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一, 29 四月 2019 20:37

傳心法要講記-178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zv5gv

 

  問:佛性與眾生性,為同為別?師云:性無同異。若約三乘教,即說有佛性有眾生性,遂有三乘因果,即有同異。若約佛乘及祖師相傳,即不說如是事,惟指一心,非同非異,非因非果。

  「問:佛性與衆生性,爲同爲別?」這一段相當重要,很多人學佛法,學了一輩子,對佛法它的差異性,始終不能夠瞭解,一般信徒就不用講了。聽佛法的人,假設沒有完全聽完,爲什麼我說完全聽完?因爲每個人因緣不一樣,比如說有的人可能一輩子只聽《阿含經》,光是《雜阿含經》就有五十卷,如果是阿含經要聽完,一輩子也夠你學的了。但是如果只聽過《阿含經》的人,你跟他講三乘的概念,他不容易理解。好像佛法就只有苦集滅道、只有十二因緣,你跟他講其它的概念,他不容易理解。

  我們這班同學算是很幸運,因爲我們把各種的概念都講過,我們從般若系列的經典一直談,連《法華經》也上完了,所以你們比較理解這個概念。在之前很多同學也上過《楞嚴經》,大概對佛法的整體,應該有一個系列的認知。你能夠知道什麼叫做三乘教,但是並不是只有佛教才是這個樣子,而是世間的道理都是這個樣子。一般人第一不瞭解真理,跟他講真理他不瞭解;再來有的人雖然瞭解真理,卻不瞭解真理的差異性,所以跟他講差異性,他也覺得很納悶,有什麼差異性呢?就像《金剛經》所講的「一切賢聖,皆以無爲法,而有所差別」,其中還是有深淺的差異。所以今天這一堂課很重要,如果黑板所寫的你能夠懂,就代表你對佛法的全盤你能懂。如果黑板所寫的,你把它當成一種名相,你們要瞭解世間的道理是很有問題的。

  簡單講,智慧是拿來用的,就看你怎麼用。要針對什麼樣的方式?遇到什麼樣的人?現在講什麼樣的法?它是有差異性的用。你一定要領悟到一乘的道理,很少人會跟你講一乘頓教,他只會跟你講說一乘、三乘、五乘。但是,只要是談到一乘,就一定是頓教的概念,沒有商量的餘地,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如果要領悟一乘頓教,我講它最簡單,也最難。爲什麼?因爲它關鍵是在迷悟之間,所以我說它最簡單,也最難。但是三乘,一定會談到次第,或是我們所說的五乘,它一定是有差異性的。今天一開始,就要講這個問題。

  裴休問黃蘗禪師這個問題,佛性跟衆生性,到底是一樣,還是不一樣?這是什麼意思呢?這個就像我現在隨便問一個同學,你是佛還是衆生?這個問題就是我們常說的,如果說你是佛,你又沒有智慧;但說你是衆生,衆生本具佛性。你說「你是誰?」他說他是衆生,那你呢?你是佛還是衆生?都是!你說衆生,當然就衆生;你說「你很歹命」,當然就歹命;你說「你很好命」,當然就好命。一個人說「他很好命」,我會跟他講說「你很歹命」嗎?我會不會這樣講?不會!一個人說「他很幸福」,當然他就幸福啊!一個人說「他這輩子很不幸」,那當然就不幸啊!你說「怎麼說才對」。

  如果說,你一直停留在那個概念,你始終就是這種狀態,你始終是這樣的人。所以在回答問題,你應該要想到一個很真實的概念,你對這個問題真懂嗎?如果你不懂,你回答問題是很有問題的。比如隨便問一個問題,你們是覺得異性戀比較好呢?還是同性戀?還是都可以?你們回答都不一樣,因爲你從這個角度去回答,你回答的問題一定不一樣,但是你沒辦法跳開那個本質。換一個比較簡單的概念,你覺得是養狗比較好?還是養貓比較好?還是養一頭豬比較好?你覺得養哪個寵物比較好?你要注意到,當你的答案「哪個比較好時」,其實這個答案,一定是沒有辦法談到核心,瞭解嗎?因爲你搞錯方向,你不明白它的核心,到底是在哪裏?

  人一般總是在事相上打轉,總是不能夠領悟到那個道理。一樣的道理,我現在問你,你覺得在家修行,還是出家修行比較好?這個問題一定會有什麼比較好,問同學一定會。什麼比較好?反正開悟就好!這個問題你們很容易就懂,因爲很容易就跳開,它不是二擇一的問題。佛法不是選擇題的問題,而是在你能夠知道它真正的內涵。當有人問你問題的時候,你能夠知道它真正的內涵嗎?針對那個內涵來回答,這樣你瞭解嗎?如果你從現象來談,談到最後,你可能會迷失方向,爲什麼?因為莫忘初衷,也就是你的方向已經失去了。

  就像人類的基本核心是什麼?說說看。我不跟你講說人類「體」是什麼?「用」是什麼?同學先說說看人類的基本核心是什麼?比如說,這叫心,你活在這個世界上,作為人的基本核心是什麼?「愛」!回答得很好,她回答得百分百的正確,人類的基本核心就叫做「愛」。但是學佛之後,很怕談到「愛」這個字,所以就像加強這個字的名相,現在就不談愛,我們一定會談什麼?在愛的前面加個大,叫做大愛,不然就是不敢去講愛,就要講慈悲,這樣對不對?事實上,有的東西是你談,我知道你在講什麼就好。但是有的人就不是這個樣子,因爲學了太多的佛法,反而對這些名相很嚴謹。我們對自己要嚴謹,但是對別人知道他在講什麼就好,瞭解嗎?對別人不必一定要按照你的標準、按照你的模式,或要照你講的標準,不見得需要這個樣子,只要我知道你在說什麼就可以。就像剛才同學講那個「愛」字,你會覺得她講的是愛情嗎?會不會?她講愛已經很清楚就是慈悲,人類如果離開這個基本核心,坦白說,人類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意義了。

  佛門裏面談慈悲爲懷,所以世尊的本懷是什麼?世尊的本懷,還是不離開慈悲兩個字,《法華經》就是在談佛陀的本懷,也就是要告訴你的重點,就在這裏。但是我們現在,將佛所講的話變成四分五裂,每個人用自己的知見,然後產生了各種的爭辯,這些都不是世尊的本懷。你要知道核心是什麼?談這個核心大家要聽得懂。現在換個核心,就是「空」。請問空比較好懂,還是慈悲比較好懂?當然慈悲好懂,但是問題人家在講空,而你在講慈悲,有人就跟你爭論,他說慈悲不是空的意思。那空是什麼意思?接著有人就告訴你,所謂空就是緣起性空、所謂空就是中道、所謂空就是不落兩邊、所謂空就是畢竟空,那些詞彙你縱使都說對,但是你懂嗎?

  所謂你懂的意思,就是說你可以用出來嗎?你會嗎?你會用嗎?你學了老半天,你會用嗎?比如說,空你可以講三空、可以講八空、可以講十三空、可以講十八空、可以講二十空,隨便你講,但是問題你會用嗎?還是你根本就一竅不通呢?爲什麼一竅不通?因爲他不會用,但他會講!這就是很奇怪的概念,他講得那麼好,居然不會用。我說就是他沒有融會貫通,他今天談了這麼多的東西,但事實上他沒有體悟到一點。體悟到哪一點?當他在講空的時候,他的內心空不空?不空!這樣對不對?不對!當他在講佛法的時候,他的內心並沒有慈悲,他的內心甚至有爭勝,他的內心甚至有我見、我愛、我癡、我慢,他完全沒辦法去理解,完全沒辦法去察覺,到底發生什麼事。所以學佛法,坦白說,你懂你就懂;你不懂,學一輩子,我還是搖頭。

  大陸,有同學問我說:「師父,你在臺灣,這些學生是不是跟你很久了?」我說應該也跟了平均一、二十年都有了,反正二十年的人,大有人在。接著,他們就問第二個問題,那多少人開悟?我就說「連我講課的,都開不了悟,怎麼辦?」當然我這樣講,學生一定會說「師父你客氣」。但他還是問「我們學生聽了二十年,多少人開悟?」我說連一個都沒有!我有沒有傷害你們?有傷害你們,你們要舉手抗議。我講這句話對大陸的學生到底是打擊,還是鼓勵?說說看,是打擊還是鼓勵?「是打擊,也是鼓勵!」那就是代表說是師父不會教,一定是師父不會教。但是很奇怪,他們卻不會說「師父不會教」,如果是師父不會教,怎麼有可能聽師父一次的課,每個人感覺就煥然一新。聽聽你三天《幸福之道》的課,聽完之後,每個人都覺得充滿幸福,所以他們也是很納悶。如果我不會教,爲什麼我教他們三天,他們每個人幸福指數,忽然之間提高。

  你說問題出在哪裏?一定是出在我身上。這樣的概念,這樣的思惟模式是一定要很活潑,用很活潑的方式教別人,要傳承的很難。要傳承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三就是三,這樣的傳承有沒有比較簡單,有沒有比較好學?就是把那一套全部講完,這樣傳承比較好學。我也知道太活潑的方式,就只有領悟而已,也就是說你們要copy是copy不來的,你們要學是學不來的。容易傳承的東西,一般都是固定的模式,都是比較以死板的方式教,學的人好學習,因為一般人學習,剛開始都是copy。但是佛法不是這樣,因爲佛法是法無定法,用copy的方式,記問之學不足以爲師,我看你怎麼學。學了老半天,只能夠騙外行人,沒辦法騙內行人。

  真正的佛法就是這麼的活潑,真正的禪就是如此。如果你們跟不上,那麼我一定要停下來等你,這樣瞭解嗎?我一定要停下來等你們。你說我等你們幾年了,我也等你們很久了。如果去爬山,你說師父不要爬那麼快,你要等我們。但是現在已經等你們二十年,你知道人生有多少二十年?你可以告訴我嗎?這麼講,現在不是你們學多少的問題,現在是你們要真的懂「我在講什麼」。我到底在講什麼?你要領悟這個概念,就是你要真的懂,佛到底想要告訴你什麼,而不可以停留在單純某一些的概念。這樣你對佛法的理解,就像瞎子摸象,以爲佛法像一條腿,像一個鼻子,佛法整體的東西,不是這種樣子。相對的概念你學佛法,也不可以死在佛法。爲什麼說學佛法,不可以死在佛法?因爲是方便說,假名說。一切都是方便、假名爲你說,你只要懂了,懂了之後,接著千變萬化,一定是這樣子的。

  我常這樣譬喻,只要是消化的東西,一定跟原來的樣子不一樣,但是它的內涵是一致的。你只要有消化的東西,你吃蘋果消化完了之後,一定不是原來的樣子;你吃西瓜消化完了之後,一定不是西瓜的樣子。但是蘋果跟西瓜的養份,你全部都吸收,接下來,你應該怎麼去應用,你就應該怎麼去發揮。舉個例子,三乘指的是什麼?第一種說法,根據字典是這樣說的,聲聞、緣覺、菩薩。講第二種說法。「人天乘、聲聞乘、菩薩乘」。你這種說法,跟她大同小異,這樣了解嗎?還有其它的說法嗎?一定要講佛法嗎?不講佛法不行,我已經講過了,不要學佛法,就死在佛法,因爲學了佛法之後,所有的話講不出來。請教一個問題,對一個沒有學佛法的人,跟他講聲聞、緣覺、菩薩,對他有幫助嗎?

  三乘,就是三種層次。那麼世間的任何現象,只要現象界的東西,它一定是有差別。當我們在爲別人分析的過程中,是不是可以在任何現象當中,透過三種層次的差異性來說明,可以還是不可以?哪一件事情,不可以透過這個方式來說明呢?比如說,在公司可不可以講三乘?可以!可以講基礎的員工、中間幹部、高階主管,我可不可以說,那也是三乘的概念?當然可以!那也是三乘的概念。

  問比較年輕的,對愛可不可以講三乘的概念?對愛的角度,可不可以講三乘的概念?「應該也可以」。對學電腦,可不可以講三乘的概念?「不止三乘」。不是講三乘就好,你要講六乘也可以,你要講十二乘也可以,你講幾乘都可以。現在大略把它歸類做三乘,可不可以?「可以」。那麼講話的內涵,可不可以這樣分?那麼你告訴我,世間哪一件事情,不可以這樣分?只要是現象界的,哪一個概念不可以這樣分?現象界真的要分,一定可以分。不相信,我問同學,你們做代書,有沒有三乘?你現在是最上乘,對不對?以代書的經驗,她已經是上乘的代書,當然一個上乘的代書,一定知道中乘跟下乘的程度,對還是不對?應該是!他才有資格說他是上乘。

  這個三乘,可不可以用一種名相來講?我可不可以用儒、釋、道,這三個來講三乘,可以還是不可以?儒家我可以講三乘就是三種層次,佛法講三乘道講三乘,我可不可以這樣分?單一對儒家講三乘,就是說我雖然在講《四書》《五經》,但是我解釋的層次,還是可以不一樣,比如說儒家的層次,我可以講君子啊、賢啊、聖啊。

  現在把這三個合起來,你們說說看,儒釋道,哪個是下乘、中乘、上乘?先從下開始講,哪一個是下?「道是下、儒是中、釋是上」。其他人有其它意見嗎?來說說看。「儒家講的是中庸之道,釋講的是中道」。道呢?「道講的是中…」中什麼?配不起來。現在不是講它的內容,我是講三乘,儒釋道你自己配,三乘配配看。從下乘開始說,上中下把它分一下。「釋是上、道是中、儒是下」。現在兩個人有不同的看法。現在大家比較共同肯定的,就是佛法講的是最透徹、最究竟、最圓滿,而且它所留下的資料也最齊全,這是我們所公認的概念。現在的意思是說這是三乘,用這個角度來講三乘,可以還是不可以?當然可以這樣講!

  比如同學說「師父,我們來辦一個書院好不好?」我說「當然很好,大家要學習,辦個書院當然很好。」「那師父,你可以爲書院取個名字嗎?」當然可以,我一分鐘就爲他們取一個名字,你知道叫什麼書院嗎?讓你們猜,猜對了,我包一千二給你。我爲他們取什麼書院跟這個有關係,當然一定是兩個字,一定是某某書院。「禪道」。我會取這麼難聽的名字嗎?當然不是。「悟道」。不是!悟道也不見得要跟這三個合在一起。來同學說說看,兩個字的而已,又跟你們提示這麼明顯,這三個都在一起。猜猜看。「達觀書院」。我會這麼臭美嗎?我畢生都很低調。「大同書院」。你也是很俗氣,有夠俗氣,我又不會取什麼世界大同、天下爲公這個。就已經跟你講這三個都在一起,已經這麼明顯了。「三教九流」。我會這樣取,拜託!我會取三教九流,那這樣肯定已經被當局扣留。「三心書院」。我怎麼可能會取三心,三心都不可得,還取三心,學生來上課,都是三心二意,那還得了。「三乘」。我也不會取那麼俗氣的名字。爲什麼?因爲你取三乘書院,別人也聽不懂。

  第一個字,一定是三,「三學」,這樣包裝得漂不漂亮?全部包裝,佛法三學,講的是戒定慧,這裏面的三學,講的就是儒釋道,但是它的內涵,不離開戒定慧,這樣瞭解嗎?它的內涵不用我講已經很清楚了。很多東西要變化,要懂得怎麼變化,讓別人知道我們在講什麼。也就是說它裏面很多的涵義,都是結合在一起。比如說,我針對他可以講儒釋道,我針對他講可以講戒定慧。對什麼人,我就講什麼。針對官方來講,可以講戒定慧嗎?對官方來講一定不可以講戒定慧,對官方來講一定是怎麼講?發揮中華傳統文化,淨化社會人心,好聽嗎?一定過的。進來學,學什麼,問題就來了,進來學什麼?譬如說,學《四書》幹嘛?學中華文化傳承幹嘛?「傳承」。傳承什麼?他有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他沒有回答到我問題的核心,瞭解嗎?

  因爲很多人在學東西,我問他在幹嗎?很多人不見得回答得出來,就像你們學佛法,現在在推廣中華文化,我問你學中華文化,你要講得出來。但是有很多人在學,當你問他學這個幹嘛的時候,他卻答不出來,這樣的人大有人在。你從小時候就在發揚中華文化,這一排的都在發揚中華文化。你來回答,學那些幹嘛?「學他們的思想」。你爲什麼不學蘇格拉底的思想?因爲他是外國人,中國人比較親,近水樓臺先得月是不是?其實你這樣的回答,還是不太標準,知道嗎?學這些東西幹嘛?學認識真理!你不要學老半天,不知道我們要來推廣佛法、推廣儒家思想、推廣道家思想、推廣孝道,但是你不要推廣到最後,搞不清楚在推廣什麼東西?比如說有很多人在推廣某些的宗教,但是你問他,他講不出所以然。

  簡單這麼講,學這些目的是在幹嘛?學這些目的就在瞭解真理。真理要從哪裏瞭解?要從自身瞭解!瞭解真理的人,一定瞭解自己,不然你學這些東西幹嘛呢?一個懂真理的人,會不會起紛爭?他不可能起紛爭,他不可以跟你起紛爭。但是一個不懂真理,只瞭解教派的人,就會產生門戶之見。爲什麼?因爲他們沒有看到真理,他們只看到你現在,到底在推廣什麼事情、什麼事項。接下來就各說各話,人類就是這樣產生紛爭的,所以這種叫做不懂真理的人,懂真理的人需要紛爭嗎?

  比如說,你上個禮拜穿這件衣服嗎?「不是!」所以你上個禮拜穿別件衣服,會因爲穿別件衣服,我就不認識你嗎?我只要認識同學這個人,他下個禮拜穿別件衣服,我還是認識他。但是不認識的人,很有可能他換一套衣服,我就誤認爲是不一樣的人。比如說我講《金剛經》,你會認爲我在講真理。下個禮拜假設我講《中庸》,你可能認爲我不是在講真理,會還是不會?這個書深淺,是因爲講的人,這個人可以把它講得很深。這個道理本來是一致的,是因那個人來闡述那個道理,那個道理怎麼闡述,是因爲那個人去闡述。就好像只談布施這兩個字,不懂佛法的人只談布施,你跟他講布施涵蓋一切的修行,他聽懂還是聽不懂?聽不懂!你跟他講說布施涵蓋福慧雙修,他認同還是不認同?他一定不認同,爲什麼?他認爲布施一定是修福,有智慧的各位,他講對,還是講錯?如果他說布施是修福,你說他是對還是錯?「一半。」不是一半,佛法沒有那個一半的,這裏面有半乘嗎?「他認爲他修福啊!」你不可以說他錯,因爲他停留在布施,沒有包含般若的概念,所以他以這個概念在談這個事情,知道他的程度就好,不要說他錯,只是這樣子,這樣瞭解嗎?不要輕易說別人錯,因爲你輕易說別人錯,那就代表有時候你不懂差別相,講話不要那麼草率,尤其是你學很多的人,講話更要小心。有一次我問一個同學說,你爲什麼很少說話?他說「師父,因爲言多必失」。我說「不言也是一種過失」,知道嗎?你以爲言多必失,你不講話就對嗎?你不講話也是過失。談這個道理就是要讓去清楚這三個(一乘頓教、三乘漸修、方便巧說)你真的懂嗎?

  也就是你能夠一聽就聽出,現在講的是什麼話嗎?你們聽我講課聽那麼久,你們聽到我到底是講哪一類型的話嗎?「都有講!」那今天講哪一類型的話?我今天只講方便巧說,你也不要小看我,有時候也不要高估我,有時候也不可以低估我,要如實說,知道嗎?爲什麼有的同學聽我的課,聽到最後越聽越亂,因爲他不知道我到底在講什麼。如果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你會亂嗎?你根本不會亂,從頭到尾都知道,我講的都是同樣的東西。所以說今天這個課很重要,你聽得懂,佛法才能懂,如果連我講的話你都聽不懂,那麼佛說的話你會聽懂?連我跟你們這麼接近,頻率這麼接近,思想模式這麼接近,生活習慣這麼接近,習氣毛病這麼接近,你都聽不懂我在講什麼,那佛的層次你會聽得懂嗎?

  把布施說是修福,那是只懂一部分的人。如果真懂《金剛經》的人就知道,布施就包含一切。布施就包含戒定慧、六度、八正道,有八正道的解脫,有六度的菩薩道,把一乘的佛法都講完,一個概念就把所有東西都講完了。有時候是不得已,他就是這種程度,堅持這種看法,怎麼辦?不用爭,那就教你用這個方式。一樣的概念,禪心學苑,我有可能再從《論語》開始教嗎?有沒有可能?應該是沒有可能,依你們這班程度,已經學到,我都不知道「你們是什麼程度了」,有可能從這裏教嗎?不可能!因爲你們已經回不了頭,所以我不可能這樣教。

  但是我去大陸會直接教《傳心法要》嗎?你覺得有可能嗎?我有可能會直接教《法華經》嗎?不可能!爲什麼?因爲他們現在不懂什麼叫做《傳心法要》?他們也不懂什麼叫《法華經》?更不要說一乘、三乘、權巧方便,他們現在知道什麼?他們現在知道四書、老莊易、佛門當中的《金剛經》、《六祖壇經》。所以我一定會從這裏教(三乘)。而且我的三乘,也很清楚是三教,一定會這樣教上去,又製造另外一個二十年。二十年前,我講「學而時習之」,跟二十年後講「學而時習之」,內涵是不一樣的,知道嗎?一樣是「學而篇」,我講的內涵是不一樣的;一樣我講「潛龍勿用」,是不一樣的內涵,知道嗎?

  「師云:性無同異。若約三乘教,即說有佛性有眾生性,遂有三乘因果,即有同異。若約佛乘及祖師相傳,即不說如是事,惟指一心,非同非異,非因非果。裴休問,佛心跟衆生心一樣,還是不一樣?到底是一樣,還是不一樣呢?黃蘗禪師怎麼回答?「三乘教」劃起來,接下來「佛乘」跟「祖師」,一般講祖師禪。黃蘗禪師已經解釋得很清楚,不管是佛性,不管是衆生性,一切法畢竟空寂,本來沒有差異。但是問題是這個概念,你要真懂,你才能夠這樣頓悟。這個概念假設你不懂,那只是一種知識,只是一種口頭禪,怎麼講都沒有用。

  「性無同異」就是一乘頓教,禪宗是講這個,世尊在《法華經》最後的本懷,也是要迴歸這個概念。爲什麼說一乘頓教呢?你說修還是不修,迷還是悟?問題來了,大家常常死在一個概念,就是說一定要修、一定要悟,這個概念違反一乘頓教的概念,爲什麼?因爲你認爲有個東西,注意聽!你一定認爲有個東西,所以你要透過修,這樣瞭解嗎?你要透過這個修,來去破除一個東西。爲什麼你認爲一定要悟?你一定認爲你有一個無明,你一定認爲有一個迷,所以你才需要悟。爲什麼需要有個佛?你一定認爲有一個佛,不然就是,你一定認爲有一個衆生,所以才需要佛。

  有時候,講佛法讓人家覺得很深,我不太喜歡講這些名相,我很喜歡講世間法的名相,世間法的名相反而很容易懂,對不對?你一定認爲有一個不好的東西,比如說不幸,反正就是不好的東西。一定有一個不好的東西先存在,比如說不如意、不愉快。你一定先否定自己,接下來你再來學習,接下來你要讀書,因為希望自己變得更好。希望自己變得更好的前提,就是先否認自己,就是認爲自己不好,頓教、漸修的概念,一定是這種概念。但是頓悟的概念,一定告訴你,這種概念一開始就錯。你一開始,一定有什麼概念?一定有失敗的概念,有失意的概念,所以你想成功,你想證給別人看,你想光宗耀祖,你想出人頭地,你一開始的概念,就是在壓抑自己。

  這樣的概念難懂嗎?不難懂!我相信這班的同學都聽得懂,來聽不懂的舉手。你有沒有覺得你很幸福?有!你看現在就是頓悟的概念,她現在就是頓悟的概念。我跟她講這個概念,她很容易懂。但是我們從佛法的角度就轉不過來,很難以轉過來。能夠認同,從頭至尾,都是很幸福的人,舉手。不談違心之論。你能夠認同從基層,一直到成爲公司的董事長,整個過程,你的內心都是幸福的,這樣的人很少。我講的是事實,但是這個事實代表什麼意思?這個事實代表說我們很笨,笨在哪裏?我們不明白真理!因爲不明白真理,所以我們很笨。笨的狀態是什麼?就是自我折磨!所以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斷的自我折磨,人從一開始到他往生,幾乎都是自我折磨。

  所以爲什麼世尊在講苦集滅道,其實他是針對迷路人的內心的狀態,來敘述這個世間,我們看待這個世間是痛苦的,因爲不能理解這個道理。這個道理難懂嗎?我覺得實在是不難懂。也就是說我的幸福,跟我現在是什麼人並沒有絕對的關係。你要注意這句話,我的幸福跟我現在是什麼人,並沒有絕對的關係。沒有絕對的關係,不可以說完全沒有,爲什麼?因爲如果牽涉到因緣法,我就要把它拉回來。比如說,你覺得我穿僧服比較快樂還是便服?你一定會說我穿便服會比較什麼?比如說跟你們去看電影,我穿便服肯定會比較什麼?一乘頓教沒有這個問題,差別相卻有這個問題,這樣明白嗎?以差別相確實有這個問題,一乘頓教並沒有這個問題。

  但是可以想一個問題,現在寫的這個位階是什麼意思?就是代表你內心的認定。我不知道你人生的定位,你認爲你現在是個什麼樣的人,講的是你人生的定位,你定義的你是一個什麼人。注意聽,一個什麼人,如果你的定義越高,比如說你認爲你是一個成功的人,好像你內心的快樂、你幸福的指數,好像就會比較高,因爲那是你的認定。如果你的認定是比較差勁的人,那麼你痛苦的指數、不幸的指數就會偏高。這本身就是一種錯覺,但是你一定有自己的定位,而且你的定位常常是陷阱,那是你的妄想執著所形成的定位。

  不相信,可以來做幾個定位,什麼定位呢?譬如說,從這裏開始定,這叫做不及格,六十、七十、八十、一百,問下去,問題就出現了,你做人幾分?你活了一輩子了,你爲你自己打幾分?六十!及格邊緣。幾分?七十!但是你沒有笑得比她多呢?一百!你也不要胡說八道。你是不是一百分很簡單,等一下半個小時的課上來講,你一講課,我就知道你幾分,你相不相信?你一講課,馬上就不及格。現在講的不是玩遊戲,不可以這麼草率。一百分一定不是你這個樣子,一百分一定不是這個樣子。重講幾分?五十分!這個代表你們平常講話,就是太草率了,連在這麼莊嚴的道場,也講話不負責任,還好你已經結婚了,不然我就叫女孩子不要嫁給你,這麼不負責任。幾分?不知道!這種人一輩子逃避,承認自己無知都沒有勇氣,一輩子逃避沒有出息的男人,不知道逃避到什麼時候。幾分?不敢打分數!我的生命是我的生命,你的生命是你的生命。你不夠精進,一定要扣很多分,知道嗎?這個就是我們內心的陷阱,這個就是你的障礙,有這樣障礙的人,要學一乘頓教沒辦法。

  換你們問我同樣的問題,來你問我。「師父,你現在給自己打幾分?」從現在開始,一百分就好了!我講話有誇大其詞嗎?什麼叫一百分?就是你怎麼問,我都心平氣和;你怎麼問,我都可以善巧方便回答;你怎麼說,我都可以讓你心開意解。你要不要一百分?你一百分的程度不用這麼高。有一個同學問我說,什麼叫做智慧?我說很簡單,從今之後,不要再自我折磨,就是真智慧。這句話不是說,你要多少時間才做得到,而是什麼時候,才能做得到嗎?對啊!不然智慧拿來幹什麼的,智慧是拿來用,用在哪裏?用在當下,用在自身,用在跟我們身邊有因緣的人,你當下就用,這跟時間沒什麼關係。不要一直認爲,一定要有個時間差,才可以怎麼樣,這種人就是不懂一乘。

  那些障礙,如果是真實的,你是不可以修成的;因爲是真實的,就不可能修掉,因爲是真實的就不可能改變。今天爲什麼可以改變?爲什麼可以改毛病去脾氣,就代表那些障礙不是真實的,它才有可能消失。要學禪,要學一乘頓教,最重要的就是「正見」這兩個字,只要很穩當,很清楚地知道,從此依正見生活就對了,不要再談什麼葛藤,不要談什麼枝枝葉葉,按照正見生活就對了,講完了,其它東西不要再講了。

  因爲你知道正見,就知道這些的東西都是緣起法,就知道這些東西,都是如夢幻泡影不真實,只是這樣子而已。接下來,你的內心世界清清楚楚,沒有任何的障礙,既然沒有任何的障礙,也沒有修跟不修的問題,但是你有沒有生活,你正在生活。但有修不修的概念,就一定是掉入三乘。有很多東西不可以勉強,你明白了就是如此,你不明白就按照你的腦袋,按照你的想法教你。簡單的概念,你也按照你的想法,繼續過你的人生,不是過一輩子,而是生生世世,直到你哪一生,哪一世,突破改變;不然,你生生世世都是這樣地過。生生世世都是業障深重地過、生生世世都是認爲自己是下根器地過、生生世世都是要六道輪迴地過。爲什麼?因爲,你生命的黑盒子,有那個概念,就不能突破。唯心所造,唯識所變,你生命的狀態,會這樣繼續輪迴下去。

  「正見」是佛法最重要的概念,尤其是禪宗是一乘佛法,「正見」是最重要的概念,有正見必能正行。但是沒有正見,他的修行必然是有瑕疵的,必然是盲修瞎練的,你也不用懷疑。而且你會修得很苦,會修得很累,會進一步,退三步,而且會走上歧路,會半途而廢,很容易迷失,容易退道,會被迷惑,爲什麼?因爲你沒有正見,只要是沒有正見,就一定會有問題。但是如果你有正見,接下來的東西,完全不要談,沒有修不修、悟不悟的問題,沒有這些問題。不只是沒有修的問題,也沒有悟的問題,也沒有成不成佛的問題,完全沒有這些問題。因爲這些概念,都是方便說,並不是真實意,並不是究竟了義。時間越來越少,希望你們要趕快跟上,所謂跟上就是說,原來修行就是這樣子,懂了就這樣過人生,這樣瞭解嗎?

  比如說,同學有一個女朋友,白天像太陽,晚上像月亮,女朋友很愛他,所以願放他去出家,怎奈同學在禪心學苑兩年,也出不了家,若是別人障礙他出家,那就是有障礙,若是別人已經放他兩年,他出不了家,那當然是師父有障礙,所以我跟同學說「回去吧」。如果同學的女朋友,有看到今天的錄影帶,她應該很高興師父說「回去」,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人生吧!

  如果我的課你聽得懂,你就這樣過;如果你聽不懂,出家也無益。你出家有比較幸福嗎?你出家有比較快樂嗎?你出家有比較清淨嗎?你出家一定開悟嗎?非也,非也。依我看應該是苦上加苦,爲什麼?如果你真懂一乘頓教,不是在家,也不是出家的問題;不是結婚,也不是不結婚的問題,因爲跟這些無關。對不懂的人有關,知道嗎?三乘就有關,只要是回歸三乘就有關,你會有障礙,你會有包袱,會有壓力,會有現實的環境問題。這裏面有沒有條件說?有!我是依你的程度跟你講,因為同學一直想要學一乘頓教,所以我說回去吧;如果他說我要學三乘漸修,那就留下來吧。聽懂了嗎?他答不出來。要學三乘漸修,要遠離女人,知道嗎?要遠離家庭,知道嗎?如果你要修一乘頓教,不可以修到槁木死灰,要知道寒冬亦是溫暖的太陽,聽我課聽那麼久,講課的內容聽得懂嗎?

  「剛剛師父講說,釋迦牟尼佛說苦集滅道,在《雜阿含》裏面有一句話『所說非所義,於彼爲非說』,簡單來講就是說,我所說的你沒辦法體會的,對你來講它就不是一個正法;為非說,因爲你沒辦法去領悟,套一句《法華經》講「唯有佛與佛乃才究其實相」,這些是佛說的。達觀法師,從我來聽第一節課到現在,每一節課都是一個核心而已,就是要我們什麼?所說,就是師父說的;為所義,就是你能夠去領悟它的,對你來講就是正見,只要有正見,八正道下面,不管是正知什麼,你就具足。請翻開第1頁第1行,裴休問說:山中四五百人,幾人得和尚法?就像大陸學生問師父:有學生跟你二十年,那幾人有得和尚法呢?那達觀法師就說,得法者莫測其數。那其實真的是一乘佛法,就是在第2行裏面,如果你真的能夠去體會它,對你來講,所有的佛經都是正見,有了正見之後,那一些八正道,你就全部都具足了,謝謝。」

  以後星期三,就不用停課了,只要我去大陸,同學就起來代課。今天一個母親爲孩子講話,如果孩子聽不懂母親在講什麼話,那母親講的話不是廢話嗎?一個老師爲學生講課,如果學生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那老師不是白教了嗎?你們想過一個問題嗎?當我在講這些話你不要看我,你要看你自己,你要看你這輩子跟人家講話,到底是講廢話,還是白教了?你已經跟別人講一輩子的話,你講的話有沒有針對他能夠受益呢?不管對象是誰,你想過這個問題嗎?世間人一輩子就只會聊天,然後都是聊一些是非,聊一些八卦,聊一些偏激的話,聊一些沒有意義的話,不然就聊一些怪力亂神的話,聊一輩子有意義嗎?當然很多同學越學越不講話,我已經講過了,也不對。你不可以因爲,你沒辦法講出有意義的話不講話,因爲這也是一種消極,知道嗎?

  我常講一句話說「不喜歡人的人,不會開悟」。我講這一句話是肺腑之言,大部分的人,都是不喜歡人。縱使表面上看起來很親切的人,他們的內在都不見得喜歡跟人在一起,你相信嗎?舉我作例子,我是一個很會行銷的人,但是我很討厭推銷。這裏面有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代表我不喜歡錢,第二個意思代表我不喜歡人。你知道我的內涵嗎?我講的不是現在的我,講的是32歲之前的我,確實不喜歡人,可以跟別人打交道沒問題,但是我不喜歡跟人在一起。我相信你們的內在也是有這種內在,你們也不太喜歡人。因爲人是複雜的動物,又是自私的動物,人那個心翻臉像翻書一樣,所以人跟人之間,原則上是不喜歡人的。但是這樣的人不會悟道,這樣的人更不可能行菩薩道,而且這樣的人不會快樂,爲什麼?只要你有不喜歡,就是你的障礙,所以你不可能悟道。

  你一定要體悟到這個道理,要看到你自己的內心世界,你對人就是不喜歡,所以你根本談不上哪兩個字?關心!你們根本談不上關心兩個字,有兩個字程度更高,那叫做誠意,更談不上誠意,誠心誠意都談不上。我們今天只做到什麼程度?我們只做到一個程度,比如說下個禮拜,同學得相思病住醫院。我們誠心對同學關心跟疼愛,大不了就是看同學一次,買一瓶牛奶,這樣就結束了,這個就是你們所謂的關心跟誠心。人性啊!人性,這班學佛20年,對別人的關心只做到這個程度。而且不是這一班,每個人都去看他一次,我有說錯嗎?如果我冤枉你,你就舉手,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我們真的很不喜歡人,知道嗎?同學好不好相處,好相處啊!連這麼好相處的人,也不喜歡他,更何況有的人很難相處,當然一定不喜歡他。你看到了嗎?

  學佛法難道是在學文字嗎?不是!學佛法原則上就是在學你自己的心,你是什麼人,自己搞不清楚嗎?不要騙人,你要悟道快不快?我可以告訴你,說快很快。假設我是一個百分之百對任何人都關心的人,我也不需要悟道這兩個字,悟道這兩個字對我來說,叫做多此一舉。你就是一個悟道的人,還需要悟道這兩個字幹嘛!現在問題不是你的腦袋對這一些知識不懂,是因爲你的內在悟不了這種道理。悟不了什麼道理?悟不了說以前是對人產生了誤解,所以不喜歡人,今天已經把這個誤解化開來,明白了,所以我願意跟人在一起,不然慈悲心怎麼生起?悲憫的心怎麼生起?今天只談關心還不談悲心,坦白說誰做得到?就沒有幾個人做得到。按照這樣的說法,你說開悟容不容易?很容易啊!怎麼會困難?今天就是不願意。以後同學得相思病,你要送他幾罐牛奶?不是牛奶的問題,那是什麼問題?「關心的問題」。我比你更關心他,我會把他相思的人,帶到他的身邊促成他,把真的問題解決好不好?真關心,就是這樣關心,要知道別人的苦,苦在哪裏。

  所以很簡單,你今天應該先看到自己的腦袋,你今天應該看到你自己的想法,你從小到大直到你現在學佛,其實你的腦袋是活在什麼腦袋,你看得出來嗎?你的腦袋是活在一乘頓教,還是三乘漸修?你的腦袋,到底是活在哪一種腦袋?有的人的腦袋是活在這個腦袋(方便巧說),什麼叫做方便巧說?他也不是一乘,也不是三乘,他只是勸你,只是鼓勵你,只是幫助你,但是他的方便巧說,有時候只是一種入門,不見得有辦法引導你到真理。就像說跟一般人一起聊很多話,只是權巧方便爲他解說。這樣的話我們也常說,那這樣的話常常是屬於人乘跟天乘,就是還沒有正式進入佛法的門檻,就是一般所講的,我們能夠隨緣去勸化,還不能講度化,只有勸化知道嗎?只是在勸你,只是在鼓勵你,只是在安慰你,或是你某些的觀念講錯了,幫你導正一下。

  比如說,請教你,牙痛要誦什麼咒?「不知道」。你覺得你答不知道,就可以結束了嗎?牙痛持什麼咒?牙痛看醫生,對不對?沒有錢要持密宗的什麼咒?沒有錢要持什麼咒?「沒有錢,不知道」。你不要以爲講不知道就了事,你們講不知道這三個字,污辱了我,也汙辱了你們自己,跟你們講這麼久了,還用「不知道」來回答。沒有錢持密宗什麼咒?什麼咒?「師父,沒錢看醫生可以借我錢嗎?」你去跟同學借,如果沒有錢看醫生,去禪心學苑跟同學借。第一個問題,你回答得出來;第二個問題,有可能回答不出來嗎?有可能嗎?牙痛要持什麼咒?去看醫生!第一個問題回答得正不正確?那既然正確,第二個問題,你會說不知道,代表第一個問題是你瞎猜讓你猜中。第一個題目當然要對症下藥,有因必有果,牙痛當然是去看醫生啊!沒有錢跟持咒有什麼關係!沒有錢,就要研究,怎麼去賺錢啊!努力去賺錢啊。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懂了,換個題目你也應該懂。要知道,有一些的概念,只是方便說,並沒有悟道。所以有時候爲人家說法,你要知道有時候是權巧方便的說法,有時候是三乘的說法,有時候是一乘頓教的說法。我上課都是胡說八道,釋迦牟尼佛胡人說八正道,所以胡說八道全部包含知道嗎?

  我最想說的是頓教,但人的腦袋是漸修,有一些人很迷信,所以我不得不說方便巧說,這樣你瞭解嗎?有三、四個同學,每次來,我都說方便巧說,來了十幾年了,我還是說方便,因爲一直沒有機會說漸修,今天當然沒有來上課,當然不會來上課。真的是這個樣子。有的同學一直想學頓悟,但是他的表現就是漸修,這樣的人也很多。譬如同學就是這樣的人,一天到晚要頓教,表現出來就是三乘的漸修,你說我怎麼辦?有時候你們的內心世界,跟外表的展現不能夠吻合,心口不如一,所以你要入道當然就有障礙。這三種說法,現在分得清楚嗎?我講了整晚,分得清楚嗎?分得清楚嗎?分得清楚嗎?最後給你五分鐘舉例說明,讓你舉例說明講這三個。人家都敢起來,你不敢,難道你比他沒膽量?來,舉個例子。

  同學:「師父用心良苦,我一聽再聽,有時候覺得自己很鈍,頓教的程度就像剛才師父講的,也沒有所謂的開悟,也沒有所謂的佛與衆生。剛才師父講的那個,我忽然明白他說關心別人,關心別人就是再進一步就是愛心、慈悲心,就是佛的展現,這是頓教。漸修是跟我內心的想法一樣,就是慢慢修、慢慢改變,就像師父講的,漸修很辛苦,真的是很辛苦。像師父以前常講,那個月亮好漂亮、好圓、好清,看起來好舒服,我昨天晚上就感受到了。就在我家外面,那個月亮好漂亮,很清很圓啊!而且也很舒服,這樣子要是沒什麼心事,真的是很享受,真的是非常享受。方便巧說,也是說一種方便法,就好像剛才師父講到的那個布施,對各人的侷限某種程度,以前我是這麼講的,所以師父講的法真的很圓融,而且沒有對待。這個腦袋我常想,這個腦袋真的沒有改變的話,就像師父剛才講的那個,真的好恐怖,如果你生生世世都是這個腦袋的話,不要說阿僧祇劫到幾劫都一樣,都一樣用這個腦袋在生活。每一個人的頭腦都有一個IC卡,然後IC卡是講現代話的,如果以經典來講就是含藏識,那這個含藏識,如果沒有改變的話,我們錄到什麼就存到什麼,然後對自己內在的心裏那一種知見,沒有辦法正見的話,就永遠存在那種腦袋,就是永遠輪迴不完。釋迦佛有一次帶著弟子去托鉢,走走走看到那個地方就蹲下來了,然後起來又笑笑,當時阿難就問世尊說:請問世尊,你在看什麼?他說:我看地上這些螞蟻,我已經轉世好幾世,還有已經開悟了,現在這些螞蟻還在輪迴,永遠執著這些螞蟻的色身,你看有多恐怖。當時,阿難說:唉呀!真是這樣。其實我們人是應該有慾望,才一直轉世爲人,認爲人就是三界裏面,人爲上首,很高智慧的就是人。前幾天有人Line給我看,現在人真的腦袋勝過電腦,對不對?可以當車,也可以當飛機,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這個世界的人智慧千變萬化,我一直在想說,這個腦袋沒有改變的話,真是生生世世當人。其實人有分好幾種、好幾等,只要是一個人身太多的層次了。所以有時候認真地想的話,覺得很恐懼。這幾年來,師父真的進步好多!你們可能有感同身受,只是不敢講出來而已。師父!你就放低角度一下,請你大發慈悲,再不趕上的話,師父可能要到大陸去了。今天我很認真聽,所以我覺得師父真的大開悟、大躍進,我再不認真的話不行,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感謝你的印證跟鼓勵。教你談理,說我幹嘛!

 

閱讀 141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一, 29 四月 2019 22:27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