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04 八月 2019 23:01

傳心法要講記-191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20161026102249399

 

  上堂云:「即心是佛,上至諸佛,下至蠢動含靈,皆有佛性,同一心體,所以達磨從西天來,唯傳一心法,直指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不假修行,

  「上堂云:即心是佛,上至諸佛,下至蠢動含靈,皆有佛性,同一心體,所以達磨從西天來,唯傳一心法,直指一切眾生本來是佛,不假修行,這8個字劃起來,「本來是佛,不假修行」。從現在開始,這是黃蘗禪師開示的話,不是裴休與黃蘗禪師的問答。我們都知道其實禪師很少開示,一般都有是特殊的時節因緣才有開示,不然就是每年的臘月或是每年的開春,不然一般實在是很少在開示。

  大家《傳心法要》讀到這裏,你會覺得黃蘗禪師,好像東講西講,都還是講一樣的話,既然是一樣的話,爲什麼需要東講西講呢?譬如說,叫各位好好地善待你自己,那麼爲什麼需要講好幾年呢?講了那麼多年,你有善待你自己嗎?好像都談在同樣一個話題,爲什麼要談那麼久?比如說認識自己,一輩子都在講認識自己,但是你到底有認識你自己嗎?

  佛法,有時候,從有的角度說;有時候,從空的角度說。比如說,有宗講的就是真藏唯心、一切唯心造、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衆生皆有佛性,像這樣的概念,都屬於偏向有宗的概念。空宗它不講本體,只講緣起性空、只講一切法畢竟空寂,這就叫空宗。有宗的講法,是一切的東西,都是唯心所變現的,所以這一切的現象,都是心所變的,這些的現象是不真實的,因爲心所變的,所以是不真實。空宗講說「一切都是緣起性空,所有的相都是虛妄的」,其實它的目的都是一樣的,什麼目的?它就是告訴你不要執著,其實它只是告訴你不要執著,不管是唯心所變現的東西,還是當下就是空寂,告訴你就是不要執著。

  所以有人問我「空宗跟有宗的差異性在哪裏?」只是描述的狀態不一樣,但是它重點就是告訴你,這些東西不是真實的,所以請你不要去執著。那麼禪宗呢?《阿含經》一開始,就告訴你要正觀五蘊無常、苦、空、無我,這樣你就能夠離開一切的慾望,就可以解脫;所以《阿含經》講法,就是叫你去體悟無我。

  但是禪宗一開始,不是這樣的概念,一開始是告訴你,你首先要肯定自我。這種教導的方式,其實不太一樣,爲什麼?你看即心是佛、衆生本來是佛,這個概念其實一開始,就是叫你應該要自我肯定。你要透過自我肯定之後,接下來你才能自我消融。如果你學東西沒有信心,你根本學不好。所以禪宗的角度,一開始就先肯定你自己,叫你生起信心;所以告訴你說「即心是佛」,逢人就說「你是佛」。所以透過這樣的概念,讓你深入去觀察「我」,你才能夠察覺到諸法無我。這個時候,才能夠從自我肯定,一直到自我消融,最後才去善用這個「我」,肯定、消融、善用。禪宗的教導方式,它的切入點不太一樣。所以有的人,「空」聽不懂,只能夠講「有」。但是有的人,談「有」,他不能領悟;當然就談「空」,希望他自己能夠切入。

  那麼,我們今天要談的是「即心是佛」,原則上,就是你應該「肯定你自己」。我們都知道普賢菩薩十大願,他第一條願就是「禮敬諸佛」,那諸佛在哪裏?眾生就是諸佛!在哪裡?在你身邊都是諸佛。那麼當你說「別人是佛」的同時,就是代表「你也是佛」。因爲衆生是佛,所以你肯定別人是佛,你就是肯定了自己也是佛。這個名詞,只是針對我們學佛的人在說,尤其是學禪宗的人在說。但是我們對其它的宗派,或是說我們對沒有學佛的人,我們到底該怎麼說呢?人應該要學習尊重自己,其實尊重自己,才能愛自己;愛自己,才能夠自己跟自己和諧。不管我談尊重,談愛,談和諧,其實都是一樣的意思。如果你沒辦法善待你自己,你是不可能善待你身邊的人;你不能夠愛你自己,其實你是不可能去愛別人;如果你自己沒辦法跟你自己和諧,那麼你跟所有的人在一起都不會和諧。

  我們今天就從這個「有」的角度來說。我們都知道,自己愛自己的人很少。自己愛自己,自己才會快樂,但是我們現在是不快樂的,我們現在每一個人都不快樂。縱使你現在三餐沒有問題,其實你也是不快樂的;縱使你現在子女很孝順,其實你也不快樂;縱使你的另一半很愛你,對你很好,其實你還是不快樂。我不知道,你有沒有察覺到「爲什麼,人會一直不快樂?」你有說事嗎?沒什麼事!錢也有,生活還過得去,然後現在退休了,一樣也不快樂。你說生病嘛不快樂,那病好了呢?病好了,一樣是不快樂!有時候,不快樂跟生病是有關係的;但是病好了,你一樣是不快樂。

  你們有沒有探討這個問題?我一直在說,假設你能夠把那個問題探討開,你可能就開悟了。比如說「緣起性空」,這個議題我不想談,那你可以不要談;「諸法無我」,這個議題我不想研究,你也可以不要研究。但是你說「我也不想研究我自己」,可以嗎?好吧!你不想認識你自己,那也就算了,你總是要找個議題來研究吧!你一定會說「我幹嘛,這麼無聊,找個議題來研究?」因爲你就是無聊,不然,爲什麼「你沒有辦法,每天快快樂樂地,過一輩子」,你爲什麼沒辦法?因爲你就是無聊,所以你快樂不起來。

  我們今天要來研究一個議題,就是說「你怎麼樣才會快樂?」如果說「你真的會快樂」,我就可以告訴你,那就代表「你可以善待你自己」;那麼接下來,你當然可以善待別人,這沒問題。但是,你不快樂,就是你對自己不好,所以你不會快樂;並不是說誰對你不好,原則上是,你對你自己不好,所以你快樂不起來。你有探討過原因嗎?我今天之所以不快樂,是因爲心情不好,所以我就不快樂,這個應該是肯定的,就是心情不好,就一定不快樂,但是身體生病才不快樂嗎?我剛才已經講過,身體好了你依舊不快樂,但是你有錢快樂嗎?現在雖然不是台灣的首富啦!但是現在用錢,到死應該沒問題,你也快樂不起來。你說你先生不好嗎?你先生又待你這麼好!你說太太不好嗎?太太也很賢惠!你說你孩子有不孝嗎?孩子也還可以啦!不要說孝不孝,還可以啦!

  從各種角度你去觀察,有時候,你還不知道「你爲什麼悶悶不樂?」我講的這些條件,在我們這一班同學當中,很多人能夠符合這些條件,但是,你就是不快樂起來呢?爲什麼呢?你想過這個問題嗎?對啊!你不知道怎麼快樂。比如說,你已經看了一兩百本書,是那些書比較重要,還是你快不快樂比較重要?然後你已經看一輩子的電視、電影了,但是看電視、看電影比較重要,還是你這個問題比較重要?比如說,你已經交那麼多朋友,全世界都有你的朋友了,但是問題是「你還是不快樂啊!」或是說,你已經到處去上那麼多課了,你也不能夠解決你的問題啊!

  你知道,我在講什麼嗎?我在講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你卻放任不管,然後一輩子都沒有重點,然後你搞不清楚方向,但是卻不願意去探討「你生命當中最重要的問題」。既然衆生皆有佛性,我相信,我們每個人再笨,只問一個問題,十年之內都能找到答案,我講這句話誇大嗎?誇不誇大?不誇大!但是問題是你根本不願意一個問題想十年,我有沒有說錯?對不對?我講話不誇大是你不願意,是你不願意一個問題想十年,想什麼問題?想你最重要的問題,你不願意去想;然後你寧可到處看書,到處去聽課,但是你也不能解決你的問題啊!人爲什麼這樣對待自己?光從這個角度,就能夠察覺到,我們爲什麼不快樂?因爲你就這樣待你啊!你怎麼會快樂?

  你把心靜下來,我說「人爲什麼不快樂呢?」因為其實是對自己很不滿意,我講的這個不滿意,我講的是全面性的不滿意,什麼叫全面性不滿意呢?比如說,你也知道,當一個人應該努力,應該勤奮;但是,如果你自己不努力,也不勤奮,你對自己滿不滿意?不滿意!比如說,你也覺得該起牀的時候,就起床;但是天氣這麼冷,你可能就會賴床,其實你對這樣的行爲,你滿意嗎?其實你的內心是不滿意自己的,我有沒有說錯?其實,你是不滿意自己這種的行爲。比如說,你也知道,做事要有恆心;但是,你也知道,你做事是沒有恆心,所以你對你自己是不滿意的。比如說,你知道做人,就應該大慈大悲,應該人格很高尚;但是有時候,自己知道自己自私,有時候,自己也知道,自己嫉妒或是心量不夠大,其實你對自己也是不滿意的。比如說,你知道說對人要和氣,尤其是對家人應該和和氣氣;但是有時候,你卻常常生氣,所以其實你是不滿意的啦!

  我這樣講下去,你有沒有感覺到,其實你的潛意識,對自己是全面性的不滿意,我有沒有說錯?有還是沒有?你自己說。假設,我的生命可以百分之百的付出,但是我卻沒有付出我百分之百的生命,所以我對我自己也是不滿意的。所以,你們有沒有觀察過你們自己,爲什麼悶悶不樂嗎?其實,我們是對自己,是全面性的不滿意,我觀察過;我現在講的就是我自己,我對我自己是全面性不滿意,就是沒有一個地方是我滿意的,爲什麼?因爲我看到沒有一個地方,是我將我的生命發揮到極致的,沒有!比如說,滿分是十分,就是說從各個角度,我生命當中我遇到的各種事情,如果我滿意的話,它會是一個圓圈。比如說,我也好學,然後人品也很高尚、我也很慈悲、我也很愛惜我身體、我對任何事情都盡心盡力,這樣我才會滿意我自己,因爲這是圓滿的人生。但是問題是我觀察過我自己,我對任何的角度,我都不滿意,都有可能只有1分、2分、4分,所以我的生命變成這個樣子,我怎麼會快樂?我的生命很扭曲,我怎麼會快樂?

  我之所以不快樂,是因爲我對自己相當不滿意,我在剖析我自己,給各位聽;所以這樣,自己怎麼會快樂?比如說我今天來上課,很多人來聽我的課,難道這樣我就會滿意嗎?縱使我滿意,也可能是單方向的比較滿意,達到8分,只是這樣子而已。但是生命是全面性的,生命是從各個角度來探討的;所以當只有想到對自己不滿意的那個區塊,自己就快樂不起來,所以這個是我對我自己生命的觀察。

  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怎麼去觀察「你們生命的?」我找到「我爲什麼快樂不起來」的原因,不知道各位,你找到了沒?你們還有沒有其它的原因?比如說,有時候,你對你的工作或許覺得很滿意;但是,或許你對你子女的表現不滿意。有時候,或許你對你的子女滿意;但是,你可能對你來學佛,學這麼久了,進步很慢,所以也很不滿意,我有說錯嗎?所以這個不滿意,跟衆生本來是佛,有沒有相關?相關!你看到了嗎?所以你的不滿意,跟你自己在讀這一段佛經,是不能夠相應的。

  所以我們自己在讀佛經,我們要看到自己是什麼狀態?然後到底問題出現在哪裏?六祖說:「何其自性本自具足!」我應該都具足,所以我不應該,不滿意啊!我不應該,覺得我不足啊!我不應該,不滿意啊!但是,這不是應該跟不應該,而是現在講的是現前的內心世界,現前的內心世界,你就是不快樂,這個就是事實。所以我現在所講的概念,並不是你自己去看書,就能夠找得到答案的,不是這樣的;也不是說你去聽任何的課,別人就會告訴你「爲什麼不會快樂」。縱使別人告訴你了答案,你也不會接受,爲什麼?比如說,你爲什麼不滿意?你就說「只因妄想、執著」,可不可以?你當然可以這樣講,但是問題是「你滿意嗎?」問題是這對你有幫助嗎?你會覺得好像有道理,但是問題是你這句話已經聽了一、二十年了,你也是不快樂啊!

  所以別人告訴你問題,不見得對你有幫助,爲什麼?因爲你講這個對我,好像我也不能夠突破啊!對啊!那你怎麼樣才能夠突破?靠誰?靠你來上課嗎?是嗎?還是靠你願意關心你自己,你自己透過思惟,你就有機會在課堂上,當中某些話去觸動你,然後讓你切進去。但是,你從來沒有思考過;我告訴你,我縱使講中你所有的問題,你也不會改變,爲什麼?因爲你放任自己不管,你對你自己都不重視了,你上我的課,怎麼會觸動?不可能觸動!對自己重視的人,其實他時時刻刻,就是在探討這些生命的問題;所以我講課,他才有機會會觸動,不然是不會觸動「他的內心世界的」。

  我今天講這個議題,就是如果你知道自心是佛,其實你當下應該就可以很快樂;你在讀這些的文章當中,你當下就可以很快樂,我不騙你。但是問題是你不快樂,說你是佛,對你也沒什麼幫助;說你是衆生,你只是點頭承認,然後就默默地接受,只是這樣子而已。所以我說佛,對你也沒有啓發;我說你是衆生,你就說對。那麼你說,我應該說你是什麼,才對你有幫助呢?還是我跟你說,你就是諸法無我。我講有我,你也不見得會開竅;我講無我,你也不見得能夠契入,我有沒有說錯?

  你會覺得是因爲「你障礙重嗎?」不是!是因爲你對自己不負責任,因爲你沒有去找答案,如果你一直去找答案,只要那個機會點成熟,自然就會開啓。以像這個圖來講,我相信每個人畫起來,都應該是扭扭彎彎的吧!應該很少,有辦法畫這樣十分吧!你們學佛法,最糟糕的,就是用佛法來自我催眠。佛法,不是用「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來催眠自己;而是,看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不是拿這一句話,來催眠自己,安慰自己,我現在講的是「要看到」。不要只會講「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看到」,好不好?我們凡事都應該感恩,請問一下,你日常生活看到感恩的舉手。我現在不要講「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我講感恩,我們嘴巴講感恩,我們真的有感恩嗎?爲什麼,你感恩的心,生不起來?因爲你沒有看到感恩,你只知道人應該感恩。就好像,你只知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你只是知道,但是你沒有看到。

  就像《金剛經》所講「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你沒有看到,所以沒有力量。你沒有看到。比如說,「尊師重道」,也只是匾額,只是一句成語而已啊!但是你又沒看到,所以尊師重道這句話,對你也沒有意義,所以要感恩,你也沒看到。我們身爲子女,都知道要孝順父母;但是,你有看到嗎?你要注意我這句話,我現在講的是「看到」,你沒有看到,你是沒有力量。你一定會問我「師父看得到嗎?」我告訴你,真的看得到,只是你不會看。

  我們今天在談緣起,不是只有停留在你要知道緣起,而是你應該在日常生活當中,你要「見到」緣起,你要見到這個法,才是見到這個佛。一樣的道理,你要在日常生活當中,見到三寶,你才會恭敬三寶;你要在日常生活當中見到孝順,你才會孝順父母。如果你看不到的話,你很難從你的內心世界轉換,那是很困難的,那是相當困難的。

  我們從自己開始來說起,我現在從這個話題來說起,你看今天講自愛,今天不從認識自己來說。自愛就是你愛你自己,你喜歡你自己,你善待你自己,你跟自己的關係是很和諧的,這樣你才會快樂,不然你是不會快樂的。今天要談這個議題(自愛),但是你怎麼去善待「你這個人」呢?你怎麼去愛「你這個衆生」呢?你怎麼慈悲地對待「我」呢?你要從哪個地方來察覺呢?觀相,不是看面相,看手相,是你應該要去觀察一切現象,爲什麼?因爲你自己就是一個現象,然後你身邊的都是現象。你想要愛你自己,你就應該去觀察一切的現象;因爲你沒有觀察一切的現象,你看不到。你也看不到「你到底多尊貴」,你也看不到「你怎麼愛你自己」,因爲你也看不到「你到底是怎麼來的」?你甚至也看不到「你是怎麼活著的」?所以你應該去觀察一切的現象。

  你觀察了這一切的現象,譬如說,今天晚上來上課,有開車的舉手,好放下,你有觀察車的現象嗎?你有觀察,你現在開的車的這個現象嗎?你有想過這個車子,到底是怎麼來的嗎?這個車子的來源是很複雜的,但是問題沒有錯,你是沒有辦法把它所有的東西都講出來,但是你至少要知道它的骨幹啊!如果連它的骨幹,你都看不出來,你對任何的東西,你都看不清楚,因爲假設連車子都看不清楚,你有可能看清楚這個人(我)嗎?我想應該是沒有能力吧,你連你開的車子,你都看不清楚,你有辦法看清楚開車這個人嗎?

  所謂骨幹就是說,這個車子怎麼來的?第一先有需求者,這個車子的來源,剛開始是需求者。就是說這個世間的人有需求,這就是人類的慾望,這就是人類的動機。那個慾望,那個動機,就叫做需求者。假設沒有需求者的內心,起這個念,這個車子根本不可能在人世間發明,所以它的來源,就是先從有個需求者。

  好,既然有個需求者,就有第二個,叫做研發者,研究發明的人。因爲他知道人類有這個需求,所以開始去研究、去發明,如何去造一台車、去造什麼樣的車、然後車子應該考慮到什麼樣的這些的功能,他一一去考慮、一一去思考、一一去研究。等到他全盤都設計好了,都研發好了,才會出現第三類人-製造者,所以一個公司的研發部門,重不重要?尤其是一些大公司,光是他們研發部門,每年投資多少錢在這個研發部門,研發完了之後,才去生產,所以第三個骨幹生產者就出現。

  好!第三個骨幹生產者出現之後呢?就有第四個骨幹叫做流通者,這台車子需要通過各種方式去流通,所以才有流通者第四個環扣。那麼流通者他本身,並不直接去流通,而是他透過各種的方式去流通,所以他需要我們所謂的批發者或經銷商。但是這個經銷者,他也不是直接去賣車,經銷者再交給各個地方的販賣者,販賣者再交給消費者。

  但是消費的人,跟使用的人,是同樣一個人,還是不一定?所以消費者再交給誰?使用者!有時候,你買個東西回來,不是你用,是別人在用,到使用者,就結束了嗎?沒有!還有一個叫回收者,車子開完,開到最後報銷,要不要回收?到回收者就結束了嗎?沒有!還有一個叫做再造者,把所有的這些的材料能用的,能解體的,他各自去解析。

  那麼光是這樣講,這一個骨幹就有幾個環節了,我剛才講幾個了,六個或七個、十個、十七個,真是嚇死人,光是一個環節,每個人答案,都不一樣,那如果講真理,你們就各自解讀。觀相,就是說你有看到這一台車嗎?你有看到這一台車的全貌嗎?然後每一個環扣,假設第一個環扣、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第六個,第七、第八、第九、第十,那麼每一個環扣,需要多少緣起?復不複雜?太複雜了,真的好複雜!

  現在今天最怕的是,爲什麼你會對它(車)沒什麼感覺?你很恭敬你的車的同學,請舉手,我們不是要做給任何人看的,爲什麼?比如說,我恭敬我的車子,我又不是瘋子,你要知道,當他講出這一句話,你覺得你的內在是個什麼樣的人呢?你覺得你的生命有品味嗎?有沒有品味?你這樣講其實反過來,你也很瞧不起你自己,爲什麼?就是說你其實太沒品質,但是你這樣想過嗎?你沒有這樣想過,我怎麼會恭敬我的車子?

  注意聽!自愛的一個前提,叫做什麼?自重!請你尊重你自己,君子不重則不威,你就是不尊重你自己,你自己不會快樂。所以你對你自己,都不會尊重了,你有可能去恭敬那一台車子嗎?那不是笑死人,沒有錯,因爲你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不懂得恭敬萬物,所以不快樂,但是你卻不知道。如果你現在看事情,都清楚這麼看,你看清楚都這樣慢慢去看,請問一下,你對車子的感覺,是不是跟之前的感覺,會不會開始產生變化,會不會?所以這是催眠嗎?這不是催眠!而是我看到,這台車子得來真不易,它怎麼來的,我都看到;一直到它怎麼回收的,我也看到。這個車子的生命循環,我都看到,我當然對這個車子,就是對這個現象,我對它的內心,已經開始產生了不一樣的變化了,你有看到了嗎?他是催眠嗎?他不是催眠,他是看到,真的,我今天有這台車子,實在不容易,我真的太感恩它,我每次跟它開車,應該跟它問個訊,不然跟它敬個禮。

  那麼「我」呢?你有看到「我」嗎?譬如我這樣問,以後人家問你說「你兒子什麼人養的、什麼人照顧的」?你以後不要說「當然是我養的、我照顧的」,以後不要這樣說,因爲這樣說,是不對的,我有說錯嗎?你、你的父親、你的母親,這三個產生一個叫做「我」,看到嗎?你說「我」是誰養的?那一樣的道理啊!是誰養你的子女的,透過父母,再加上你,三個合和起來一個叫做「我」,那麼我們這個「我」,到底是誰養「我」,復不複雜?真是很複雜,現在父跟母已經在這裏了,所以父母就不用說了,是誰養我呢?天地養我、日月養我,但是有日月還不成立,繁星養我,我們在講日跟月,但只講太陽跟月亮,但是假設沒有其它的星球,能運作嗎?不能運作完全不能運作,所以天有三觀嘛!日、月、星。你看天地養我、日月養我、繁星養我,什麼養你?空氣養你、水火養你。除了空氣養你、水火養你,還有什麼養你?植物養,動物有沒有養你?動物養你,礦物有沒有養你?礦物養你,生物有沒有養你?再來統稱一切叫什麼?「萬物」養你,尤其是人類養你,其它沒有寫的叫衆生,衆緣合和的,那只有這些養你嗎?有情養你,無情還是養你。

  那麼各位,對!這叫做「觀相」,你會觀察這個現象怎麼來的嗎?所以你到底有沒有想過,你先不要想到別人,你只要想到你自己,到底是誰養你?除了父母養你之外,到底是誰養你?這樣養你的人,每個人是不是都有一份功勞?但是你要詳細看,你要一直看,你只要看下去之後,你的內心才會改變啊!你要看到,確實他也照顧我、他也養育我、他也提供一分力。所以「觀相」不是一種理論,也就是你應該要去觀察,這一切現象的緣起。

  大家都會說「知足常樂」這句成語,但是一輩子都不能知足,所以一輩子內心不會真正的快樂。所以我們有很多道理早就聽過,但是卻是一輩子不知道怎麼去用。因爲你沒有真正去瞭解,所以你不知道怎麼去用。很多好的話,早就聽過了,知足的人,他一定是快樂。但是我剛才已經講過,因爲我們對自己不滿意,所以我們一定也是對別人不滿意,所以我們現在是處在不知足的狀態,清楚看到吧!

  你處在不知足的狀態,其實你的內在一定有怨,你的內在一定有恨,還有一個叫做不滿,那麼其實這三個,其實就是「瞋」。但是不滿什麼?不滿你的慾望,你的慾望其實就是「貪」。所以只要談一個字,另外一個字就相對生起;心中有瞋的人,必有貪,因爲他的貪不能滿足,必然生起瞋。所以你看,如果你不能知足,你的內心世界,一定是這種狀態(怨、恨、不滿)。沒有說我不是這樣的人(怨、恨、不滿),但是我也不知足,那不能成立。所以你看到你內心世界嗎?所以這樣的內心世界,你爲什麼都不能夠知足呢?這到底是爲什麼?爲什麼我今天要從這邊來談起?因爲很多人講的話太簡潔,就像說知足常樂,簡不簡潔?很簡潔!

  但是問題沒有人告訴我,爲什麼我可以知足?對不對?是啊!爲什麼我可以知足呢?我明明就不足,你卻偏偏叫我知足,那我不是騙自己嗎?但是問題是知足有定義嗎?知足沒有定義,知足不可以用現象來衡量,因爲沒有辦法衡量。其實知足,就是一種看法,你對人生的看法,是因爲這樣的看法,讓你知足;而不是從現象的標準來說「你應該知足」。比如說,你一個月賺五萬塊,你該知足;或是說你已經生一個孩子了,你就應該知足了;比如說你父母親還在,你就該知足了。知足,不是從現象的多寡,來談知足。因爲這樣談,不客觀,也不標準,而且從現象界來談,那根本差異性很大。

  你說什麼叫做知足呢?有的人就說錢夠你花,你該知足了;有的人說「你人生已經活八十歲了」就該知足,從這個角度來談知足,實在是不適當。我們的內心世界,也是掉入這個陷阱,我們今天,爲什麼有這樣的內心世界?因爲現象界不能夠滿足你,是還是不是?就是這樣,所以我們不能知足啊!因爲現象界不能夠滿足我們,所以我們不能夠知足。比如說,我們道場的大跟小,別人道場這麼大,我們道場這麼小,你可能會安慰我「師父,有地方你就該知足了」;你看別人學生這麼多,我們學生這麼少,「師父,只要我們來上課,你就應該知足了」;你看別人一講都懂,「師父,只要我們願意來聽,你就應該知足了」。你說,從現象界要怎麼比較,怎麼比呢?其實從現象界不能比,你也沒辦法比。

  所以你不能夠體悟到,顏回那種一簞食,一飄飲,他卻這麼快樂的情境;你也沒有辦法體悟到,一個人身體都充滿了病痛,但是他又願意每天去幫助別人,去救人,甚至笑咪咪的,你又看不出他的病痛的情境,但是其實他全身都是病。所以你很難衡量,你只知道富是樂,但是你很難察覺到貧亦樂。你可能可以體悟到富是樂,但是你很難體悟到,貧爲什麼也是樂?高高在上是樂,但是低低在下亦是樂,你也很難體悟到。比如說,飛龍在天是樂,潛龍勿用亦是樂啦!這種境界是不是很難體悟,爲什麼?

  因爲你的眼睛,一直在看現象界的東西,你以現象的好壞,來取決這個人,是不是應該快樂,還是痛苦?但事實上,這樣地來觀察這個世間,你看到的答案但卻是不一定,你就覺得很莫名其妙,到底問題出在哪裏?什麼樣的人,才能夠知足呢?我現在是談不知足的內在是這種狀態,對啊!但是現在已經有人告訴你答案了,如果你自己要快快樂樂過人生,你要好好善待你自己,你就應該要知足啊!你就能夠常樂我淨,這不是涅槃的境界嗎?

  所以怎麼樣,我才能知足呢?來,你們說說看,你現在有什麼?你沒有的更多,看到自己有的,但是你沒有的更多,因爲你現在還是談現象。說說看!其實我們很少會自己設定一個議題,然後去思考那個答案。我們很少會自己去考自己,我們除了在學校讀書考試之外,接下來的人生,你從來就沒有出題目問過自己。我有這個習慣,但是我知道很多同學,沒有這個習慣,不會出問題問自己,不問自己,那要問誰?問善知識,善知識在哪裏呢?如果你沒想過問題,遇到善知識,你會問嗎?你沒有想過,遇到善知識,你也不會問,爲什麼?因爲你沒想過,所以你怎麼會問?因爲你沒想過問題,所以遇到人,你也不可能問,你只是會靜靜地坐下來,我不會問啦!你講給我聽就好了。我們生命就是這麼不負責任,你都不關心你自己了,別人怎麼告訴你?別人根本沒有能力告訴你,縱使別人主動告訴你,你也不會涕淚悲泣,你會覺得說「哦!我知道,我知道」,你就這種狀態。

  知足常樂,這個就是問題啊!既然知足常樂,我知足不就常樂了嗎?但是問題是,我就是沒辦法知足啊!是不是?怎樣才能夠知足呢?你要不要說說看。自愛→觀相→緣起→□ →知足→常樂,就是這個□要填哪兩個字?大家不明白我為什麼這樣寫?大家不瞭解我為什麼這樣下去嗎?要不要說說看。當然這境界很高,這是開悟的境界。我現在講的境界,原則上它應該是比開悟簡單,如果你要諸法無我,那當然境界是很高,但是我現在所講的就是說,如果你願意的話,如果你從這裡瞭解了之後,當你自己能快樂起來,其實要開悟就很快,你瞭解嗎?你要開悟就很快了,就很快就開悟了。

  從前面談起,這個心(感恩),是不是才會生起,不然會生起來嗎?比如說,你看到別人說「感恩」,你的感恩是什麼?你的感恩是謝謝,這樣而已。有時候,你講的感恩,只是叫做謝謝而已,那叫做禮貌話,那叫做客氣話,而不是我真的看到,而對你感恩,這是不太一樣的狀態,對不對?所以你要不要感恩你的車子,你這個心生不起來,你會知足嗎?你不會知足!所以,我剛才講那段話,不是玩笑話。真的沒有錯,你們來聽課,我就應該感恩你們,從緣起的現象,真是如此!如果沒有觀衆,台上的戲,演不下去,怎麼演?只有能到錄音室,自己對著麥克風講話,所以從老師變成播音員,然後自圓其說。

  「感恩」,這兩個字,對一般的人,有什麼感想?一般的人,一點感覺都沒有,我聽得都要爛掉了。我們對這個名詞,已經覺得很假了,覺得很厭煩了。你看,我們的內心世界,反而變成這種狀態。甚至,有人更糟糕,聽到人家講說感恩,有夠噁心。我們的內心世界,已經變成這種狀態,很可怕。他連這兩個字,都不想聽,那這個人的心,就不可能真正的感恩。

  那麼憑什麼能感恩?假設沒有觀因緣,感恩的心,生得起來嗎?根本生不起來,你怎麼生?你根本就沒辦法生,強迫你,也沒有用。只是說團體叫我們講感恩,所以我們就講感恩,變成說這個團體的共同的話語。不是這樣子,佛曾說:「感恩及知足,是爲最吉祥。」佛曾經講過這樣的一句話。所以現在任何一個名詞,它不是一個口頭禪,而是它爲什麼是這樣的狀態?假設沒有前面的緣起,這個心不可能生起來,那是不可能生起的。

  所以一個生起這樣心的人,那麼六祖惠能那四句話,當下全部都做到,哪四句?「恩則孝養父母,義則上下相憐,讓則尊卑和睦,忍則衆惡無喧」,這四句話完全做到。甚至,他也不可能再去造惡,他也不需要改過必生智慧。一個心存感恩的人,怎麼有可能去傷害別人,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感恩的人,一定孝順父母;感恩的人,一定兄友弟恭;感恩的人,一定尊師重道;感恩的人,一定是一個有仁義的人;感恩的人,一定是懂謙讓、懂忍辱的人。爲什麼,他要這個樣子,爲什麼?因爲你們是我的貴人啊!沒有爲什麼啊!這個東西,我的恩人要,我當然要送給我恩人啊!我的恩人叫我讓,我當然讓;不要說讓,我送。我不是讓,你知道嗎?你會讓你的恩人嗎?不是讓吧!我送你,你是我的恩人。

  如果你看到了緣起,你就知道,原則上,古人講那句話是對的,哪一句話?天公的兒子。你是天地之子,什麼人養你?還不是天地在養我們!所以當有這樣的心,你會不會再去比較,一個月領多少錢?你會不會去比較,誰長得比較美,比較醜?然後,爲什麼別人那麼健康,我會得這個病?你會想這些東西嗎?完全不可能!

  所以唯有感恩的心生起來,這個問題(不知足)才會解決,不然沒辦法解決。知足心怎麼生?但是一生起來了之後,你就會感覺到你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這也可以符合那句話「其實你什麼都有」,爲什麼?因爲每個人都照顧你。所以你可以推翻我的答案,沒關係,就是你回去自己想,你想到更好的答案,自己填。我的答案不見得是標準答案,那你回去想,但是這個問題,我已經想很久了。

  所以當你能夠「感恩」,你就能夠活在當下(知足),你對現前的因緣都是知足的。因爲一個心常感恩的人,其實他這個心,這個心(感恩)生起,這個心(不知足)就消失,這個心(感恩)如同光,這個心(不知足)如同暗,當光明生起的時候,黑暗就全部消失,所以這樣的人,不需要勸他爲善,他就會爲善,不需要叫他持戒,他必然自持戒。因爲這樣的人,他自然就諸惡莫作,衆善奉行,所以他當然能夠自淨其意。

  一切我都很知足,所以我感恩一切,所以上報四重恩,這不是你們念的迴向偈嗎?上報四重恩。知恩,一定感恩,那一定報恩,接下來,我的內心是知足的,我的心是清淨的,我自然就常樂我淨,這樣,你幾乎就要涅槃,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才會說你是佛。

  所以學著爲自己出問題吧!然後自己去找答案,有的問題很重要,你要自己問,答案自己找,找出來的答案,看看有沒有別人的答案,比你更好,更究竟。原則上,這就是你的體悟,這樣的體悟,人家都帶不走。所以我講課,不是叫你抄起來,你抄這個回去給別人看,別人不會感動的。就是說,你能夠知道裏面的內涵嗎?你能夠去看到嗎?你能夠去知道,去看到之後,那麼,你自己的內心就開始轉換了,你的生命就變得不一樣了,這一切都不是勉強的。所以「本來是佛不假修行」,不用勉強,不需要勉強,你自然就變成那樣的人。

 

閱讀 93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