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15 三月 2015 08:25

金剛經六祖口訣講記-15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這一段談的是想要學習的人應該有什麼態度?我們常講教學:教是老師,學是學生。如果老師很想教,當學生的也應該表現自己的學習態度,這才叫教學。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 善字指的是善根,也就是有善根的男子、有善根的女人。假設你沒有善根,沒有這麼福德因緣,你要學佛不簡單。為什麼要從這個善字開始來談呢?昨天在草屯上《佛法概論》,很多同學讓我講得頭都抬不起來。也就是說,學佛的人首先要有德行。你自己有沒有德行你應該很清楚。你是不是一個好人?你是不是一個慈悲的人?你是不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你是不是一個願意幫助別人的人?這是你的德行。我們學佛之所以不得力,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德行,卻想學佛,這很奇怪。

            為什麼很多學佛的人去公司上班或面對朋友,不敢跟人家說「我現在在學佛」?因為他害怕別人貼標籤:「學佛的。」每個人都會給你貼標籤,而且貼上去之後,他有意無意講話就酸酸的:「你們學佛的還那個樣子!」「你們學佛的還計較!」「你們學佛的還生氣!」「你們學佛的還怎麼樣……」我們不要怪別人給我們貼標籤,應該去怪自己的表現。如果你表現好,別人應該會貼標籤讚歎你:「沒有錯,他就是佛弟子,所以他表現比別人有智慧,比別人慈悲。他的表現是我們公司最好的,因為他是佛弟子。」你害怕別人貼標籤,就是我們還是有脾氣毛病,還是有個性,還是有很多的缺點,甚至在公司裡面人際關係不好,所以難怪人家講話會諷刺你。

            我以前跟大家說過:「當別人沒有問你的時候,你不要講。但是當別人問你的時候,你應該大方的講,覺得很光榮地講。」比如說:「你晚上去哪裡?」「上《金剛經》。」佛弟子已經不得了了,聽說還上《金剛經》,《金剛經》金剛不壞,上這本經還得了,上完了天不怕地不怕,也就是遇到任何境界都是「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念念都是清淨的,因為你懂了《金剛經》。

            你先看看你自己的樣子:你到底善不善?我們談善,先從儒家來講——「知過能改,善莫大焉」。我們每個人一定有過失。為什麼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上?因為我們無明、妄想、有執著,因為我們是業力牽引而來的,這是「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那是我還沒有學佛之前,我今天已經學佛了,那我「知過能改,善莫大焉」。你想要學佛,請你改過向上,這是最基本的第一步。假設第一步你沒有辦法做到,你要學佛很難。

            今天才跟一名學生在聊天,我說:「你現在只起一個概念:常常看你有沒有德行。德是內在的道德,行是外在的行為。你的內在世界、你的言行怎麼樣你自己應該很清楚。」先起這樣的念頭再學佛,人家才會肯定你。當然,學佛的目的不是要讓別人肯定。但是我們改變以後,很多人也會因為我們的改變來跟我們學佛。學佛是很好的,如果你真的懂佛法。

            晚上在吃飯的時候,六點半,有個學生,已經三年沒有見面,突然跑來了。他說:「好久沒有見面。師父,你出家了。」我說:「是啊,我出家了。你怎麼知道我出家了?」他說:「因為我看到一個出家人叫做釋達觀。」我說:「你看到釋達觀就會聯想到王達觀嗎?」他說:「一定沒有錯。」我問:「為什麼?」他說:「達觀之人,一定是很豁達、很開朗的,所以我看到釋達觀就知道一定是王達觀。」一樣的道理,你過去給人家的印象讓人家認為你是怎麼樣的人。不過,縱使你過去怎麼樣,沒有關係,只要你現在去改變。如果說你過去留給人家很好的印象,那你應該變得更好;如果你過去留給人家的印象很不好,你至少應該做個好人。人家會肯定你學佛是對你有幫助的,而且人家會告訴你:「你學佛學對了。」從這個善字,我就有莫大的感慨:我們要做一個善男子、善女人實在是很困難。如果我們不善,那怎麼去學佛呢?

            我們現在來談善的層次。第一種層次就是願意守五戒的人。學佛第一個條件就是你要守五戒,這也就是儒家所講的「仁、義、禮、智、信」。五戒守得起來,就代表你這個人不錯,你不容易犯錯。這是很起碼的條件。守五戒你可以得人身,就是說,如果你這一輩子不能夠覺悟的話,你下輩子還可以當個人,繼續再學習。

            如果更好的,你能夠行十善,這是第二種層次。也就是,你的身口意,你講話都可以幫助別人,都對別人有益。我們去演講也好,上課也好,假設演講的內容對大眾沒有利益,那就沒有意義。最頭痛的問題,一般是父母親跟孩子的問題,第二個大問題是夫妻之間的關係——兩性之間的問題,這兩個問題幾乎在你家都有發生。為什麼你跟你的小孩產生代溝?為什麼你跟你的另一半生活越來越冷漠、越來越疏離呢?很簡單,你們在一個屋簷下,每天在一起,你一開口就會傷到他;當你一看他的時候,你的眼神可能又刺傷了他;當你做一個動作,可能又輕視了他;他的內在對你感受很不好;因為你的身口意不怎麼善。比如,他說:「你對我好像不怎麼友善。」你說:「沒有啊,我很愛你啊!」你是在壓抑你的孩子,你是在懷疑你的另一半,你不是愛他。

            你去觀察自己一下:你對別人的身口意真的善嗎?你可以講鼓勵的話嗎?你可以講啟示的話嗎?你的態度有沒有很誠懇呢?你的態度有沒有讓人家覺得你很真實呢?還有你的腦袋有沒有去懷疑過或是去否認到你的家人呢?如果你這樣去觀察,你會得到一個答案:你往往會做一些不善的動作,去傷害到你的家人。所以,如果你們都守十善就更好。

            第三種層次,就是這個人願意修行。在修行人當中存在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華嚴經》曾經這麼講:如果忘失菩提心,你所做的一切善都是魔業。也就是說,你如果沒有發大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你修行如果只是為了個人,《華嚴經》說這叫做魔業,也就是你的起心有點偏了。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談的最大的問題。《金剛經》所講的善,就是發菩提心的人。無論是男子或女人,真的發菩提心的人才是「善男子、善女人」。

            我們先從坐禪的角度來說。我觀察很多人在學坐禪,聽一聽就知道他到底學得怎麼樣?第一種學坐禪的人,是因為他身體不舒服。他甚至在「禪」前面加兩個字——氣功禪,養生禪。學禪不是學氣功,也不是養生,你不要誤會。如果你為了身體來學禪,抱歉,你學錯了。第二種人,是因為他的心情很不穩定,所以他想學禪來讓自己的心靜下來。這樣學禪比較自私,不得力,因為只是為自己而已。第三種學禪的就更糟糕,他是為了神通。當你學禪到一定程度之後,你會引發神通,這你不用懷疑,這是真實的,而且外道就可以在修定時擁有神通,不需要入佛門學禪宗。這三種心態都不是學禪、學佛的態度。

            如果你今天想要學佛,定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個是標準答案,離開這一句話你是很有問題的。我想在座曾經聽過一本很有名的經—《華嚴經》,或許你沒有時間把它看完,因為它的內容很長,但是有一部分你一定要看,那部分很精彩,就是善財童子去參訪五十三位大善知識的過程。你不是想要去求法嗎?你不是想要去找一個大善知識嗎?但是,憑什麼善財童子可以去參學?憑什麼我們還不能夠去參學?

             善財童子跟我們最大的不同在哪裡?他只要遇到一位善知識,他都會先講一段話,這段話讓我聽起來很感動:「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第一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並沒有覺得怎麼樣。但是,我看到他跟第一位善知識講話這樣講,跟第二位、第三位也是這樣講,結果五十三位他都這樣講,就讓我相當地震撼。這樣的正念多麼地讓人家敬佩,有這樣的學佛態度,他不開悟都不行。他遇到任何一個人都是這樣。我們會說:「師父,我是很誠懇、很虛心來跟你求法。」講那個都沒有用。他直接說:「我沒有來之前,已經發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已經發了上求佛道,下度眾生的心,我是發這個心而來的,來向善知識你請問、請教,不知道怎麼樣要去學菩薩的行法?不知道要怎麼樣去修菩薩道?」這種誠懇我想沒有幾個人有。

             我現在跟一個同學演練,看他怎麼樣回答。請問,假設你現在來我們公司應徵,我看你怎麼講。我是公司的老闆,你會怎麼說?你難道會背這一段給老闆聽嗎?禪宗不是這麼呆板的。你們學佛一定不能夠這樣學,你不能夠回家跟你媽媽說:「媽媽,我已經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你媽媽聽不懂你在講什麼?你應該直接了當跟老闆講:「老闆,我已經準備好了,準備為公司好好地賺錢。」接著你再自我介紹。從來沒有人聽一個來應徵的人這樣說過。你回家見到你母親,母親節快到了,你應該怎麼說?按照這個模式,你對任何人都可以很清楚、很真實地說出你的心。我們東方人很含蓄,那是好聽的說法,有時候我們很愛對方也不敢說,還要表現出很冷漠,所以才有朱自清那篇文章《背影》,那麼地含蓄,用背影這種方式來表達父親對孩子的那種愛,而不敢直接表現。現在須菩提的意思是說:「世尊,善男子、善女人,他們都是發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的人。」

善男子者平坦心也,亦是正定心也,能成就一切功德,所往無礙也。善女人者,是正慧心也,由正慧心,能出生一切有為無為功德也。

            六祖大師的意思就是說,善男子、善女人就是定慧等持的人。這個程度很高,比我們剛才所講的五戒十善層次更高。因為定慧等持是六祖大師所講的法門:定中有慧,慧中有定。《易經》講乾卦是剛,坤卦是柔,剛屬定,柔屬慧。遇到事情,我的心不慌亂就是「定」,我能夠很快很清楚地處理就是「慧」。光是這樣,你就足以受用了。一個沒有透過修行、透過歷練的人,他遇到事情一定慌亂,所以他沒有辦法處理事情。請你把佛法用在你的生活,不要離開你的生活,否則你的佛法落空,沒有意義。

            這一段事實上就是整本《金剛經》的重點,也是我們今天的核心。第一個核心,我們學佛,無論你是剛學,或學了一段時間了,或學了一二十年了,你問問自己,你到底有沒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有一位學者很有名,是鄭石岩教授,他很小就學佛,還研究心理學。他對佛法的研究很深,所以常常用佛法的角度來談心理學,用禪宗的角度來寫很多著作。有一次,鄭石岩教授到一個道場去演講,那裡幾乎都是出家人,他們見到鄭教授很讚歎:「鄭老師,你的道德情操、你的學識都值得我們出家人讚歎!」鄭老師說:「那是表面的,因為我還不敢出家。」他講出了真話:如果我已經覺得出家這麼好,我一定會出家,也就是我可以把道理講得很好,我可以寫很多的書,但是卻還不敢出家。這代表說,你雖然學佛這麼久了,你真的有發心嗎?你發心是口頭上說的,是一時情急看人家發心就跟著人家發心,還是你自己寫在日記本上「我今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呢?

            我聽過很多同學說他們都曾經產生過兩個念頭:第一個念頭想自殺,第二個念頭想出家。為什麼想自殺?因為遇到了挫折。為什麼想出家呢?你一定看過很多的事情讓你很感動,比如看廣欽老和尚、虛雲老和尚或來果禪師的開示錄,覺得很感動,便很想出家。但是很可惜,感動是一下子而已,明天又想:「還是在家好。」或是只有那一剎那。你真的發了這個心了嗎?發這個心不一定要出家,發這個心不得了,它足以讓你不退道,而且你將來一定會成佛,因為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如是因,如是果。如果你種人天福報的因,你就得人天福報的果;如果你種成佛之道的因,你必然成佛。

           古人常這麼講:「發大心才能夠行大行,才能夠證大果。」大心也解釋成大願。大願莫過於地藏王菩薩,大行莫過於普賢菩薩,我們都是小願小行小果。你要先看看你自己的心,你的未來會怎麼樣已經很清楚了。比如說,從小到大,當我們讀書之後,當我們出社會,我們會立定志願,這個志願會決定我們的未來。如果你從國小就生起一個念頭:「有沒有讀書都不要緊。」你一定不會讀到博士的。但是如果你告訴你自己:「我這一輩子的志願就是要完成博士學位,不論我多少歲。」這個願力會助你讓你完成博士學位,除非你太短命。

           同理,你捫心自問,看看你學佛的心態,如果你只是純粹來聽課的,那連門都沒有。你不能夠只想聽聽佛學是什麼?佛法是什麼?而是說:你的心態會決定你的佛法學得好不好?我們協會有一個琴師,他音樂造詣很好,他想學任何的音樂都不成問題,他只要想學一定能夠學得很好。在還沒有上課之前,你們還沒有來之前,我偶爾會在那邊玩鋼琴,我不敢說彈鋼琴,因為自知者明。我每次在彈的曲子一定是那幾首,因為我只是消遣而已,並沒有想要成為彈琴家,並沒有想要靠鋼琴、音樂攢錢。我永遠是彈那幾首,因為我志不在那邊。一樣的道理,你學佛,志不在這邊,你志在哪邊呢?你什麼時候會發心?當又遇到九二一大震的時候,當又遇到南洋海嘯的時候,海嘯已經衝上來了,你才說:「我願意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這叫臨時抱佛腳,如果用這一句來形容就很難聽:死到臨頭才要發心。養兵千日才可以用在一時,你平常都在做什麼?你不準備,遇到事情就來不及了,你不要欺騙你自己。

           你沒有發這個心,就代表你時時刻刻準備落跑。很多學佛的人,十個當中我看九個要退道,因為他們沒有發心。那一個人也是等到最後才發心,他堅持比較久。你把佛法當學術研究,那簡直是把自己當作玩笑。每個人都要有智慧,這樣你的人生才會過得好,你才能夠徹底去解決人生的問題。什麼問題?生死的問題。這個問題你遲早要面臨,所以我才勸各位,學佛之前要發這個心,這個心沒有發起來佛法難成。

          尤其我們禮拜六、禮拜天又要辦禪修了,沒有發這個心的人,你去參加禪修,你想怎麼樣?你想讓自己清淨嗎?你的內在有障礙,不會清淨;你的內在不老實,不會清淨;你的內在還有很多的疑惑,你不會清淨。看看自己,你就知道了,這很真實的。請你發這樣的心,好好地學《金剛經》吧!因為《金剛經》是專門講給發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的善男子、善女人聽的。你沒有發心,想要悟這本經了不可得。

 

閱讀 897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15 三月 2015 08:54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