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四, 17 八月 2006 08:30

纔得清閒便是仙

作者  釋達觀


雲在天上水在瓶(4)

晨曦曙光,劃破黑夜的籠罩;破曉時分,喚起大地的甦醒。雞啼聲不斷催促酣睡中的吳書生,他睡眼惺忪的打開窗戶,見到今晨的第一道陽光。

深深的呼吸,動動僵硬的身子,想起羅狀元為何辭官,此時腦中浮出一則公案:白居易就任杭州刺使,因入山禮謁鳥窠禪師,乃問說:「禪師您住在樹上,甚為危險。」禪師回說:「太守!你比我更加的危險。」白居易說:「弟子官拜鎮守此處,何來危險之事?」禪師說:「正因你官位在身,終日忙碌,而昧了靈性,迷失自己,這不危險嗎?」忙了功名忘了生死,為了利祿忘了解脫,啊……

繼續再看羅狀元的故事──
因厭離官場,所以辭官返鄉教子;子又不成材,令他大失所望。日日不快,夜夜難眠,反覆思尋人生有何義?做人有何樂?他感覺煩惱皆因無明而起,因愛、取、有故生死輪迴、憂悲苦惱;若無明斷,則一切罣礙盡消,因而捨親割愛,出家修行,而感言:
 
急急忙忙苦追求,寒寒暖暖度春秋;
朝朝暮暮營家計,昧昧昏昏白了頭。
是是非非何日了,煩煩惱惱幾時休;
明明白白一條路,萬萬千千不肯修。

他出家之後,遠離名聞利養,淡泊度日,不與人爭,不與世求。入此空門斷絕一切塵緣,每天除了寺院雜務之外,便是坐禪念佛,看經參究。有一天,忽然想起家人,心裏有些思念,就將自己心境作首詩捎給他的夫人。

為官終日細沉吟,紫綬無心懶整襟;
陽業案前由我造,陰司地府有誰親。
願將官職為仙職,除卻凡心即佛心;
寄語賢妻休再問,從今不必問來音。
 
夫人不知羅狀元在哪兒出家,今日閱讀此詩,淚流滿襟,雖是難過,也尊重他的選擇,且鼓勵其夫要好好修行,悟道之時回來度她,並表達不改嫁的決心,故回詩給念庵和尚。

箴書一到折開吟,讀罷兒童淚滿襟;
烈女不堪重改適,賢夫不必再相親。
君今已悟為仙去,奴也隨修舍色身;
但願西方同善會,九蓮台畔禮觀音。

從此夫人在家供佛修行,專心教子。如此經過十三年,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其子也像父親一樣考取狀元。消息傳到念庵和尚處,他並沒有喜悅,只認為此事不過是凡塵的俗事,故感言:

富貴從來未許求,幾人騎鶴上揚州;
與其十事九如夢,不若三平兩滿休。
能自得時還自樂,到無心處便無憂;
而今看破迴圈理,笑倚欄杆暗點頭。
 
念庵和尚有一次回鄉,來至狀元府站於門外,僕人以為和尚來化緣,入稟夫人,出便言:「夫人慈悲,施米一斗。」他不受!再稟:「要供養銀兩。」亦不受!只留下紙條,請僕人轉給夫人,寫道:
 
斗米千錢我不收,十三年返故鄉遊;
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
 
夫人見此紙條,便知其夫回來,跑出來時,已不見蹤影,故派人去追尋,結果在鼓山寺找到他。恭迎回家,朝晚款待如王侯,但這非念庵和尚所要的生活,一心向道的他,未及半年就離開了,而寫道:

看破紅塵待若何,猶如新燕補舊窩;
辛苦到頭還辛苦,奔波一世枉奔波。
積金萬兩空白首,爭名奮利盡虛浮;
算起萬般渾是夢,無如急早念彌陀。
 
即投於福建漳州龍褲國師,朝禪暮淨,親近了多年之後,而大徹大悟。因此題詩言:

寬意寬懷過幾年,人生人死註生前;
隨高隨下隨時過,或短或長莫怨牽。
家富家貧休嘆息,自無自有總由天;
平生衣食隨緣好,纔得清閒便是仙。

吳書生讀完羅狀元的生平,感概的說:「本無老死何來生,既生人間怎又亡;生生死死何時盡,死死生生如何解。無名之時想求名,無利之時被利誘;既有功名及富貴,又要撒手歸山林。縱然不管人間事,人間之事亦管我;是是非非何有了,紛紛擾擾豈能休。我今讀了羅狀元,願學此君修道去;不知何人可度吾,豈知何人被誰度?」……(待續)

 

閱讀 3237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