,那樣夠嗎?朋友呢?朋友應該很和諧,這樣夠嗎?身體要很健康,你會覺得你越講越奇怪,因為有可能嗎?不可能!你成功的定義,是什麼定義?所以有時候,你就卡在這裏,因爲連這個定義,你自己都講不出個所以然,這樣我有沒有說錯?你對這個成功的定義,你都不知所以然,然後你追求成功,那不是很奇怪。比如說,你想到日月潭去玩,但連日月潭是什麼東西,你都不知道,你怎麼到日月潭去玩?一測驗,你馬上就察覺到一個問題,你的想法正不正確,這是基本功,這是最基本的功法。

  如果你明白了這個概念,你學的東西不用這麼辛苦。如果你對那個概念不清楚,你人生根本就不清楚,等到這個概念清楚之後,當你檢測沒問題了,是一百分的,接著才來問自己怎麼來實踐。所以很多的東西是你自己要明白的,學佛法就這個樣子。你們知道你們現在學佛法都怎麼學嗎?你們都是這樣學,有課就來上課,檢測上課到底懂還是不懂?測不測?你看怎麼測答案就出現了。怎麼測,這不就是問題了嗎?所以難怪沒辦法在最短時間,去明白佛法的究竟義是什麼。怎麼測呢?你怎麼測?還是根本也沒在測。上課一定是沒有錯,錯是錯在你不知道,你怎麼去檢測?這個檢測就說你沒有去思維,因爲上課只是聞嘛(上課),沒有思(檢測),所以談不上修(實踐),根本談不上聞思修,因爲你就根本沒有去思考。但是一思考下去,你學東西就快了。一個會學習,會思考懂得自我觀照反省的人,應該在三年之內,就可以把一門功課學得差不多,接下來,就是你實踐的問題。爲什麼我說三年就差不多了?因爲你知道,你在學什麼。

  「你知道,你在學什麼」以佛法的角度這麼說,我們今天來聽這邊,聽那麼多課,不管上《傳心法要》、《金剛經》、《六祖壇經》或是其它經典都一樣,只是在上一個概念而已,只在上「認識自己」這四個字而已!從頭到尾都在教這四個字「認識自己」,這個是很清楚的概念。你來學佛法,只要是我講的課,我講佛法,或是儒家道家的思想,甚至是心靈成長的課程,依舊還是沒有離開認識自己。如果你從以前認識我到今天,你就一定會知道,我講的主題都一樣,對不對?同學你也認識我二十年了,我講的主題都一樣,我講經典也一樣,我沒講經典也一樣。

  你現在看到一個很簡單的概念,這個就是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我」,就是因爲不認識我自己,所以《壇經》才會說「不識本心,學法無益」。「不識本心」就是說我不認識我自己,就是因爲我不認識,我自己這個人,所以我的人生産生很大的困惑,這個方形就是困惑,把我自己關起來。佛法從頭到尾,就在講(囚)這個字,這樣夠簡單吧!夠不夠簡單?

  現在學佛的人怎麼學,知道嗎?第一有沒有認識自己?現在很多學佛的人,百分之九十學佛的人,有沒有去學習認識自己,有沒有這樣學?沒有這樣學!開始學佛,怎麼學,知道嗎?我這個人業障深重,不了解自己,馬上就說,他這個人業重。業重怎麼辦?當然要消業,那消業之後呢?消完業之後,要修福,修福之後,希望以後能夠往生極樂世界,我說往西好不好?反正每個人都會往生,就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那請教一個問題,這個過程從頭至尾,有沒有談到這個人?有沒有談到?只說這個人在造業,只說這個人在修福,但這個人是什麼東西,搞不清楚。「我」是什麼東西?搞不清楚。你學佛都這樣學,一輩子都這樣學,認爲你所學的佛法才叫做正宗。這樣學,我沒有說你錯,只是說這樣學,還沒有切進去,知道嗎?學佛最重要的就是要認識自己,你要切進去自己。你不要問說「師父,我可不可以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真的不要這樣問。爲什麼你不要這樣問?

  因爲孔老夫子已經教過「未知生,焉知死」,你怎麼一直在問那個問題呢?孔老夫子的話,有時候也拿出來用用看。「未知生,焉知死」,也不知道我從何來,怎麼能乞求死往極樂呢?生怎麼來的都搞不清楚,只有羨慕別人往極樂世界,所以我畫這個圖,你會很清清楚楚看到佛法,而不是人家該怎麼說,然後你都不思考。現在講的不是說對方說錯,而是說你應該思考人家在講什麼?那個師父跟我講什麼,他或許只是剛開始跟我講,但不是究竟,那麼你應該怎麼思考呢?重新畫「我」這個人,因爲我不認識自己,所以我對人生存在很大的困惑(囚),所以我不得自在,所以我不能解脫。

  所以我每天在念《心經》,第一句話告訴我「觀自在菩薩」。每天在念《心經》,到底在念什麼意思?你現在就是不自在,所以在念觀自在;那念「觀自在」,只有念它有意義嗎?你要去思考!你爲什麼不自在。很簡單,第一個概念,因爲這個框框(囚),就是你的想法,佛法的角度說這個框框,就是你的邪見,你被你的邪見困住。對一般人的講法,就是你被你錯誤的觀念困住,被自己錯誤的想法困住,只是這樣子而已,你被它困住。那問題不就很清楚了嗎?怎麼學?馬上這樣學,看到框框就知道,這個就是我的問題,就這樣學。

  我被我自己困住的概念,我有什麼概念,被自己困住呢?比如說我覺得自己沒有錢,這個「我自己沒有錢」讓自己不快樂;或是我覺得我一天到晚被鬼魂纏身;或是說我這個人好大喜功,很喜歡面子;或者說討厭人家說我的缺點;或是說....,這樣的概念,可以舉幾個?舉一百個,對你來講,應該不難吧!舉一百個錯誤的想法,對你來講應該不難吧,會不會難?或你錯誤的想法沒這麼多,舉不出一百個。其實我告訴你不困難,而是因爲你從來都沒有這樣想,你只要願意這樣想,我可以告訴你,你要想一百個錯誤的概念,我覺得不難,我有沒有說錯?

  比如說今天來上課,師父在糟蹋我,這個就是一個錯誤的概念,這個概念有沒有很明顯?有!或是說師父很偏心,常常問同學,都不問我。我告訴你,你要舉這個概念,可以舉八萬四千個,這個根本沒有困難,是因爲你從來都沒有想。不是難,是因爲你沒有想所以難,你只要想了,你會嚇死。你會嚇死說,我怎麼那麼可怕,難怪我永不得解脫。當然永不得解脫,按照你的想法,什麼時候才能夠解脫,你生生世世,按照這種錯誤的想法,生生世世,都是不能解脫,誰能解脫?

  舉個例子,這個「囚」字,這個就是框框,這個就是我綁我自己,當然綁你自己的概念有很多,你可以把它歸納起來。你不可以背佛法說「師父,我歸納起來只有三個,貪嗔癡」,你這樣講是不對的。爲什麼不對?因爲那叫知識,你學佛法,你懶得想、懶得思考,就直接按照佛法的知識,說貪嗔癡,你不要這樣欺騙自己,那是懶惰人的想法,只是按照佛經所講的,你把它抄下去。抄下去有用嗎?這樣抄沒有用,不要這樣抄,佛雖然這樣子說,但是佛要叫你好好的去思維、去觀察。

  簡單這麼說,我總共觀察到有一百零八個煩惱,就是我有一百零八條繩子,把我困住。你說「師父,這樣會不會太多?」不然歸納起來,不要那麼多,十二個就好,爲什麼十二個?因爲你是十二生肖啊,我不講十二因緣,我講十二生肖,這樣對你比較親切。我被十二個錯誤的概念所困住,這樣可不可以?可以!你想十二個,他也想十二個,那我請問你一下,你想的那十二個要不要去問他?爲什麼不用?同學:「因爲是自己的想法。」沒有錯,因爲他的十二個,跟你的十二個,不見得會一樣,對還是不對?所以內在的問題,你不用問別人,問別人幹什麼?這就是十二條繩子。接著這十二條繩子怎麼解開呢?一樣,要問誰?還是問自己,怎麼解開,當然是自己解,誰能幫你解?同學:「師父,爲什麼自己解?」因爲是你自己綁的啊,所以當然也自己解開啊!你不要問我,也不要到書本裏面找答案,不用去找,問自己啦,不要這麼偷懶,不要懶得思考,不要一天到晚就是依賴佛祖、依賴師父、依賴善知識,不要依賴可以嘛!你不要這麼偷懶可以嘛!自己的繩子自己解開。十二條繩子怎麼解,十二個什麼?十二個心結!講到這裏,需要看書嗎?需要聽課嗎?聽那麼多課做什麼?懶惰的人,聽課一樣是懶惰;懶得思考的人,聽課一樣是懶得思考。我講的有沒有夠明白?

  你不要帶著一顆懶惰的心,來聽我講課,那樣沒有用,這樣你不知道,你在學什麼。哪有說師父在講什麼,我只要每節課去聽師父講課,覺得師父講的很好,下課我都不知道他在講什麼。這個課又不是催眠,來上課讓你們暫時沒有煩惱,回去你又醒過來了,煩惱都生起來了,你又不是來上催眠課。我只是告訴你,自己怎麼去下手,而不是我抓著你的手,跟你講這樣解,不是這樣子,我不可以抓著你的手,你不要這樣學。你們知道很多人都抓著我的手,你知道嗎?所以我這裏都淤青,好在我有正知正見,要不然我會想說,那都是鬼捏我的。不要這樣抓來抓去,要用自己的手去解開,這樣他不可能不知道他學什麼。這個問題大概多久就能夠找到答案?再怎麼笨差不多十二個月。每一個月找出一條繩子,然後每個月解開一條繩子,差不多一年的時間大概就能夠知道。終於漸漸地,能夠把這個框框(囚),漸漸的淡化,甚至消除,這樣的人算不算很厲害了,算不算?「算!」這樣的人有沒有解脫?「還沒有解脫!」這樣的人還沒有解脫,爲什麼?因爲只要有「我」在,煩惱就跟着在,我只是把這個繩子解開,但是我還不認識這個人,你看到了嗎?這個繩子解開了,但是我還不認識這個人。

  接下來,才會進入第二個大工程,你如何解開這個「人」呢?這個「人」一解開就叫開悟。那專心地解這個人,再讓你解二十四個月,這樣加起來剛好三年。如果你願意,這麼清楚的概念,學佛三年,要把這個囚字打開,會很困難嗎?還好嘛!所以你在學佛法,一開始有這樣學嗎?是不是你的師父不會教?我現在講的概念一點都不抽象,都很具體,只是不忍心看各位,一直不知道怎麼學。我實在是不忍心,看到你們這樣學,坦白說,學這麼久了。

  那你也可以跟我講,那麼師父,這個繩子就是因爲這個人所創造的啊,如果從這個人直接下手可不可以?當然可以呀,那最好,這叫做頓悟法門,因爲你頓不了,所以才漸,我頓漸都跟你講,漸修我也跟你講,頓悟我也跟你講,你想要頓悟,這個解開就消失,因爲這個繩子,就是因爲你不認識你自己,所創造出來的束縛;你認識你自己,當你體悟到「諸法無我」,那麼哪有什麼東西綁什麼東西?沒有繩子,沒有繩子就是沒有煩惱,那也沒有法,那也沒有「我」,那麼當下,不是全部都開了嗎?這樣學會了嗎?這樣學會嗎?以前有這樣學嗎?我講這個概念,難道只適用佛法嗎?還是適用世間所有的學問?比如說你現在想學一門心理學,可不可以這樣學?也可以!你想要學什麼概念,都可以這樣學。

  以上所講的,有沒有問題,真的沒問題,所以你們還有三年的時間,知道嗎?你知道爲什麼,你們還有三年的時間呢,因爲三年之內,我們這裏面,一定會有一個人會死掉,所以你們只有三年的時間,當然那一個人不是你們啦,你們放心。三年的時間,就都會了。

  「佛與衆生盡是汝作妄見,只爲不識本心,謾作見解。」請翻開《傳心法要》,看第四行下面,這段話很重要全部劃起來。請教你,這一尊是什麼?你是什麼?南無本師釋迦摩尼佛的弟子。舉個例子,你說他是一尊佛是真實意,還是方便說?如實說要怎麼說?它是什麼?它就是一塊木材,如實來說,它就是一塊木材。那麼你有沒有看到我,我是什麼?如實說,我是一個人,對不對?我是衆生,還是佛,還是人?如果這三個名詞,對他來講都一樣,那麼他就是一個什麼?他當然就是一個平常心的人,因爲佛的概念、衆生的概念、人的概念都是我們爲他所安立的假名。

  再舉個例子,佛、衆生、人,這三個是不是假名?那麼假名,它的內涵是什麼?同學說說看,同學:「作區別用。」你講得很好,假名最主要是我們方便施設,讓我們在生活當中,可以借助這個假名來溝通,來表達來運用,是還是不是?是!所以假名是不是真實的?既然是假名,就代表它並不是真實的,只是方便替他安立的叫做假名。當你生起佛的概念,也是妄想,當你生起衆生的概念,也是妄想,當你生起人的概念,其實依舊是妄想,你只是在用這個假名,但是你知道它,並不是真實的。

  所以當別人說你是佛,你不要害怕,當別人說你是衆生的時候,你不要生氣,當別人說你是人的時候,你不要不知道別人在叫你。這樣是一個什麼人?這樣的人就是了解,這些都是因緣所生的東西,都是因緣和合生起來的概念,所以這樣的人,就可以八風吹不動,心就可以很平靜很平常,不容易被任何人影響。所以黃檗禪師這麼說,你不要自己「謾起知見」,就是說你自己不要在那邊胡思亂想,生起錯誤的知見,生起錯誤的知見來解讀,那個是什麼那個是什麼?不要這樣解讀,如果是這樣的解讀,那就是有問題。

  怎麼會有問題呢?比如說,這(佛、眾生、人)三個你比較喜歡哪一個?假設你還沒開悟,你比較喜歡哪一個啦?你比較喜歡人,爲什麼﹖比較不用修對嗎?喜歡人因為比較不用修知道,做佛祖很累知道嗎,還沒做佛祖的時候修得要死,等作佛祖了忙得要死,我看還是不要做才不會死。她表面上很理智說她很喜歡人,所以當有人說他是這兩個,他的內心會不會失去平靜,會還是不會?所以永不得安寧。

  這三個,如果你喜歡一個,你就掉入陷阱,因爲你心不可能平靜的,因爲人家不可能都用你的概念來跟你相處,那是不可能的,他不可能用你的概念來跟你相處。再換一個概念,這是好人,這是壞人,這是普通人,你喜歡哪一種人?好人、壞人、普通人,你喜歡哪一種人?同學:「這是陷阱。」好人,好不好相處?因爲很多好人一板一眼,有很多好人進來我們講堂,就要立正稍息接著坐下,好人不見得好相處。

  所以你們學佛都想找善知識,善知識好不好相處?我告訴你真正的善知識,你可能受不了,我有說錯嗎?如果今天是一個真正的善知識,來這邊上課,我看全班都要罰跪,你相不相信?古人上課很簡單,比如今天來上《妙法蓮華經》,上課的條件很簡單,把《妙法蓮華經》背起來,你再來上課,這樣有人會來報名嗎?我現在講的不誇張,真的你看古時候,那些學習的人,就是這種態度。爲什麼古時候,那麼多人成就,爲什麼現在的人,這麼不成就?因爲很簡單,背起來,再來上課。那你會問說學佛這麼困難,你不要誤會學佛這麼困難,不然我問你,不要講說學佛法,以前私塾老師有沒有要學生把四書背起來?儒家的教育就是這種教育,不要說佛法,第一個功課你先背起來再說,接著再一句、一句教你,沒有背起來,你就沒有資格來上我的課。我也很想這樣教,你知道嗎?你知道爲什麼不敢嗎?因爲我自己也背不起來,我如實跟你說,我自己也沒背起來,所以我不敢要求你,因爲我自己也沒背起來。所以真正善知識來教你,你們真的承受得了,不要騙人了啦,沒有幾個人有辦法。我只要多背你一條,就勝過你,只是這樣子而已啊。

  你說哪一個都是陷阱,那怎麼辦呢?以此類推,你這一輩子活著,什麼時候不是陷阱,你告訴我?你從小一直到現在,遇到所有的人事時地物,哪一個不是陷阱?你說「師父,怎麼辦?」哪有怎麼辦,全部都好,你才能夠平常心。不然你有辦法平常心嗎?那「什麼都好」是是非不分嗎?不是!那「什麼都好」是什麼意思?因爲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只是這樣子而已,所以才一切都好。知道都是虛妄的,所以才不執著,所以才應無所住而生其心,不就這樣子嗎?

衆生,就像黃檗禪師所講的「佛跟衆生,盡是汝作妄見」,都是你自己的妄想執著,說那個是佛,那個是衆生,說什麼,說擺在佛桌上面的叫做佛,說自己是衆生,所以當別人跟你講「你就是佛」,就不敢承擔啦,硬是要做衆生,不敢承擔是佛。

所以「只爲不識本心」,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原則上,佛跟衆生都是誰想的?自己的心!都是你的心想的,所以「謾作見解」,你自己在東想西想、胡說八道,都是因爲你自己的「妄見」,妄見其實就是邪見,因爲你的邪見所以才産生佛與衆生的分別。

  「才做佛見便被佛障;作衆生見被衆生障;作凡作聖、作淨作穢等見,盡成其障;」接著黃檗禪師講得更直接。所謂「佛見」就是執真,執著那是真的,你認爲那是真實的,你執着那是真實的。你在打坐的時候看到一尊佛來,你就執著那是真實的。注意,你在打坐的時候,看到佛,那就是被佛所障礙;在夢中夢到佛,那就被佛所障礙;來道場看到佛像,你就執著那是真的,那就是你的障礙;連我跟你講「你就是佛」,從今天之後就很高興,執着就是佛那也是障礙。要注意這句話「即心是佛」,但是不要執著是佛,知道嗎?不要一天到晚,抓著這一句話不放。第一次可以講我是佛,講多次了,就是神經病,講一次可以,不要一直講。

  「作衆生見」。「師父,我是業障深重的衆生,我沒有辦法,我不行,我沒有慧根,我怎麼樣。」你看,佛見是執真,那麼衆生見呢?也一樣是執真,是真的執着自己真的是衆生。難怪現今學佛的人,有信心勇氣說,這一輩子會開悟的人,少之又少。舉個例子,有一個年輕的女子,當她結婚的那一天,拜完堂之後,還沒走進洞房,她就認爲「這一輩子婚姻,一定不幸福」。有沒有這一種新娘?強迫的我們不用說,是她自己心甘情願結婚的,她結婚第一天,就認爲她自己這輩子婚姻一定不幸,有沒有這樣邪見的人?那這樣的人有沒有很愚癡?那你有可能是這樣的人嗎?你有沒有可能會變這樣的人,有沒有可能?

  講這個例子,你一定會講說,那個人一定不是我,我不可能這麼愚癡,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那個人往往就是你,爲什麼?你自從來學佛的第一天,你就認爲你這一輩子不可能開悟,那個意思一模一樣,好不好笑?太好笑了!你第一天來學佛,就認爲你不會開悟,我會勸你主動退學好不好?你還是去學土風舞好不好?你去學土風舞比較快樂知道嗎。你第一天來學就帶著這種想法,就發誓說這輩子一定不可能開悟的,只要禮拜三負責來上課就好了。你在幹麼,我講的是你們。

  再講一種人出家人,第一天出家,他就覺得這一輩子不會開悟,那你幹嘛出家。所以假設連出家人都沒有信心,在家人就更不用說,沒有學佛的人,那就更不用說,有這種邪知邪見的人嗎?我告訴你,這麼多邪知邪見的人就是一大堆,沒有辦法看到這個是個很嚴重的問題,永遠都沒有察覺,甚至把這個概念,當成是一種謙卑知道嗎?如果是這樣的解讀,實在是對佛法亂解讀,這不是謙卑這是愚癡,謙卑不是這個意思。

  你一直認爲你是衆生,你就被你這個概念障礙住,知道嗎?所以說佛就被佛障。爲什麼會被佛障礙,永遠站在這個角度(眾生),妄想這個目的(佛),這就是凡夫。永遠在想從甲點到達乙點,這就是陷阱。幸福是什麼?幸福當下就是!從來沒有離開過,不須往前走一步,也無須後退。你再怎麼退幸福都跟著你,你不用往前,你也不用後退,因爲它從來沒有離開過你。快樂也是一樣、成功也是一樣、成佛也是一樣、悟道也是一樣聽懂嗎?聽懂嗎?你講講看,快一點,讓我休息一下。

  同學:「心在即是,是當下。」那心在哪裏?同學:「在這裏!」這裏是什麼東西?同學:「看不到!」看不到,就不要胡說八道。換你問我。同學:「師父,爲什麼在當下?」一念之間!同學:「一念之間在嗎?」說了就不在,只是一種默契而已,知道嗎?你知、我知,這樣就好,好不好?好了,就好了。這個概念你覺得難懂,其實也不難懂,但是很多人就是一直活在這種概念。一直很想從甲地走到乙地,才是他人生最終的目標,假設他沒有走到這個地方,人生就會沒有意義,好像什麼事情就沒有完成,這是陷阱。

  那麼一樣的概念,佛經常這麼說嘛,從此岸到彼岸,佛明明就跟我們講,這個是陷阱,此岸跟彼岸只是方便引導你而已,注意聽,只是方便引導你而已。爲什麼說方便引導你而已?只是叫你醒過來而已,而不是真的有一個此岸,也不是真的有一個彼岸。請問一下,娑婆世界是不是緣起?是還不是?是!極樂世界是不是緣起?是!所以只要是緣起,當下就是空,只是告訴你這個概念而已。請問一下,你是不是緣起性空?那你還需要上化粧室嗎?要!此空又不是沒有,對不對?不要老是犯同樣的問題好不好?緣起性空就是理事無礙,事事無礙,中道義知道嗎?連你們都會質疑我講課的內容了,難怪其他網路的聽衆,聽我的課,很多人都聽得很不習慣,你知道嗎?一定是這樣子!一定會誤會我的意思。

  這個世界雖然是緣起性空,我們現在還不是在這邊上課,緣起性空還需要來上課嗎?要啊!那緣起性空還要往生極樂世界嗎?也要!對這樣就對了。因爲是性空可以緣起,瞭解嗎?這個概念已經很清楚,跟你講,跟你破了,所以不要說甲你就執着作甲、說乙你就執着乙、說衆生你就執着衆生、說佛你就執着佛、說娑婆就執着娑婆、說極樂就執着極樂,不要這個樣子,只是叫你要認清楚它,這樣子而已。認清楚它之後,你要留在娑婆就留在娑婆,你要往生極樂就往生極樂。

  聽說下個禮拜,連休四天,你們覺得我們在台灣玩,比較好呢?還是去澎湖玩比較好?你明白了,你要在台灣也可以很自在,你要去澎湖灣玩也很自在,你只要明白就沒事啊,只是這樣子而已。所以不要強迫別人說「我告訴你,就一定要去澎湖」,不要這樣講,知道嗎?不要這樣說!反正你只要是想開了,你去哪裏都好,這樣才是民主自由的時代。有說你一定要在哪裏嗎?我講課也不會告訴你一定要去哪裏。

  所以說「作凡作聖」,如果你認爲有凡聖的概念,那就是分別心。「作淨作穢」,「淨」假設你認爲一定是淨土好,娑婆世界不好,那就是你另外一個障礙。所以各種概念「盡成其障」,那些都是你的障礙。這個障礙,就是剛才我還沒上課,畫一個圖的框框,就是這個框框自成其障,這個就是你的障,這個就是你的框框。認爲那是佛就是錯誤的知見,認爲是衆生那是錯誤的知見,認爲那是髒的那是乾淨的,都是你的障礙,你看到了嗎?有時候,你錯誤的觀點是障礙,但是有的觀念很正確,也是障礙。

  什麼叫有的觀點很正確,也是障礙?比如說,你要好好的讀書讀到博士,你覺得我這個觀念正不正確?這個觀念沒有什麼錯,但是我強迫他就是錯,這樣對不對?比如說你要往生極樂世界,我這樣講沒有錯,但是我這樣講,佛法只有往生極樂這一條路而已,其它都沒有路了,這樣講正確嗎?但是外面很多人都這樣講,這樣講正確嗎?聽我的課,有時候聽到最後頭很暈,到底哪一句是正確的,哪一句是不正確,怎麼判斷?沒有真正明白我的意思的人。常常誤解我的意思,變成我講的東西變成冷門,其實我講的東西是放諸四海皆準,怕你是聽不懂我在講什麼?鼓勵孩子讀到博士,這個觀點沒有錯,你強迫別人就是錯!我鼓勵你往生極樂世界沒有錯,但是你跟人家講說只有一條路,其他都沒有路,那麼那些書是不是要燒掉,那麼其他的宗派是不是都要滅亡,那麼八萬四千法門就變成一門,那麼條條大路通羅馬,就變成一條路淨土之路,那其它的路都沒有,你只要講出來都變成一條路。門只有一個心門,路只有一條,八正道加六波羅蜜。所以坦白說有的觀念是是而非,衆生聽到最後真的是要亂掉了,不知道聽誰的,所以開始就誹謗知,彼此互相誹謗來誹謗去,所以你看談什麼修行?光是想如何誹謗對方都來不及了,還談什麼修行有機會去修行嗎?

  「障汝心故總成輪轉,猶如獼猴放一捉一無有歇期。」現在的關鍵在哪裏?關鍵在因爲我們的心一直變,個性是難變,人性是善變,因爲人性就是人心,人心是善變,往往沒有正見,胡思亂想,一念接一念,前念已滅,後念又生,叫做「總成輪迴」。一念一念就叫輪迴,不需要往生才叫輪迴,念念都是輪迴。就像猴子一樣,一棵樹抓過一棵樹,「永無歇期」。「歇」就是止,就是心一直不能夠止息下來,心沒有辦法靜下來,這樣的心是很可怕,我們的心,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種狀態,就是定不下來。

  爲什麼定不下來?很簡單,因爲你現在,連你自己要確定的東西,你都不敢確定,你怎麼定得下來呢?你現在確定怎麼走了嗎?確定了嗎?是什麼?同學:「就觀自己的心,然後誦一本經。」誦哪一本經?同學:「誦《金剛經》!」時時刻刻觀心是不是?同學:「確定了!」如果失信於我們這一班同學,要罰什麼?是罰勞動服務,還是罰錢?早一點確定吧!自己的人生怎麼過?你要怎麼學,早一點確定吧!不要在這邊三心二意了,三心二意,什麼時候才能成就呢?

  「一等是學直須無學無凡無聖無淨無垢、無大無小、無漏無為,如是一心中方便勤莊嚴。」後面那一句話出自《法華經》。這裏面有一個名詞,你有沒有看到「無學」兩個字?「無學」這兩個字劃起來,只要有讀過佛法的人,都知道「無學」這兩個字。同學應該知道「無學」是什麼?初果、二果、三果、四果,「無學」是什麼?阿羅漢,你說阿羅漢,他說畢業了,其實你們的意思是一模一樣。沒有錯「無學」去查佛學字典,指的是四果的阿羅漢,就代表說他已經畢業了,叫做「無學」。

  但是你們今天在學佛法要切記,這裏面的「無學」不是指阿羅漢,你要好好地看前後文。這裏面的「無學」不是指阿羅漢,阿羅漢有沒有障礙?有!阿羅漢有涅槃可證,所以阿羅漢入涅槃。我故意跟你寫「無學」,字典確實是寫阿羅漢,就是說從初果一直到四果畢業了,他「無學」,該學的都已經學了,指的是指聲聞人,他都學完了,所以他畢業了。

  但是黃檗禪師這裏面的「無學」不是這個意思,這裏的「無學」,就是「學無」的意思。所以禪宗第一個公案,就是參什麼?參「無」這個字!學「無」,你明白了嗎?學無什麼?後面不是跟你講了嗎?學「無凡無聖、無淨無垢,無大無小、無漏無為」,就是把心中所有的知見、概念、思想、想法,包括你所認爲的知見,全部掃光,就是黃檗禪師所講的無心。所以「無學」就是學「無心」,簡單這麼說學「無」。

  我們現在學習都是學「無」還是學「有」?你們都是來學「有」!我怎麼不知道。大家不是學「無」,都是學「有」。有什麼?有業障!有什麼?有貪嗔癡!有什麼?有戒定慧!一輩子學不完,爲什麼?八萬四千個煩惱,要學八萬四千個法門累得半死,有就繼續學吧!繼續學。

  所以「無大無小」不要以大小來看待,「無漏無爲」就是不要用有漏跟無漏,就是不要有爲跟無爲相待。「如是一心中」,如果你真的能夠這樣「方便勤莊嚴」,「方便」、「勤莊嚴」分別劃起來。《法華經》的「方便」是什麼?「方便」就是不執着,「勤莊嚴」就是認真做,即不執著又要認真做,你看到了嗎?心清清淨淨,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怎麼做都不執著,不執著又認真做,才叫做無住生心,生心無住;緣起性空,性空緣起,理事圓融,一切無礙。坦白說其實《傳心法要》任何一段講完,就可以開悟,不用講那麼多,任何一段,都直接了當跟你講完了。

  但問題是學生喜歡問,所以就再多說,只是這樣子而已。講到這裏,有沒有什麼問題?有沒有問題?聽到這裏,怎麼一臉疑惑,沒有法喜充滿?怎麼一臉疑惑,好像說是講得很有道理,但就在那裏猶豫。爲什麼在那邊猶豫不決呢?爲什麼呢?講得有沒有道理?有道理,爲什麼沒有法喜充滿?因爲沒有請你起來講,不然爲什麼?那就是有聽沒有懂,不然怎麼講不出來?所以你現在十二個結,只剩下一個結,就從這裏解開就好了,沒關係至少知道有一個結,清楚那個結,每天看著那個結就有機會解開,不要像有一些人心中有無數個結。

  人常常這樣,晚上千條路,早上起來走原路。晚上千條路,就是胡思亂想,或從明天開始要怎麼樣,但明天早上起來又走原路,還是回到老樣子,這叫做輪迴。看到了嗎?看到就好,不用囉唆也不用懷疑,就直接下手就對了。

 

閱讀 310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