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19 六月 2015 11:18

金剛經六祖口訣講記-47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

            [佛告須菩提:如是!如是!] 講的好啊,講的好啊!就是這樣。

佛印可須菩提所解,善契我心,故重言如是也。

            [佛印可須菩提所解,善契我心,故重言如是也。] 須菩提,你果然善解如來的心意。

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

            [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不驚、不怖、不畏,當知是人,甚為希有。] 我當初讀這一段,覺得很奇怪:「怎麼會驚、怖、畏呢?」其實就是因為不懂《金剛經》才沒有這種狀態。你們不敢按照《金剛經》的方式修行,或許不是你不敢,而是你無能為力;或許不是你無能為力,而是你根本就摸不著邊,不知道《金剛經》怎麼修?每個佛堂都有放一本經,無論是《金剛經》或是《普門品》或是《彌陀經》。當你每天念給佛菩薩聽的時候,你能瞭解它嗎?尤其念得最多遍的就是《心經》,連一些沒有學佛的人都念過。

            我們看了《金剛經》也是不驚、不怖、不畏,因為我們都還不是修行人。若你是修行人,你反而會這樣,因為你真的有修,你知道竅門才會產生這種狀態。

            驚:即驚慌,之所以會驚慌,就是他過去還沒有讀《金剛經》之前,可能按照他的認知和理解在修行,他都是有一個法讓他修、讓他入,以為有個我在修、有個法在用、有個佛可以證。當他接觸到《金剛經》時,這本經跟他的想法完全不同,一定會驚慌失措。我們過去有個同學,之前沒有接觸佛法,有一天到佛教的道場聽法師開示,法師跟他說:「根本就沒有靈魂。」他回家就生病了:「沒有靈魂,我怎麼活那麼久?」因為他過去的認知就是有個靈魂,而且靈魂一定是藏在身體裡面,只是不知道具體在哪裡?當法師講的觀念跟他不一樣,他就受不了。

            請看一段經文:「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如果你解釋下去,有時候會跟你的內在有所衝突。如果你不懂得它的道理,你就會受到傷害。曾經有念佛的人問過我《金剛經》的這句話,因為這跟他所修的法門不一樣,他一心祈求念阿彌陀佛,《金剛經》跟他說是邪道,這跟他內在產生很嚴重的牴觸,讓他不知所措。應無所住即萬緣放下,而生起心就是生起你用功法門的心,念佛的就念佛,數息的就數息,持咒的就持咒。你對法義沒有深入,你會覺得相當地震撼。

            南傳的修行都是有方法的,包括怎麼走路都有方法。但是北傳,尤其是禪宗,你看不出他們是怎麼修行的,他們是不著痕跡的,這剛好是跟南傳的完全不一樣。南傳的動作要求得很細膩,甚至要求把動作寫得很清楚。當你是修南傳的,遇到修北傳的,尤其是修禪的,一般都不太喜歡。我們不可以跟別人講,六祖大師曾經說,當你跟對方不同見、不同行,你的法不應該亂講,你應該合掌令歡喜,因為「色類自有道,各不相妨惱」。除非他願意去突破,除非他自己覺得他好像還有瓶頸,他願意請教你,不然你不應該去破他。

            怖:假如他相信《金剛經》的理論,他確信那是佛所說的,但他怕他自己做不到,他沒有辦法按照《金剛經》所講的內容做。

            畏:即畏縮,退縮。之所以會退縮,就是他覺得《金剛經》的境界實在是太高了,他只能夠研讀《金剛經》,只能選擇放棄。他認為他自己是下根器,認為他業障深重,他認為他這一輩子修太危險了。沒有幾個人敢跳出來說:「我就按照這樣修。」如果他敢,那就是此人甚為希有。很多人都在誦《金剛經》,但是修《金剛經》的人寥寥無幾。

聲聞久著法相,執有為解,不了諸法本空,一切文字,皆是假立,忽聞深經,諸相不生,言下即佛,所以驚怖。唯是上根菩薩,得聞此理,歡喜受持,心無恐怖退轉,如此之流,甚為希有。

            [聲聞久著法相,執有為解,不了諸法本空,] 無論是修四聖諦還是十二因緣,都有個法讓他修,所以他執著他修的法,卻不瞭解諸法空相。《心經》後面講十二處是空,十八界是空,十二因緣是空,四聖諦是空,包括六波羅蜜,從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到般若波羅蜜亦是空(無智),到最後亦無得(那是佛),亦是空。之前所講的法,比如你從六根、六塵或六識修,合起來叫十二處,或廣泛來講叫十八界;或是你修十二因緣,修四諦,修六波羅蜜,想要成就佛,總歸一句話:「諸法空相」。《心經》已經跟你講得很清楚,但是你只會念,卻對此沒有感覺。這本《金剛經》所講的就是究竟空、畢竟空,這就叫實相。

            [一切文字,] 即釋迦牟尼佛講經說法四十九年的經文。

            [皆是假立,] 你所看的經典都是手指頭,不是月亮,月亮在你的心中。我們不明白它的道理,偏偏抓著一本經典,執著文字,覺得有一個法讓我們修。

            [忽聞深經,] 忽即忽然,即諸法因緣生,這樣你才有機會接觸到《金剛經》這本甚深的般若經。

            [諸相不生,言下即佛,] 你能明白這種無生法忍,你言下才能夠證悟。

            [所以驚怖。] 生恐怖的即是小乘的修行人。假如你是一個基督徒,如果《聖經》一直跟你說「世界末日快來了」,唯有接觸過的人才會驚恐。如果我們都不管它,當然就不會驚恐。

            [唯是上根菩薩,得聞此理,歡喜受持,心無恐怖退轉,如此之流,甚為希有。] 尋尋覓覓,這就是他想要的。出家若是只是為了辦法會、喪事,那我出家做什麼?這當然不是我想要的。同理可證,我所想要的就是究竟的真理,如果你告訴我的不是究竟,我不要聽。究竟真理才是我出家的目的,才應該是你今天求真理的目的。你想求究竟的真理,卻反而害怕真理,這樣不是很奇怪嗎?跟你講得很透徹,你卻會怕,會沒有信心,會退道。我們跟《金剛經》都有因緣,我們過去都曾經在諸佛面前種下無比的善根,你要肯定這一點,如果你相信《金剛經》,你就知道你是有很好的福德、因緣、善根,你才會聽它。你不要妄自菲薄。

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

            [何以故?須菩提!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非第一波羅蜜,是名第一波羅蜜。] 第一波羅蜜,第一即般若,波羅蜜即解脫。如來說第一波羅蜜即如來今天所講的就是「要有大智慧,才能究竟解脫」。你想聽究竟解脫之道,即非第一波羅蜜,事實上眾生本自具足,根本沒有迷悟的問題。比如,我們之所以迷,之所以沒有智慧,不是外面的人或東西讓我們迷,而是我們自己無端起知見,我們的內在自己胡思亂想,那就叫妄想。生起這樣的想法,又執著自己這樣的想法,所以叫妄想執著,統稱為無明。是你自己起無明,就是莫名其妙地自己起來的,那並不需要一個法來破你的無明。你只要知道是自己這樣的狀態,無明不是當下生起隨處滅盡嗎?你一天到晚向外求法,但是「菩提只向心覓,何勞向外求玄。」

             有人在學佛,學到最後跑去學氣功。學氣功不是不好,但這跟你開悟不相干。你千萬不要講:「學氣功可以幫助我開悟。」你當老實地說:「學氣功可以治療我的身體、我的病。」你還不知道人家在宣傳廣告。你的知見在哪裡?你的理論在哪裡?聽人家一說你就迷了。一個不會彈鋼琴的人,開悟還是不會彈鋼琴,只是他學彈琴比別人快。他沒有種下學鋼琴的因,他開悟之後怎麼會彈鋼琴呢?這樣是違反因果的。同理可證,氣功是氣功,跟你開悟是兩碼事。什麼因、什麼果,你要能夠分清楚。

             如來所說的究竟解脫之法,根本來講,也沒有一個第一波羅蜜,只是假名第一波羅蜜,因為眾生的無明要眾生自己除、自己破。講到這裡,幾乎把《金剛經》差不多都講完了,你能夠懂就能懂了。但是,世尊慈悲,怕大家不知道,所以繼續再講。

口說心不行即非,口說心行即是;心有能所即非,心無能所即是也。

            [口說心不行即非,口說心行即是;] 有智慧的人當心口如一,言行一致。

            [心有能所即非,心無能所即是也。] 心本空寂,一且不可得,哪有能所二分法的分別對立。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

            [須菩提!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 在整本《金剛經》,六波羅蜜並沒有都出現。我們看過布施波羅蜜、般若波羅蜜和此處的忍辱波羅蜜。《金剛經》之所以一直去強調忍辱和布施,這是世尊的智慧和慈悲的表現。「我利於人」叫布施,「人害於我」叫忍辱。這個世間最痛苦的境界莫過於「人怎麼對我」和「我怎麼對人」。如果你自私,你當然不能利益一切眾生。你說:「我只利益我家。」你騙人,你根本沒有能力利益你家,因為你根本沒有能力利益你自己。既然你有能力利益你自己,你又何必時時刻刻起煩惱來氣自己?誰每天利益自己?

            如果你願意幫助別人,已經相當難得了,但是你受不了別人害你。你幫助很多人,所以你有不少的福德,但是因為你受不了別人害你,你可能會以牙還牙,以暴治暴,所以你就掉入一個陷阱:一把無名火,火燒功德林。布施比忍辱要容易。《金剛經》之所以講這兩個波羅蜜,是因為人性就是受不了這兩種狀態。這兩個害死天下多少熱心公益、善心的人士,因為他們只知道忍耐,只知道修福,所以會被嗔恨所毀掉。我們這個社會上為什麼會有人潑硫酸?為什麼會有人殺人?為什麼有人會和別人同歸於盡?就是因為不能夠忍辱。佛法一點也不抽像,只是你做不到,因為你不明白般若智慧,你不明白「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所以你才沒有辦法忍受別人對於你的一切侮辱。

             世尊跟須菩提說:我所說的忍辱波羅蜜,事實上並非只有一個忍辱波羅蜜,你不要執著你現在在修忍辱波羅蜜,否則的話你就不是修忍辱波羅蜜。

見有辱境當情即非,不見辱境當情即是;見有身相,當彼所害即非,不見有身相,當彼所害即是。

             [見有辱境當情即非,不見辱境當情即是;] 辱境即你覺得你已經受到污辱、受到不平等待遇、受到一切的對待,你已經見到了,那就是不對。當你的心覺得別人在糟蹋、侮辱你的時候,你已經掉入一個陷阱了。哪有說「你在侮辱我,我不跟你計較,我忍耐」的?你再怎麼忍耐也是已經受傷害的人。辱境是你的想法產生的,當你產生這個念頭,你就沒有辦法修忍辱,因為你根本沒有能力,你的心已經起來了:「你在糟蹋我」,然後再想:「我要修忍辱波羅蜜」。這個念頭起,你根本沒有辦法修。忍辱的境也是假相,因為「凡所有相皆是虛幻」。你的認知是:「凡所有相皆是虛幻,只有被人糟蹋的相是事實。」大家都是這樣。講起來都很好聽,遇到境界以為實,就行不通。

             [見有身相,當彼所害即非;不見有身相,當彼所害即是。] 身相即是我,辱境就是境。有個我受到傷害,有個我在忍辱,那就不對;有那個人在傷害我也不對,那個人叫境。我送各位一句話:「無忍辱的境,無受辱的我。」那個境就是人相,那個我就是我相。

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何以故?須菩提!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 世尊講他的實例來說明。釋迦牟尼佛過去世是一個比丘,由於他修行很好,暴君歌利王帶著宮女出宮遊玩,暴君玩到一半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看到宮女都不見了,原來這些宮女都跑到一個比丘的身邊聽比丘的說法。這個暴君很生氣,為了去考驗這個比丘,就割截他的身體,先砍手再砍腳,一刀一刀地砍他,看他修行怎樣?

             [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沒有一個我的身被割,沒有割我的那個人,沒有他節節割截我的身體,沒有念念痛苦的現象。

             [何以故?我於往昔節節支解時,若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應生瞋恨。] 如果我有這四相,我一定生起嗔恨的心。你如果被人家糟蹋,你沒有嗔恨才怪!這個世界殺殺打打還不是因為嗔恨?你不悟《金剛經》,你說你的人生要自在快樂,實在是了不可得。你只要沒有破這四相,無論你怎麼修?用什麼法門修?你都不得自在。你既著我相又著法在修行,這怎麼修?

如來因中在初地時,為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截身體,無一念痛惱之心,若有痛惱之心,即生瞋恨。歌利王是梵語,此云無道極惡君也。一說如來因中,曾為國王,常行十善,利益蒼生,國人歌讚此王,故云歌利王,求無上菩提,修忍辱行。爾時天帝釋化作旃檀羅,乞王身肉,即割施,殊無瞋惱。今並存二說,於理俱通。

             [如來因中在初地時,為忍辱仙人,被歌利王割截身體,無一念痛惱之心,若有痛惱之心,即生嗔恨。歌利王是梵語,此云無道極惡君也。]  關於歌利王的傳說有二種說法:如來為忍辱仙人,歌利王是一位暴君,割截忍辱仙人身體,但如來不生一念的瞋心。

             [一說如來因中,曾為國王,常行十善,利益蒼生,國人歌讚此王,故云歌利王,求無上菩提,修忍辱行。爾時天帝釋化作旃檀羅,乞王身肉,即割施,殊無瞋惱。] 另外一種說法:如來為國王,行善利益百姓,人民歌讚此王。天帝為考驗國王忍辱的功夫,向王施肉,王割身上肉布施,而無瞋心。

             [今並存二說,於理俱通。] 這些說法皆符合,如來無四相,忍辱波羅蜜,如來說非忍辱波羅蜜。

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須菩提!又念過去於五百世,作忍辱仙人,於爾所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此處要談的是為什麼世尊被歌利王割截身體時能夠沒有四相?這是其來有自的。世尊已經連續修了五百世的忍辱波羅蜜了。這和上面所講的是一件事,世尊是為了告誡我們要修忍辱波羅蜜。你才修多久?你這一輩子就已經害怕得要命。有大乘心的人太少了,願意發菩提心的人太少了。十個學佛的人九人都想落跑。

如來因中於五百世修忍辱波羅蜜,以得四相不生。如來自述往因者,欲令一切修行人,成就忍辱波羅蜜行。行忍辱波羅蜜行者,不見一切人過惡,冤親平等,無是無非,被他打罵殘害,歡喜受之,倍加恭敬,行如是行者,即能成就忍辱波羅蜜也。

            [如來因中於五百世修忍辱波羅蜜,以得四相不生。如來自述往因者,欲令一切修行人,成就忍辱波羅蜜行。] 世尊希望我們好好修忍辱波羅蜜。

            [行忍辱波羅蜜行者,不見一切人過惡,冤親平等,無是無非,被他打罵殘害,歡喜受之,倍加恭敬,行如是行者,即能成就忍辱波羅蜜也。] 不但修忍辱波羅蜜,還歡喜受之,還對傷害你的人倍加恭敬。就是要這樣修。聽了這一段,你會不會驚、怖、畏?為什麼能夠這樣修?因為他知道:「你是逆增上緣,你是來成就我的,你一定是我心目中的大菩薩。」當有人來考驗他,當他不被考倒的時候,就代表他已經即將成佛了。行忍辱波羅蜜,一定要把握好這個原則,你才能夠成就:沒有被傷害的我,沒有傷害我的你,也沒有傷害我的事情。

 

閱讀 2924 次數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