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21 四月 2019 11:44

傳心法要講記-177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zgv

 

  云:心既無相,豈得全無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化度眾生耶?師云:三十二相屬相,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八十種好屬色,若以色見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云:心既無相,豈得全無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化度眾生耶?我們從裴休所問這句話開始說。我們常說說「相由心生」,心是不是無形無相?但卻能夠你什麼心,它就呈現什麼相。所以心雖然無相,但是卻能夠隨著每個人內心的修爲,然後展現出三十二相、八十種好,這叫做莊嚴之相。所以裴休說既然心是無相,卻能夠展現出這些相,他以這個方式來請教黃蘗禪師。

  「師云:三十二相屬相,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八十種好屬色,若以色見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你們在讀《傳心法要》,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黃蘗禪師幾乎都用《金剛經》的話在回答。所以五祖向六祖說「受持《金剛經》即得見性」,所以你要好好地讀《金剛經》,說實在的,你《金剛經》真的是要好好地讀。

  我們從這幾個角度開始來說,真正懂經典的人,你問他任何的問題,他都會回答,因爲他知道那個經,到底在講什麼?你現在注意看,三十二相是不是很好的相?是!三十二相是很好的相,比如說很多人很喜歡漂亮,尤其是女性愛美勝過男性,所以一種產業它的銷售很好,就是愛美的產業。比如說美容、服裝,包括現在的整容業,現在這個行業的營業額都很高,甚至很多人他所從事的店,叫做美麗的代言人,你知道賣什麼嗎?不知道!我問女性比較知道,你知道賣什麼嗎?你都沒有去過就對了,這叫天生麗質不用保養。比如說美容店或是美髮店,它們常常用美麗的代言人,這樣來形容。這是好的相,但是現在不是只有好的相是虛妄的,現在連不好的相也是虛妄的。你讀這一段,你要知道,好的相跟不好的相,它都是虛妄的。

  但是我們說衆生著相,衆生只要看到一個現象,他就有很多的想象的空間,什麼叫想象的空間?這個相利用得好,那了不起;這個相利用不好,造成很多問題。我們先這麼來談好了,我們最早的一本書叫什麼書?有沒有人知道最早的一本書,叫做什麼書?《無字天書》!對講得很好真的是優秀,我給你讚歎優秀。我們最早的一本書叫《無字天書》,《天字天書》是什麼呢?你看到電風扇嗎?你們有沒有看到外面的白雲?你們有沒有看到外面的樹?它有字嗎?你們有沒有看到日月星辰,它有字嗎?所以最早就是大自然的現象,大自然的現象或是一切人事物的現象,世間所有一切的一切,就統稱叫做「相」,就統稱叫做「現象」。它就是一個現象,這是書最原始的結構,看到了嗎?這樣的書,你現在不會看了吧!這樣的書,你現在會看的舉手,都不會看了吧!這樣知道了嗎?

  你們現在看到的書,都是後來的東西,最原始的東西,你不會,現在幾乎沒有一個人會看,難怪不能夠開悟。難怪不能夠開悟,因爲看不懂這個現象,所以很多經典你也看不懂。比如《彌陀經》裏面有描述,這個鳥在說法,這個風在說法,這個流水在說法,你怎麼看不懂呢?你只要看得懂這個現象,鳥叫是不是現象?流水是不是現象?那風在吹是不是現象?那這樣《彌陀經》會很難嗎?你們會覺得很難嗎?就是這個意思,就是我看到那個現象,我就看到真相。我看到那個現象,我就悟到了什麼?因爲這個現象已經呈現出真理。所以我們人一剛開始,接觸到這個相是最原始,但你卻看不懂。所以我跟各位建議,假設你是個內行人,你要好好回歸看到的一切現象,你一看到你就懂,那我就恭喜你了,就是說你對法越來越清楚了。你可以看到接近真理的東西,透過文字都叫「相似真理」,相似啦!接近,因爲那個只是手指頭,並不是月亮。

  所以難怪你學《易經》看不懂?你說《易經》的符號抽象嗎?抽象!但是它是不是第一手資料?我告訴你它並不是第一手資料,第一手資料連符號都沒有,為什麼?多此一舉?幹嘛要那些符號?本來所有的現象都是在你的面前,你幹嘛要那些符號呢?因為有的人這些現象看不懂,所以古代有智慧的人,他透過這些的現象,轉換成符號讓你看,才轉換成符號。《易經》的一長兩短(-、--),到最後變成三爻(、)的卦相,到最後變成兩個卦的重疊(),這個都是符號。因爲這些現象你看不懂,所以變成符號。但是符號你看得懂嗎?符號又看不懂,最後變成象形,象形比較容易看得懂,最後才變成文字(現象、符號、象形、文字)。你在看東西,你應該很清楚,你應該知道我們所有人類的歷史和文化,它在演變「它是怎麼演變而來的」,這個東西你真的要懂。所以我們今天在談一個相,你要注意到「這個相它怎麼演變」,演變到今天,只有文字才看得懂。但是現在文字,也開始看不懂了。現在古文看得懂嗎?古文現在已經看不懂了,因為看不懂,所以用現代的語言,來描述新的意境。難道新的語言,你就懂嗎?新的語言,還是文字啊!

  我舉個例子,《金剛經》是文言文,還是白話文?「好像都有參雜」。《金剛經》,根本就是當時,那個時代的地方語言。你要知道,當初在翻譯經典的時候,他會故意翻譯得讓你看不懂嗎?他就是以當時的語言的結構,就好像民間的語言,就是我們現代人聽的語言在翻。但是我們一代不如一代,一代不如一代。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當時的話,我們現在來看,好像又覺得它是文言文,其實它不是文言文。你要知道這些有智慧的人,他翻譯佛經,當然是以你最容易懂的方式翻譯出來,他有可能翻成艱澀,讓你看不懂嗎?不可能!今天爲你說法,就是要讓你懂。所以這些佛經,其實在當時來講,幾乎都是當時那個時代的白話文,就是一般都聽得懂的話。所以原則上,佛經的文字並沒有很難,你注意看佛經的文字並沒有很難。

  所以現在並不是說古文,還是說我們現在的白話文,現在原則上文字本身它就是一種障礙,但是你能夠去追溯回來嗎?所謂追溯回來就是說,它爲什麼要用這些的文字?它爲什麼需要這些的文字?因爲它最主要是在描述這個現象」最根本的說法,就是文字最主要的功用,是在描述現象。如果你懂這個道理,學《易經》你就很容易懂。爲什麼很多人《易經》看不懂?爲什麼看不懂?因爲很簡單,因為他的腦袋就只有文字,也就是說他的腦袋只有文字,可以告訴他是什麼?如果少了文字,他對這些符號完全沒有感覺。

  譬如說,這是一個盆栽,你有感覺嗎?你感覺它在告訴你什麼?有沒有看不懂?是啊!如果我把它寫三個字叫做發財樹,你看懂了嗎?寫發財樹,代表這個盆栽的意思嗎?我再舉個例子,我就像一棵盆栽,知道嗎?然後,我上面的名牌繡三個字「釋達觀」,這樣你就懂嗎?你就懂「釋達觀」了嗎?懂不懂?難道我繡「釋達觀」這三個字,你就懂「釋達觀」這個人嗎?所以你眼睛一直在看那個文字,但是這個「文字」,能夠真正描述這盆栽的「實相」嗎?可以描述嗎?事實上是沒辦法描述的。你告訴我,怎麼描述?

  比如說,你撿一塊石頭叫做花崗石,然後你就以爲你懂花崗石;比如說,你又撿另外一顆石頭,叫做女媧石,難道你就懂這個女媧石了嗎?所以我們現在已經依賴文字到這個樣子,結果你看了文字你就認爲你懂了,這根本是天大的誤會。所以我從這裏談到這個概念,從這裏到這裏(現象、符號、象形、文字)都是現象,你看到了嗎?從這裏到這裏(現象、符號、象形、文字)都是現象,你說哪一個不是現象?大自然是現象,人事物也是現象,各種符號是不是現象?那也是現象。各種象形的這些的圖案,也是現象,一直到文字還是現象。所以文字就叫做「文字相」,哪一個不是現象?

  但是「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那你看到什麼?所以我常說這個書是給看不懂的人看的。那麽我們現在看到一個現象,以佛法當中,這就是現象,或是我們所講的境。你只要看到一個現象,每個人就開始胡思亂想。剛才還沒上課之前,不是有人發一個兩隻熊在抱抱的圖案嗎?結果同學在那邊論戰,你們真的有夠無聊。人家發兩隻熊在抱抱,你們就開始在那邊論戰,這個《傳心法要》拿去燒掉好不好?你叫我上什麼課!同學還好意思拿給師父論斷,這個就像三四歲小孩子的把戲。我們已經教到研究所的課了,大家在幹嘛!這有什麼好說的?光是一個圖片,你們就可以論戰,結果《傳心法要》都沒在看,實在是吃飽沒事做。我真是欲哭無淚,簡稱兩個字「無語」,真的是無語問蒼天,真的不知道你們跟誰學的。

  我舉個例子,我這次去大陸上課,學生幫我安排住飯店之後,隔天要退房,學生夫妻就在櫃檯辦退房,叫他女兒上去幫忙師父拿行李,這個現象正不正常?正常!所以他女兒跟我坐電梯,到十五樓拿行李準備退房,進去房間30秒,把行李箱拖出來,其他所有的房客一直看,因爲我號稱174公分,他的女兒號稱175公分長得亭亭玉立的,你說我要講什麼話?推出來了之後,在等電梯,慢慢等電梯到十五樓,大家進去就再用那個異樣的眼光看我,然後一邊看,一邊坐到一樓,你說要講什麼話?所以以後,還是請老一點的人跟我去拉行李,知道嗎?

  所以衆生著相,每個相,我看你什麼相都一樣,只要是會著相的人,任何相讓他來看都是有問題,沒有一個相不會有問題。所以我們今天學這麼久了,你看到了什麼?然後你起什麼樣的反應?如果你還在相上打轉,我舉個例子,有一些的相是沒有意義的,比如說你那個貼圖是沒有意義的;比如說,那個女學生幫我拿行李出來,那也沒有意義,不需要講啦!有什麼好講的。只是你以後要比較有智慧,不要讓人家這樣看我就好了。所以有的現象你才要去講,有的現象你根本不需要講。然後有一些的現象,我們一看就知道是什麼事情。

  我們並不是不去探討那個現象,我們並不是不善分別諸法相;而是你要擅長分別諸法相,什麼叫擅長分別諸法相?那個叫戲論,戲論就不用談,因爲談那個沒有意義。有的東西可以談,比如說,我現在在談道理,我現在解釋給各位聽,這個東西我可以跟你們談。但是有一些的東西是見仁見智,有一些的東西說是無傷大雅,有一些的東西根本是大驚小怪,有什麼好談的。如果連這個你都不會判斷,你怎麼能夠善分別?你怎麼會有般若智慧呢?

  我今天所講的善分別,是說這個該談,這個不該談;我能夠分別這個該談,這個不該談。不該談的根本不要講,也無需講,因爲那個沒有意義。但是該談的呢?你要安慰別人該談、你要爲人講法該談、你要爲人家啓發該談、你要爲人家傳道授業解惑該談、你要關心別人該談,這些東西該談;不要該談的不談,不該談的亂談。子女很孝順父母,卻講不出「父母我愛你的話」,或是說另一半很愛另一半,卻講不出「我愛你的話」,這個該說他卻不說,然後就變得很含蓄,愛在心裏口難開,是不是障礙,是還是不是?

  注意聽!口難開就是障礙,愛父母親口難開,是不是障礙?內心什麼障?是不好意思障嗎?該說的你卻不說,不該說的你卻拼命說。我常說如果你關心他,你該講就該講,如果你愛你的父母,如果你愛你的小孩,如果你愛你的另一半,你該跟他講,你就應該跟他講。哪有說「你知道就好了,不要再問了」,可不可以這樣講?不可以說什麼「我孝順就好了,我需要表現出來」嗎?或是說「我愛我子女就好了,我需要表現出來」嗎?這叫做障礙。你連愛你的子女,你都不敢去抱他們,算不算障礙?那當然是障礙!你連孝順你父母都講不出這樣的話,這當然是障礙啊!

  所以你們分辨得出來嗎?該說的你卻不說,不該說的你卻一直亂說。我們該講好話講不出來,但是我們批評的話卻滔滔不絕。批評人完全沒有障礙,講關心的話完全有障礙,你還算是人嗎?你有沒有覺得我們內心很顛倒!真是很顛倒!所以我們自己對這個相的分辨,你要有能力分辨。它雖然是虛妄的,但是它確是有作用的,它什麽作用呢?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個現象,可以讓一個人開悟,也可以讓一個人迷失,它都是現象。

  就像有人讀《金剛經》,他也可以走火入魔;有的人讀了《金剛經》,他也可以明心見性,你相不相信?我曾經聽過一個人,他說「師父,你知道我念《金剛經》念到什麼程度嗎?」我說「什麼程度?」「每次我念一個字,它就發光。」我說「你是不是散光很嚴重?」他以爲這叫做修行,他以爲這個叫做印證,但是他根本就跟《金剛經》的法義,完全揹道而馳;都告訴你「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了」,你還看到每個字閃閃發亮。甚至有人跟我說,他每次看那個字都會浮起來,我說「你現在看到的不知道幾度空間了」,你就會覺得有正知正見的,真正正信佛法的人太少了,學到最後,不知道在學什麼?我都搞不清楚。我都搞不清楚,他到底有知道「它裏面在講什麼」嗎?

  一樣是讀同一本《金剛經》,爲什麼會這個樣?你們看到其它的現象的反應,就更不一樣了。比如說,你們看到地上有一坨大便,那個反應就更強烈。那麼,如果你今天還是在相上打轉,你要學《傳心法要》,真是,下輩子再來吧!我說下輩子是客氣話。所以我勸各位成熟一點,好不好?你們現在是大人,你們不要講話像小孩子。我現在只能夠叫你們成熟一點,你們長大一點,好不好?請你不要侮辱我的智慧,知道嗎?你不要找我談那個事情,因為這個世間的現象談不完。

  剛才同學問我一個問題,我並沒有正面回答,爲什麽我不需要正面回答?因爲問題問不完,我怎麽跟你回答,爲什麼?問題問不完,現象很複雜,現象有很多種現象,我怎麽一一來回答你所有的現象?我只告訴你一個很簡單的概念,現在假設有十萬個現象,那麼如果有人問你十萬個現象,一個現象、一個現象問你,你剛開始可不可以回答?可以!但是你回答到有一天,你會察覺到,這樣的回答,根本是沒完沒了。問的人也有問題,回答的人也笨,回答的人我覺得他也很笨,爲什麼?因爲這樣不行,不可以這麼回答。你們人生經驗已經這麼久了,不是誰問你什麼問題,你就要回答。這樣你回答久了你也會變笨,知道嗎?

  十萬個問題,就只有一個問題,你們不用懷疑,十萬個問題,就只有一個問題,就是看他有沒有「戴墨鏡」?就只有這個問題。如果你戴墨鏡,這十萬個問題都是黑色的,你怎麼看都是黑色的。問題是你再怎麼回答,問題是你再怎麽解答,我可以告訴你,你答的再清楚,他看到這個問題還是黑色的。爲什麼?因爲他戴墨鏡。你不要以爲你問我問題,我跟你回答很清楚,爲什麼?你不但戴墨鏡,你還塞耳塞。我再也不想讓你騙了,知道嗎?我幹嘛這樣回答你,我實在是不太想回答你。我只告訴你,因爲你戴墨鏡,然後你塞耳塞,所以你只有一個問題,你承認你戴墨鏡嗎?承認!你先承認你戴墨鏡,好!那就只有這個問題,這些問題都是從這個問題而來的,你只要承認你戴墨鏡,接下來,就解決這個問題就好了,你不需要去解決這些問題(十萬個現象),這些問題沒有什麼問題。

  我舉個很簡單的概念給各位聽,比如說,這是我:你說主管討厭我、父母不愛我、長輩不照顧我、兄弟姐妹排斥我,朋友眾叛親離,連晚輩下屬都不尊重我。「師父,請教幫我解決所有的問題」,你以爲我幫你解決問題嗎?我根本不需要這樣解釋,你會了嗎?我需不需要一個一個開導你,需不需要?不需要!你只要明白一個道理,什麼道理?是我委屈,還是你身邊的人委屈,到底是誰委屈?到底是我委屈,還是欺負我的人委屈?爲什麽所有的人都欺負我呢?爲什麼所有的人都排斥我呢?爲什麼所有的人都討厭我呢?只有一個問題,什麼問題?你有問題!懂了嗎?人家根本在教他、人家根本在指正他、人家根本在考驗他,然後常常人家在做什麼?他搞不清楚,然後對晚輩也不慈愛,人家幹嘛恭敬你!怎麼講起來,好像大家都在欺負你?但是我告訴你,不是大家在欺負你,是你在欺負你自己,你爲什麼在欺負你自己?明白了嗎?只有一個問題,就是我的問題,沒有什麼問題。爲什麼都看別人不順眼?很簡單因爲我戴墨鏡。因爲我戴墨鏡,所以我看別人都黑色的,所以我看到別人都不順眼。這個道理早一點懂,人生好解決;這個道理不懂,我告訴你,這一輩子真是苦不堪言,人生實在是很困難。很多的概念不開竅,我告訴你,人生很痛苦。

  我再舉個實例,一個上班族,跟一個人自己當老板,我請教同學,哪一個壓力比較大?哪一個壓力比較大?爲什麼都一樣?「上班也有上班的壓力,創業也有創業的壓力」。那既不上班也不創業呢?我告訴你答案,只要人活著就有壓力,我有說錯嗎?沒有說錯吧!當然苦不完,對啊!所以要活下去,要活多久?活得越久,受苦越多,不是領的越多。你有看到這個陷阱嗎?不要以爲創業有壓力,也不要以爲上班沒有壓力;也不要以爲我既不上班也不創業,我就…,一樣有壓力。所以壓力就是壓力,不是因爲你做什麼,才叫做壓力?比如說,叫你起來上課,你有沒有壓力?我來上課,我有沒有壓力?我不會有什麼壓力,我是覺得很無奈而已!我現在上課我不會有壓力,我是覺得很無奈而已!所以你不要亂套公式,你就以爲我上課跟你一樣有壓力,我上課是沒什麼壓力。

  所以我的意思是說,一樣是這件事,對某些人來講他有壓力,對某些人來講他不感覺到有壓力。所以不是這個事情,而是你自己的內心世界,對這件事情的看法。我爲什麼講這件事情,就是我這次去大陸的實際案例,他們全家四口都皈依我,然後那個父母親年紀已經大了,辛辛苦苦所創造的百年事業,希望子女來繼承,但是他家有一男一女,男孩子只有6歲,女孩子今年25歲,就是去幫我推行李的那個25歲。然後這次去為他們解決一個問題,解決什麼問題呢?就是這個企業要交棒給子女,我可以告訴你,他女兒25歲已經是高鐵的站長,她那個職位已經升到最高了。所以對她來講,就是穩定的工作,然後職位已經升到最高,雖然只有25歲。但有人人羨慕的工作,人也長得漂亮,怎麼漂亮我形容給你聽,常常很多的旅客,明明就是要坐到臺中,因爲看到站長漂亮,所以就跟她坐到恆春。我的意思是說條件也這麼好,那她幹嘛需要來承擔父母親的企業呢?爲什麼?因爲她只要想到,就產生一個名詞,叫做壓力,她好好地工作,她幹嘛來承接這個壓力呢?她當然不敢,所以父母親跟她溝通了一年,始終不肯。剛好這一次因緣巧合,時間也到了,然後大家碰面,我用半天的時間把這個東西講開。我說人不是爲了工作在生活,如果你爲了工作在生活,如果這個工作是快樂的,那沒問題。如果這個工作是痛苦的,那當然問題也很多。今天只有一個很簡單的概念,什麼概念?因爲我做這件事情,因爲我快樂所以我去做,只有這樣,因爲做這件事情令我快樂,所以我去做,而不是說我做這件事情會不會成功?成功之後帶來什麼結果,然後我有多少的壓力,我有多少的風險,你只要這樣一想,苦不苦?苦!

  我再舉個很簡單的例子,爲什麼我選擇教書?因爲我做這件事情我會快樂。就這麼簡單,因爲我做這件事情我快樂,跟我一開始教書就想出人頭地,這樣的心態一不一樣?就像你現在做那件事情,想要光宗耀祖,你只要想到這個問題有沒有壓力?所以我今天教書,是因爲我做這件事情令我快樂,所以我來教書,只是這樣子而已,至於後面,到底會不會得到獎牌?或是怎麼樣,那個跟我不相干,注意聽!那個跟我不相干,比如說人家是不是會送我「春風化雨」,還是「有教無類」?那個從來都不是我教書的動機,那個跟我不相干。注意聽,然後我教書有多少薪水,也跟我不相干。注意聽,如果我教書我只要想到那個錢那麼少,那我也不想教。

  如果你一開始你的腦袋就想,我想得到什麼?它自然就有多少的壓力,這些的壓力,自然你還沒做,你的內心就被壓得喘不過氣來,而且我可以告訴你,你不見得會成功,對不對?你想過這個問題嗎?我做這件事情不是爲了什麼,而是我做這件事情我會快樂,你想過這個問題嗎?那麼,所有的事情,如果你從這個角度去想,我可以告訴你很多的問題,都被你打開迎刃而解。現在各行各業你做什麼都一樣,包括掃地你都會很快樂,你來掃地才有意義。如果你的掃地,只是因爲別人叫你掃,你就掃,這樣會快樂嗎?這樣根本不會快樂,或是說你只是爲了三餐活著,所以需要工作,這樣子的工作怎麼會快樂?從一開始上班的第一天,一直到退休之後,領到退休金。我可以告訴你,這樣的人生,不要也算了,爲什麼不要也算了?一輩子都是無奈地活著,你想過這樣的生活嗎?你們爲什麼不早點想開一點呢?

  同理可證,譬如說,修行怎麼樣苦不苦?修行苦不苦?修行若是痛苦,我勸你早一點不要修,注意聽修行是痛苦我勸你不要修、讀書是痛苦我勸你不要讀、上課是痛苦,我勸你不要上了,我有說錯嗎?你現在覺得修行是痛苦的舉手,不要騙人了,很多人都覺得是痛苦,所以我勸你不要修。做這件事情是痛苦的,你一定做不好。做這件事情是快樂的,我可以告訴你,你一定會做得很好。因為做這個件事情是快樂的,只要做這件事情是快樂的,我可以告訴你不求自得,什麼叫不求自得?你不用求開悟你就會開悟,你不要求成功你就會成功,你不要求成就你就會成就,就這麼簡單你悟到了嗎?我看你們來聽我的課,就是不快樂。如果你真的快樂,你有達到「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嗎?有沒有?有!還沒有,爲什麼?因爲你沒有「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因爲沒有人要來接近你,為什麼?因爲你學藝不精,所以人家不會來拜訪你,對不對?所以代表前面那句「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可以成立嗎?不能成立!所以有快樂嗎?沒有快樂!所以承認嗎?不可以打妄語,知道嗎?學佛不可以打妄語,沒到樂,就是不樂。講了老半天。

  不是學習快樂,而是本來應該快樂來學習,不是學到最後才快樂;而是我現在做這個事情,我本身就快樂,這境界是不一樣的。是我做這件事情快樂,我就告訴你,你一定學得很好。多少人有這種心態?我告訴你,很少人有這種心態。你上班有這種心態嗎?沒有!你能夠當人就是一個奇蹟,你今天能夠每天過著,就是一種傳奇,人生自然就精彩,講完了。能體悟嗎?就是不能體悟!所以苦不堪言,實在是,我告訴你,人生啊!有時候,我們要有覺悟者的智慧、我們要有菩薩的心腸、我們要有詩人的意境,知道嗎?這樣人生才會快樂。我看你們理性太過理性、感性太過感性,實在不知道怎麼講?

  所以一樣的概念,你沒辦法體悟到做這件事你會快樂,就好像說你沒辦法體悟到活著的快樂,所以難怪世尊要從苦集滅道教你,如果你能夠明白活著的快樂,世尊不需要從苦集滅道教你,世尊就告訴你「你就是佛」,懂嗎?那一種心境、境界沒轉過來,所以佛才悲憫為你們方便說,不然佛根本不需要這麼說。所以你現在看看,你們做那件事情快樂嗎?然後你們跟人在一起快樂嗎?然後你活著快樂嗎?我講個最簡單的概念,譬如說,你喜歡人嗎?你只要喜歡人,從此就應該沒什麼痛苦。但是你剛才明明坐在那邊,我聽你講你是很怕人的。因爲什麼?開始露出馬腳了,她明明在那邊講說很怕人,現在問她,她說很喜歡人。你看,你們連跟我上課都打馬虎眼。我這麼說,你只要不喜歡人,其實你這一輩子是不可能快樂的;你只要不喜歡人,你這輩子是不會成功的;你只要不喜歡人,你是不可能開悟的,我有說錯嗎?親愛的各位,我有說錯嗎?有沒有說錯?你看,連你們都不喜歡我,都不理我,這樣怎麼開悟?連這麼和藹可親的人,你都不理我。

  所以這個我們內心的障礙,你有看到了嗎?你有看到,你被這些現象障礙得團團轉嗎?那麼,你要注意一個概念,我對這些現象都是了解,我都瞭解它的差別相,我都瞭解它發生什麼事,但是爲什麼你能夠一一過關呢?爲什麼你會關關難過,關關過?爲什麼呢?因爲我從頭到尾,都知道它是虛妄的,它是不實在的。了解你對我好,我也不執著,因爲它是不實在的;你對我不好,我也不會執著,那也是如夢幻泡影的。今天對我好,也是因緣所生;今天對我不好,也是因緣所生。你要麼就很清楚地看到,現在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的認知就是這麼清楚。但是,我卻知道它發生什麼事情,然後一一應對,一一隨緣應變。我們在談很多的名相,不要說談過了就算了,其實隨緣盡分是很深、很深的道理,懂了,從此就海闊天空。所以幸福之道,最後四個字,就用「隨緣盡分」來作結束。那麼大家就真的懂隨緣盡分了嗎?就好像我現在遇到這個事情,我就這樣盡分不就好了嗎?

  但是你知道它的內涵嗎?它的內涵很深呢?隨緣應變,深不深你會嗎?如果你會,你姓諸葛,名什麼?我就說「你是諸葛亮」,我說「你是孔明」。隨緣應變多困難、多難啊!什麼叫智慧?隨緣應變,這就是智慧,看到嗎?這就是智慧!你會隨緣應變嗎?(知變、適變、達變)這個每一個字、每一個用語,都是你會了,就會了;你不會,就是不會。所以很多的東西,確實你要領悟。如果你不領悟,你只是這樣地讀書,這樣地學習,我可以告訴你,學到天荒地老,你也開不了竅。很多的字,你筆記抄起來也沒有用,也就是說你真懂嗎?你會嗎?然後你說「師父,我不會,是不是應該去看《易經》呢?」我告訴你,你看了依舊是不會,你相不相信?你會問「師父,怎麼辦呢?」我就會回答「看著辦」,「師父,怎麼看著辦?」當然別人就告訴你涼拌。

  我跟你講這個概念就是說,你確實不懂,但你卻不在意「你不懂」。今天不在意「那個不懂」,才是害死你。你今天在意,我可以告訴你,你就有機會懂。你今天就是都不在意,所以這個叫做慢性自殺。人身難得今已得,你今天得人身,一直到最後,你會浪費此生,因爲你不在意。我舉個很簡單的概念,比如說,有沒有人說你是蠻剛的,有沒有人跟你這麼說?有!所以我們的心要柔軟一點,知道嗎?會嗎?柔軟會嗎?就是不會,那應該去看哪本經典,有沒有哪本經典教你心柔軟的?我現在已經講出來了,這樣你懂嗎?我心很剛,我心很硬,師父說「叫我心柔軟一點」。聽懂嗎?懂!我告訴你根本就不懂,懂什麼?根本就不懂!他只知道師父叫我柔軟一點,我也認同心要柔軟一點,但是我確實是一竅不通,爲什麼?我也想柔軟,我連那個洗頭髮都買那個最柔軟,我連那個面紙都買那個最柔軟,但是我心還是柔軟不起來,那麼你是看書而來的嗎?不是!你是聽課而來的嗎?不是!那你要怎麼樣才能夠柔軟?只有一個字,悟!我已經告訴你了你要柔軟一點,你也認同要柔軟一點,怎麼柔軟?悟!你覺得我講這個概念抽象嗎?還是具體?具不具體?但是你有去悟嗎?大家不要誤會,以為這一節課聽不懂,下節課來聽就聽得懂。因爲下節課我又講其它的,而且下節課,我也不見得會講「怎麼柔軟」?我不見得會講怎麼柔軟?

  但是我隨便講一個概念,確實你看書你看不來,你說怎麼看書。比如說你對所有的人,都有誠心誠意嗎?有沒有?沒有!所以我們做人應該誠意,對不對?誠意會嗎?確實也做不來啊!同學知道對人誠心誠意好不好?好!但是他確實做不來啊!你說爲什麼?你說要看什麼?應該要去看《大學》誠意正心。不是這樣的。有很多的概念已經跟你講,但你確是做不來,那爲什麼做不來?因爲你沒有領悟。我所講的領悟一定是大徹大悟嗎?我現在所講的領悟一定是開悟嗎?是還是不是?我現在所講的領悟就是告訴你,你知道這個好,你爲什麼不能夠轉過來?我講這個概念是很具體的東西,不是在跟你談一定要初果、二果、三果、四果,一定要是初地、二地、三地、四地,我現在只跟你談這麼簡單的概念,你都轉不過來。但是我告訴你,你只要一轉過來,你就是不一樣的人,你就有不一樣的人生,你就有不一樣的生命,接著你看這個世界就完全不一樣,你可以這樣,忽然之間,明白了很多道理。我這樣講有沒有清楚?

  未來我應該在臺灣上一個月,大陸上一個月,這應該是最保守的估計。我們臺灣這邊上一個月,然後我去大陸上一個月。所以變成你們未來的課,應該是兩個月才上一次。然後就有同學跟我建議,「師父,沒有關係,既然是兩個月上一次,那麼我們就一個禮拜,上兩節課,不就補回來了嗎?」我告訴你,其實不是補不補的問題,因爲其實不是你聽我課的問題,而是說從今天開始,你願意悟嗎?所以我不需要補課,知道嗎?我幹嘛補課,累死我,我回臺灣就是休息,知道嗎?所以不是補課,因爲你們現在不是拼命聽的問題,現在關鍵不是在你聽,或是我課程的進度,都不是。

  今天是說你只會聽課,但是你的悟處太弱了,所以你要進步很慢。你們從今天開始要好好地悟,我講的悟已經很具體了,不是很抽象的好不好?我講的悟,不是告訴你,什麼叫明心,什麼叫見性?我現在講悟很具體,你要悟啊!不要境界談這麼高,我現在講的柔軟,境界還沒那麼高,門檻低的你都跳不過,門檻高的你怎麼跳?柔軟跟慈悲當然是有差距,但是慈悲的人必然柔軟。所謂柔軟就是自己不主觀,自己不跟別人爭,自己懂得謙讓,心善解人意,然後看事情很平常,心自然就柔軟,講完了。

  你主觀就不柔軟,你只要一主觀,你就不柔軟;你只要一想跟人家爭高下,你就不柔軟;你只要不善解人意,你就不柔軟;你只要不懂謙讓,你就不柔軟。柔軟不是裝出來的,如果你不懂得柔軟的內涵,你當然不知道怎麼悟啊!我們不需要去解釋,解釋的人心就是不柔軟。這是現象,有點憤憤不平,是不是?你現在只能夠喜歡同學對不對?是的!好趕快坐下來,留時間讓我明示。你不抱怨別人,只是消極而已,並不是積極;喜歡別人就應該去關心別人;喜歡別人就應該去幫助別人,喜歡人就應該去體諒別人;喜歡的人就應該要付出你的愛心,這是最具體的概念!

  我察覺到人有一個現象,明知道對方喜歡什麼,就偏偏不給他,我長期觀察過人有這種叛逆性,很奇怪!你自己有沒有發生過這個事情?你不要說「你沒有」。所以常常有人他明明就想要,但是他說不要,當他明明想要說不要的時候,別人果然不要。他怎麼說?你看,那個人不懂我!這叫做什麼?這叫做玩弄人性!然後當成是一種手段跟伎倆,當成是一種抓住別人的心的手腕。這什麼心態?我告訴你,如果你有這樣的內心世界,我可以跟你這麼講,有一天,你一定會弄巧成拙,你一定會悔不當初,我不蓋你。

  人性啊!人性!不要引火自焚。所以人家已經清清楚楚告訴你說「你可以關心我嗎?」你做得到,你第一時間就應該關心他。我們不要這樣吝嗇,有很多東西不用花錢,一個微笑,一個眼神,一個握手,一個擁抱,倒一杯茶,拿一個毛巾,拿一個拖鞋,搬一個椅子,你都做不到。所以我們的內心世界,我說你不喜歡,你真的不喜歡。所以呢?所以就算了吧!所以這就是你錯誤的經驗。問他吃飽了嗎?也不回答你。今天累嗎?臉也臭臭的。接著,你就得出一個結論「好心被雷打」,從今以後我就不管你。你看,瞋心就生起來,知道嗎?以牙還牙,對人性失去了信心,錯誤的經驗。我們人生有太多的錯誤的經驗,讓我們對人性傷心,讓我們對人性排斥,所以我們不知不覺很討厭人。我有沒有說錯?你對人就是不夠關心,你要注意到,人是感情的動物,當你對別人夠關心,你一定會感動,知道嗎?

  但是,這裏面又牽涉到一個問題,什麼問題?如果你的關心,是帶給別人困擾,可以叫做關心嗎?可不可以?這裏面又牽涉到智慧的問題,你的關心不可以帶給別人困擾,你的關心不可以帶給別人厭煩。天下父母親最關心子女,很多子女都覺得父母親很囉嗦。你說父母親的關心有沒有錯?沒有錯!錯在哪裏?錯在沒有智慧。爲什麼沒有智慧?因爲不懂兒女。啊!我生的我會不懂!當然不懂,你也是你媽生的。一個不懂人的人,沒有資格說他愛人。這句話要抄起來,知道嗎?「一個不懂人的人,沒有資格說他愛人」,這一句話是名言,是我講的,你有什麼資格說你愛人?你不懂你的孩子,你有什麽資格說你愛你的孩子?你不懂你的另一半,你有什麼資格說你很愛你的另一半?根本沒有資格!

  曾經有人問我「師父,什麼叫做智慧?」我說智慧很簡單,從今之後「不再折磨自己」,就叫做智慧,會了嗎?所以那個關鍵你要懂,爲什麼不懂呢?所以我剛才回答的問題,這樣清楚了嗎?清楚了!第一個問題我這樣回答你,第一個問題,就是諸法是因緣的問題,只是這樣子而已,該怎麽做就怎麽做,只是這樣子而已。不是我故意要怎麽做,瞭解嗎?

  那麼,如果在這個現象當中,你真的一直不明白這句話,你不要以爲「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這句話你懂,那沒有意義,爲什麼沒有意義?所謂你懂是你真正要做得出來,你才有資格說你懂,不然這句話你懂,是什麼意思?這句話你懂的意思,就是我對所有的現象,我都不執著,但我卻能夠明白所有的現象,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你才有資格說你懂這一句話。所謂懂的意思就是說,我現在就是這樣的人,我可以用得出來,那就是你真懂。

  「八十種好屬色」,我們常講一句話,色不迷人人自迷,這裏面的色,原則上,還是指現象的意思,現象有什麼罪過?現象沒有什麼罪過!但是這個現象要懂得怎麽應用!要懂得怎麽搭配!搭配不好會產生誤會。你們那個line的貼圖,就是這樣而來,貼圖是沒有罪過,但是好像貼錯地方。

  「若以色見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如果一個人只看到了現象,卻不知道它的本質,那當然會出現很多、很多的問題。看到那個現象,卻不明白它的本質。別人罵你,不可以說不好;別人讚美你,你也不用高興。你要知道爲什麼?你要知道,爲什麼別人罵我?你也要知道,別人爲什麼要讚美我?如果你不明白這個概念,你就不能見如來。你不明白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你不明白到底是爲什麼?我過去常講過,讚美別人是要有理由的;同理可證你指責別人,你也需要把道理講得很清楚。如果你把道理講得很清楚,一般人只要是有智慧的人,他反而會感激你。爲什麼?因爲忠言逆耳、良藥苦口!我們常常在講話或是寫書,不是告訴人家說請各位不吝指正嗎?有沒有?請人家指正,你應該去感謝別人,你怎麽可以氣別人?你怎麼可以去責怪別人?你不可以這個樣子啊!

  再來這個「色」,其實又指我們一天到晚在求,「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金剛經》是不是在教這句話「以色見我,音聲求我」。因爲我們迷失了這個現象,所以我們往外去追求這個現象,這樣的人,怎麼能夠領悟到緣起性空的道理呢?這樣的人,怎麼能夠去瞭解,如來是不生不滅的道理呢?亦無所來,亦無所去的道理,這樣的人是不可能去明白這種道理。你看到什麼,就在說什麼。

  我跟各位講一個有趣的事情,我今天有沒有理頭髮?有!因爲從大陸回來,我的頭髮已經變成假髮,知道嗎?好像變成光頭帶假髮。結果中午的時候,有個法師看到我,「達觀師父,你在忙什麼?」我說「頭髮那麼長了,要理了。」「達觀師父,我建議你明天再理。」我說「爲什麼?」他說今天黃曆很不好,明天理髮福祿壽喜都有。天哪!阿彌陀佛!我真的不知道,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你不相信,你去查黃曆,今天不宜理髮你去查。」我說出家人不研讀《金剛經》,一天到晚在研讀黃曆。真的是!我都不知道,現在這個世界在發生什麼事情?還跟我說「達觀法師,你不要鐵齒。」我說「不好意思,我的牙齒都是原裝的,還沒裝鐵的。」你說這個世界,我要怎麼說?什麼東西都有人看,什麼東西都有人研究,他就跟我講說「沒有差這一天」。我說「今天要錄影」,沒有差這一天,明天我就不用錄影,還沒差這一天。明明就要下游泳池,還不讓我換泳衣,說明天才換,明天要去爬山,換泳衣,那不是笑死人。所以你看,真的是世人行邪道,真的是不能見如來,我說這個世界真的是,醉了無語,不知道怎麼講,真的是醉了。所以很多的話,大家都一天到晚在讀,一天到晚在念,但是你要真懂,你要真的會用,這樣可以嗎?

  最後還有十分鍾,看有沒有什麼問題,你們不要我上課拼命問,叫你們問問題你不舉手,根本不配合。一個人只要不懂事、不懂人,就不懂變。我們常常說人事、人事,不管你是一個人,不管你是一個家庭,還是你開一家公司、一個企業,還是沒有離開人跟事這兩個字。我們人生在世,我們現在所遇到的不外乎是人事,人跟事的問題。所以所有的人一定要懂事,懂什麼事?看你做什麼工作?看你扮演什麼角色?你就應該懂這一類的事。比如說,今天你在一個麵包公司上班,你最好這家公司的事,你都懂最好,這一家的公司的事你都懂,你只要懂得越多,你越不會有障礙。

  我舉個例子,譬如說,你是一個經營者,你下面各個部門各個的事,你最好全盤都懂。因爲你全盤都懂,你在決定事情,你在處理事情,你在面對所有事情,你不容易出差錯,知道嗎?你也不會因爲不懂這個事,然後被下面的人誤導,或是做出錯誤的決定。如果你是一個經營者,假設這家公司是你開的,這家公司的各個部門做什麼事,你要瞭若指掌,這叫「事」,要先學懂事。

  接著,勝負關鍵不在事,勝負關鍵在人。勝負關鍵是在人,不是在事。所以接下來,你要懂「人」,你要懂什麼人?你要懂個性、人性、本性,最起碼要懂個性跟人性。你只要懂人,這個人就可以稱作智者。注意聽!這個人就可以稱作智者。在歷史當中,所有有名的丞相,每一個人都是識人的高手,像張良、像孔明這些人都是,識人的高手。一直到現代的曾國藩,寫一本《冰鑒》,怎麼識人,怎麼看人。所以一個能懂人,能夠瞭解人的,他才能夠知人善用。如果說你懂事又懂人,接著我恭喜你,接著你就能夠知道隨緣應變,不然你怎麼應變?但是這些功夫,大家學不學?一輩子學不起來?自從你們學佛之後,這些都不想學了,你以爲我不知道。這些不懂,學佛有用嗎?根本沒有用!爲什麼沒有用?隨什麼緣?隨緣都是口頭禪說,隨什麼緣?

  「人」跟「事」不懂,就代表因緣條件搞不清楚,因緣條件搞不清楚,怎麼應變?怎麼調整?你們聽我講佛法,範圍會不會太廣?有清楚了嗎?如果你今天懂,還得了,我告訴你,你今天懂,還得了。這個就是我規劃給他們的功課,就是三年之內,你只要按照我所講的去學,三年之內,你就可以繼承你家的企業,三年,還要讀一本經,這樣瞭解嗎?除了懂事、懂人,還要讀一本經。但是我看各位也沒有什麼事業,那就算了。但是我現在講的這個,不是只有針對那個,是針對每個人。你家的事麻煩一下,你要都懂;你身邊的人,麻煩你都要認識,接著你就能夠隨緣應變。以此類推,都是一樣的道理。這樣明白了嗎?這個課程內容很重要,這個課程已經超出,《傳心法要》的範圍,我們今天就講到這裏。

 

閱讀 147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