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24 三月 2019 17:19

傳心法要講記-173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juzd2

無一法可得,不被法障,透脫三界凡聖境域,始得名為出世佛。

  「無一法可得,不被法障,透脫三界凡聖境域,始得名為出世佛。「無一法可得,不被法障」劃起來,其實有的人吃飯狼吞虎咽,比如說一口飯他可能咬了三四口就吞下去,醫生會常常告訴我們,因為你長久這樣吃飯會胃潰瘍消化不好,所以醫生常常會對胃不好的人講,飯你要慢慢咬,要用心吃飯;你要用感恩的心在吃飯,慢慢咬,真正的咬了,嚼得很碎之後,吞下去,不要只有依賴你的胃,這個牙齒要多幫忙,不要咬三口,丟下去給胃處理,難怪胃的負載量太重,所以就消化得不好,所以你的牙齒要幫忙它咬。我講這個話是什麼意思?你們在讀佛法的每句話,就好像吃下一口飯,你有慢慢咬嗎?你都不是這樣,「無一法可得,不被法障」,我知道了。你這樣讀佛經有意義嗎?你根本沒有細咬慢嚥,你根本沒有好好的品嘗這句話,這句話你根本不懂。

  那麼第一句話不懂,第二句話會懂嗎?第一段不懂第二段會懂嗎?所以從頭到尾整本都不懂,所以再讀其它本一樣是不懂。一樣的道理,比如說吃飯,咬三口就吞下去,我知道了,因爲吃飯不容易消化,所以胃不好;好,我現在吃麵也咬一兩口唰的就進去了,也一樣還是不會消化。現在不是你吃飯或吃麵,而是你根本就沒有好好地咬。所以一樣的概念,不是《傳心法要》我看不懂,我看《金剛經》,我也看不懂,我看《六祖壇經》,你再換哪一本經都一樣,爲什麼?因爲你根本不會看經典。

  生活就是智慧,生活就是佛法,佛法在生活當中,全部都看得到,就是這麼親切。所以每一句話,你都要把它吞下去,而且你一定要相信,不是這本經讀完,你才會開悟,有可能你讀到一半,你就開悟了。六祖大師不就是最好的證名,五祖弘忍大師爲他講《金剛經》,只講到三分之一,他就開悟了,然後他就離開黃梅了。所以你慢慢的咬,慢慢的品嘗著一句話,這一句話懂了,說不定你就開悟了。「無一法可得」,你真懂你就開悟了,認同嗎?現在問題是「無一法可得」是什麼意思?還是說,我知道了,一切法畢竟空寂,所以無一法可得,因爲是無常,所以是緣起性空,你在講什麼?

  我剛才跟同學打賭,我說如果我這兩個小時,只講道理,不講任何的譬喻,你們如果沒有睡著,我輸你。你看,我一剛開始講課,我就講譬喻了,沒有講譬喻,光聽道理,有沒有用?一點益處都沒有!因爲你不明白它的精髓,所以我們對一般的事漠不關心,因爲我們都不用心,所以你沒有辦法在任何事情,看到它其中的道理,或是明白那個道理後,能夠去處理所有的事。

  所以我還是要延續上節課,我上節課是不是跟各位講,如果你真的懂無常,從一分懂到十分,你可能就會悟道了。那麼一樣的概念,現在有一個名詞,叫「無一法可得」,是不是一個概念?這個概念你到底懂幾分?比如說我這麼講,你看到這一句話,你悟到什麼?說悟到什麼?「如果真的能夠這樣,就沒問題了」。能怎麼樣?我問你一句話「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句話是不是真理?是還是不是?「這個我沒有辦法分辨」。「塞翁失馬」就是失去,「焉知非福」就是得到,這叫做有得有失,這是真理嗎?但是,我們是不是常常用這句話,在安慰別人,這句話被我講下去,不是真理。但是有的人,常常用這句話來安慰所有人,甚至把這句話當成真理,甚至用這句話不斷地延伸,然後大家看到他寫的文章,會說他好有智慧,他怎麼能夠寫出這麼好的文章,要不要我幫你寫文章寫寫看?失去了愛情獲得了自由,失去了勝利獲得了解脫,這樣的概念,我可以不斷去講呢?好像說有得,所以我一直安慰別人:「唉呀!你不要覺得你丟掉很傷心、很難過,你都沒有看到當你丟掉什麼,你反而獲得什麼。舉個例子,你得到了錢,失去了健康,有沒有看到?」

  其實這樣講話,一般人聽起來,都已經覺得你很有智慧了,因爲人家會覺得你講得很有道理,因爲他本來心情不好,被你開導之後,他就笑出來了:「對啊!真的是這樣有得有失,對,你講的很有道理。」他就很高興。這是世間人的概念,它不是真理,這句話是陷阱。不是你失去什麼,你反而得到什麼;或是說你得到什麼,所以反而失去了什麼。這些的概念,都是認爲你失去的是真的,你得到的亦是真的,跟「無一法可得」意思,有一樣嗎?有沒有一樣?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吧!

  比如說,那一天,我去看我們班長,看他病懨懨的躺在那裏,我就不是用真理來勸他,知道嗎?「雖然生病了,還有機會好用功。」這個概念還是得失,只用這個概念來勸他而已。但是我講這句話不是真理,因爲我不可以去看他說「生病是真的嗎?」他都快要死了,我還這麼說,我不敢這樣跟他講,知道嗎?今天他來上課「報告師父,我身體好了。」我不可以跟他講「健康是真的嗎?難道不會再生病嗎?」我不可以跟他這樣講,所以你知道嗎?有的話叫做方便說,不是真實義。

  有時候,我們在講話,你自己要很清楚,自己在說什麼,不要講到最後,權智跟實智、究竟跟方便,你自己到最後亂掉,搞不清楚。你相不相信很多人到最後會亂掉?都亂掉了,自己都搞不清楚,不可以搞不清楚,我自己在講什麼,我自己很清楚。如果你的內在一直認爲有得有失,那就是你執著兩邊,你執著凡所有相皆是真實的,你有體悟到嗎?所以你現在講很多的話,其實坦白說,表面上你們已經被我不斷地催眠,但是我告訴你,你內在頑固的心是不容易被我催眠的;你內在頑固的心依舊是真實的、依舊是執著的。很難呢?所以修行不可以靠催眠,催眠沒有用,它也沒有力量。

  修行就是要讓你親自看到,叫做「照見」、叫做「即見」。要讓你看到才有力量,不然催眠沒有用,用想的也沒有用。凡夫是胡思亂想,修行人是時時正觀,他不是在想,是在觀察。所以《金剛經》最後佛跟須菩提這樣講,「應如是知,應如是見,應如是信解,不生法相」。你對這句話,聽起來有沒有感覺?應如是的觀察,這一種的知才叫做正知;應如是的去親見,這樣的見才是正見,所以叫做正知正見。你們的正知正見是學來的,我有說錯嗎?你們是觀察來的嗎?你們都是學來的,所以不要說你們,抱歉我講錯了,「我們」包括我,我的正知正見都是學來的,都是知識。不是我在日常生活當中,這樣的去知道,這樣的去觀察到,這個才叫做正知正見。這個才是《法華經》所講的「開佛知見」。「佛知見」,有看到嗎?

  「知見」,正知正見,所以一開始,你們學佛,就要培養正知正見,簡稱「正見」。你們要培養正知正見,不是讀書來的,不是看佛學概論來的,不是看佛學知識來的,而是在生活當中親自體認,親自見到的,才是正見。《金剛經》後面講的很清楚,那個「如是」的意思,就是你要按照我前面所講《金剛經》的內容,你要按照《金剛經》我前面所教的,來這樣的建立你的正知正見,這樣才能夠如是的信解。從此之後,不生任何的法相,這樣講有沒有很清楚了?我今天告訴你,建立正知正見的方法,我就這樣告訴你,其實它不是學來的。不是說什麼叫正見?三法印!什麼是正見?四聖諦!什麼是正見?十二因緣!什麼是正見?六波羅蜜!什麼是正見?無一法可得!什麼是正見?自心即佛!告訴你,那個都是你的知識,你講的都是知識,都是你聽來的,都是你學來的,不是你生活中去確認、去親證、去觀察的,都不是,認不認同?所以誰有正知正見?爲什麼說「佛法它不是知識」?爲什麼說「佛法不是學術」?爲什麼說「佛法跟你們一般讀書是不一樣」?因爲這樣讀沒有用,懂嗎?沒有用。

  學佛本身不是哲學家,學佛本身也不只是科學家,學佛是不可以落一邊的、學佛是要圓滿的、學佛是要中道的。所以真理就是中道的人生觀,假設你不明白中道,其實你沒有正知正見。中道不是學來的,中道是日常生活細細去體認、細細去思惟、細細去觀察,最後親證,所以叫做「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行深波羅波羅蜜多,照見五蘊皆空」。這些講的話都是親自去見到,都完全不是知識,跟知識不相干。

  那麼一樣的概念「無一法可得」,談到「無一法可得」,好好地細細去推,既然「無得」再想下去,看到什麼?「無失」,講得很好,同學講得很好。你現在看到無得,你就要馬上看到無失,既然沒有所謂一法可以得,同理可證,我就可以深入地再去體察,沒有一法可以失,這樣對不對?體悟到了嗎?既然是從來沒有生,當然就從來沒有滅,就叫做不生不滅。因爲從來沒有生,豈有滅;從來沒有得,豈有失。這樣,你心得整理出來了嗎?愚者:有得有失,得失心;智者:無得無失,平常心。你能夠確認,你可不可以開悟?有沒有可能,這句話你完全懂了,你就開悟,有沒有可能?所以你們擔心,你們不開悟嗎?你們會擔心你們不開悟嗎?還是說「師父,你講那麼慢,我不知道能不能活那麼久」?沒有關係!你們明天往生也不要緊,你現在聽好,就好了,你怎麼會不開悟?每一句話都能開悟。

  只是爲什麼你不能夠活在當下?所以你一直在等什麼?一直在等「師父講得很好,那我回去想一想」,真是的,你在幹嘛?你爲什麼會永遠這種思惟模式在過人生?幸福不是寄托在未來,快樂也不是寄托在未來,成功也不是寄托在未來,開悟也不是寄托在未來;幸福在自身,快樂在自心,開悟在當下啊!何不言下大悟呢?爲什麼你總是覺得「那是天方夜譚」呢?爲什麼你總是覺得,你沒有這麼幸運可以中樂透呢?所以你有正知,你有正見嗎?你對佛法有信解嗎?有嗎?

  你一直活在你既有的成見,既有的想法,牢固不能破。我告訴你,你的想法是無常,它一定是會變化的,你不要覺得不可能,好不好?雖然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是這個個性,它講的本性就是個性,但是這個個性也是無常的,你要相信好不好?你不要以爲你是凡夫,凡夫也是無常;若是凡夫是常,天下就沒有人會開悟,知道嗎?釋迦牟尼佛,之前也是凡夫;六祖,之前也是凡夫。因爲它是無常,所以你才有機會開悟,不然你怎麼有機會開悟?那麼你們不可以活在「師父講的很有道理」,你不可以活在這種狀態。

  我現在意思是說,我現在寫在黑板上的,你真的會了嗎?還不會!有哪個字看不懂的,我幫你查字典。我叫你講道理,說不定可以講出來,對不對?但是我叫你在生活當中,講出無得無失,你講得出來嗎?你講不出來,你講,你知道有沒有欺騙社會?很欺騙社會啦,你們這一班,推薦一個比較聰明的,出來說生活當中的例子,什麼叫無得亦無失?推薦一個,你看,他們兩個就是有得有失,馬上就表現出有得有失,你們看一看,你們就開始拼到那樣,所以你說,叫我要怎麼講?是啊!經典這樣讀,自己在家說這句話,我懂了,接著自己就說來你生活當中講出來,你就知道你講不出來,你這樣會讀經典嗎?有沒有馬上就知道自己不懂?有沒有馬上知道?讀經典讀這麼久了,難道你都沒有察覺到,好像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嗎?

  我們先從理上來說,再來談事。爲什麼「無一法可得」?我們都知道法從哪裏來?我們都知道諸法是因緣生!那麼經典又講說心生種種法生,然後心滅種種法滅,那麼這兩句話有沒有衝突?還是講一樣的意思,爲什麼一樣?說說看爲什麼一樣?因爲「諸法因緣生」那個因,最主要的關鍵是心,所以「心生種種法生」也沒有錯,這樣瞭解嗎?因爲最主要的關鍵是「心」,因爲你的角度,都是從你的心開始展現的。所以說這一個法本身,從緣起的角度,這個法是衆緣和合的,所以沒有一個法單獨可以成立的。再來從心的角度來講,「心生種種法生」,這個法就是心所幻化的,已經跟你講幻化的,所以它根本就不實在,連心本身都不可得「覓心了不可得」,連心本身都不可得,那麼心所幻化的法可得嗎?當然也不可得!

  所以世間的事,坦白說,當你在問有得有失的時候,請你好好先問一個問題,譬如說,你覺得你人生得到什麼?你又覺得你人生失去了什麼,這個問題是需要你學佛,才去想嗎?還是一般人也可以這樣想,你好好的想,你可以在五分鍾之內想到答案,可以告訴我嗎?可以在五分鍾之內想到答案嗎?你可以在一個禮拜之內想到答案嗎?想到什麼答案?你現在說。未來心可以得嗎?那一個禮拜可以得嗎?那你在等一個禮拜在等什麼?我時時刻刻都在騙你們,知道嗎?但是你們時時刻刻都被我騙,知道嗎?所以原來這些都是騙子,騙來騙去啦,大家都騙來騙去,都不知道,我騙你,你騙我。

  那麼有的東西,你不用這樣想,你可以從反方向來想。比如說無得無失想不出來,你可以從有得有失開始來想,想說我這一輩子到底得到什麼?一直想,想到有一天終於百分之百確認根本無得,那這個算不算是一種領悟?算還是不算?他有沒有可能會這樣開悟?你們願不願意這樣做?要不要來簽契約?不要,你看,你們都一直都覺得我講話有道理,你們老是這樣,但是你們都沒有人要跟我簽契約說「師父,我跟你簽條款,我這一輩子就只思考這個問題」,這是爲什麼?爲什麼大家的心爲什麼會這樣?可以告訴我,爲什麼嗎?

  真的是「奇哉!奇哉!大地衆生的心,真是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對啊!爲什麼呢?爲什麼你就要這樣拖泥帶水?爲什麼不要直接單槍直入?有可能「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怎麼不要這樣?然後這麼囉唆!怎麼想不出來?想不出來,我還是繼續拿《傳心法要》來看;想不出來,我還是繼續來聽師父講《金剛經》。你們知道,你們一直在逃避問題嗎?你們想不出來就在看佛經,想不出來就來聽我的課。我告訴你們,你們那個不叫精進,你們那個叫做逃避你們的內心世界。我不但不讚歎你們,而且還拆穿你們,你們那個不叫精進,你們那個叫逃避。有沒有師父這麼沒有良心的?那個人就是我!別的師父一定會跟你讚嘆「好精進哦!你們好精進!」我不會這樣講,我說你們那個心態叫逃避,爲什麼?因爲你們不勇敢!遇到挫折就放棄,想不出來就不要想了,你是這樣教孩子的嗎?所以還沒上課之前,同學就坐在那邊,聽我講一個晚上,我太軟弱了,我不勇敢,你勇敢嗎?你們也是很軟弱啊!一天到晚,在逃避你的問題啊!你不敢說你跨不過去,跨不過去你就閃開。你明明跨不過去,你爲什麼不勇敢地突破?所以這一道門過去,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但是你不是,這個門開一兩下,開不開,就開隔壁的門;開一兩下,又開不開,結果這裏面有一百零八個門,每一個門,你都開一兩下,開不開,然後始終在講這個門大概是比較難入啦!不然我開第二個門,應該是比較好入,這個門把應該是壞掉啦!我應該開第二把可能比較好開,你不要自欺欺人好不好?你不會開這個門,就代表所有的門,你都不會開,爲什麼?因爲你只要遇到挫折,你就放棄看到了嗎?你不突破這個概念,開任何門都一樣,不是門的問題,是你遇到挫折就會放棄、遇到問題你就會逃避、想不下去,你就不願意想,你永遠都是這種狀態,那就是你的心,我有說錯嗎?要不要打開你心中的光明?所以我說我們真的是太不勇敢,明明知道這個就是我的問題,這不是法的問題,是我本身心中有這個障礙的問題。

  我可以告訴你,其實開悟的人也很固執,開悟的人比一般人更固執,你知道我爲什麼這麼講嗎?因爲他不輕言放棄,你懂嗎?他不可能輕易放棄,不可能啦!所以上課之前,同學在跟我開玩笑,平常身體健康可以參禪,那萬一生病了呢?健康的時候好參禪,健康是真的嗎?來!我問你,健康的時候好參禪,健康是真的嗎?生病的時候,就沒有力量了,生病是真的嗎?只因你沒有正見,而不是說健康的時候有力,生病的時候沒有力。那是因爲你覺得健康是真的,你覺得生病是真的,所以健康的時候有力,生病的時候沒有力。如果你知道兩邊都是如夢幻泡影,那麼就沒有有力,沒有力的問題,你可以這樣照見嗎?可以嗎?

  我說禪宗最注重正見,但是你們覺得除了正見,真的可以嗎?我剛才已經跟你講過,真正的正見就是正知正見,就這麼簡單,他就這樣看清楚了,就這麼簡單。說你沒有修呢,也是如夢幻泡影;說你在修嘛,也方便鼓勵,知道嗎?也方便在鼓勵啦!方便在鼓勵,因爲怕你落空嘛,所以方便在鼓勵,本來就告訴你不該執著有,有說在做什麼?不該執著無,好像沒做什麼,兩邊都不該執著。那兩邊都不該執著,那怎麼辦,哪有怎麼辦?隨緣盡分啊!很清楚啊!很清楚告訴你答案啊!隨緣盡分,遇到任何的因緣該怎麼處理?那麼我就是認真地、真誠地、勇敢地、細心地去處理,就是這樣子嘛!沒有比真理更自然的東西,一點做作都沒有,實在是很無爲,知道嗎?真的是很無爲。

  我現在要把問題拉回來,當你一直在想,我這輩子有得到什麼嗎?當你察覺到如果再繼續想,你之前所得到的答案,一定會被你推翻,你相不相信?假設你想的是正確的,那麼你的答案就一定會被你推翻,你說得到了什麼?那換個角度來講,我這一輩子到底失去了什麼?你也繼續想嘛,我到底失去了什麼?說我失去了健康,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健康的人就不會生病嗎?你到了這裏,你可能會恍然大悟,當你第一個想清楚的話,後面這個答案無得無失,就自然印證了,這樣對不對?他就印證了真相,真相就是後面那個,那個是真相,那個是生滅的現象,所以「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不是說那個東西沒有了,注意聽,前面這個東西不是真的,後面這個東西才是真的,當你覺得這不是真的,這個無得無失,這個無得就變成有得,糟糕了,你有沒有看到我們內心的陷阱?

  我講一段話讓各位參考,當我出生的時候,我在哭別人在笑,當我死亡的時候,我在笑別人在哭,你說哪一個人正常?哪一個人正常?你說哪一個人正常,你就勇敢地說,我說。我再問一個問題,當我已出生又還沒死,還活著這一段時間,到底是什麼情形?哭笑不得,真的是哭笑不得啦!那麼我剛才講的那段話,是什麼話?同學說不正常,他才不正常。我剛才講出來那段話,是開悟的人的話,如果我迷失了,來到這個世間,我當然會哭啊!因爲我覺得世間很苦啊!我會哭啊!但是別人看到他們喜獲麟兒,怎麼不說喜獲不孝子?喜獲麟兒那是他們想的,所以他們就會笑啊!但是當我受過人生的歷練,當我體嘗了世間的苦,我悟到了苦集滅道,我也知道無明緣行,而十二因緣畢竟空寂,當我透過無我利他,所以在我有生之年,我就悟到了,所以當我死的時候,我當然會哈哈大笑。

  但是別人有兩種人會哭,迷的人會哭,悟的人還是會哭,六祖往生之前,弟子有沒有哭?弟子有沒有人悟道?所以迷的人會哭,悟的人一樣會哭,悟的人爲什麼會哭?你說悟的人爲什麼會哭?對!希望你往生那一天我會哭,知道嗎?如果你往生那一天我會笑,就代表惡知識終於死了。迷的人爲什麼會哭?因爲他覺得不捨,因爲他覺得死亡是真實的,所以他才會痛苦。所以,我今天講這句話不是跟你開玩笑,我希望你要走之前,你要笑著走知道嗎?所以切記跟家裏面講,我們這一班同學,可以從今之後不要再辦喪事,只要是同學往生的那一天,我們就來開party好不好?如果你是笑著走那名正言順,那就慶賀就鼓勵,如果你是氣死的,我們開party,你一定會爬起來,你一定是死不瞑目「我已經這樣了,你們還在幸災樂禍」。

  所以細細看,看到你失去了什麼?比如說,師父我口袋有一百塊,我丟到一百塊,我明明就丟掉一百塊,你跟我講無失,爲什麼丟掉一百塊無失?來善知識你講。「本來就不是我的」。你看你注意看,這個也是有得有失的概念,有時候有得有失的概念,有時候聽起來都會覺得很有智慧,但是我告訴你都已經是不太正確。再給你第二次機會,爲什麼丟掉一百塊沒有失爲什麼?「因爲錢不是真的啊!」當然啊!你也不是真的,來說說看。」因爲都是緣起啊!」你不要跟我講道理,我現在跟你講事情就好啦!爲什麼?「因爲我的口袋裏面本來沒有一百塊,後來才有一百塊,雖然一百塊來它也是緣起」。有時候,我們用很多道理來說服自己沒有力量,有力量你們早就開悟了啦!我告訴你,現在你有一百塊,縱使你沒有丟掉一百塊,你是不是誤以爲你有一百塊,是還是不是?有一百塊到底是什麼意思?「可以花啊!」你說「師父,我把它存起來不花。」那你死掉了呢?我存一輩子都不要花,那你死的那一天呢?那一百塊是什麼意思?「給子孫啊!可以捐給別人啊!」不是啦!你想過嗎?因爲你的內心世界以爲你擁有它,我坦白跟你講,你好好用各種狀況想一想,你會察覺到這真的是一場誤會。就好像我誤會「你們是我的財產」一樣意思,這是一場誤會,就好像我誤會「我擁有一百塊」,我告訴你這是一場誤會。你注意觀察它,你擁有它是什麼意思?「因爲它存在」,存在是什麼意思?「我只是把那一百塊貼在牆壁上」,那是什麼意思?「如果我拿去用,那我就不擁有它,那我幹脆把它貼在牆壁上」,貼在牆壁上那一百塊是什麼意思?有意義嗎?我把它存在銀行生利息,永遠都不要花,那死了呢?

  我問你,我擁有它到底是什麼意思?這個「擁有它」的潛意識,就是說我得到它的意思,是什麼意思?所以很多的道理,表面上你聽起來,好像很正常,你只要一想下去,就越想越覺得很多的概念,以前都沒有想過,忽然之間,奇怪!怎麼會這樣子?我告訴你,這個不是胡思亂想,而是針對你,一直認爲世間是實有的概念,在跟你說,因爲你一輩子,就是活在世間是實有的,我講的那一百塊,已經代表了所有的現象,你的潛意識生生世世,已經很牢不可破,這種觀念已經牢不可破,多生累劫以來,已經牢不可破,是什麼意思?所以有的人會跟你講,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當別人這樣講,你聽到覺得很有智慧,很有道理,一般人只是這樣帶過,但是用在你身上,奇怪!你的想法就不一樣,當別人講出來給你聽,你會覺得這個人很有智慧,以後寫文章要背起來,知道嗎?寫文章這句話要用上去,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把它背起來,作文的時候好好寫上去,說古人說。那是什麼意思?用在你身上就不是這個樣子,你們認識真理是用來寫作文的,不是用在你生活當中,每一分,每一秒,時時刻刻的人生嗎?

  所以有的概念你好像早就知道你懂,但是當發生在你身上,你去檢測每一件事情的時候,你會忽然覺得我講不出所以然。我真的講不出所以然,叫我講道理我會,「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無常」好像就懂,其實是胡說八道,所以不要被你的腦袋騙了,不要這樣讀書啦!「我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沒有擁有它,是因爲其實它只是因緣條件具足,比如我現在想其他的東西,譬如說這支筆在這裡,我會覺得我擁有它,那因爲我可以用它啊!所以我覺得我擁有它啊!」因爲你看到它,因爲你是它的主人,因爲那個筆有貼上你的名字。「以我們自己而言,其實我們就是根深蒂固覺得就是我擁有它,不是只有這個東西就是所有東西也一樣」。這叫做我所、我的、我所擁有的,不知不覺,任何的東西就會變成這個概念,這個概念就形成了,這個概念是牢不可破。

  我坦白跟你講,真正會說道理的人,不要說給別人聽,自己在家裏面說給自己聽,說到你這個人開悟,我說你就真會說道理,你如果很會說道理,你自己在家裡講給自己聽,講到自己開悟,那樣才厲害,這樣厲害嗎?不是,自己沒有開悟,說到全班人都倒光了,這樣不是打迷糊仗。很多簡單的概念,只要想下去,你只要再想下去,你就好像說很有道理,只是這樣子而已,然後它這個概念,跟你的內心世界是完全不同,你沒有察覺,而且你根本叫做背道而馳,所以苦不堪言,這就是人生。所以說實在的,因爲有的人不容易聽懂,所以我們只能夠用權巧方便來他安慰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所以你不要難過」。所以安慰的話,只是權巧在說,並不是真實義,大家要知道,有的話是可以用,不是不可以用。

  你今天爲什麼來聽我上課?第一,你們不是要來讓我安慰的;第二,你們不是要來讓我讚美的,這樣對不對?但是我告訴你,你們以後當老師,前十年上課應該時時讚美、時時安慰,你的學生才會多,知道嗎?我跟你講真話,你學生才會多。我曾經停課三年之後,再出來講《傳心法要》。有一天,同學跟我講「師父,你講課的方式,跟我剛開始認識你時,完全不一樣」,有沒有?我剛開始講課的時候,總是笑眯眯,然後也說「你們都很優秀,我都該向你們學習,你們也都很高興」,因爲我都不敢得罪你們,爲什麼?因爲我要收學費,知道嗎?哪有說一出家跟同學打架、吵架,全台灣應該只有我一個。我跟同學打架。「師父,我很抱歉」。我們打架是真的嗎?就跟你說那是真的嗎?拜託一下,你不要將我的水準降低好不好?其實我這樣講,只是講出你現在內心的盲點,你深入,你才能突破;你不深入,你永遠都是這種狀態,不管你再聽多少課,一樣是這種狀態。所以我只是很殘忍地直接告訴你,就看你有沒有看到?還是你承不承認而已,如果我講錯,那我講話也不是真的。但是你繞回來,所以純粹不講深入,純粹聽我講道理,一定很有道理,我不蓋你。所以喜歡聽道理的人,來聽我的課,他確實是可以筆記抄滿滿的,他確實可以滿載而歸,最後超重而沉沒大海。因爲你覺得有得有失,所以你的心一定是得失心。

  得失心怎麼來的?那個「知」,就是你心的認知;「見」,就是你錯誤的看法,你對人生錯誤的看法。因爲你所看到的,就是有一個得到的現象,也有一個失去的現象,所以你的心,怎麼有可能平常心?不可能!所以你要知道你的得失心是怎麼來的?假設你沒有這樣的認知,對世界這樣的看法,你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心,所以得失心我沒有辦法勸你,一個有得失心的人,你勸他說要平常心,坦白說啦!講這句話根本是廢話,有用嗎?沒有用!就廢話,大家都在說廢話,知道嗎?比如說,同學要去比賽了,我就跟他說「同學呀!你要保持平常心知道嗎?」「感謝師父!」我在講廢話,知道嗎?我根本在講廢話嘛!比如說,同學呀!你跟他財務有糾紛,要去談判,所以你要保持平常心,知道嗎?「感謝師父的關心。」我在欺騙你啦!我是隨意講的而已啦!因爲你不可能平常心啦!你怎麼做,都不可能平常心,我怎麼不說「同學,你去談判,一定有得失心,我可以跟你保證,我可以跟你打賭」。我不能這樣說,人情世故實在是很欺騙人生,知道嗎?有時候,很多是人情世故的話,但是又不得不講,爲什麼?要恆順衆生,要恆順迷失的衆生說。

  「師父,比如說,愚者那邊只要有我,就一定有得有失。」無我一定就自然就無得無失,是因爲你講的是最根本的東西,破「我」,是不是還是要從緣起無自性開始?是,如果你能夠從頭斬下去,當然這些都不用講,懂嗎?所以才有八萬四千法門嘛!那個難破,從另外一個角度破啦!這樣了解嗎?心難破。日常生活裏面,是不是時時刻刻,要從緣起無自性觀照?所謂懂,就是要看到,不是懂,是我時時刻刻看到了,不僅看到,還要親證,「我所看到」就是親證。也就是說我的心恐懼了一輩子,我終於看到了,就在我看到的那一剎那,我恐懼的心不歷僧祇或法身,不假次第,自得心開,是什麼呢?我只要看到桌子底下,那個是繩子不是蛇,就在那一剎那我就頓悟了,我恐懼當下就消失了,要不要次第?我們今天就是一直誤以爲桌子底下有一條蛇,所以我坐在旁邊,我恐懼的心,片刻都在如影隨形,片刻都存在,那是因爲我誤會它,所以我恐懼的心,我憂悲苦惱的心時時刻刻二十四小時,縱使做夢,也不讓我好好的睡,可怕嗎?

  我們的心很可怕,我們的心不放過你,知道嗎?你也不要以爲,你的心有放過你,你的心二十四小時都跟你在一起,你的心什麼時候放過你?你的心有恐懼,你的恐懼沒有放過你;你的心有怨恨,怨恨沒有放過你,爲什麼你會這樣?因爲你沒有看得到「你誤會了」,當你看到「原來它不是蛇,它是繩子」,就在看到的那一剎那,當下一切憂悲苦惱瞬間消失。

  你們對禪宗的理論,坦白說啦!你們真的覺得有點懷疑,你們不用懷疑,那是因爲你對三乘法、一乘法跟方便說,很多同學搞不清楚,所以內心存有懷疑在聽禪宗,那個不能契入。在後面的問題,才談到三乘、一乘跟方便說,那個時候,我們再談這個問題。所以你看從任何的角度,你說哪一個角度不能切入呢?都可以切入,真的是這個樣子,所以你的平常心,怎麼來的?唯有你確實已經清清楚楚地體認到、觀察到、親證了,知道無得亦無失,就在那一剎那,就是平常心了,心再也不起伏了,不可能再得失了。所以不可以只停留在說「師父講的有道理」,不可以停留在這種狀態,你要真知真懂,唯有靠你在生活當中,你時時刻刻看到無得無失,時時刻刻看到。你就察覺到,我沒辦法騙我的內在,我的內在一定都是有得失,所以我遇到任何的現象,都一定有問題,任何現象都一樣你逃不過你的內心啦!你真的沒辦法逃過你的內心,因爲心外無法,法外無心,你的內心是這種的內在,你逃不過你的心。

  你要知道,我們的內心,有一尊孫悟空;但是我們內心,也有一尊如來佛。但是我們內心這一尊如來佛,都被孫悟空欺負,因爲孫悟空跑到如來佛的頭上撒一泡尿,我們現在都是這樣子。我們現在不是孫悟空逃不出如來佛的五指山,現在是孫悟空在欺負如來佛,你知道嗎?你有沒有感覺到,你的頭有尿臊味,你都被它欺負,你爲什麼被它欺負?「前面師父講的一百塊是我們其中的一小部分」。一即一切啦!「師姐舉的是原子筆,剛才師父有講重點就是從心下手,因爲我們人的心的知跟見解,是如何産生的?可否請師父再多講譬喻,因爲我現在沒有弄懂,師父在講孫悟空,我們還是苦不堪言。」

  我要怎麼講,你才會弄得懂?我已經用我的幸福,陪你二十年。「因爲師父的知跟見解,一定是跟我不同,因爲我們根深蒂固已經習以爲常,這樣抓著難以突破」。好啦!你坐下去,你的思想是得還是失?我現在講的是思想的本身,是得還是失?我現在不是講思想的內容,我現在是講說思想的本身,是得還是失?我現在不講思想,你的心本身是得還是失?「我認識上聽來的都是」。現在不是聽來啦!你的心不用聽來啦!你的心,你不用聽啦,你現在是看你的心啦,什麼叫聽來的?我現在說某某你的心你看啦!你的心是得還是失啦!所以我很清楚地跟你講,不是聽來的,我說你的心,你就看你的心,你不要再聽來的啦!你就看你的心是得還是失?所以我告訴你,你們如果只是聽來的,我再講一萬個例子,也沒有用,我已經跟你講過,你自己去觀察去看,只有自己去觀察去看,看清楚了,而不是在問我,你問我幹什麼!你不要一直問我啦!懂嗎?我就告訴你說「你去看嘛!」你直到看到天荒地老,有一天,就讓你親見了,才真懂,不然你想再聽什麼?

  我再舉個例子,你們今天聽我這一節課有沒有「得」到知識?你們的有是什麼意思?是什麼意思?是筆記本來白白的,現在有寫東西才叫做「得」,還是說我以前沒有這個概念,我現在多一個概念,那個多的概念在哪裏?我今天終於多一個概念,那一個概念在哪裏?在阿賴耶識,是不是?學佛學這麼久了,趕快套啊!在哪裏?已經裝進我阿賴耶識的倉庫裏面,那麼把你的倉庫地址email給我,好不好?你的阿賴耶識的email給我。師父,我沒有登記呢?是你沒有登記,還是你要去登記也沒辦法登記。爲什麼你要登記,也沒辦法登記呢?你要拿出你的身份證,我拿不出我身份證,因爲你拿不出來啊!你不是忘記帶來,是你拿不出來,拿不出來是什麼意思?是什麼意思?

  我舉個很簡單的概念,如果你的東西真的是有的話,我告訴你,我們早就瘋掉了,能理解我的話嗎?我們早就前瘋掉了。「師父,我有一個疑問,比如說兩位師兄,但是他們的意識當中不一樣,他們表現出來的不一樣,但不是他們六識當中存在這些東西,這些東西是暫時有的,但是他表現出來了」。所以這些問題要問雲端,因爲同學會講你的資訊儲存在雲端,所以去雲端調資料就有。「師父,雲端要輸入密碼啊!」所以還不是諸法因緣生?

  「師父,剛才問我來這邊聽師父講經說法有沒有得?我聽了以後,我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可以有所謂的受用,所以那個得,是不是我假有?但是我可以在日常生活裏面妙用,所以那個得,也表示說我有假有」。你就要這麼說「尊敬慈悲,偉大的師父,我向你報告,我聽你的課實無所得,就是因爲實無所得,所以師父才會說你真的是我的好弟子。」你知道我現在在演《金剛經》給你看嗎?「師父,我聽你的課,我終於知道了,我實無所得,就是因爲我體悟到實無所得,所以師父才會跟同學講,真的是好弟子。」你聽懂我意思嗎?就是說他真的聽懂我的意思。這個是不是《金剛經》的「若我在然燈佛所」,就是因爲我在然燈佛所,我實無所得,所以然燈佛才會爲我授記,我未來是當名釋迦牟尼佛,若我有所得,燃燈佛就不爲我授記,你聽懂我意思嗎?

  所以要親切一點,平常心也不是裝出來的,它可以裝出來的嗎?沒辦法!那得失心可以用安慰的嗎?也沒辦法!我們的內心世界,難道是你刻意去修行打壓的嗎?這就是我爲什麼說一個沒有正知正見的人,他去修行叫做盲修瞎練,那叫做一種病態,其實他是越修越痛苦,他的內心世界是越修越痛苦,我真的跟你這樣講,他不是說你故意叫他怎麼樣的。

  舉個例子,佛法不是用恐嚇的「你是要持戒知道嗎?不然你會下地獄」,這樣有用嗎?這樣有沒有用?沒有用,如果這樣有用監獄就不用關人。所以你要知道,我們的道德,抵不過我們的非理性,你的非理性一生起來,你那個什麼道德根本抵不過,所以你修行可以用這樣來跟它拼拼看嗎?你不要這樣修,它只是一種明白,所以他自然就是這種狀態,只是這樣子而已。而不是說「你去壓抑它,說它不該做,所以你盡量去壓抑他,盡量不要去碰它」,但其實你內心是很苦的,是很痛苦的,學東西真的不要這樣學,但是沒有正知正見的人,我告訴你,他的修行對他來講就是一種折磨,只是這樣子而已!

  如果他明白道理,那麼他生活的全部都是修行。所以很多人,不管是哪一宗,哪一派,如果他對正知正見覺得不那麼重要,或是說正知正見慢慢來,那他真的是大錯特錯。他寧可要趕快去修,他將正知正見放在旁邊慢慢來,然後趕快修,正知正見慢慢來。有很多信徒都是這種狀態,趕快修,但是正知正見擺在一邊慢慢來。我告訴你正知正見多重要,只要你一天沒有正知正見,你的所作所爲,都是造生死輪迴的業,你都不知道爲什麼?因爲你都是有所得,所以必然是生死輪迴的因,那你不能夠體會到空義,這樣你聽得懂嗎?不是我講給你聽,而是直接去看了,我已經越後來跟你講得越清楚,我一直在跟你講說,很多東西我不應該騙你或是安慰你,我要跟你講你的問題就在哪裏!就是這個樣子,不要再拖拖拉拉。

  如果你明白無一法可得,就能夠體會無一法可失,就能夠體會既不生,就也不滅的道理。你就能夠體會到緣生實無生、緣滅實無滅。迷人覺得有生滅,生滅本來就一場空,生滅本來就是幻化無實,故不生不滅,就是這樣悟道的,這段話是六祖開示的。所以我一直講離開生滅,哪裏去找個不生不滅?離開了煩惱,如何去證菩提?所以離開了凡所有相,又如何去見空性?離開了衆生又如何成佛?這概念就講得那麼清楚,這才叫做不二法門。因爲佛法不是二法,如果是它跟它沒有關係,那佛法就是二法。所以無一法可得,這是就是究竟義。

  方便說,怎麼說呢?我舉個例子,給各位看看什麼叫方便說?比如說,一個人來找我說「唉呀!師父,我很痛苦呢!該怎麼辦?」我可以跟他講「實無一法可得」嗎?我一定會跟他講說「是!是!是!其實人世間不如意十之八九,只要人活在這個世間,身心世界一定有各種問題、有各種狀況,因爲每個人的個性、每個人的思想,每個人的生活環境完全不一樣,所以你的苦我能體會沒有錯,所以你要體認苦的事實。」「師父,我該怎麼辦?」「因爲我能夠體諒你的苦,因爲我以前比你更苦,所以你要去體察你痛苦,到底是怎麼來的?」就跟他講道理,邊講,他就邊流眼淚,我就倒茶補充水分。所以來找我談事情的人,他們排泄系統就特別地奇怪,嘴巴喝水,從淚腺排泄出來,跟我排泄的習慣不太一樣。我就慢慢講,他就慢慢哭,講完了之後,「師父,你講的很有道理,所以我們要當個勇敢的人,我們要勇敢面對問題,所以我們現在有痛苦,我要勇敢來滅這個苦,對不對?」「是的!」「師父,我應該怎麼做呢?」「好!我告訴你該怎麼做?」你有沒有聽到我在講四聖谛?我告訴你四聖諦好好地學,你如果好好地學,你就很會諮商了,不會那麼難,這叫做方便說!因爲他有苦,我就跟他說「是的,你有苦。」這樣對不對?等到他有一天,離苦得樂了,終於涅槃寂靜了,不受後有了,我已證阿羅漢了。我才跟他講「你實在是還沒親證涅槃」。「哪有這一回事!」你真的還沒親證涅槃。「師父,告假」。就退席了,不要聽我說,那樣就不要再說了,爲什麼?因爲他也證阿羅漢很不簡單,所以不要度他。所以有的人,按照我們的方式去談,他也終於超越了,接下來,你否認他,他會接受嗎?實在是很難接受,真的是很難接受。什麼狀況,他能接受?因爲他根本沒有修,所以他也沒有解脫,所以他又來找你。你就跟他講「是的,我上次教你是教錯的。」「對嘛!所以難怪我沒有解脫。」「是我教錯,我現在跟你教你一招,哪一招,其實根本沒有苦這件事。「爲什麼呢?」因爲苦不真實。「你講得很有道理呀!」你想不想離苦得樂?「想啊」。我告訴你,快樂也不真實。「真的很有道理。」所以苦樂都是因為方便說。「真的很有道理」。

  接著呢?「我已經知道了,苦樂都不執著了,我終於體悟到正道了,師父,我告訴你,我終於體悟到了。」我告訴你,你最後的障礙就是體悟到,那就是你最後的障礙,最後的障礙就是這個,就跟你講說不真實,哪有什麼悟不悟的問題?不相信你看《金剛經》。你看,說實在的,你說,人怎麼說,就是慢慢循循善誘,很多東西不可以一下子就跟他講盡,講盡,聽不懂沒辦法接受,完全沒辦法接受。我們只是順著他的程度引導而已,佛法就是這麼來的。我現在不是跟你說「你要體悟如來真實義」,我現在是演給看,我用演的演給你看。

  所以他說「不被法障」,這個「法」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是心所幻化的法,一個意思是說佛說的法。注意聽,心所幻化不可以執著,那佛說的法可以執著嗎?也不可以執著!所以《金剛經》說「佛法者,佛法非佛法」,這個概念講清楚,就跟你講「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我講的法你都不應該執著,爲什麼?因爲都不是真實的,都是隨方解縛而已,應病施藥。你說「你講的法太好了,我要永遠保存下來,醫生你開的藥太好了,我要每天三餐按照時間吃」,藥本身有副作用,你再繼續吃吧!你們有沒有看到很多的資料,每天要補充維他命ABCD,結果吃太多,不會中毒嗎?你看到了嗎?我管它什麼藥?藥本身有副作用,注意聽,「好」本身有沒有副作用?「我希望世間的人,看到我都五體投地;我希望世間的人,我講話大家一呼百應;我希望世間的人,我講任何的話,都沒有人違反我的話,我願意生生世世都是這樣,我的子民都是...」瘋子,有可能嗎?那如果大家都順從你,就不用開會了,大家意見都一樣,就不需要腦力激盪了。所以明白這個概念,他不被這個所有的法相所障礙,他也不被所有的佛法所障礙,不論是有爲法,不論是無爲法,不論是色法,不論是心法,不論是染法,不論是淨法,一概不被障礙。這個時候,就該恭喜你。

  「透脫」這兩個字劃起來。有的人的概念,對佛法不透徹的,或是外道思想的人,他們常常有一個概念,這個叫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他們常常産生一種錯誤的概念,我終於離開了三界了,所以我已經離開大氣層了,你可以離開大氣層了,然後到月球漫步了,這個概念哪裏錯呢?同學說說看,你只要把我今天講的話繞回來,你就知道答案了。他認爲欲界是真的、色界是真的、無色界是真的,所以離開這個還有一個真的叫做涅槃。你有沒有看到,我們今天所有的問題,所有的思想,你對佛法的解讀錯,就是你從頭到尾,始終認爲它是真實的存在?你們今天的問題都出在這裏,所以你在解讀佛法,你就容易解讀錯誤,懂嗎?

  所以有的人就覺得「離」,這個「離」不是離開,一定要注意,這個離不是離開,就像《金剛經》所講「離一切相」,這個「離一切相,即名諸佛」,這個「離」不是離開一些現象,而是「不執著一切現象」,那爲什麼不執著?因爲「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就是這樣子而已!不是真的有一個離開。因爲本來就不實在的東西,沒有什麼離不離的問題。所以黃檗禪師,怕很多人認爲好像有這個東西,所以黃檗禪師他不用「離」這個字,他用「透」字。他的「透」就是說,當你只要能夠透徹地看到,這樣了解嗎?透徹地看到,就是「若見諸相非相」這叫透徹地看到。所以當他透徹地看到,它虛妄不實,就在那個當下,這個「脫」就是解脫了。所以他有沒有離開一步?他根本連動都不用動。

  你們現在想想看,我們根深蒂固的問題,我《金剛經》的課,在講緣起性空的道理,其實那一節課是很重要的,你們沒有來聽《金剛經》的人,其實你們那一節課真的要去聽啦!我們真正的問題,我們一直誤認是真實的東西。「我」怎麼來?就是認爲一定有個真實的「我」,不然「我」怎麼來?今天所有的問題,都是來自於這個問題(誤以實有)。「唉呀!師父,破無明,哪有這麼簡單」。這個概念就是認爲無明是真的。「師父,要斷煩惱,哪有這麼容易」,就是認爲煩惱是真的;「師父,我是衆生呢!」就是認爲衆生是真的;「師父,他是佛呢!」就是認爲他也是真的。你今天跟我談任何的問題,你有任何痛苦,你有沒有察覺到根源都是來自於這個?因爲你一直把它執爲實有,你就一直認爲它是真實存在。我們有時候學佛,表面上好像很複雜,我可以告訴你,它有一個最主要的問題,這個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在這裏。

  所以爲什麼佛法講的最重要的智慧,叫做空的智慧?因爲唯有體悟到空,才能夠真實去破這個問題,不然根本破不了。所以你要入空門,入空門才有大乘空義的智慧。所以看到這個問題,你任何問題都是從這裏生起的。你可以好好的去觀察看看,是不是你所有的問題都是這樣?「啊!師父,生從何來?死從何去?」擔心這個問題是它(生)是真的,它(死)也是真的,我告訴你,你現在哪個問題?不是這個問題(誤以實有)引起的,你告訴我哪一個問題?所以沒上《金剛經》的同學,麻煩一下,你那節課,你自己回去聽,自己上網去看那一節課,那一節課叫做「緣起有,自性空」。

  所以透徹了,三界如幻,當下就是解脫了。但是你注意看,現在不是只有三界如幻哦!現在連凡聖都幻,注意聽!不要說我透徹了,我終於是聖人,你看,你又來了,就是要透徹三界凡聖,這些你都要透徹,真正透徹,才是真的取個假名,叫做出世的佛,有沒有看到?這個出世,其實講的就是超越,才是一個真正超越的覺者,這叫做出世佛。

  我今天的概念,從頭到尾還是一個概念,你們不要說一回家,那個概念就馬上不知道到哪裏。你們就可以試試看,你就會知道,我們內心的那一種錯誤的知見多強烈,所以回去不是只有看書,回去是在生活中當中,如是知如是見,就是這樣子而已,沒有訣竅,只是這樣子而已!「師父,我們會誤以爲我們擁有一樣東西,是不是就是說,因爲其實師父不要說,我們回去才這樣。其實剛講過,我們對我們所擁有的東西,我們還是認爲我們擁有某樣的東西,不用講,回去我一直沒有辦法去通透,爲什麼?」對!因爲你還沒親見,所以總是有的人隔一層紗,有的人隔一道牆,有的人隔一座山。所以改天跟你講說你隔一層紗,你要很高興,知道嗎?就代表你的程度實在是很好,你只隔一層紗。「我們會認爲我們擁有它,是因爲我記得有一句話是說,我們對我們的人生沒有所有權,但是我們有使用權。」方便說,誰在使用?「就是我們誤以爲我們擁有它,所以說我們才執著它,所以我們才會覺得有得失的概念」。所以我們只是覺得我們人生沒有實有權,但是我們誤會我有一個使用權,連「使用權」都方便說,懂嗎?「師父,剛才講說如果是我的,我就可以用。」這樣你了解嗎?所以才會跟你講說「誰在用」,我告訴你,很多的話方便說,就已經很有智慧了,都可以寫成世界名言了,但是一直套到真實義的話,它都讓我們破啦!瞭解嗎?都不成立。反正能所雙亡啦!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啦!破一邊,兩邊都破了,不可能只有保留一邊。

 

閱讀 249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24 三月 2019 17:39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