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六, 14 十二月 2019 20:54

傳心法要講記-207

作者  釋達觀/講述 無念齋/整理

e1b8dcc2dc3574d

 

  有一般閑神野鬼,纔見人有些少病,便與他人說:『爾只放下著。』及至他有病,又却理會不下,手忙脚亂,爭柰爾肉如利刀碎割,做主宰不得。萬般事須是閑時辦得下,忙時得用,多少省力。休待臨渴掘井,做手脚不辦,遮場狼藉,如何迴避。前路黑暗,信采胡鑽亂撞,苦哉苦哉!平日只學口頭三昧,說禪說道,喝佛罵祖,到遮裏都用不著。平日只管瞞人,爭知道今日自瞞了也。阿鼻地獄中,決定放爾不得。而今末法將沈,全仗有力量兄弟家,負荷續佛慧命,莫令斷絕。今時纔有一個半個行脚,只去觀山觀景,不知光陰能有幾何?一息不回便是來生,未知甚麼頭面。嗚呼!勸爾兄弟家,趁色力康健時,討取個分曉處。不被人瞞底一段大事,遮些關棙子,甚是容易。自是爾不肯去下死志做工夫,只管道難了又難好,

  「有一般閑神野鬼,纔見人有些少病,便與他人說:『爾只放下著。』及至他有病,又却理會不下,手忙脚亂,爭柰爾肉如利刀碎割,做主宰不得。我們從這一段開始講,還沒上課之前,跟各位報告一下,《傳心法要》已經快講完了。請你翻開40頁,到這裏就講完了。然後40頁請大家再翻過來,41頁本身來講這邊是補充資料,這裏面本身並不是《宛陵錄》裏面的東西,這樣你了解意思嗎?所以我們《傳心法要》是講到40頁,後面補充的資料是從《指月錄》裏面節錄出來的,這個是自己你們去參考就好了。所以我們的課快講完了,這樣高不高興?還是覺得這麼快就講完,還是這麼慢?我們《傳心法要》已經講兩百多集了,應該再兩三節課就講完了,所以大家要有所準備。

  我們先解釋這一段,「閒神野鬼」指的就是一般沒有正知正見的人,沒有正知正見的人統稱閒神野鬼。然後「才見人有些少病」,就是說見到人有一些的掛礙、有一些的障礙、有一些的煩惱、有一些的執着,然後就便向人家說「你就放下吧!」這樣的話,你們有沒有常跟人家說?所以你們就是閒神野鬼,就是我們常開玩笑說的散仙。

  你們都很散漫,憑什麼放下?你平常又沒有做功夫,遇到境界怎麼有可能放得下?平常又沒有養兵千日,那用兵的時候,怎麼有可能會打勝戰?平常遇到境界就被境界打敗,他怎麼有可能不被境界轉?他怎麼有辦法心能轉境?就像《楞嚴經》所講的「若能轉境,則同如來」。我們一般人是沒有能力的,我們一般人不要說轉境,只要不被境界轉,就阿彌陀佛了,不要說轉境。

  所以我們跟別人在一起,就是講一些風涼話,其實講這些,有時候沒有意義。有時候,我們跟人家講一些的話是很不切實際的,所以很多人他聽不下去,或是很多人認爲說「你們學佛都學成這個樣子」,或是說「你們佛法講得都跟生活不結合,講得不切實際」,那是因爲你只會跟人家這樣講而已。

  我們今天講放下的意思,不是叫你不去做事,我講個最簡單的概念「盡人事聽天命」,盡人事,你要不要認真去處理、認真去做?聽天命的意思,就是說一切就隨緣吧!有的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就算去處理,不見得會得到最圓滿的結果。所以這個部分怎麼講?盡人事,怎麼盡人事?盡人事,就是我所講的認真做。怎麼認真做?就是我知道「現在發生什麼事情,我應該怎麼去處理、我應該怎麼去補救」。

  所謂發生什麼事,就是我現在遇到一個問題,問題的內涵是什麼?是一個不好的果。你常會說我遇到問題,或是我遇到了障礙,或是說我現在發生了什麼事。你現在所講的都是指「你不喜歡的現象」。其實佛法裏面用一個「苦」字代表。所以苦集滅道,第一個字就是苦,因爲如果沒有苦,根本就不需要談佛法,就是因爲你有苦,今天才要談佛法,不然談什麼佛法。

  所以你要去明白,今天大家學佛法學了這麼久,爲什麼反而都跟你現實的人生脫節呢?就是因爲對佛法的名相,你不能夠用在生活。就像我這一次教那個禪修院,教了一年的《金剛經》,然後我在下個月就講完了。所以上次,他們的教務長,就跟我再排第二學年的課程,就是第二次佛學院的學生要來上課。我就跟他們的教務長說,我第二年就不排《金剛經》了。教務長說,達觀師父你不講《金剛經》,你想講什麼?

  我說我講這個題目(將佛法應用於人生),我說第二次的佛學院的學生,我會爲他們講這個題目。我要告訴他們一個實用活潑的佛法,我只能夠跟他們講這個題目。那麼現在中國大陸,是不是在推廣中華傳統文化?這個題目只要改一下就可以,你只要改哪兩個字嗎?將經典應用於什麼?(將經典應用於人生)只要改這兩個字,我就可以講中華傳統文化,知道嗎?會不會喜歡?要懂得變通。所以你們學佛法學這麼久,比如說學到二果,就只會講二果;學到苦,就只會講苦。

  其實,那個只是問題,比如說,一般人看到別人遇到了問題,你不可以直接告訴他說放下,你講那個話,人家根本聽不下去。你要講什麼話,你才聽得下去?你就要講別人聽得很清楚的話,什麼話?你就要跟他探討這個問題的原因,接着我們應該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你才提出方法,最後會得到一個結果,但是這個結果X,所謂X的意思就是說,這是看你用什麼因緣、你怎麼去處理、那自然就會得到什麼樣的結果。

  那麼我寫的這些東西具不具體?有沒有很具體?世間法有離開這些嗎?沒有吧!完全沒有離開這些東西,問題是你們平常願意這樣思考嗎?還是平常沒有問題的時候,你們就不思考,等到遇到問題的時候,你們才開始思考。其實這個法則,就是因果法則而已,因爲它根本離不開因緣。所以這個概念是你一定要會的,因爲世間所有問題,都沒有離開這個樣子。

  如果說,你知道這個法則,它就產生了千變萬化,什麼千變萬化?因爲他有不同的問題,就是因爲不同的原因,所以你當然會採取不同的方法,得到不同的結果,但是這個法則你要很通透。

  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比如說你習不習慣解決問題?不習慣!現在不是他不習慣解決問題,而是一般人都不習慣解決問題,我有說錯嗎?等到有一天,你很習慣解決問題,別人問你任何的問題,你是不是在最短的時間就回答出來,是還是不是?你說這是上根,還是下根,還是習不習慣的問題?你就不習慣啊!簡單這麼講啊!我就不習慣觀察別人,我就不習慣爲人家解惑。我告訴你,這個真的是習慣。

  有的人,他知道他完全不習慣,所以他講一句話「我幹嘛了解別人!要把我累死啊!」我常常聽到很多人,這樣跟我講。你這是什麼概念?他認爲了解人是一個很辛苦的事情,連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了,他幹嘛要去了解這些人,要把他累死啊!這個概念,在他的腦海裏面放一輩子;這個概念,讓他一輩子,都不可能想要去了解別人、關心別人,不可能。爲什麼?

  因爲,他會跟累死連在一起,但是他卻不知道,因爲了解了別人,你才不會被累死;因爲我了解任何的人,所以我才不會被他們折磨。因爲我了解任何的人,所以我才知道「他爲什麼會無理取鬧,他爲什麼會緊張兮兮,他爲什麼自我防衛那麼強,他爲什麼會無緣無故就發脾氣,他爲什麼動不動就會這個樣子」,很多人的「爲什麼」,你都會懂。所以你反而會見怪不怪,你反而看得很透徹,你反而看到他不會累,覺得真是符合你觀察的法則,跟你觀察的法則一模一樣。

  所以你看很多的人的腦袋,一輩子觀念是錯誤的,他也不能察覺到錯誤。就像說你知道我們這班同學,問題出在哪裏嗎?我們這班同學出在一個問題,什麼問題?就是不會自學!這個就是我們這班最大的問題。不會自學的意思,有幾個意思。第一,他不願意立志求學。第二,他不知道「怎麼自己去學習、自己去成長」。這是我們這班同學最大的問題。大家願意聽學,願意跟別人學,但是不會自己學習,這是最大的敗點,我有說錯嗎?我有沒有說錯?你會自學嗎?

  我們這班同學會自學的很少,因爲會自學,所謂會自學,不是說你不來聽課,不是這個意思。是說你該聽課的時候,你也來聽課,但是你平常不聽課的時候,你也知道怎麼自我學習,自我突破,自我成長,自我提升。所以你可以觀察到,一般在學校成績很好的同學,他們自學能力都很強,你看所有優秀的學生都是這樣。所以我已經跟各位強調,這是你們最大的問題。所以我希望,以後你們想辦法要去自學,你們想辦法要去自己學習。

  所以《傳心法要》再兩三節課,我們就講完了。講完了之後,就朝着自學的方式,自己來學習。我已經在規劃了,規劃如何讓你自學,我教你怎麼自學。我不是不上課,我是教你怎麼自學,不是你來聽我講給你聽。我告訴你,我不再講給你聽了,我只負責教你「你自己怎麼學」。

  我已經跟各位預告了,《傳心法要》快講完了。講完了之後,以後就教你自學。因爲我們這一班的同學,聽學已經太久了。這一班不實習,要用哪一班來實習?這一班,已經聽二十年了。所以,從這一班開始來教你們自學,不是你們聽我講,而且我教你怎麼自學,換你講給我聽。所以跟只人家說放下,這樣是不對的。

  「及至他有病」,這個「他」,就是前面講那個風涼話那個人。他自己遇到問題,就是手忙腳亂了,他自己放得下嗎?他自己做得了主嗎?所以這裏講得已經很清楚了,就是說不要講這些的話。而是,你平常就應該知道,遇到事情你知道怎麼處理,怎麼處置,這樣你才會有功夫。

  「萬般事須是閒時辦得下,忙時得用,多少省力。」這句話應該劃起來。就是不論什麼事,你平常遇到小事大事、公事、私事、家事、天下事都一樣。「閒時」,就是平常,你平常就要有功夫。「忙時」,就是境界,你遇到各種境界的時候,你才用得上。你平常的戒定慧,難道是用在解釋給別人聽嗎?你平常的戒定慧,是用在遇到境界;你平常的止觀,就是遇到各種問題,你都知道怎麼去應用。這個時候你才會輕鬆,「多少省力」就是這個時候你才會輕鬆。

  「休待臨渴掘井,做手脚不辦,遮場狼藉,如何回避。前路黑暗,信采胡鑽亂撞,苦哉苦哉!」不要等到臨死抱佛腳,不要等到口渴了,才要去挖井,來不及了。我們常講「生死事大」,它是個最大的境界。你們平常遇到什麼境界?來說說看,生死是最大的境界,你們平常遇到什麼境界?用兩個字。佛法講「生死」,我們日常一般的人,平常都是遇到這兩個字「人事」。

  你現在所遇到的問題,都是人事的問題。你所遇到的人,不外乎是兩個人,就是自己跟別人。如果,再講更清楚一點,親跟疏。簡單講,自己的家人跟外人,這是人的問題。其實事,我告訴你,其實事好解決,事之所以不能擺平,其實還是扯到什麼?人!所以人跟事,一定要先解決人。我們中國人在開會,所有的決定都不是會議上決定的,所有的決定都是會議下早就決定好的,只是透過開會虛晃一招,其實開會前早就決定好了,你相信嗎?我們中國人的處事模式都是這樣,還沒開會早就決定了。

  五祖弘忍辦一場,把一千多位弟子,叫過來說「世人終日想修福田,世人生死事大」,其實五祖弘忍還沒開會招大家過來,其實傳給誰,心裏有沒有數?爲什麼要演這一場戲,很多事情不是早就決定了嗎?所以真正的問題,是人不是事情。只是因爲這個人在做事,但是問題是別人不願意配合,這個事情就難以推動。當別人願意配合你,這個事情就很好解決。

  所以我們表面上說「你在學做事」,其實更深的內涵是「你在學做人」。有的人說「先學做人,再做事」,有的人說「先學做事,再做人」。其實都對,爲什麼?因爲做人比較難,做事比較簡單。比如說,電腦繪圖專業,是做人還是做事?做事!所以我們一般人,一剛開始,都先學做事。他學他的專業,因爲這個跟人不太有關係,他只要專心學就可以學會。但他學做人牽涉範圍復不複雜?他學做人牽涉的範圍很複雜,相當地複雜。

  因爲你學做人,首先你要懂知人,知人你才能夠去利人,你才能夠用人,其實很複雜呢?你不要看我寫一、二、三,這個課要講起來,三天三夜還講不完。有的人活了一輩子,他連第一關都學不起來,我有說錯嗎?但是很多的話是不是耳熟能詳?「知人知己,百戰百勝」這句話出自哪裏?出自於《孫子兵法》。「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出自老子《道德經》。這樣的話,在我們中國人當中常講,這些話你都會講。但是,問題是你不會,因爲你不會知人。

  你不會知人,代表是什麼意思?代表是因爲你不會觀人。那麼跟人在一起,你知道要有多大的耐性嗎?跟寵物比較好相處,還是跟人?寵物!所以大家寧肯養寵物,都不願意什麼?養小三的比較多,還是養寵物的比較多?養寵物的比較多。你以爲養小三好養嗎?只要是人都不好養,所以寧可養寵物!像我什麼都不要養,爲什麼?因爲連我自己都養不活,我還養寵物,我三餐都懶得煮了,我還要煮三餐給它吃。那麼你看,第一關,你這一輩子,就過不了了。

  你把文字抄起來,也一點意思都沒有,你抄它幹什麼?我們就是因爲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們才可以去幫助他、我們才可以去利益他、我們才能夠真正去行菩薩道。但是我不知道他,我有時候想幫他,有時候反而是害他,甚至傷到他的自尊心。所以布施一定要注意,不要去傷到別人的自尊心。你又幫助他,又不傷害他的自尊心,要如何做到呢?還不是要先知人,你沒有知人,你就傷到他的自尊心。

  像有一次,一個學生包紅包給我,我說「你不用包給我,我包給你」。如果,我這樣說,會傷到他的自尊心。他要包給我,我不但不接受,我反而要包給他,我有沒有傷到他的自尊心?當然有啊!所以我當然不會這樣講,我說「你包給我可以,我已經把你拿起來了,所以我已經接受你的供養,接着你需要用這一筆錢,去做更多的事。所以這一筆錢,我告訴你,我現在借你三千錢,以後要記得還我,還要加利息。」這樣他就拿回去了,他包三千,我給他五千。

  但是這個是理論,我現在說的,你不願意親自去操作,有用嗎?完全沒有用,所以你這樣聽課是沒有用的。很少有人說,我講了之後,你明天你就會去練習,就會進入觀察,從此就對人就不一樣了,很少。那麼,你知道這個,跟你什麼有關係嗎?爲什麼一般人,你跟他講了,他也不願意這樣做,爲什麼?就像你,我跟你講了,爲什麼明天開始,你也不願意這樣做?重心沒有擺在這裏!那重心擺在哪裏?你還沒有聽到重點。

  你覺得呢?爲什麼一般人聽了,就過了?覺得是習慣習氣。現在每個人都有習慣,都有習氣。聖人有沒有習慣?聖人也有習慣啊!其實,跟你們可能都沒辦法察覺到,一個重要的問題,我們一般人,爲什麼聽過就算了呢?因爲我們一般人志向沒有遠大,他只想做一般人,我有說錯嗎?我有沒有說到你的內心世界?你們一直都覺得,沒有啊!一般人都是這樣,因爲一般人沒有抱負,沒有理想,所以一般人聽了就過。

  但是對一個有抱負,有理想的人,比如說,他從小就要當總統、從小就要當世界偉人、從小就是要當聖人的人,他聽到這個話,他的內心馬上就觸動他,他會覺得說「真是如此」。但是一般人都不會觸動,我有沒有說錯?你們現在想當世界偉人的人舉手,沒有吧!你們現在想當總統的也沒有吧!你們現在想當聖人的,好像也沒有吧!我有說錯嗎?所以會觸動你們嗎?不會!

  我的課就講那麼實在,講到你聽我講課,也氣得半死,但是你們無言反駁,你們就是這樣,對不對?真的是這樣!所以,爲什麼我們做任何事情的反應,大部分都是這樣,因爲他一定是決定在他的志向,我告訴你,這個就是關鍵,一個很深入的關鍵。所以以後要招生的時候,一定要寫一條,立志要當聖人的人才來聽課,不然這個課就反而不要開了,真的反而就不要開,立志要當聖人的人才來聽課,覺悟的人是不是聖人?是!覺悟的人是聖人!所以你看,那爲什麼我還要講呢?不然這節課怎麼度過?我講了,我明明知道,明天開始你並不願意變成那樣的人,爲什麼還要講?明天開始願意變成那樣的人,舉手一下,我先包個紅包給你。所以你看,好啦!反正我們就錄起來,講給網路上立志當聖人的人聽就好。

  我們當父母的,誰不想要去利益自己的兒女呢?但是你真的能夠利益他多少?因爲你對他不夠了解,你有時候會害到他,有時候會影響到他,其實教育不是教出來的,要注意我這句話,其實教育不是教出來的,其實教育是順勢而爲,什麼叫順勢而爲?因爲順天者昌,逆天者亡,順什麼天?天命之謂性,合起來叫做天性,我順你的天性引導你就好,一棵小草不可能把它教成變榕樹,一棵榕樹不可能把它教成變小草。所以只要知道我拿的這一棵叫小草,我就順小草讓它生長。我只要知道這一棵叫榕樹,我順應它,它自然就成榕樹。

  所以教育不是教出來的,但是天下的老師跟父母,常犯這個毛病。他認爲教教教,結果教到最後,反而適得其反,反而扭曲了孩子。這個道理,你要好好體悟,我說實在的,你要好好體悟。那麼後面就不用講了,你不了解這個人,你根本沒辦法利益他,所以你也根本沒辦法用他。你不會用他,不這樣你會得到一個現象,知道嗎?你會被他氣死,你會被他氣得要死,所以我們一般人都被別人氣得要死就是這樣,因爲我們不會用人,自己就會受傷害,知道嗎?我講這個課多重要啊!也就是說當父母也好、當老師也可以、當老闆也可以,如果不懂,其實,你只是會被一般人打敗而已,真的是這樣子。

  這裏講「前面黑路」的意思,就是「無明」,以事相來講,就代表說你即將往生了,這個時候,你在死前掙扎有用嗎?你怎麼掙扎都沒有用,一個沒有開悟的人,其實他即將往生,他不知道去哪裏。我舉個例子,做夢常常夢到光明的夢,就是代表說你的內心比較沒有事情,做夢常常夢到黑暗的夢,其實代表你內在的煩惱很多,所以你平常觀察你做夢就會知道。

  像同學常常夢到光明的夢,但是我怕同學以後往生到天道,因爲她都夢到一些仙人仙女,所以要加一把勁。但是一般人都是夢到黑暗的夢,黑暗的夢就常常會墮三惡道,所以當那個事情來了,這個時候,你在亂轉也沒有用,所以說「苦哉苦哉」,真是苦不堪言。

  「平日只學口頭三昧,說禪說道,喝佛罵祖,到遮裏都用不着。」這個講的就是會講口頭禪的人,會講一些理論的人,平常你這樣會講,你到那個狀況,你都用不着。所以我才跟各位講一個真話,其實越懂的人,他話越少,他平常話很少,他平常也不會動不動就跟人家講什麼禪啦!講什麼經啦!他平常不會。有一句話這麼說「高僧只講平常話」。你們講話,不講平常話。真正懂的人,只講平常話,而不是只會講一些佛話、佛語、佛味很重,這些都是不懂的人。

  「平日只管瞞人,爭知道今日自瞞了也。」爭,是「怎」的意思。「平日只管瞞人」,哪些人,平常會欺瞞別人呢?第一,很會上課的老師,大家都以爲他開悟了。第二,很會寫書的作者,大家也認爲他開悟了。第三,講得頭頭是道的人。所以你會了嗎?因爲你不會說,你不會寫,一般人不會被你騙。但是你會的話,一般人就會被你騙。

  你知道人有多好騙嗎?不然,爲什麼詐騙集團,生意那麼興隆,好不好騙?爲什麼算命、卜卦、風水地理,那麼多人去算?爲什麼那麼多宮,那麼多壇,那麼多廟,是這些人他文化水平低,爲什麼一些大學生,一些甚至博士生也被騙?所以代表衆生是很容易被人家騙的,簡不簡單?

  我意思是說,那些沒有水準的人,都有辦法騙你這個有水準的人,何況一個看起來有水準的人,他當然更容易騙沒有水準的人。人家會說也會寫,有沒有更有水準?有!所以他更容易騙你。但是你可以騙得了別人,你就是沒辦法騙自己,爲什麼?因爲今天要死的是自己,是自己要死,你要騙誰?你自己有沒有功夫知道嗎?你現在已經要死了,所以你根本騙不了任何人。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無夢最好啦!聖人無夢啦!知道嗎?就這麼簡單,聖人無夢啦!不要整天去夢到跟仙女下棋啦!然後聽仙女在彈琴啦!那就要加一把勁,就是平常要知道白天就在做夢,所以晚上不容易做夢,我們就是不知道白天就在做夢,所以晚上才會做夢。若是知道白天就是夢,我告訴你,你晚上就不容易做夢。就是要這麼清楚啦!這叫做正念,提起正念,保持正念,晝夜都是夢。所以我說學佛很現實,它不是一種學理,它不是一種理論。你講得再好的理論,你寫得再多的東西,或是別人怎麼稱讚你,我告訴你,病苦、束縛、沉淪,其實你自己最清楚,因爲你沒辦法騙自己。

  「阿鼻地獄中,決定放爾不得。」這是因果法則,你東西沉重,自然就是往水下沉;東西輕,自然就是飄在水上。如果你活着的時候,你內心沉重,你往生之後,就會往下沉。如果你平常心中,心安理得,了無牽掛,平常心,你往生之後,當然自然會往上升。所以佛法其實不是這麼神叨叨的,它是很清楚的很明白的。

  如果說你對道理很透徹,你就知道什麼叫做地獄?什麼叫做天堂?什麼叫做不在三界內,亦不在五行中?也就是說你沒有貪嗔癡的意思,所以當然你就不會被這些現象影響。五行,金、木、水、火、土,是什麼意思?就是現象,就是說你不再被這些現象所影響。但是如果你平時沒有修行,然後內在的煩惱,然後內在的心事,然後你自己所做的這些的罪業,其實你內心自己會苛責你自己啦!所以你當然就會帶着沉重的心,往生到沉重的地方。

  「而今末法將沉,全仗有力量兄弟家,負荷續慧命,莫令斷絕。」現在所講的佛法就是正法,這個正法將沉,未來懂正法的人、弘揚正法的人、能夠依正法的人,其實是越來越少了,這是真話。比如說,臺灣出生人口的比例,是不是一年比一年降低,但是有一個比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知道?臺灣每一年的出家人,越來越少!

  臺灣願意出家的越來越少人,這個從哪裏看得出來?從戒場!因爲每年都有受三壇大戒,就是受戒的人越來越少,尤其是男衆,男衆出家人的比例,疾速下降。爲什麼越少人出家,就是代表說,這個正法,大家越來越少有人要去弘揚它。所以弘揚正法,並不是辦很多的宗教活動。你現在看到臺灣的民主,我們的宗教很自由,其實那些宗教活動,絕大部分都是充滿了怪力亂神跟迷信,其實這些東西越興盛,就是代表正法越沉淪。

  什麼叫做「有力量的兄弟家」呢?黃蘗禪師也客氣啦!我們都是佛弟子,所以我們就好像是兄弟。什麼叫有力量?開悟才有力量,你不開悟有什麼力量?你不開悟,你隨時會退道、你隨時會沉淪、你隨時會走出歧路、你隨時會放棄,你隨時。所以只要有一個人開悟,這個正法就不會斷,你了解嗎?只要沒有人開悟,正法有一天就斷了。

  但是你開不開悟,決定在一個關鍵「你有沒有立志?」你沒有立志休想開悟,我有沒有說錯?你沒有立志,你又癡人說夢話「我想開悟」,你又沒有立志。就像我又沒有立志,但是我想要成爲臺灣的首富,那不是癡人說夢話。所以我說,其實你未來的人生,難道你自己不知道嗎?

  我現在舉個例子,比如說你今年才五十歲,然後你八十歲會過什麼樣的人生,你不知道嗎?你現在不想當聖人,你八十歲那天會變聖人嗎?我有沒有說錯?就好像說我只有國小畢業,我八十歲那一天會變博士畢業嗎?除非你立志,從現在開始,我活到老,學到老;我立志,這一輩子就是要完成博士的學位。你要先有這樣的立志,你到八十歲那一天,有可能完成博士的學位;但是如果你沒有立志,就根本不用談。

  那麼一樣的概念,你們現在沒有立志開悟,然後你癡人說夢話,想往生之前就要開悟,你要騙誰?你們現在有沒有誰立志要開悟?三秒鐘,不要舉了。這個真的是一個最大的關鍵,你沒有這個關鍵,你後面根本就免談。

  就像說早年跟我認識的同學,不知他知不知道我的志向?比如說,以前我們叫做青年文教學會,更早之前那個瑞成書局幫我出版《一念之間》的第一版,我不知道各位你有注意到嗎?它上面是寫心靈書苑。心靈書苑是瑞成書局寫的,還是我跟瑞成書局說要這樣編?一定是我說的,結果成立心靈文教學會。

  所以你應該知道,其實在我早年出來教學,我不只停留在教學,我想要辦一個書苑。所以這樣的想法,其實在我早年,是不是已經有這樣的想法了?當然這樣的想法,可能今年在大陸,就會實現這個想法。我只是要談一個概念,如果你內在沒有這個想法,你怎麼有可能去完成這樣的事呢?如果說,你現在的內在,你根本也沒有那個志向,你要期待有一天你會開悟,有可能嗎?那是不可能的吧!所以這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實,所以我才一直跟各位講,我不是跟你開玩笑,如果你現在一點志向都沒有,我坦白說其實你未來的人生,你自己都很清楚。

  比如說你覺得你就要這樣過,就要這樣過是什麼意思?然後再來,所謂這樣過是正見嗎?其實這樣地過,叫做淡泊名利、還是叫做隨波逐流、還是叫做不長進、還是叫做隨緣?你的知見有沒有正確?有時候你對隨緣的概念、平常心的概念,你都把它亂解釋,那是一個開悟的境界。其實我們的內心,就是不太願意長進,因爲我們不太願意付出,然後我們也不太願意努力地學習。

  有人問夢參老和尚說「師父,我怎麼修,都不會開悟,爲什麼?」夢參老和尚只回答「沒有爲什麼,因爲懶而已!」你們不要講那些東西啦!老和尚講的有沒有真實?他不需要跟你講那麼多,就是因爲懶。「師父,我這輩子,爲什麼不會成功?」因爲懶!「爲什麼不會開悟?」因爲懶!「我爲什麼不會快樂?」還是因爲懶!「爲什麼不快樂?」因爲還是懶!「爲什麼沒有錢?」還是懶!「爲什麼那麼可憐?」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你自己很可恨,你知道嗎?

  所以曾國藩先生,也是講一句話,他說「人一輩子敗在兩個字,第一個字就是傲,第二個字就是懶」,曾國藩先生講的。「你懶不懶?」你真的懶,你懶得去了解自己、你懶得去增長智慧、你懶得去利益衆生,你真的很懶,你不要以爲「你很認真」,好不好?比如說「師父,我最認真的就是煩惱,我最認真的就是煩惱我的孩子」,沒有錯,你最認真的就是這個事。我們每個人的內在誰不懶?但是不懶的人,然後越來越有成就的人又怕傲,但是我們是又懶又傲,我們是連懶也傲,所以我說我們的前途,我們的人生,早就很清楚了。

  其實也不用讀《了凡四訓》,你才知道怎麼改變人生啦!真的啦!然後,也不用去透過邵康節,所發明的那一本書《皇極經世錄》,然後推算,才算出你的命運。你自己算就好了,還用別人算。這個實在真是笑死人,有一個人,一輩子脾氣不好,動不動就發怒,就發脾氣,這個人家裏一定不會幸福啦!你還要算誰?你還要算什麼命?有什麼命好算,其實不是我幫你算,是你早就爲你算好了啦!爲什麼還要騙自己,還要到處花錢讓別人算。

  你再算一萬個,你也一樣,你一樣是所遇非人,爲什麼?因爲脾氣再好的人,看到你,他就會放棄你,我就不相信我就遇到一個,因爲開悟的人也不會娶你。縱使你先生是這麼樣好的人,你依舊不快樂,你相不相信?因爲衆生的妄想執着,實在是很可怕。所以你縱使遇到那樣的好人,你還是不快樂,真的實在是。你說這個道理,我講起來實在是有夠簡單。所以我自己很清楚,我自己要不要做事?我自己很清楚,我不做事我也很清楚,我要做事我也很清楚。

  有一件事,不知道同學還記得嗎?在十幾年前,我剛出家的時候,同學就跟我聊過天,她說「師父,你出家之後,以後一定會宏圖大展」。我說「早得很呢!等十幾年再說吧!」這件事情,我還記得,她應該是不記得了。你就會說「師父,你會神通」。不是我會神通,因爲那時候,我還不想做事,就這麼簡單,不是我會神通,而是我不想做事,懂嗎?你看我講話是多麼真實,你說「師父,你現在想做事了嗎?」因爲現在不做事,也不行啊!只是這樣子啊!就好像說「師父,你怎麼越跑越快?」因爲後面有老虎在追啊!所以就越跑越快啊!就順那個勢啊!只是這樣子而已啊!所以我才講一句話,可能大家不相信,我說「我在大陸一天,剛好在臺灣做一個月」,你可能不相信。

  所以說我們今天假設沒有立定志向,那麼你是不會開悟的,所以這個表面上是老生常談,問題這是關鍵,爲什麼?學佛要先發菩提心,菩提心就是立志,這個志向沒有立,根本怎麼學都沒有用,你說關鍵重不重要?這麼重要啊!所以靠我們啊!知道嗎?各位兄弟,你們要有力量啊!知道嗎?這樣「續佛慧命」,這樣正法,這樣真理,才能夠一代傳一代,不然我告訴你,就會斷了,不然你就會斷了,因爲你也不想傳。但是縱使你想傳,你也要有能力,那什麼叫有能力開悟,開悟才有真正的能力,你沒有開悟是沒有能力的,你的力道是不夠的。

  「今時才有一個半個行腳,只去觀山觀景,不知光陰能有幾何?」我們古人去行腳,真的去參學、真的去參訪、真的是爲法忘軀、真的是爲了明心見性。但是今天的行腳,有多好聽,你知道嗎?遊學,到底是遊,還是學?還是邊遊邊學?我們常常用很多美好的名詞來掩蓋自己,大部分都是去遊學,還是去遊玩?另外一個名詞叫考察,有沒有聽過?是去考察,還是去遊玩?繼續編吧!繼續編美好的名詞,欺騙自己吧!繼續編吧!

  怎麼這麼會自欺欺人,然後別人也笨得被他騙,以後就說我要去玩,錢拿來就好。所以大家都病態,真的都病態,就是大家都知道你在搞什麼鬼啦!那麼今天的修行人,也是這樣啊!說表面上我要行山涉水、我要翻山越嶺、我要踏破草鞋,其實現在的人也是去玩,去看看這家寺院的。比如說臺灣有四大山頭,我們去看看這些山頭在幹嘛?然後看完了之後,然後回來寫報告,互相批評,不然就寫特色,這個跟你何干,跟你何干?所以在幹嘛?所以我都不敢說去遊學考察,我都不敢這麼說啦!「師父,你要說什麼?」我要說什麼?人家都叫我去講課,我就乖乖地去就好了。

  「一息不回便是來生,未知什麼頭面。嗚呼!」一口氣不來,接下來,會一定是人頭嗎?還是牛頭馬面?不知道!對啊!下面的輪迴,到底是畜生道?還是餓鬼道?還是什麼道?你下一輩子,隨着你個人的因緣,你會投胎到任何一道,你知道嗎?其實你不要講不知道,我們也能夠預測啦!也能夠預測自己會投胎到什麼道啦!怎麼會不知道?所以黃蘗禪師就是勸我們,勸我們要把握時光,不要再混了,知道嗎?不要再混了,好不好?

  「勸爾兄弟家,趁色力康健時,討取個分曉處。」黃蘗禪師現在勸我們,你現在身體還可以,那麼你就應該開悟。「討取個分曉處」,你要知道你是誰啦!趁你現在體力還可以,趁你現在還有一口氣在,你真的應該把握。

  「不被人瞞底一段大事,遮些關棙子,甚是容易。」棙,那個字念ㄌㄧˋ「關棙」。「不被人瞞」,不被人騙。「一段大事」,這段大事,其實講的就是明心見性這一件事,這樣你了解嗎?講的就是明心見性這一件事。你這一輩子已經被無明所欺騙了,你這一輩子已經自欺欺人很久了,你不要到今天爲止,你還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你要去明白,你要透過層層的關卡,這些「關棙子」就是關卡。

  「甚是容易」,你要注意這句話哦,它這裏面的意思,並不是說,告訴你說開悟一定很難哦,這樣了解嗎?他沒有跟你講說開悟一定很難哦,他甚至跟你講說「甚是容易」,這四個字劃起來。所以這個是很多開悟的人都曾經這樣講,像《信心銘》所講「至道無難,唯嫌揀擇」,然後與我們中國老祖宗所講的「大道至簡」,那個道理都一樣,告訴你不是那麼困難,困難的到底在哪裏呢?就是下面那句話。

  「自是爾不肯去下死志做工夫,只管道難了又難,好,」那個「好」字,跟下面那個字連在一起,「難了又難」這裏面逗號,現在黃蘗禪師是不是跟你講出關鍵?就是你自己嘛,是你自己不願意「下死志」,「死志」就是不願意立志,你看到了嗎?你就是不願意立志,什麼叫「死志」?從一而終。是你不肯立志。其實這不是兩件事,表面上是先立志然後後行,其實我說它一件事,爲什麼?真的立志你自然就會這樣去做,你今天之所以不去做,就是因爲你不立志。

  你會寫書法嗎?爲什麼不能夠?因爲你不是不認真啦!不立志啦!因爲不立志,所以產生不認真的態度。所以有時候,你們在談事情,要談最根本。「師父,我不認真。」不認真的背後,是有一個東西讓你不認真的,我又不喜歡這個東西,我當然不認真。所以佛法你不要說講了老半天,在那邊繞來繞去,原則上你不立志,我告訴你什麼都沒有用,你懂我意思嗎?其實你來聽這些知識,也沒什麼意義啦!我很坦白跟你講,有什麼意義?爲什麼?對你來講也只是一個知識而已,就像你看連續劇,這樣看一看而已啦!沒有什麼意義,在你生命當中會不會產生改變?不會!

  曾國藩先生,曾經講過一句話,他說「一個人看了一本書,他還沒有辦法改變他自己,那這一本書就等於沒有看。」這個概念也很清楚,你學了佛之後,你不能改變你自己,等於沒有學。所以有時候,你所付出的東西,你不覺得你很冤枉嗎?你付出那麼多時間,你自己也不改變,你付出那麼多時間幹嗎?你不覺得你在糟蹋你自己嗎?你既然付出了,你就改變嘛!不然你幹嗎付出?

  雖然你不立志,但是你每個禮拜都付出兩個小時來禪心學苑,如果二十年,加起來也很嚇人,你算一下,嚇不嚇人?也很嚇人,你這樣不覺得說「你這樣付出很沒有代價嗎?」所以你說,有什麼好說的啦!你立志做,就會下功夫;你不立志,跟你談修行有個屁用啊!你不立志,我告訴你「你書法怎麼寫才會漂亮?」我跟你講「英文怎麼講英文才會學得好?」對一個不立志的人,你跟他講這些東西都沒有用,所以我才會說「你教教你自己吧!」

  你什麼時候立志?什麼時候才有用,不然真的是沒有用。我們已經實驗這麼久了,我們也透過真實的實驗,我們已經親證過了,這樣是沒有用的。你自己不下功夫,不立志,只在那邊說「好困難啊!」你說這些,有意義嗎?所以你說一輩子,也沒有意義啦!不要再說啦!

  所以今天回去,枕頭墊高一點,你已經活了半輩子了,其實未來的人生,你想幹嘛?自己去想一想,好不好?自己去想啦!聽懂,聽不懂,都不是重點啦!反正立不立志,你自己清楚啦!這個沒有高深的學問,去想一想,下個禮拜再告訴我。

 

閱讀 165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