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日, 14 六月 2015 17:15

金剛經六祖口訣講記-45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 解即已經理解了,而深解即真的懂了。行深才有機會深解,或深解才會有機會行深,此兩者互為因果,是互相一直影響的。解有時是因,行有時是果,但行的果又會變成新的因,使得解更加深入。義趣即法義。須菩提深深地瞭解《金剛經》的法義。你說你不太瞭解《金剛經》,那你哪一本經懂?你不見得要研究《金剛經》,你可以瞭解其它經典。但是連《三字經》你也不見得會深解。《人之初》的初是什麼意思?性本善,性既然本來是善,又為何會染惡?如果你真的明白,你隨便抓一本經典,你可以講得很深。你對經典到底有沒有深解呢?

             我常常鼓勵同學:「不要多,只要受持一部經,你就會大徹大悟。」你不但不相信,你甚至還產生懷疑。相信我的話的人,卻不相信他自己可以這樣做,因為他不相信他自己有那個程度,他不相信自己能那麼精進,他不相信他自己能夠開悟,因為他覺得是業障深重的眾生。你為什麼一天到晚要找自己的麻煩呢?我用蘇東坡的一句話來分享「如何深解義趣?」蘇東坡說:「舊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你犯一個很嚴重的毛病,你不願意把一本好經典百回讀。你的心態是認為你已經讀過了嗎?還是認為你已經懂了呢?還是認為書都讀不完,讀來做什麼?書局裡每天都有新書。你一直都在追那些新書嗎?

             你讀經典的目的是為了什麼?我們先把明心見性的目的先擺在一邊,你讀的目的就是要先懂得它。有時候我們跟別人聊天,常聽人家講他讀過四書五經,也讀過老莊,他還讀過很多書。讀過的意思就是說讀過一遍,這麼書都曾經翻過,你就說讀過了。你把那種書讀過一遍,你就是為了有一天要去炫耀「這些書我已經讀過了」嗎?還是「這些書我已經讀過了,因為我讀書時代為了考試而讀的。」縱使大學讓你讀中文系,你讀過這些還不就是為了考試?研究所不就是為了寫論文?你為什麼一輩子從頭到尾都在欺騙自己?

             我常跟大家這樣講:「讀書是為了明理,學習是為了改變,修行是為了自在。」這三句你真的能做到,你一定開悟。你問一個人:「有沒有讀書?」「有。」「有沒有學習?」「有。」「有沒有修行?」「有。」但他並不明理,也不改變,也不自在。什麼都有做,但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你聽完今天的課,難道你明天還要繼續犯你過去的毛病嗎?還是要趕緊把你書櫃裡的藏書都看完呢?你還是要到圖書館借書或是逛書局買書呢?你的人生這樣過,就代表你的興趣就是亂讀書。你願意心甘情願地好好選一本書,我講的不是《金剛經》,你讀到懂,所謂懂就是你一定能夠展現像經中所描寫的境界。

             蘇東坡是唐宋八大家,不但是學問家,佛法造詣也很高很深,他都會這樣講。我再講一個人,那就是孔子。我們的資質哪有孔子那麼好?孔子讀《易經》,韋編三絕。以前的書都是用竹板刻的,旁邊用獸皮編聯而成的。孔子把編聯竹板的皮革看斷了三次,這代表孔子把那本《易經》看了很多遍。而且《易經》無論是伏羲還是文王、武王、周公寫的,他們這些人讀的著作都沒有孔子讀過的多,孔子的學問甚至不亞於那些人,他居然會好好讀那些人所留下來的資料,讀到這種程度。孔子是聖人,又能過目不忘,所以他才能夠知天命。

            [涕淚悲泣,] 須菩提感動得涕淚悲泣。這有幾個意思:一,他自己慚愧,以為以前早就懂了,之前是四果阿羅漢,哪知道他對般若的空義並不懂,跟世尊學這麼久到今天才懂。二,他感悟、感念和感恩。他感恩世尊這樣苦口婆心地開導。三,他自己開悟見性,所以有感而發。你曾經因為悟道而感動而涕淚悲泣嗎?一個開悟的人狀態很多,當然有兩種最常見:不是哈哈大笑就是嚎啕大哭。就像我上課這麼久,我還未曾遇到有人聽課聽到涕淚悲泣的。你說:「有啊,我上課有上到哭出來。」你的哭不是開悟,可能是因為慚愧、懺悔。但是這樣也不錯,你不要聽到覺得無關緊要,無慚無愧,覺得「沒有人沒有習氣的」。慚愧心生起來,你自然就能夠突破。慚愧不見得不對,但是慚愧就是不如人,而懺悔就是做錯了事情,這兩個用法是不太一樣的。你不要以為自己沒有做錯,學這麼久學不懂,你就應該慚愧了。

            [而白佛言:希有世尊!] 前面就出現過希有世尊,此處再次出現,內涵不太一樣。前面讚歎佛能夠在日常生活中行甚深的般若,讚歎世尊所表現的一切行為。此處是讚歎世尊所講的法。

            [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 慧眼的程度即阿羅漢。法眼即是菩薩,佛眼為佛。證悟四果之後,他就以為他開悟了,事實上他也沒有聽過這麼甚深的經典。

            [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 你為什麼知道要來上《金剛經》呢?是因為什麼因緣而來的呢?為什麼你出生為女生呢?為什麼你是地球人呢?我越問越深,你要知道,否則你就迷迷糊糊。把心靜下來,所有事情都不是無中生有的,而是因緣條件所組成的。得聞是經,我們這些人都得聞《金剛經》。不一定你要來上課,你自己不知不覺到書局買一本《金剛經》自己回家看也叫得聞。你今天接觸這本經典,你對它瞭解多少?你今天何期有幸,能夠接觸到這樣的經典,可是你卻不自知,這是很可惜的。

           學習佛法有幾個步驟:一,見聞;二,讀誦;三,理解;四,實行;五,證悟。

          一,見聞;見聞就是你接觸了。你跟一個東西沒有因緣,你不是會接觸的。我記得我二十一、二歲時,想到一個寺廟逛一逛,不小心走錯了。我走進一個精舍,就在那邊禮佛。那時候,一個老比丘尼出來,跟我說句「阿彌陀佛」完之後,她說:「我送你一本經。」她就去把《妙法蓮華經》捧出來,因為那不是一本的,而是有好幾冊。她說:「你要好好地讀這本經。」那個時候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法華經》,我想:「這一大堆怎麼讀?」但是我覺得書很漂亮,因為封面是金黃色的,師父送給我,我就接受了。這就是我和《法華經》的因緣。她把書送我之後,我都沒有看,經過十幾年之後我才看。我們小時候家裡常常都有《紅樓夢》和《三國演義》這樣的書,或是有時候到夜市去買書,什麼時候會拿來看也不知道。就像你什麼時候看《金剛經》呢?你也不知道。但是今天讓你看到了,而不是看封面,你還不想要。你看了就說不定不想再看了,因為你看不懂。就像有的人翻開《易經》,只看到三長兩短,不知道那是畫什麼?

          二,讀誦;見聞並不代表你懂,你當讀誦,讀就是念,誦就是背。念不深入,能夠背起來一定比較深刻。透過讀誦,這本經已經進入你的八識田中了,並不代表你真懂它,只是你對它已經很親切了。

          三,理解;你漸漸在日常生活中重複看、重複背誦,又遇到境界現前,你終於能理解了。

          四,實行;你真懂,你才能夠實行。你真懂它的內涵,你才能夠用出來。

          五,證悟。當你實行之後,當你永不退轉之後,必然有一天瓜熟蒂落,那時候你就證悟了。

          你不做這幾個動作,這本經你是不會瞭解的。有人說:「《金剛經》層次這麼高,並沒有次第。」以上講的就是你修《金剛經》的次第。

          聽聞《金剛經》,能夠因為生起真實的信心而去理解,才能得到信心清淨。信,信《金剛經》裡所講的每一句;解,每一句都能夠契入。終於放下一切的塵勞掛礙,放下一切的人我是非,放下一切的名聞利養,放下一切的一切,心當然就清淨。一清淨,則生實相,你就開悟見性了。你看到真相,你明白真理。這不是求來的,你要放下,放下心才能清淨,心清淨則生實相,心不清淨則生煩惱。

          [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這個人不簡單。佛經那麼多本經典,你為什麼要去學別的經典,而不敢來學《金剛經》?佛法這麼多法門,八萬四千,你為什麼不敢修《金剛經》?我們幾乎九成的同學都不敢修《金剛經》。有人學《金剛經》學到一半,他就選擇放棄,因為他知道他修不了。他說:「我不知道怎麼用《金剛經》修,你還是教我會做的。」你是喜歡讀《金剛經》,卻不按照《金剛經》的方法修,因為你不會修,你修的可能是其它法門。有人讀《金剛經》,但他平常可能是念佛、觀呼吸、持咒、修四念處。你這樣做也可以。當代把《金剛經》編輯得最完整的就是江味農居士,連他自己都說:「教在般若,行在彌陀。」他註解《金剛經》,但是他平常修行都還是念阿彌陀佛。我很少看到有人讀《金剛經》,按照《金剛經》的理論和方式去修行的,所以能夠這樣修行的人真是第一希有。

           你到底要用什麼角度來理解、認知和修持《金剛經》,就看你對它的信心強烈度能否到達極致,若是不能的話,你就可能會驚、怖、畏,甚至你會退縮,因為門檻太高跨不上去,這是後文會說到的。就像我過去教《楞嚴經》,我的心得是「越教越退道」,越學大家覺得越沒有希望。

自性不癡名慧眼,聞法自悟名法眼,須菩提是阿羅漢,於五百弟子中,解空第一,已曾勤奉多佛,豈得不聞如是深法?豈於釋迦牟尼佛所始言聞之?然或是須菩提於往昔所得,乃聲聞慧眼,至今方悟佛意,故始得聞如是深經,悲昔未悟,故涕淚悲泣。聞經諦念,謂之清淨,從清淨體中,流出般若波羅蜜多深法,當知決定成就諸佛功德也。

           [自性不癡名慧眼,聞法自悟名法眼,須菩提是阿羅漢,於五百弟子中,解空第一,已曾勤奉多佛,豈得不聞如是深法?] 六祖大師提出自問自答:「須菩提是解空第一,他怎麼有可能沒有聽到這樣甚深的法呢?」

            [豈於釋迦牟尼佛所始言聞之?然或是須菩提於往昔所得,乃聲聞慧眼,] 並不是須菩提沒有聽過,而是他過去一直停留在阿羅漢的程度和概念。有很多道理過去已經講過了,這是可以證明的。有的同學曾經跟我說:「師父,這個道理你以前沒有講過。」這句話是假話,我曾經講過,只是你自己沒有體悟到。我現在再講或換個角度講,你突然有領悟。你的腦袋只要執著「我這樣就好」,我所講的就不能超過你們的腦袋。比如,我過去在教《易經》,如果你們覺得「我學《易經》就好」,你們就不會想來聽我講《金剛經》,你也不能聽得懂,因為你的腦袋就只有《易經》,你哪有可能突破你的腦袋!如果你的腦袋認為儒家是二十一世紀最好的學說(西方有人研究這麼講),我跟你講《金剛經》,你的腦袋能接受《金剛經》嗎?佛過去不是沒有教,是須菩提已經證悟阿羅漢了,他也有成就了,所以他停留在他的那個層次。

            [至今方悟佛意,] 到今天因緣已到了,才真正地體悟到佛意。

            [故始得聞如是深經,悲昔未悟,故涕淚悲泣。] 自己歎息過去怎麼沒有悟到這種道理,還以為自己懂了。就像我過去教過的學生很多,有的學生之所以不再讀,就是因為他認為再說也是那樣,或者認為:「師父講的已經不新鮮了,我再聽聽別的法師講,看是不是比較新鮮。」那都是你的腦袋。你自己開不開悟,你自己知道。

           [聞經諦念,謂之清淨,] 諦可以解釋為真諦,亦可以解釋為專。他聽聞經典,聽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念頭為之放下,當然就清淨。

           [從清淨體中,流出般若波羅蜜多深法,當知決定成就諸佛功德也。] 你要悟般若的智慧,唯有從清淨體中下手。心不清淨,你就沒有智慧。

世尊!是實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

           [世尊!是實相者,即是非相,是故如來說名實相。] 須菩提所體悟的實相,即是「非實在有相」。實實在在的沒有一切相,才叫實相。你覺得你悟到什麼?你想證悟什麼成就?或你想有什麼樣的神通妙有?那都是因為你沒有實相,沒有證悟。實相即本來無一物。般若經講:「究竟畢竟空」,此空並非頑空。你心中有一點,你就不能生實相,你會生起妄想執著。你想要把握這樣的原則,縱使把它放在你的腦袋,你的所做所為都是「畢竟有」。你有煩惱、是非、執著、掛礙,因為你沒有修行,因為你沒有證悟。如果用講就能懂,那就不需要修。除非有人早就在修行,一點就通,那就是六祖惠能。很多人學禪宗不懂禪宗,禪宗的所做所為你都看不懂,這就跟實相的概念一樣,你不知道它是什麼狀態?你根本不知道怎麼樣進入?禪宗並沒有次第,你都不敢碰它,因為你覺得它太難懂,太深了。平常拿起來胡思亂想、胡說八道,談到受用是了不可得,因為差太多了,十萬八千里,連邊都沾不上。

           [是故如來說名實相。] 就是因為它很難懂,所以世尊說有個實相讓你體悟、讓你修、讓你得。等到你悟了之後,你才會自己說:「啊,無智亦無得。」

雖行清淨行,若見垢淨二相,當情並是垢也,即非清淨心也。但心有所得,即非實相。

           [雖行清淨行,若見垢淨二相,當情並是垢也,即非清淨心也。] 如果你認為你的所作所為都很清淨,這種心態會跟塵垢相對;如果你覺得「我是清淨的」,這種想法會跟煩惱相對;「我是悟的」,你就跟迷相對。當你有這樣的心情生起時,那就是垢,而不是清淨。

           [但心有所得,即非實相。] 只要心有所執著就不是實相。六祖大師是從修行的角度來解釋這段話的。

            你看《金剛經》,如果註解看不懂,你應該以原文為主,重複地看原文,你漸漸會懂。你說:「我懂的道理不知道是對還是錯?」縱使你懂的是錯的,我還是不說你錯,因為你是用你的體悟在懂,主要是你能深入去探討,所以才有你的體悟,雖然你的體悟不太正確。最怕的是,你怕你的體悟錯誤而不敢體悟。曾經有人問我:「師父,你敢保證你所講的法都正確無誤嗎?」我回答說:「我現在所講的法是用我現在的程度講出來的。」我懂多少,我就告訴你多少。如果法師要講經,怕一個字讓他講錯會掉入五百年的狐狸身,那還有什麼人敢做法師?未悟說悟,未證說證的人才會掉入五百年狐狸身。讀《金剛經》也是一樣,悟那是你的,你當繼續悟,勇敢直前地一直悟,你自然就會關關難過關關過。

 

 

閱讀 1164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