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14 七月 2019 21:16

傳心法要講記-188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1 1F213222317 50

 

  問:「本既是佛,那得更有四生六道種種形貌不同?」師云:「諸佛體圓更無增減,流入六道處處皆圓,萬類之中個個是佛。譬如一團水銀,分散諸處,顆顆皆圓,若不分時只是一塊。此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種種形貌,喻如屋舍,捨驢屋入人屋,捨人身至天身,乃至聲聞、緣覺、菩薩、佛屋,皆是汝取捨處,所以有別。本源之性,何得有別?」

  「問:本既是佛,那得更有四生六道種種形貌不同?」其實大家應該也要知道,依裴休的程度,他會不知道這個問題嗎?他應該知道吧!所以有很多人都是替後人問的。既然我們是佛,那麼爲什麼我們會在這個十法界當中,然後會變化不同的樣子呢?其實我們不要把佛這個字,當成一個很特殊的字,好不好?就像我們本來都是人,既然我們本來都是人,爲什麼我們每個人的人生會過得不一樣?你會懷疑這個問題嗎?

  有時候,我們在讀佛經,就是太神格化,不親切。佛本來就是人,只是一個覺醒的人,只是一個道德情操圓滿的人,只是一個善解人意的人,只是一個清淨的人,只是一個很有智慧充滿慈悲的人,所以他本來就是一個人。我們都是人,爲什麼我們人生的現象不一樣?爲什麼我們人生的結果不一樣,這是爲什麼?這個問題有困難嗎?還是不難?是困難還是不難?有時候,我們在學佛跟你的人生分開,你學這種佛法,是不切實際的佛法。就像龍樹菩薩講說,你要證得第一諦,不可以離開世俗諦。你要成佛離不開做人,做人圓滿那就是佛,其實是這個意思。

  所以佛法不是佛教徒才要學的,其實這個道理是世間的道理都一樣,是每個人都要懂。所以這裏面根本就沒有命中註定的問題,這裏面根本沒有老天爺的問題,這裏面也沒有造物主的問題,這裏面只有一個問題「人的問題」。你想做什麼人,你需要問別人嗎?你想做什麼人,你需要去抽籤卜卦嗎?我舉個例子,你現在想做個聖人,你需要去廟裏面抽籤嗎?你想要去當個孝子,要不要去求媽祖?你想當一個成功的人,需要算命嗎?需要去算命嗎?你這一輩子志在讀書讀到博士,需要去求文昌帝君嗎,需要嗎?如果讓我講一講,那些神像是不是應該拿掉了?

  所以我們一直在欺騙自己,我們沒有信心,所以希望別人給我們信心。但是人不能夠給我們信心,所以我們希望神給我們信心。終歸一句話,就是對自己沒有信心。沒有信心,轉向去求一些你認爲萬能的天神來幫助你。所以我說這個從頭到尾騙自己,騙一輩子。我再舉個更真的實例就好,每天拿起三炷香,拜家裏面的佛菩薩,拜家裏面的王爺、媽祖、太子,甚至也拜自己的祖先;就是說鬼也拜,神也拜,祖先就是鬼,知道嗎?你所認爲的神也拜,鬼神都拜。然後每天早上就是三炷香拜,拜求家裏面大大小小平安;每天晚上也會再拿三炷香拜,拜家裏面大大小小平安。但從來都沒有跟家人講說,從來沒有每天跟家裏面開會,從來沒有在家裏面辦教育訓練,由父母教家裏面大大小小的人,「我教你們一輩子平安的方法跟道理」,卻沒有人教,諷不諷刺?你拜祂,怎麼會平安?你要讓他平安,你何不教他怎麼平安,這樣對不對?

  所以我們是不是把人的工作交給鬼神,然後一天到晚在騙自己,然後代代,一代一代地騙。但是被騙久了,不管你是有讀書,還是沒有讀書,不管你是小學,還是博士,腦袋都一樣,騙到最後都一樣。爲什麼?因爲一定是集體催眠,已經變成一種共同的價值觀。最後用一句話結論,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所以我們到底在幹嘛呢?我們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人!希望把責任推給你家拜的那一尊,還有推給你祖先,你看!你活著這個人,你在幹嘛?你怎麼把責任推給他們,真的是!這個有時候,我們爲什麼人類要一直騙自己?

  我曾經聽一個同學講,他以前沒有學佛還很信佛,自從聽完我的課之後,相當不信佛。這一句話有不同的解讀,佛教是理性的教育,注意聽,學佛的人他有理性的思惟跟辯證,什麼是真理,什麼不是真理?什麼是方便,什麼是究竟?他有很高的抉擇的智慧,你知道嗎?他自己有很高的抉擇的智慧判斷。而不是說,好像大家只能夠道聽途說。為什麼叫道聽途說?比如說別人跟你說,誦《金剛經》可以開智慧,然後你就來誦《金剛經》。別人跟你講說誦《地藏經》可以消業障,你就誦《地藏經》。這是學佛嗎?這不是學佛,這大不了只是盲從而已,不是學佛。爲什麼?因爲你都聽別人說,只要聽別人說,其實坦白說,你就是很盲從,你不是用你的理性去思惟,去辯證。你是聽人家說,人家說坐禪很好,你就來坐禪;人家說拜佛很好,你就來拜,你大不了只是個信徒而已?爲什麼?因爲你始終沒有智慧。你或許來拜佛心比較安,爲什麼?因爲你認爲有佛在保佑你,而且你認爲你有在拜,只要你認爲的沒有錯,它就會變成一種狀態。所以只要是怕鬼的人,只要是念一句佛號就比較不怕,所以他認爲是這樣,他結果就變成一種狀態,厲不厲害?厲害。

  但是有一種狀態你是騙不了的,我認爲只要是念佛就能開悟,你念了,你依舊不會開悟!但是念了之後,我的心比較不怕鬼,確實是可以這樣子!你有看到嗎?你有沒有去實驗?你多加實驗好不好,你用各種方式來實驗,怕鬼的時候,念佛確實比較不怕鬼,就像走夜路的人,高聲唱歌比較容易壯膽。但是高聲唱歌他依舊不會開悟。

  有時候,我們要知道人類到底在幹嘛?現在不是只有你知道「你在幹嘛!」其實,你應該知道「人類到底在幹嘛?」人類只要是人,他到底在想什麼,你應該很清楚,人真的是很無助。人就是一位很無助,所以才要求助鬼神,所以才成立了宗教。今天你要當一個覺者,你本來這個人是與天地同參,都是一樣偉大,不論是天才,不論是地才,不論是人才,統稱三才,都是一樣的偉大。但是你今天完全否定了你自己,要往外面去攀緣、去抓、抓各種東西來肯定你自己,你要去抓,抓什麼?你要去抓學問來肯定你自己,你要去抓錢財來肯定自己,你要去抓社會地位來肯定自己,你要抓很多東西來肯定自己。越想肯定自己的人,其實就是越否定自己的人。

  我們本來是一尊尊貴的佛,叫做世尊。但是我們現在變成一尊可憐的佛,知道嗎?其實我們現在是一尊可憐的佛。然後很貧瘠、很貧乏、很貧窮的佛,什麼都要往外面抓。所以我們只會講說,有的產品需要包裝,其實我們也不斷在包裝自己,因爲我們看不到自己的內涵。我現在講的這個人就是如此!假設你不能好好地去透視你自己,真正去瞭解你自己,學佛你只是透過佛法在包裝你,你外面穿一件衣服,叫做三寶。但是你內在還是空虛的,還是軟弱的,還是沒有自信的。所以這樣學佛,學不進去!

  學佛只是要瞭解你內在這一尊佛,是多麼無比地尊貴!我坦白跟你講,是多麼無比地尊貴!尊貴到什麼程度?尊貴到你不用說,你也不用辯,你也不用比,你也不需要證明你自己,你就可以很尊貴地活著。但是現在誰有辦法這樣活著?每個都要用他各種方式有意、無意地來襯托自己,其實他是好的,他是對的,他沒那麼差!一樣嘛!

  如果說,你可以一開始就認識說「你本是佛」,那麼你今天爲什麼落得如此的下場?爲什麼會掉入四生六道?你爲什麼會淪落這個下場,爲什麼?這個是因爲你沒有能力嗎?還是說因爲你的出身比別人差呢?其實不是,這個只是因爲,第一,你不認識自己,第二,你不知道人生到底是怎麼回事?第三,其實人生每個人都可以過得很好,但是你始終就是不能確定。

  因爲不能確定,所以幾個行業誕生了!就像我所講的宗教誕生了,一些算命的東西也誕生了。因爲你不知道,所以你要去請教萬能的神,但是那個神你卻一輩子都沒有看過。說不定我們這一輩子有生之年,說不定還可以看到ET,我們說不定還有機會看到外星人。你覺得有沒有機會?應該有機會。但是我心目中的神,我相信我這一輩子應該是沒有機會碰到祂。如果我碰到祂,一定是鬼,那個一定不是神,那個一定是鬼,那個一定是我心中的魔鬼所幻化的,幻化出來給我看。因爲你所謂的神也是無形無相。

  接下來,你將你的人生,你將你的命運去請教巫師,去請教乩童,去請教通靈,去請教算命,那是因爲你不懂人生,你才會去問這些人!人生要怎麼過,你需要問別人嗎?比如說,這位同學你什麼學校畢業?大學、專科、高中?大學。你的命運是不是註定讀到大學?當然不是。是你不想繼續再讀吧!你這輩子會不會成功?那也是你自己,那也看你自己想不想成功。你這輩子想不想開悟?那也是你自己決定「你自己要不要開悟」。所以開悟難不難?開悟是難跟不難的問題嗎?還是我不想。其實是你不想開悟啦!我有說錯嗎?你想開悟嗎?不然是什麼問題?回答一下。

  我的意思跟你的意思一模一樣,是啊!他不知道怎麼開悟?一個不知道怎麼開悟的人,同理可證,他一樣不知道怎麼樣成功。同理可證,他一樣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夠幸福。同理可證,他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夠快樂。同理可證,他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夠過好人生。你們學佛學這麼久,還不知道嗎?那難道還要拜拜嗎?你怎麼可以說不知道,你是知道還是不知道?你學佛學這麼久,你現在是知道還是不知道?什麼叫做不敢說?

  啊!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你看,你們都沒辦法跟人家肯定的說,比如說,你鼓勵晚輩或是鼓勵自己的子女,連你講話都不那麼肯定了,你怎麼鼓勵別人呢?比如說,你孩子問你說「父親,你覺得我會成功嗎?」你應該怎麼回答?答:不知道。爲什麼?爲什麼?詳細跟我講啊!所以你要知道,其實我們一般人鼓勵別人,假設你沒有講得很具體,你講得越具體別人越有信心,對不對?但是你講得不具體,別人有沒有信心?其實別人是沒信心的。因爲別人只是會認爲說,你是安慰他的話。所以你講得越具體,我們講話肯定是因爲你能夠講得很具體。你能夠講得讓他覺得真是如此!

  我們學佛學這麼久了,爲什麼連這個事情都不敢很肯定跟人家講?所以難怪,你對你自己未來的人生,你也沒把握。因爲你都不具體,所以你對你的人生有什麼把握,然後你怎麼去鼓勵別人呢?你就沒辦法鼓勵別人。那麼你今天學了佛法,你就入寶山空手而還。這幾個字(因緣果)已經講得快爛掉了,還在!他要什麼樣的結「果」,他必然具足什麼樣的「因緣」,這是很清楚的,怎麼會說不知道呢?對不對?我是不是講過無數次了?答:因緣太多太複雜。對嘛!智慧不夠嘛,所以無法一一理解嘛!所以把你人生要的結果,先確立。因爲太多的東西了,所以把你人生最重要的結果,先確立嘛!你人生最重要的結果不外乎是四個。我知道你們想準備抄,其實都是我講,然後你抄,其實,實在是太不負責任了,你們對你們太不負責任了,你要什麼,還需要讓我講答案嗎?那個還算你要的嗎?你要什麼,需要我講嗎?需不需要?你要的東西需要別人講嗎?你要什麼?

  其實人類要的不外乎是四個,但是四個不見得全部都要,四個只要其中要一個,其實就可以了。哪四個?我不管他是好人還是壞人,我不管他有讀書沒有讀書,我也不管他的身世背景,只要是人類,要的東西都大同小異,不外乎,第一個要的是「快樂」,第二個要的是「幸福」,第三個要的是「成功」,這三個就是世間法,世間法要的東西不離開這三個東西。有第四個叫做「自在」,這是出世間法,開悟;世間法沒辦法做到。

  所以歸納起來人類要的,不外乎這四個,幸福、快樂、成功、自在,這是人類所要的。那麼你隨便選一個你就會知道。你隨便選一個說我要成功,那要成功要具足什麼樣的主要條件,什麼樣的次要的條件?是你想不出來,還是你不願去想?是你不願去想吧!是還是不是?那麼你們今天有人能夠只是停留在不願意去想,但有的人連這個公式他都沒想過,是還是不是?一般人有沒有這個公式的概念,他沒有這個概念哦!他認爲說這裏面有很多變數哦!什麼變數?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所以有沒有變數?所以我努力不見得會成功,但是他努力當然不見得會成功,爲什麼?因爲成功不是單一因素。所以你努力怎麼會成功?就像說「想開悟」,精進一定會開悟?精進也是單一因素。你怎麼開悟?不然就說什麼「哇!這個因素太複雜了啦,不要想了啦!」都是這種狀態,我有說錯嗎?他縱使知道這個公式,他也懶得想。

  就像說你很疼愛你的子女,就像我們這班的同學都是爲人的父母,你很疼愛你的子女。你都這麼疼愛你子女的父母親了,我已經教你這個公式。你回去你也都不願意去想,然後你說你很疼愛你的子女,你是什麼意思?對不對?你是什麼意思?說你很疼愛你的子女,比如說你家有兩個孩子啦,剛好是一男一女,然後你就教男孩子如何成功,你就教女孩子如何幸福。你不是很愛子女嗎?我已經告訴你了,你們父母親爲什麼不去想,要不要回去想?這要具備什麼條件?我不會跟你講,你自己去想。我不會跟你講,你不是這麼疼愛子女嗎?所以有時候人實在很矛盾,說你疼愛嘛!真的問你,你又做不到,那你疼什麼?說你不疼嘛!一天到晚又操心他,真的實在是。如果你要疼子女,那我叫教你怎麼好好疼,那你不學?你說「師父,我在學啊,只是你不教啊!」我哪有不教?我已經寫出來了,我有沒有教?笑。我現在有沒有教啦?我現在把公式寫出來了,你不是疼愛子女嗎?自己去想啊!

  問:師父只會寫大綱!這個就是不負責任,這叫做不負責任,這個後面黃蘗禪師就會罵你,這樣是不負責任的人。其實這個課我都講過了,老實說,我都講過了。那天有個同學講說「師父,我現在唯一操心的就是我那一個女兒。」我就笑笑跟他回答說「天底下的人都不用你操心啦!」來,什麼意思?你的操心往往都是障礙她,你的操心能幫她的很少。根據蓋諾普民意調查,往往都是障礙,你對她的操心往往都是帶給她障礙!你操心你子女往往都是給他障礙,你給他最大的障礙是什麼?你給他最大的障礙就是你瞧不起他,你就是瞧不起他,所以才操心他!才擔心他!知道嗎?你聽我的話,真的是!聽我上課,有時候實在是很氣我!我講的話怎麼都這樣講。不然幹嘛操心他?願聞其詳。應該怎麼講,你講講看。是嘛!你現在學佛法,有沒有走入歧途?如果我操心你,你覺得我會把你拉回來,還是會讓你更糟?他爲什麼走入歧途,你不需要負責任嗎?講到最後還不是因爲你做錯,爲什麼?因爲你從小就不尊重他,因爲你從小就不信任他,所以他爲了表達他的心聲,所以他走上歧途讓你看。

  我告訴你,你要開悟很簡單啦!只要你這輩子所遇到的人,每個人都很尊重你,你就開悟了!你只要這輩子遇到的每個人,都很尊重你,你一定會開悟!但是你慢慢地等,有這個機會嗎?你有這個機會嗎?那你知道我有說什麼嗎?你要對方好,你就是要徹底地尊重他,他感覺到你真的很尊重我,其實他自然會尊重你。因爲他是有良心的,他是有佛性的,他有時候做不出讓你傷心的事。因爲你從小就不信任我,從小就不尊重我,所以我做出讓你傷心的事,我也不會內疚啊!我幹嘛內疚?你們對人的心都沒有徹徹底底地去瞭解。所以這個東西是很清楚的!那麼多麼清楚呢?你看這個圖表,要看這個圖表之前,先把後面這一段念一念吧!

  「師云:諸佛體圓更無增減,流入六道處處皆圓,萬類之中個個是佛。」衆生本來平等,衆生皆有佛性,衆生本來也有般若智慧,所以衆生本來就是圓滿的。「更無增減」,在聖不增,在凡不減。但是因爲一念的無明,所以流轉於六道輪迴。但是在六道輪迴當中,他的佛性沒有因爲這樣而消失。所以其實他雖然在六道當中,其實每個人還是佛,只是衆生不認識他自己。

  「譬如一團水銀,分散諸處,顆顆皆圓,若不分時祇是一塊」。如果說你看過水銀,如果說它結凍的時候會凝聚成一塊,但是如果你把它融解之後,它一滴一滴流出來,它是圓形。如果說像以前我們有焊接過的人,常常會看到這樣的現象。

  「此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一顆水銀,一塊也是水銀,然後顆顆流出來,也全部都是水銀,所以都是一樣的。

  「種種形貌,喻如屋舍,捨驢屋入人屋,捨人身至天身,乃至聲聞、緣覺、菩薩、佛屋,皆是汝取捨處,所以有別。本源之性,何得有別?」這八個字劃起來「汝取捨處,所以有別」。我們本來是佛,但是因爲我們一念無明,所以每個人所造成的因緣就不一樣,造成的因緣不一樣,所以我們就會落入六道輪迴。那麼這個身體就會房子一樣,比如說,有的人墮入畜生道,然後等到因緣成熟之後,他才從畜生道再轉到人道。然後在人道之後呢?他能夠修五戒十善,又能夠修定,所以從人道一直到天道去,乃至他能夠去修四聖諦,證聲聞;修十二因緣,證緣覺;修六度萬行,證菩薩,一直到福慧圓滿成佛。那麼關鍵在哪裏呢?關鍵就在這八個字。都是因爲你分別,因爲你的心起種種的分別,所以你才會到不同的在十法界當中,你才會依據你個人的因緣,你就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什麼樣的成就。

  那一天,剛好有一個同學,他來跟我講一件事情。他說,他之前誤會我講的話,他怎麼誤會呢?我把他的話講一段給各位聽。他誤會說,只要是沒有開悟,就一定要輪迴,所以這樣學也沒有用啊!只要沒有開悟嘛,就一定要輪迴嘛,所以這樣學也沒有用。我說「怎麼會沒有用?」對啊!你雖然沒有開悟,但是功不唐捐啊!你今天所修、所造的這些的因緣果報,會發生在六道啊!然後人道跟地獄道有沒有差別?有啊!這樣你說有沒有用?也還是有用啊!怎麼會沒有用?

  你雖然沒有開悟,你依舊是六道輪迴,但是你個人的修爲,不會讓你墮入三惡道啊!對不對?所以有用啊!怎麼會沒有用?所以有時候,聽人家講課不要聽錯;然後認爲說這樣學就沒意思了,反正怎麼學都要輪迴,那我幹嘛學?一樣是輪迴,但是六道確實是不一樣。你今天能夠去行善,你還可以得人身,但是你得人身不見得能學佛,你學佛也不見得會去學正法。現在有沒有很多人在學佛,他有沒有學正法?事實上很多人是沒有。所以怎麼會沒有用?所以你現在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功不唐捐!因為什麼因緣,就會造成什麼樣的一個果報。所以六道是有差異的,縱使你沒有開悟,六道還是有差異的,所以不要用一句沒有用,然後來否認自己。這樣的想法就變成一種斷滅,不可以這樣想。

  那麼這裏面跟你講關鍵,「皆汝取捨處」,現在重點就在「取」跟「捨」。取跟捨就是分別,你還記得《六祖壇經》嗎?六祖講一句話說:「於一切法,不取不捨 ,即是見性成佛道。」快不快?六祖教你不取不捨,就是不要起分別執著,這樣你就可以見性成佛。但是我們今天就是取捨啊!我們今天就是分別啊!所以我們今天在十法界當中,才產生十法界的差異。如果我們這樣不分別的話,不就是一真法界嗎?就是一真法界了。這些是有分別的,怎麼會沒分別呢?

  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事情,就是說你是要來聽《傳心法要》,所以你不是來教《傳心法要》,所以你帶著聽《傳心法要》的心態來聽,跟你來教《傳心法要》的心態,一樣還是不一樣?所以你在家裏面是用哪種心態?你來聽《傳心法要》的,一般就不太願意講。所以現在我們看(黑板)這個表,你會得到一個答案。我們一樣都是人,我們既然是一樣是人,那開始差異,「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越差就越大嘛!本來大家都是一樣,爲什麼「習相遠」呢?

  爲什麼透過學習之後,每個人差距越來越大呢?從這個角度不是符合我講過一個概念嗎?人爲什麼活在這個世界上?第一件事你是來學習的,而且我發現一個問題,「一個沒有學習的人,他不會快樂」。因爲一個沒有學習的人,他的內心就會停在那裏,他就會停滯不前,他就會像一灘死水一樣。他之所以不願意學習,就是因爲他內在有很多的障礙。比如說,他內在有惰性,他也不想學;或是說他內在傲慢,他也不想學;或是他內在不願意學那麼多,不願意學那麼多意思,就是說不願意付出那麼多啦!因爲你學越多,你就要付出越多嘛,能者多勞!

  其實你要觀察你的內在,你的內在是很多障礙,你今天不學習,是因爲你內在有障礙。你有什麼障礙?你自己去看。所以我觀察過,其實一個不學習的人,他沒有真正的快樂。所以,有的人,他反而誤會「他認爲學習是一種壓力」,事實上,是不是很多人認爲學習是一種壓力?事實上,很多人認爲學習是一種壓力。這個就代表說,你可能搞錯方向,其實不是那個東西的問題,而是你認知的問題。比如說,錢越多越快樂,還是越痛苦?其實答案是不一定的,不可以說,沒有錢的人說,你看錢越多的人越痛苦;你講這句話也不是真理,這樣知不知道?難道是錢越少的人,越快樂嗎?所以有時候,我們自己講一些風涼話,自我安慰的話,然後講得多麼清高,其實是風涼話,實在是羞恥。我說羞恥,不要說那些話,比較不會羞恥。然後懶得讀書的人,笑那些人說「讀那麼多書,有用嗎?有屁用嗎?」自己懶得讀書。我們內心世界,就是想辦法來找藉口,想辦法來嘲笑或是批評別人。我們內心很微妙,我說「我們內心很賊」,真是賊頭賊腦,想辦法來欺騙自己,想辦法來欺騙別人,就是賊。我們今天不要欺騙自己,學佛法就是不要欺騙自己。

  那麼。你現在注意看!一樣是人,爲什麼結果大家會不一樣?很簡單,你注意看!你這個人平常在想什麼就好,注意看你自己,你平常都在想什麼?你從小到大你到底在想什麼?你就可以知道「你是什麼人?」你們願意可以告訴我,你平常在想什麼嗎?你平常在想什麼?不是平常「胡思亂想」,就是「什麼都不想」,這兩個都不對,這樣瞭解嗎?我可以告訴你,胡思亂想不對,什麼都不想,只能夠跟「癡」相應,一點智慧都沒有。

  然後這位同學平常都在想什麼?其實,你摸著良心「你是個什麼人?」這個時候,你需要騙自己嗎?所以你看看,你平常在想什麼,你就知道說「你是什麼人?」所以,你到底會不會成爲聖人,或是覺悟的人,你自己大概就知道了。你大概就會知道「你會成爲什麼樣的人」,不要騙自己啦!看看你平常都在想什麼?這個不是差距嗎?這個不是人生的格局嗎?這不是胸懷嗎?這個不是一種抱負嗎?這個不是一種遠見嗎?這不是一種見地嗎?這不是一種智慧嗎?你看看,你到底有沒有想這些,如果你沒有,你當然就沒有!你當然就沒有,就這麼簡單。

  再來,第二件事情,看看你,平常在做什麼?看看你平常在做什麼,你就會知道嘛!看看你平常到底在做什麼?平常你到底都是做哪些事情?你觀察一下,你都做哪些事情?然後哪一件事情,值得你感動的?你有做過很多讓你感動的事情嗎?我舉個例子給你聽,比如說,休假的時候,平常就是睡覺,就是補眠。第一種人休假的時候,就是睡覺、補眠。第二種人休假的時候,就是想辦法去玩。第三種人休假的時候,就趕快去學習。第四種人休假的時候就是去救人,去幫助別人。你是哪一種人?應該大部分都在睡吧!所以你未來的格局,你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嗎?」這樣夠清楚吧!需要算命嗎?這個比排紫微斗數更準。你透過這個樣子,不是很清楚嗎?

  再來,第三,你平常講話都是講什麼話。你跟人家在一起,你到底都是講什麼?你是東聊西聊,還是東家長、西家短,還是講講別人的是非、隱私,還是講每天新聞所發生的事情,新聞你不用再說了啦!因爲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新聞台可以看,你不用再說新聞給我聽了。看看你在講什麼話?只要你懂這三個,你就可以去開算命館,知道嗎?你不用學八字了,你也不用學紫微,你也不用去學那個鐵板神盤啦!這個比那個更準,你相信嗎?很準啦!

  你們要預知一個人很容易,知道嗎?如果要選女婿,選兒媳婦,從這三個角度,不用一星期,你就知道「這個是什麼女婿,什麼兒媳婦啦?」這樣會選吧!但是你看看可能選不到。但是,要求不要太高,爲什麼?因爲你要看看你的兒子跟女兒啊!你兒子、女兒平常在講什麼?你們就找他講什麼的搭配就好了,找那個適合的搭配就好了。平常胡思亂想,他也胡思亂想,平常在講是非,他也講是非,你們這樣配啦!我也沒辦法啊!

  所以我說,你本來就是佛,你有佛性,你不用騙自己啦!你只要靜下來,你什麼都知道啦!你不要再騙自己就好了,你就看看你,你就知道「你會不會開悟啦!」這樣夠清楚吧?需要騙嗎?應該不用騙吧!什麼都不用講了吧!

  所以這就是條件(身口意),根據這三個條件來決定「你是什麼人」。什麼是主因,「意」是主因,什麼是助緣,「身口」就是助緣,所以根據身口意的因緣,就會決定「你是個什麼人」,這不是很清楚嗎?那麼接著你注意看,從世間法的角度,你就會知道你這輩子,會成功還是會失敗。你看看你自己就知道,你這輩子會成功、會失敗。從出世間的角度,你會不會覺悟?還是你永遠都是一個凡夫,你也很清楚,騙不了人啦!

  從世間法的角度,你一直在思考「我怎麼樣才會成功」,接著,你的行爲跟語言都朝向「做成功的事,講成功的話」,你一定會成功。從出世間的角度,你的心在法上,你的心擺在心上,你具備有正見,再加上你的正業,再加上你的正語,合起來就是八正道,你一定會開悟的。所以我講課是很清清楚楚的,不跟你模棱兩可,你只要符合這個條件,自然就開悟,你不符合這個條件,你門都不用想。你當然是符合條件啦!符合什麼條件?符合不開悟的條件。

  很多的道理你跟別人講,你要篤定跟別人講,你要肯定地講。很多法則是這個樣子,它不會變的,不然這個就不叫真理。所以透過這個樣子,所以才產生三惡道、三善道,我們一般都說這個叫四聖,但事實上,如果以佛的角度,其實聲聞、緣覺、菩薩,其實還不能算是聖,叫做賢,但問題是以佛經的角度,原則上,初果就入流了,就入聖位了,聖人之流。

  現在已經講完,但是講完了,其實對你來講,你會嗎?所謂你會的意思是說,我懂了,世間一切事情都是如此,確是如此,就這麼簡單。如果你懂了世間法、出世間法都一樣,任何事情都一樣,這我是篤定的,我很確定,接著任何事情的處理,都是這樣處理。你不用懷疑,除非你自己不會啦,除非你自己不懂,不然任何的事情都是這樣處理。有時候,你想要什麼樣的結果,你可以有夢想,你可以敢想,但是問題是「你有具備那樣的條件嗎?」你有具備這樣的條件,你當然你所想的東西就有,可能會實現啊!如果你沒有那個條件,你想,那就叫做妄想!一天到晚在打妄想,這一點意義都沒有。

  所以,一樣的概念,這個課已經講完了,但是我一直跟你講說「你會嗎?」這個「你會嗎?」是你的事,還是我的事?但是你有下去不斷地學而時習之嗎?你有下去不斷地去思考、去練習嗎?你現在有馬上用在你人生嗎?你不見得有呢?你這樣聽這一堂,就沒有什麼意義了吧!你應該馬上就可以去運用到「你自己的人生」,你現在馬上就可以幫助到「你身邊的人」啊!

  看要什麼樣的「果」?但是一般人都想要得到一個什麼善果?這不是一般人的腦袋嗎?一般人都還不是想要得到一個好的結果嗎?沒有人想要得到不好的結果,所以一般人都想要得到善的果。好,所以你可以有善的想法嗎?當然鼓勵你有善的想法。所以你要從這個角度去問自己,我應該要具足什麼樣的因緣?你要冷靜下來,你要靜靜地去思考:「我應該要具足什麼樣的因緣,才能夠得到什麼樣好的結果?」你應該要好好地去思考,我剛才已經有示範過給你看,我已經有把公式給你講了,那我作一個簡單的示範給你看。比如說,你想要成功,最主要的因素,還是那一句話「要有正確的人生觀」,你想要成功最主要的關鍵,還是要正確的人生觀。你想要幸福,這個「正確的人生觀」,還是沒有變;你想要快樂,這個「正確的人生觀」,還是沒有變;你想要自在,你要有正見,改這個爲正見而已,你就要有正見。

  但是成功的條件是什麼呢?你一定會跟我講說,成功的條件太複雜,你要想啊!那個火箭之所以能夠飛上月球,複不複雜,人家都想得出來。你要成功幾個條件你想不出來?以發明火箭跟成功來講,你不覺得大巫見小巫?那麼複雜都想得出來,你這幾條成功的要件,你想不出來,你還是人嗎?所以我用這個角度跟你講,你一定是想得出來的,只是你就懶得想,你不願意想,爲什麼?因爲你也不太願意想成功,你想說「我這樣過就好了」。這樣過根據什麼條件?根據胡思亂想。你說,這根據什麼條件,我們歸納起來只有四個條件:第一個條件就是「會做人」,第二個條件就是「會做事」,第三個條件就是「真的懂專業知識」,第四個條件就是「勤跟誠」。有這四個條件你就會成功。所以我已經幫你歸納起來了,這個是不是一種角度示範,那難道遇到其它的事情,難道不可以這個樣子嗎?可以。

  我再舉一個實例。有一天,有一個同學要買一間辦公大樓,他們的公司要搬新的辦公室,就到處去看,看是幾樓,還是看那個辦公室朝哪個方向,然後就問我說「師父,辦公室我們去看過,哪幾個方向比較好?然後幾樓比較好?」我們看了三間辦公室,一間一百二十坪,一間一百五十坪,一間兩百坪,然後它在幾樓,它是朝什麼方向的。「師父,哪一個比較好?」你看這樣問對嗎?這樣問是不對的。來,這位同學比較聰明,為什麼這樣問是不對的?如果我隨便跟他回答,我就是江湖郎中!「哦!你屬老虎的生肖,屬老虎的生肖當然就是朝什麼方向嘛,東司命、西司命,知道嗎?」那我一定是江湖郎中,這個不用找我,你自己去翻就好。你找我幹什麼!你真的不要問我這個問題,這位同學說,他這樣問我,哪裏出問題?

  (果)還是要先想公司未來的發展是什麼?先把這個定位好,定位好了之後,接著你自己拿一張圖試畫,試畫什麼?董事長室畫起來,總經理室畫起來,各個部門的辦公室畫起來,會客室畫起來,會議室畫起來等,先試畫你們公司的各部門,先試畫,然後每個部門需要多少空間,你自己未來的規劃,差不多多少人都試畫,試畫起來之後,你才能夠得到一個「我要幾坪的辦公大樓」,要這樣啦!哪有人問我說「哪一樓比較好?哪個方向比較好?」哪有人這樣問的?坦白說,你這樣做企業會成功,我才輸你。連這個不是老闆的都有這個概念,更何況你是老闆。所以就是因爲要這個樣子,知道這個結果,然後按照這個結果,去找符合它的條件,這就是另外一種模式的概念,這樣了解嗎?要去反推回來,你才知道你到底想要去幹什麼。結果他聽完了之後,然後他一開始要畫,要畫之前,就問我一個問題「師父怎麼畫?」所謂怎麼畫的意思,就是說那個位子要擺哪裏?比如說總經理室、董事長室,各個部門要擺哪裏?要怎麼畫?我說你現在的意思是叫我全部幫你畫嗎?我告訴你一個大原則,動態的擺前面,靜態的擺後面,執行的擺外面,決策的擺裏面,講完了。

  所以,我意思是說,你一個概念你真懂,你可以變化無窮,你們在學佛法,不要把佛法跟你的生活完全拆開,你這樣學佛法,你學不來啦!這樣學佛法沒意義啦!所以我說道理都是通的,離開世間法沒有佛法,離開世俗諦沒有第一義諦,離開人事,不要談做佛啦!談什麼佛?

  那麼,你要知道,你這個只要懂了之後,可以處理你人生所有的問題,你知道嗎?你會忽然之間,變成一個有智慧的人,你相信嗎?你跟人家談事情,你會很清楚,知道什麼事情應該怎麼談。這個「技巧」、「技藝」、「技術」,這些都不難教。什麼不能教?「悟」沒辦法教!我有說錯嗎?所以你們今天是要來學技巧嗎?所以你們筆記所抄的都是技巧、技藝、技術,你筆記沒辦法抄這個(悟),這個筆記抄不了。你真的進入你的內心,去領悟那個道理?

  所以,你聽我的課你要有所感觸,確實很多的東西沒辦法教;沒辦法教,那怎麼辦?問你啊!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可以談十個例子,我也可以談一百個例子,但始終不是你的!你縱使把那一百個例子學起來,你也悟不了。你沒有真正去體悟「它那個核心」。那麼,你們現在有沒有什麼問題呢?你們有沒有什麼問題?

  那個悟是悟什麼?我簡單這麼說好了,你不要想那麼複雜,你只要問你自己,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樣的人,就好了!你只要好好地問你自己,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樣的人,你可以很老實地告訴我嗎?你可以很老實跟我講說:「師父,我生平無大志,只求六十分;我也不想開悟,我也不想成佛;然後我只要能夠好死,然後下輩子再當人,然後最好又學佛法,然後你再來教,這樣就好!」你也可以這樣講啊!勇敢一點,老實一點,不要在那邊都不敢表達。有時候,你敢表達,每一次表達,你才會更認識你自己!你才會看到你自己真實的樣子!

  我舉個例子,你要看到「你現在的狀態」,你現在雖然不是開悟的狀態,但是你要看到「你現在的狀態」。但是你看到「你現在的狀態」當中,你接著再來加以調整。你不要說「你現在的狀態」,你都模棱兩可。如果你連「你現在的狀態」,都模棱兩可,你會不知道怎麼下手?比如說「師父,我就是很喜歡讀佛法,但是我不喜歡修行,可不可以?」可以啊!你也可以這樣講啊!我喜歡研讀佛法,但是我不喜歡修行。你也可以這樣講「師父,我喜歡研讀佛法,但是我很討厭人。」你也可以這樣講,勇敢一點好不好。不要什麼都不敢講,這樣誰有辦法幫你!

  這位同學,你想當什麼樣的人?勇敢地說,你不要講太清高,你只要講你內心真話就好。答:當快樂的人。具體一點啦!這樣講話不具體,他也搞不懂,想當快樂的人,你就這樣告訴我,反正我想當一個覺得還不錯的人,但是容許我犯一些錯誤,你們不要太計較我,容不容許我們包容你的錯誤?容不容許啦! 怎麼不敢講?你都沒有錯誤,你就是聖人了,你何止是快樂的人?你講那個話都是騙人的,你都不犯錯,你就是開悟的人啦!你看,講都不敢講!

  學生問:我想當一個通達事理的人。師問:然後呢?...,你的境界比我高啦!我講我自己好不好,我只想好好教書,這樣子而已!我講得實在吧!我只想好好地教書,我就想好好教書嘛!好好教書的人,他不見得會開悟,他也不見得會成佛,他也不見得是完美的人,我只想要好好教書。聽懂我的意思嗎?聽懂嗎?你們講話都不敢這麼講?你們只會怎樣講,我只想要透過教書能夠自覺、覺他,我不會那樣講!

  你們可以滿足我的心願嗎?我們不敢滿足師父的心願,爲什麼?所以,好好地,爲什麼連自己的內在,都不敢如實地講出來,然後活在一種「不知道要怎麼講的狀態」,就是對自己的概念,不知道要怎麼講的狀態!像剛才那位同學,講那個境界是開悟的境界,這樣知道嗎?這位同學,你想當什麼樣的人?答:不敢講。我替你講好不好,你只想當一個身體健康的人了,這樣就好了,我替你講了。

  問:師父你想當快樂的人嗎?師:我已經跟你講過了,何必問呢?我只想要好好地教書,所謂好好教書的人,他也不見得是快樂的人,他也不見得是幸福的人,他也不見得是成功的人,他也不見得是覺悟的人。他有可能是會被學生,氣得要死的人,這樣對不對?所以我只負責我要做什麼?

  我講這個話不卑不亢,也不會誇大其詞,也不會講得很好聽,我也不會這樣講。就是一個好好的教書的人,他可能也只是一個平常的人而已,是還是不是,是嘛?他就是把他的工作做好而已,所以他也只是一個平常人,平常事,平常心,三平,知道嗎?你以爲簡單嗎?我只願意當一個平常人,做平常事,看有沒有機會平常心?聽起來很簡單。我就是生生世世想當老師啊!反正這樣講,就各自去解讀啦!好不好。管他大陸什麼禪師!

 

閱讀 156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