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17 八月 2006 08:10

回歸自然悟大道

作者  釋達觀


雲在天上水在瓶(2)

吳書生自從那一天遇到老和尚之後,心中生起種種的疑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生命的價值是如何?生活的目的又在哪裡?

隔了幾天,於一棵菩提樹下,見到老和尚靜靜坐在那裡,忐忑不安的走過去,向老和尚問訊請安,便說:「師父在這裡靜坐嗎?」「嗯!」再問:「靜坐做什麼?」「不做什麼。」續問:「那麼是空坐囉!」「不是空坐。」接著說:「既不做什麼,又不空坐,那為何坐?」

和尚問:「你站著做什麼?」「不做什麼。」再問:「那麼是發呆囉!」「哪有發呆。」接著說:「既不做什麼,又不發呆,那為何站?」

書生不假思索的回答:「只是自然的站著。」和尚也回說:「既然您是自然的站著,我也是自然的坐著,有何不同呢?」

書生愣了一愣,便問:「為何要修道?」「將不自然回歸於自然。」再問:「不是每個人都很自然嗎?」「你剛才過來時有很自然嗎?」「喔!沒有。」書生尷尬的說。

書生問:「那如何自然?」和尚說:「明白自然!自然生、自然死。自然行住坐臥、動靜語默,自然工作、自然休息;飢來吃飯睏來眠,寒來穿衣暑乘涼,隨緣生活,隨遇而安。不妄想、不刻意、不造作,當拿則拿,當放則放,該做何事就做何事;做完之後,就不必掛在心頭,一切隨順因緣,便是自然。自然即是道,順應自然就是修道。」

此時老和尚示意書生,要他看看大自然……

日無須催促,緩緩爬升;月勿用驅趕,冉冉下沈。晝不用點燈,光耀大千;夜毋庸點綴,滿天星星。花不必借香,朵朵芬芳;草何須染色,株株翠綠。

老和尚接著說:「我講個公案,您參參看!唐朝藥山惟儼禪師,十七歲時出家,拜謁石頭禪師,悟得玄旨後,便住灃州藥山,四眾弟子雲集,禪風大振。

當時的刺史,李翺是位大文豪,也慕名而來拜謁藥山惟儼。李翺見到惟儼時,禪師手裡正讀著經卷,連看也不看他一眼。侍者在一旁說:『太守在此。』惟儼似乎沒有動靜,好端端坐著。

李翺見此情景,心中不悅,而大聲說:『原來見面不如聞名。』禪師回說:「太守啊!你為何“貴耳而賤目”呢?」為什麼尊貴你的耳聞,而輕視你的目睹?李翺大為窘迫,拱手謝罪。於是請法:『什麼是道?』

惟儼就指天上的雲,再指地下的水瓶,並問:『你明白了嗎?』李翱說:『不明白。』惟儼就說:『雲在青天水在瓶。』李翱就禮拜了。而後做了一首詩來讚歎惟儼禪師及自己悟道的心境:煉得身形似鶴形,千株松下兩函經;我來問道無餘說,雲在青天水在瓶。」

老和尚講完,看著書生說:「你悟道了嗎?」「……………」(待續)

 

閱讀 3076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