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17 八月 2006 08:12

人生何用苦營謀

作者  釋達觀


雲在天上水在瓶(3)

書生雖不能領悟,但知道禪師講的意境。自己就不知不覺喃喃自語,感嘆的說:「雲在天上任風飄,水在瓶中不逍遙;雲飄不知歸何處,流水何時入大海。」「讀書人,就是喜歡多愁善感,無病呻吟,無事生非,書呆子!笨書生!」和尚搖搖頭說著。

「師父!您老人家罵得好,我總是觸景生情,見境生心,可否懇請師父開示?」書生急迫的請求。

「老僧什麼都不會,只會吃飯、睡覺,你要我說什麼?」和尚說著。「比如人生的道理,或是真理呀!」「無聊!」和尚起坐之後,便丟一句話:「回去看看羅狀元的故事吧!」就這樣離開了。

留下錯愕的書生,一會兒回神過來,記起老和尚的話。

幾經打聽找尋,才覓得此書,就於當夜讀到三更半夜,書中是這樣描寫──羅狀元名洪先,字達夫,生於明代嘉靖年間,江西省吉水縣人,二十多歲時,便考取進士。做官十幾年後,因感嘆人生無常,而後出家,法號念庵。

羅狀元,先前喜讀陽明學說,深受“良知說”的影響。先生云:「心即理,良知是本體,遍滿宇宙,凡聖俱有,氣稟偏正而差,良知無私,唯恐物欲蔽塞。」唉呀!人人皆有良知,眾生皆有佛性。只被物欲蔽塞,而迷失良知;只因妄想執著,而迷失佛性。故羅狀元感言:

要無煩惱要無愁,本分隨緣莫強求;
無益語言休著口,不幹己事少當頭。
人間富貴花間露,紙上功名水上漚;
看破世情天理處,人生何用苦營謀。
 
亦羨慕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他想學陶氏隱居田園,自然的過生活,以安養天年。故羅狀元感言:

終日忙忙無了期,不如退步隱清居;
草衣遮體同綾緞,野菜充肌勝飽肥。
世事紛紛如電閃,輪回滾滾似雲飛;
今日不知明日事,哪有工夫理是非。

他於官場中,時時見到同僚相爭,只為名利權勢,爾虞我詐,不擇手段,故羅狀元感言:

得失萬事總由天,機關用盡枉徒然;
人心不足蛇吞象,事到頭來螂捕蟬。
無藥可延卿相壽,有錢難買子孫賢;
得過一日過一日,一日清閒一日仙。
 
於是辭官返鄉,親自教子,於兒十歲之時,欲試其學習的成效,便問其子:「天對什麼?」其子遲遲未答,母親指地暗示,見地上一堆鷄屎,便答:「天對鷄屎。」又問:『父對什麼?』他又應不出,母親拍拍胸脯,子就答:『父對乳。』他又懊又惱,發現兒子愚鈍無知,故羅狀元感言:

兒孫富貴兒孫求,莫為兒孫作馬牛;
半世耕耘半世苦,一年生意一年愁。
造成罪業累成簿,費了心機白了頭;
倘若兒孫不學好,田園萬畝也難留。

吳書生讀到此,便連想起一個故事:

「有戶貧窮人家,母子相依為命。其母替人幫傭,含辛茹苦把兒養大,送進學堂讀書,後來其子考上狀元,在京城做官,並娶妻生子,卻棄母於不顧。

母獲悉其子訊息,便千里跋涉,一面乞食、一面趕往京城尋子,幾經折磨終讓她找到。可是兒子貴為狀元,見其母如此衣著襤褸,蓬頭垢面,有辱自己的顏面,竟不肯相認,而將她趕出官邸。

此時,正值臘月,大雪紛飛,寒風凜冽,母因念子心切,徘徊門外不忍離去,不但無苛責其子之意,還說:『回憶當年我養兒,如今我兒養孫兒;我兒餓我由他餓,莫使孫兒餓我兒。』」書生想起,不禁淚眼潸潸……

感嘆的唸起《紅樓夢》裡的“好了歌”:「世人都曉神仙好,唯有兒孫忘不了;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唸唸…不知不覺的睡著。……(待續)

 

閱讀 3940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