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最新文章

暢談六祖壇經(1245)忌妒之心

暢談六祖壇經(1245)忌妒之心

  時北宗門人,自立秀師為第六祖,而忌祖師傳衣為天下聞,乃囑行昌來刺于師。 當「時北宗門人,自立」神「秀」大「師為第六祖,而忌」妒六「祖」大「師傳衣為天下聞,乃囑行昌來刺于」六祖大「師。」看到這一段,我很感慨:六祖大師真的是多災多難,前有追殺,後有刺客。六祖一生真是太傳奇了!一般人不容易有這種遭遇,這代表他太重要,太讓人嫉妒了,故有人要把他置之於死地。 十年前,有學生講過一句話,深深刺傷了我的心。他也不知道他講對還是講錯,他說:「師父也不讓我們學習講課,只要有師父在的一天,我們也別想去講。」難道我在,你們不能講嗎?我的勢力範圍實在是很小,你們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你要隨緣,你有你的因緣,我有我的因緣。神木有神木的作用,小草有小草的作用。 以前的寺院幾乎都是國家的,都是朝廷的,你不可以私自翻修。神秀和朝廷的關係很好,他要安排他的徒弟去哪裡弘法,都有朝廷庇護。況且,那個時代,北方發展比較好,南方比較不發達。由此可見,神秀比較有利,六祖比較有名。有利不夠,神秀的徒弟還是嫉妒六祖,還想名利雙收,因為他們咽不下那一口氣。他們認為唯有把惠能剷除,神秀才能一株獨秀。神秀並沒有這個心,而是他的徒弟在作怪,在害他們的師父。同理,我們本當僧讚僧,出家人讚出家人,這個道場讚歎另一個道場,而一般人卻常常會誹謗的。 談到這一段我們說六祖也很坎坷,沒有出家時就有人追殺,出家後還一直有人要刺殺他。為什麼六祖這一輩子會遇到這些事情?那也是過去跟別人結的因緣。但是,換個角度想,人家有時候是演戲給你看的。菩薩很慈悲,六祖是菩薩,說不定那個刺客也是菩薩。我們就要知道這齣戲在演什麼,它帶給我們什麼啟示。 神秀的弟子,總認為他們的師父才是六祖,故忌妒惠能。嫉妒別人已經很不善,有這個心很要不得,已經不是修行人了。恐怖的是,他們居然派刺客去刺殺對方。我們常講人心不古,但現在一看,唐朝就有人這麼惡,而且是出家人派刺客,離譜到我們不能理解。但是,《壇經》流傳下來了,這並非虛構的,這是事實。有人跟我講:「古時代的人比現代的人善良。」然而,從歷史角度來看,以前皇帝折磨人,比現代的人更可怕。他們不是把一個人殺死,而是把一個人四肢都剁掉,把他浸泡在一個缸裡面,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反正,不論時空,只要是迷人,做什麼事情都大同小異。你還是問自己,你學多久或是什麼身份不重要,問題在於你是個什麼樣的人。 聞後思惟:你還有嫉妒他人的心嗎?  
暢談六祖壇經(1244)超越愛憎

暢談六祖壇經(1244)超越愛憎

  平常心與你的信仰不相干。心中沒有事,你才能平常心;心中有事,心就不平常。我勸各位,把喜歡與不喜歡徹徹底底去除掉,看它會怎麼樣。要達到這樣境界,你不用刻意去修,而只要隨緣。隨著各種因緣來,都沒有關係。不管什麼因緣,任它來。你不求太陽出來,也無須求烏雲出來,它該出來就會出來,你該面對就面對,沒有好壞。練習久了,愛與憎的概念慢慢去除。 愛你的人不見得能幫你,傷害你的人不見得能阻礙你,關鍵在於你自己。我作一個譬喻:有孩子比較好,還是沒有孩子?有也是討厭,沒有也是苦,這就是沒有開悟的狀態。有與沒有,對於一個沒有開悟的人,都是痛苦的事。世間上的東西不矛盾,而你們有與沒有就是矛盾。像志徹的公案亦是如此,它不是矛盾,但是它的答案,有也好,沒有也好,這就是隨緣,徹底隨緣才有這個境界。你要打破兩邊的概念,其實這並非那麼困難。你不要以為要悟到中道實相才有辦法破,你用最容易懂的概念去把它突破。隨緣即是中道。 我不是要讓你懂,而是要讓你做到。讓你懂是一個層次,讓你做到又是另外一個層次。但是,你若懂,是否真懂呢?你若真懂,就一定能真做到。比如,富貴如浮雲,完全相信,你才做得到。富貴就是一般人畢生所追求的目標。古人言:「從來富貴都是夢,哪有聖賢不讀書?」你為什麼做不到?因為你看到沒有好好去看,百分之百地看透。你再怎麼打拼,都離不開富貴。富指的是物質的,貴指的是精神;富指的是利,貴指的是利。如果連富貴都是夢,憎愛當然就消失了。那麼,你個人的那些小事情,更是一點問題都沒有。你當把這個概念徹徹底底參透。 其實,名跟利對我而言,已經沒有什麼問題。三十二歲時,你用名跟利吸引我,就不太可能了。所以,至今我仍是一貧如洗,因為我對名利不感興趣。我講我的實例:我還沒有出家之前,我在做事業。為了想一個問題,我寧可花三天或七天的時間,到一個地方去,只要把那個問題想清楚就好。我不要一天到晚在想,即從小想到老還在想。這個是重要的問題,我寧可請假、休假,我寧可什麼事情都擺在一邊。我找的地方,不是什麼道場、禪堂,也可以是度假的地方,但是我不是去度假,而是去想問題。大家有太多的問題,想一輩子還在想,牽扯一輩子還在牽扯。你若不想清楚,你就一直折磨你自己。 且不講愛與憎,你已經不再怕鬼了嗎?你怎麼不利用幾天把它想清楚呢?你害怕它,你一輩子就是害怕它,它就會如影隨形。只要一個人你就害怕,只要是黑夜你就害怕,只要是在山上你就害怕。有很多事情,一輩子困擾你,你為什麼不想清楚呢? 愛與憎,你要問你自己,你愛什麼。我坦白講,你什麼都不愛。你恨什麼?你最恨你自己。為什麼你什麼都不愛?因為你常常變心,既然愛了,就不要變。你最恨自己不長進,不爭氣,最恨自己折磨自己,最恨自己常常背叛自己。所以,你去把它參透。 證嚴法師講過一句話,我相信那不是口號。她說:「全天下沒有一個人我不愛,也沒有一個人不可以原諒。」我雖然不是她,我也沒有跟她相處過,但我相信那是她自己參透的。你能這樣參嗎?愛,全天下沒有一人、一事、一物,不論是有情無情,我都愛;全天下也沒有一物、一事、一人是我恨的。如此,愛憎你才能過關。只要試你一下,你就過不了關。比如,你比較愛自己的孩子還是隔壁的孩子?你就沒有辦法全部愛。學佛法,不是學到無情,失去人性。你當然可以愛一切萬事萬物,這才是普度眾生,才是普天同慶,才能普降甘霖。愛憎是修行的關鍵,若不能超越,你悟不了道,你沒辦法平常心,也沒辦法隨緣自在。 聞後思惟:如何在日常生活中隨緣?  
暢談六祖壇經(1243)安於現狀

暢談六祖壇經(1243)安於現狀

  有的人沒有開悟,所以常常會比較:「我師父比較厲害,我們的道場比較有修行,我們是修行的道場……」當你這樣講時,就是在暗指別人所處的不是修行的道場,而是辦法會的道場。真正開悟的人沒有問題,是徒弟不明理。你可以觀察,你到大公司去,最難纏的反而是小職員,而非董事長。 很成功的人,跟你想像的不太一樣。不成功的人,他為什麼不會成功?就是因為他有不圓滿之處,所以他職位不高。神秀的徒弟亦如此,為什麼他們還沒有開悟?還在當別人的徒弟?就是他們心中還有分別心。這些徒弟,這些出家人,還有愛憎之心,愛自己的師父,愛自己的道場,憎則是憎別人。你認為這是人之常情,這個人也包括你,這樣你就是一般人,即痛苦的人,即不願意改變的人。人到底在執著什麼?執著他的個性,他的意識形態,因為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想法、這樣的生活。第一,他活在這種習慣中,改變一下會更好,他也不要,他覺得活在這種習慣中比較有安全感。第二,這個習慣改變之後,他要付出更多的代價去學習,他不願意。人們的內在不是勤奮的,而是懈怠懶惰的,所以很多人都要保持現狀。這到底是為什麼呢?請釋迦牟尼佛來也沒有辦法,而是,要等有一天你願意改變。否則,你生生世世都會輪迴,因為你生生世世在你的思想觀念裡輪迴,繞不出來,除非你願意改變。 很多人長篇論道,談很多事情,尤其是拿佛法來談,談得玄之又玄,或談得很深,有時候卻是本末倒置。你應該比較關心你自己,而非更關心佛法。不關心自己而關心佛法的人很難契入,因為他不容易瞭解他自己。他進步很慢,他沒辦法深入瞭解自己,他看不到自己嚴重的過失,便不能在短時間內改變、突破。我認識兩位法師,他們兩個很有趣,只要一講話就不和,卻住在一起二三十年。我說:「你們不和,怎麼不分開?」他們很喜歡我過去,他們想和我談法。我說:「你們是要說什麼法?你們不要吵就好了。」他們總是互相指責對方錯,卻又喜歡談法。其實,他們不吵架才是法,吵架說更多的法也沒有意義。他們卻說:「沒辦法,至少你來說法,吵是我們的事。」 你聽到你常常講什麼話,你就會知道你心中的愛憎是很強烈的。以歸納法來講,一個人一輩子就是活在喜歡與討厭而已。你要做你喜歡的,聽你喜歡的,跟你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凡是討厭的,你一個都不要,這叫做楚河漢界。活在這種思維方式,人是不會快樂的。不管你喜歡什麼,或你討厭什麼,你心都不會平靜。你說:「師父,我常常既不喜歡也不討厭。」那是呆滯的狀態。憎愛這兩個概念不打破,你無法保持平常心。 這個來好,那個來也不錯,這就叫做隨緣。教室裡有電風扇,有空調,你回家的路上卻很熱,熱得讓你中暑感冒。中暑感冒好不好?很好,隨緣,隨這個因緣感冒。要吃什麼藥?要吃平常心這一幅藥,身體就很容易好。否則,回去泡花茶,我還怕你泡到農藥。 聞後思惟:你能否勇敢地突破愛憎的習慣呢?    
暢談六祖壇經(1242)憎愛之心

暢談六祖壇經(1242)憎愛之心

  自南北分化,二宗主雖亡彼我,而徒侶競起愛憎。 從表面上看,似乎每個人都很有思想,其實不然。其實,你對你自己太不瞭解了。你沒有思想,因為你的思想是透過輿論而來的。所以,鮮有人能很正確地去作判斷。要重義氣比較簡單,但是你要有智慧,其實並不那麼簡單。 重義氣的人,潛在意識還有嫉惡如仇的概念,所以他們很容易打抱不平、拔刀相助。路見不平是你個人的看法。比如,你看到一個母親在罵小孩,你就過去說:「你當媽媽的不能這樣罵他。」你不瞭解情況,你這樣講是不對的。比如,你到一個道場,看到那個師父脾氣很不好,一天到晚刁難他的徒弟。你跟那個師父說:「你算什麼出家人?一天到晚傷害你的徒弟。」其實,你並不知道人家在做什麼。我一天到晚照顧你,讓你不能獨立;我一天到晚讚美你,讓你經不起挫折。在周朝的時代,憂鬱症的人口有多少?在清朝的時代,憂鬱症有多少人?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嗎?當今的時代,只要早上起來沒有太陽,灰濛濛的,我的心情很不舒服,我就得憂鬱症了。你為什麼得憂鬱症?因為你經不起考驗,你耐不起一點挫折。以前的年代,父母的收入那麼少,竟然可以生十二個孩子,而且都還能活下去。那些父母怎麼沒有得憂鬱症?因為他們從小經歷很多挫折,所以很多事情對他們而言都不是挫折。 重義氣很好,但你若沒有智慧,你就常常會做錯事、幫錯人。重義氣的人,不見得是年輕人,這與人的個性有關。假設你的子女或身邊的朋友有這樣的狀況,你如何去勸導他呢?有很多人重義氣,到最後晚節不保,比如為了幫朋友擔保而被牽連。你的朋友有困難,你可以借他錢,但是不要擔保。你要真心待他,有能力的就幫他。 志徹的緣起,就是因為與他的個性有關係。他交錯朋友,他的朋友是出家人,是神秀的弟子。你如果是出家人,假設你沒有悟道,你只是凡夫僧。一般人會怎麼樣,你也會怎麼樣。 「自南北分化,二宗主雖亡彼我,而徒侶競起愛憎。」二宗主指的是神秀與惠能,他們倆沒有問題。惠能了不起,神秀亦不簡單,他是武則天的國師。師父本身沒有問題,而是徒弟有問題,關鍵就在於「愛憎」二字。三祖僧璨的《信心銘》一開始就講:「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我們什麼時候能把憎愛真正放下呢?為什麼我們內心一直有憎愛的概念呢?這樣的概念,其實我們有意無意都在談。喜歡是陷阱,討厭也是陷阱。所以,你不要常常把喜歡與討厭掛在嘴邊,掛在嘴邊就是想在心裡,想久了就藏在心裡,藏久了就刻在心裡。我們要把怨恨寫在沙灘上,把感恩刻在石頭上。寫在沙灘上,海水一來,不就沒有了嗎?刻在石頭上,真是銘記於心。很多人不瞭解自己,我常常建議他們帶一支錄音筆,錄自己常常講什麼話。錄起來,你就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比如,動不動就講「討厭」,動不動就講「管它」。 聞後思惟:如何離開憎愛的陷阱呢?  
暢談六祖壇經(1241)有義無智

暢談六祖壇經(1241)有義無智

  志徹是俠客,像武俠片所演的,每一個俠客的身上都帶著一把劍。俠客年輕的時候,都很講究義氣。表面上,講究義氣的人好像不太計較錢和做什麼事,如果太計較就不能講他重義氣。只要義的人,幾乎不講利;只要講利的人,幾乎就不講義。志徹年輕的時候,也跟一般人一樣。 雖然重義氣沒有錯,但是重義氣的人沒有智慧,容易被利用。有很多參加抗議的人,也是很重義氣。人家抗議,你就跟著人家抗議;人家靜坐,你也跟著人家靜坐;人家丟雞蛋,你就跟著丟雞蛋;人家叫打,你也沖進去打。這不是重義氣,而是盲目。有的人不懂得「義」字,義一定要含有「宜」,要適宜,要適當。義是要建立在是非判斷之上的。你若是非判斷不清楚,你講義氣,結果常常會幫人家頂罪。人家叫你去做什麼,那是不正確的,你卻被利用了。像志徹這個公案,他就是被人利用。 你身邊的人,假設很注重義氣,請你跟他談一個概念,即:「你所做的事情,一定正確嗎?你有思考過嗎?」前一陣子,有一事情很熱門,好像大家在排斥慈濟,似乎沒有跟著來反對慈濟,就會怎麼樣。你跟著反對慈濟,這是正確的嗎?我的學生幾乎都不會問我這個問題,但其他人看到我,幾乎都會問我這個問題。來問我這個問題的,我只問他:「慈濟好不好先擺一邊,我先問:讓你來做,你會做得比證嚴法師更好嗎?」沒有人敢說自己能做得到,很多都是在口中說說而已。 我並非指證嚴法師完美無缺,但是,你沒有能力比她做得更好,卻有能力批評她嗎?你有沒有看到你自己。比如,有一個人,擁有一幢上億元的房子。有一天,你去他家,在地上看到一些果皮,你就開始批評這個上億的房子一點價值都沒有。你這樣講,不是模糊焦點嗎?我講的是房子,你卻在講地上的果皮。所以,我講這個概念,不是要偏袒任何一方,我只是把事實告訴你。你好像有義氣,好像能分別善惡是非,但是,你是真的會分別,還是看電視而來的?你們看節目看久了而來的吧!你個人真的有能力看到嗎?聽到最後,你不知不覺也亂掉了。 我只是在講智慧的問題,而非談論對錯。慈濟在某方面一定有缺失,但是我們不可以因為那件事情,無形中把我們善良的本性磨滅掉。否則,就很可惜。再來,假設你是慈濟的義工,以前穿慈濟的衣服,走在路上,坐高鐵,坐捷運,會覺得很自豪。但是,自從發生了這些事情,你穿著慈濟衣服卻會很退縮。你不要退縮,因為你在那裡做志工,你做什麼,自己心中清楚。你做你的志工,因為你清楚你在做什麼。你不要因為別人的關係,而讓你退失你的志願和善心。如果你那麼容易退,你談修行了不可得,因為修行比這個更困難。 聞後思惟:你是否總是片面地看待問題呢?  
暢談六祖壇經(1240)為何而為

暢談六祖壇經(1240)為何而為

  僧志徹,江西人,本姓張,名行昌,少任俠。 有一天,有一個年輕人打電話來學苑,剛好是我接的。他說他要印《六祖壇經》,我問他:「你還年輕,你為什麼要印《壇經》呢?」他說他《壇經》一讀就懂,很法喜,所以他要助印。我說:「我也和你一樣,剛讀《壇經》一讀就懂,但是越讀越不懂。」你純粹看經文能看懂,但你看公案很難懂。我說:「你讀完,每一則公案都懂,你才算懂。否則,你要細細參究,深入思維。」 「僧志徹,江西人,」江西有很多大禪師,比如馬祖道一禪師。湖南也有很多大禪師,其中石頭遷禪師頗有盛名。古代所謂走江湖,即是學禪之人來參訪這兩位大善知識。如果有人參訪西遷禪師不契入,西遷禪師會推薦他去參馬祖禪師,而反之亦然。不像如今,你到有的道場,聽法聽不懂,法師會叫你留下來慢慢學。比如,你第一次來我這裡聽課,聽不懂,我跟你講沒有關係;你聽一年還不懂,我也可以跟你講沒有關係;你聽十年不懂,我還是可以跟你講沒有關係,你慢慢學。 「慢慢學」這句話沒有錯,錯是錯在:你的因緣不適合在我這裡。有時候,你會開竅,是因為我彼此之間有宿世的因緣。以前的大禪師卻能觀因緣,真是不可思議。比如,日本的道元禪師來中國參訪,當他的師父靜靜地看了他,便說:「這個人可以。」結果,道元禪師就在那邊開悟了。不像當今之人,只要會講就能講經說法,但是他看到你,卻不知道你的程度。比如,你來我這裡,我不知道你的程度,也不知道你和我的因緣,這我不能騙你。你來這裡,要自求多福。如果你聽得合適,你就靜靜地聽;若是不合適,你也不用不好意思,你要來去自如。我很老實地告訴你,我還沒有那個本事,而我又有一點點本事,你喜歡聽,我就講給你聽。但是,很喜歡聽的,我也不講太多,因為會害到你。把東西給別人,佈施給別人是很好的,但是你要切記,不要增長別人的貪欲。 志徹「本姓張,名行昌,少任俠。」他年輕時,曾為俠客。我們看過些俠客的電影,感覺他們都很講究義氣。「任」即信任,有些人年輕時血氣方剛,動不動就說自己很講義氣。講義氣的人,有的要拜關公。那一天,我跟一個法師聊天,有一個居士進來。他跟那個法師是好朋友,跟我則是第一次見面。居士問我:「師父,你拜什麼呢?」我反問他:「你拜什麼?」他說:「我拜三太子。師父,你呢?」我說:「我拜二太子。」他問:「哪裡有二太子?」我說:「怎麼沒有?沒有一太子、二太子,哪來的三太子?」他說:「師父,你不要開玩笑了。」我說:「請問,一太子、二太子、三太子,是哪一位神明比較靈?」似乎他問東,我講西,因為我不想跟他講沒有意義的話,我只想啟發他。 居士又問我:「師父,比如這位師父拜觀世音菩薩,你是拜哪一尊?」我說:「我都拜你。」他說:「師父,我還沒有往生,你怎麼拜我。」我說:「你誤會了,我拜你這尊佛祖。」他說:「師父,你怎麼拜我這尊佛祖?」我說:「你如果口渴, 你會泡茶給我喝;我如果叫門,你會為我開門;我看到你,你會跟我打招呼,我當然拜你。我看你這一尊很好,很活潑,很主動,我當然拜你這一尊,不然我要拜哪一尊?」 不管你是拜佛教的佛菩薩,還是拜民間信仰所謂的神,我只是問你:「你在拜什麼?」比如,土地公你拜,萬應公你也拜,樹木你拜,石頭你也拜。從岳飛拜到張飛,從關公拜到文天祥,你到底是在拜什麼,請你自己要搞清楚。我從這個角度,是要告訴那個居士:「你要清楚你在做什麼,否則你拜什麼,一點兒意義也沒有。」並非好不好的問題,而是我知道我在做什麼。就好像你在外面,人家問你:「年輕人,你為什麼在路邊?」你會不知道嗎?如果你說不知道,那不是很奇怪嗎?因為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聞後思惟:你清楚自己的人生嗎?  
暢談六祖壇經(1239)法無漸次

暢談六祖壇經(1239)法無漸次

  亦無漸次,所以不立一切法,諸法寂滅,有何次第?志誠禮拜,願為執侍,朝夕不懈。誠,吉州太和人也。 法「亦無漸次,」沒有次第。然而,哪一些法門比較容易被接受?有次第的。你到全世界講有次第的,沒有人敢反對的。你講六祖的法,就有很多人會反對你,因為他們很難接受。有人會問:「六祖大師成佛了嗎?」這個問題本來就沒有問題,因為實相沒有這個問題。我們說成佛,其實就是他徹悟實相。重在於要百分之百契入,即十五的月亮。 我常講:「虛空哪有什麼樓梯?」虛空是整體的,哪有什麼一二三四?現象界才有一二三四,本體界沒有這個問題。在夢中,你夢到自己是水泥工,所以你建房子先挖地基。你一直建,建好,有人對你講:「恭喜你,你已經修到四果了。」別人讚美你之後,你又趕緊繼續建房子,建到變成阿羅漢,別人又讚歎你:「好了不起!」你再變成等覺、妙覺,這也是做夢。夢中沒有漸次,如何成立?從這邊到這邊。從頭都是一場夢。我是眾生,修到一天,我終於快要成佛了,那叫做夢。有一天,我成佛了,那叫做醒。從這個角度來講,最容易懂。不然,讀到什麼書都死在那裡。 當你立一切法,名相、位階就出現了。最究竟法沒有這些東西,在《法華經》中,這些都叫做化城。當有一天,你醒過來了,這叫做寶所。化城都是權巧的,都是半路的涼亭,夢中的位階。本來就沒有那些問題和概念,「所以不立一切法,」因為是凡夫,才創立很多概念,建立很多敵對的概念和仇恨。 「諸法寂滅,」這就是諸法本來的樣子,「有何次第?」談到最真實的,根本沒有先後和順序的問題,所以六祖才講頓悟,這是他的理論基礎。也許你會問:「如何爬到虛空?」我就告訴你:「那就裝樓梯吧!」於是,你的修法就不一樣了,你就開始去找樓梯,找到就問人家怎麼爬樓梯,之後,又問樓梯到底有幾個階層。因為你的方向變成這樣,你就變成這樣了。坐電梯就好像頓悟,走樓梯就好像漸修。 你們讀《壇經》,覺得它所講的很徹底、直接。你們喜歡《壇經》,不按照《壇經》的方式去修也可以,至少《壇經》給你正確的知見。就像同學問:「正邪,我都分不清楚。」你好好讀《壇經》,佛法正確的觀念你一定不會偏差。你若能真懂《壇經》,知見就建立了,你不一定要按照他的方法修,不要勉強。但是,你學了任何法門,知見是一樣的,不會因為你學了某種法門,知見就不一樣。並非教你《金剛經》,你就得修禪宗,這叫觀念、知見,你適用就拿去。 「志誠禮拜,願為執侍,朝夕不懈。」神秀派他來聽法,他去不回了。志「誠」禪師,是安徽「吉州太和人也」。 《壇經》精彩之處,就在於處處有故事可以談。但是,這些公案並非這麼好懂,有時候你們認為聽過了就懂,但是包括我講十幾遍的人都不見得會懂。所以,你不要認為你聽懂,你懂了,你的人生就一定不是這種狀態,你的生命就會發生蛻變。你是什麼樣的人,自己心知肚明。讀公案,你不要依文解義,而是要知道它想講什麼,你懂了就懂。若只是一直研究,卻又不明白真正的佛意,你就沒有辦法懂。 聞後思惟:你願意承認你正在做夢嗎?  
暢談六祖壇經(1238)徹見本性

暢談六祖壇經(1238)徹見本性

  關於開悟,達磨祖師在《四行觀》中講:「一是理入,一是行入。」有的人是從道理切入,有的人不懂理而先修行。但大部分不走錯走偏,都是悟後起修,因為不明理的人去修很容易偏差。沒有修行而悟,一定是解悟;修行很久所悟的,必然叫證悟。如虛雲老和尚,五六十歲時才開悟,他之前有修。 以六祖來講,經文曰:「時有一客買柴,使令送至客棧,客收去,能得錢,卻出門外,見一客誦經,能一聞經雲: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心即開悟。」六祖聞這首偈而開悟,即他真的瞭解此偈。你會覺得:「六祖一定不是人,他為什麼聽一句話就會開悟?為什麼我們聽十本經都不開悟?」六祖聽《金剛經》這首偈之後,只是懂這首偈,而非整本經。他若懂得整本經,就不必等五祖為他講完《金剛經》才大徹大悟了。六祖聽偈時是解悟,後來是證悟,八個月隨眾作務即修行。六祖也需要悟兩次,但時間很短。 你要把解悟和證悟分清楚。你看經典不要帶過,有問題要自己找出來。像這個問題,我曾經問很多人,其實沒有一個人能夠回答我這個問題,大家都是模淩兩可。而且,明心見性大都是兩個階段:先明心,後見性。這種理論也有人不認同。六祖「心即開悟」即先明心,後來經文曰:「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圍,不令人見,為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此處即是見性。心與性非不同,心即性,性即心,性即心的本性,其性本空。六祖告訴你,你要先識自本心,接著才見自本性。 很多人腦袋中想的都是漸修,可是卻在讀頓悟之經典。如果你的腦袋認為一定要有次第,讀《壇經》是不會相應的。我會勸你去讀其他經典,否則你會學得很錯亂。我時時刻刻在提醒自己,要有信心。我不要一邊講法,一邊騙你。就好有一個人講淨土,叫人好好念佛,但是他自己認為根本就沒有阿彌陀佛。 頓悟、頓修,我用一分鐘作結論:說你是什麼都不對,說你是眾生不對,說你是佛不對,說你迷不對,說你會開悟也不對,因為你什麼都不是,但是你什麼都是。到底是還是不是?不可以這麼說,你不要再問你是什麼了。你跟世間所有的一切都一樣,說它是磚塊也不是,世尊一定不會這麼說。世尊說:「磚塊非磚塊。」但是路人甲問這是什麼,世尊會說這是磚塊,因為世尊看到他的腦袋裝著個磚塊。你不要說它到底是什麼,磚塊跟我平等,一切法皆平等。既然如此,你賺三千萬,跟我賺三百塊,也是平等,只是你在銀行裡存得比較多,但是我們的內在是平等的。講平等是講心性,但是現象有差別,現象的差別還是平等,因為其本體亦是空。 聞後思惟:你相信自己能頓悟嗎?    

最新影音

曹溪禪-2 2022.08.21

曹溪禪-2 2022.08.21

   曹 溪 禪 永嘉大師:「游江海,涉山川,尋師訪道為參禪。自從認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關。」 一、教依般若 1、般若因緣/能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心即開悟。」「五祖為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識自本心,見自本性。」慧忠國師:「寒時結水成冰,暖時融冰成水;迷時結性成心,悟時融心成性。心性本同,依迷悟而有所差別。」師於大梵寺為眾開緣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 2、思想一致/《金剛經》云:「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六祖壇經》:「我此法門,從上以來,先立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並符合三法印:(1)、「無住」即「無常」法印。(2)、「無相」即「無我」法印。(3)、「無念」即「無生」法印。 3、依般若行/《壇經》說:「內外不住,去來自由,去除執心,通達無礙,能修此行,與般若經本無差別。」《大般若經》:「應以無住而為方便」,以達內心「無念」,外境「無相」。 二、法傳頓教 (一)頓悟:《修心訣》:「一念回光見自本性…本自具足,即與諸佛分毫不殊,故云頓悟也。」 1、唯論見性/印宗:「黃梅付囑如何指授?」惠能:「指授即無,唯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神秀:「諸惡不作名為戒,諸善奉行名為慧,自淨其意名為定。」惠能:「心地無非自性戒,心地無癡自性慧,心地無亂自性定。」四祖:「百千法門總在心,一切戒定慧悉自具足不離汝心。」 2、人有利鈍/「教無頓漸,人有利鈍。迷人漸契,悟人頓修;自識本心,自見本性,即無差別,故立頓漸之假名。」秀:「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能:「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3、凡夫即佛/「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 4、頓教之法/「正見名出世,邪見是世間;邪正盡打卻,菩提性宛然。此頌是頓教,亦名大法船;迷聞經累劫,悟則剎那間。」《金剛經》:「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5、解悟起修/「說此頓教,普願眾生,言下見性成佛。時史君與官僚道俗,無不省悟。」 (二)漸修:《修心訣》:「頓悟本性與佛無殊,無始習氣難卒頓除,故依悟而修,漸熏功成,久久成聖,故云漸修也。」禪門:「頓悟雖同佛,多生習氣深,風停波尚湧,理現念猶侵。」 1、諸惡莫作/「自歸依者,除卻自性中不善心、嫉妒心、憍慢心、吾我心、誑妄心、輕人心、慢人心、邪見心、貢高心,及一切時中不善之行;常自見己過,不說他人好惡,是自歸依。常須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見性通達更無滯礙,是自歸依。」 2、眾善奉行/「恩則親養父母,義則上下相憐。讓則尊卑和睦,忍則眾惡無喧。」 3、解脫廣學/「自性五分法身香:一戒香二定香三慧香四解脫香,即自心無所攀緣,不思善、不思惡,自在無礙,名解脫香。五解脫知見香:自心既無所攀緣善惡,不可沈空守寂;即須廣學多聞,識自本心,達諸佛理,和光接物,無我無人,直至菩提真性不易,名解脫知見香。」…
曹溪禪-1 2022.08.21

曹溪禪-1 2022.08.21

   曹 溪 禪 永嘉大師:「游江海,涉山川,尋師訪道為參禪。自從認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關。」 一、教依般若 1、般若因緣/能聞:「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心即開悟。」「五祖為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識自本心,見自本性。」慧忠國師:「寒時結水成冰,暖時融冰成水;迷時結性成心,悟時融心成性。心性本同,依迷悟而有所差別。」師於大梵寺為眾開緣說:「摩訶般若波羅蜜法」。 2、思想一致/《金剛經》云:「菩薩應離一切相,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六祖壇經》:「我此法門,從上以來,先立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並符合三法印:(1)、「無住」即「無常」法印。(2)、「無相」即「無我」法印。(3)、「無念」即「無生」法印。 3、依般若行/《壇經》說:「內外不住,去來自由,去除執心,通達無礙,能修此行,與般若經本無差別。」《大般若經》:「應以無住而為方便」,以達內心「無念」,外境「無相」。 二、法傳頓教 (一)頓悟:《修心訣》:「一念回光見自本性…本自具足,即與諸佛分毫不殊,故云頓悟也。」 1、唯論見性/印宗:「黃梅付囑如何指授?」惠能:「指授即無,唯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神秀:「諸惡不作名為戒,諸善奉行名為慧,自淨其意名為定。」惠能:「心地無非自性戒,心地無癡自性慧,心地無亂自性定。」四祖:「百千法門總在心,一切戒定慧悉自具足不離汝心。」 2、人有利鈍/「教無頓漸,人有利鈍。迷人漸契,悟人頓修;自識本心,自見本性,即無差別,故立頓漸之假名。」秀:「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能:「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3、凡夫即佛/「凡夫即佛,煩惱即菩提。前念迷即凡夫,後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 4、頓教之法/「正見名出世,邪見是世間;邪正盡打卻,菩提性宛然。此頌是頓教,亦名大法船;迷聞經累劫,悟則剎那間。」《金剛經》:「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5、解悟起修/「說此頓教,普願眾生,言下見性成佛。時史君與官僚道俗,無不省悟。」 (二)漸修:《修心訣》:「頓悟本性與佛無殊,無始習氣難卒頓除,故依悟而修,漸熏功成,久久成聖,故云漸修也。」     PDF…
【相信】你有多相信你的選擇 做事情就能多堅持、多專注

【相信】你有多相信你的選擇 做事情就能多堅持、多專注

  原始完整影片 信心銘 01-1 2020.07.05 早https://youtu.be/dj-mT0ZVmlk    現代的資訊很發達,取得也很容易 但是為什麼?事情總是做不好?知識總是學不會? 因為沒有相信、沒有臣服就沒有老老實實地學習, 總是吃碗內,看碗外, 無法專注,無法專心, 其實是連自己都不相信呢! 你是否願意跟自己好好商量好, 好好地相信自己的每一個選擇, 並且在每個選擇上面,從一而終呢?   願以此功德 普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 …
【幫助別人】要當醫生前 先醫好自己 尤其是那顆漂浮不定的心

【幫助別人】要當醫生前 先醫好自己 尤其是那顆漂浮不定的心

  原始完整影片 信心銘 01-1 2020.07.05 早https://youtu.be/dj-mT0ZVmlk    想醫別人之前 先醫自己 有許多人有救世主的信念 總是想要救每個人 在自己穩定下來之前 先救救自己吧~ 讓自己足夠強大 才有能力去救眾生~   願以此功德 普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 皆共成佛道…
【誨人不倦】我覺得佛法很好 可以見人就推廣嗎?

【誨人不倦】我覺得佛法很好 可以見人就推廣嗎?

  原始完整影片 信心銘 01-1 2020.07.05 早https://youtu.be/dj-mT0ZVmlk    在生活中 可能不只佛法 有很多事情 自己學了之後覺得很好 都很想跟身邊的人分享 甚至覺得那個人平常做得不好 應該要來學 一定會改善他的生活的 這樣想的自己 常常跟別人分享後 去碰了一鼻子灰 怎麼辦呢? 好好地把自己教好…
【學而不厭】學佛的人 只需要學佛經?其他都不要學?如果要專心修行應該要出家?誰跟你說的?

【學而不厭】學佛的人 只需要學佛經?其他都不要學?如果要專心修行應該要出家?誰跟你說的?

  原始完整影片 信心銘 01-1 2020.07.05 早https://youtu.be/dj-mT0ZVmlk    生活處處皆佛法 萬法歸一 只是用不同形式表現 學佛是要認識自己的本來面貌 然後好好修行 在生活當中遇到的一切當然都要學習 博學 也是對生活中的一切都保持著好奇的心 謙卑的心 學佛是要你『離相』 不是離婚、離職、離開 別搞錯啦~  …
人生的意義 學習和付出

人生的意義 學習和付出

  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很多人教你要賺很多錢、有很好的工作、很好的頭銜 無止盡的追求 卻帶來無止盡的匱乏 人生的意義真的在擁有多少嗎? 如果能夠轉向我能付出多少呢? 其實我們無法付出我們沒有的東西 能夠付出很多 表示我們其實擁有很多  不管是學識、善意 都是無價的珍寶   願以此功德 普及於一切 我等與眾生 皆共成佛道   信心銘 僧璨大師著…
學佛法的人 如何知道自己有學到了?是很會背誦各個經文嗎?

學佛法的人 如何知道自己有學到了?是很會背誦各個經文嗎?

  原始完整影片 信心銘 01-1 2020.07.05 早https://youtu.be/dj-mT0ZVmlk    學佛的人 是為了成佛 佛只是你認識之後的自己 看清楚自己的本來面目 本自俱足 然後你回到生活當中 做一個『正常人』一個『平常人』 不賣弄任何高深的知識 華麗的辭藻 好好吃飯 好好工作 好好生活 好好睡覺…
醒來影片

醒來影片

從生到死有多遠 呼吸之間  從迷到悟有多遠 一念之間   從愛到恨有多遠 無常之間  從古到今有多遠 笑談之間   從你到我有多遠 善解之間從心到心有多遠 天地之間當歡場變成荒台當新歡笑著舊愛  當記憶飄落塵埃   當一切是不可得的空白人生是多麼無常的醒來  人生是無常的醒來人生是無常的醒來
六祖壇經 禪修 02

六祖壇經 禪修 02

司空山本淨禪師者絳州人也。姓張氏。幼歲披緇于曹谿之室受記。隸司空山無相寺。唐天寶三年玄宗遣中使楊光庭入山采常春藤。因造丈室禮問曰。弟子慕直斯久。願和尚慈悲略垂開示。師曰。天下禪宗碩學咸會京師。天使歸朝足可咨決。貧道隈山傍水無所用心。光庭泣拜。師曰。休禮貧道。天使為求佛邪問道邪。曰弟子智識昏昧。未審佛之與道其議云何。師曰。若欲求佛即心是佛。若欲會道無心是道。曰云何即心是佛。師曰。佛因心悟心以佛彰。若悟無心佛亦不有。曰云何無心是道。師曰。道本無心無心名道。若了無心無心即道。光庭作禮信受。
法華經概論 02

法華經概論 02

你們今天看到我下山,就代表說山上很平安,有的同學打電話給我說,師父,你有沒有困在山上,我想說因為天氣的關係,今天來上課的人可能會比較少,想不到人還是這麼多,下雨天上《法華經》是最好了,因為蓮花需要水才會開啊,我想說我們今天上《法華經》。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六祖壇經_台北 02-1 2009.05.24 早

六祖壇經_台北 02-1 2009.05.24 早

  大師告曰:善知識!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師良久,復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六祖壇經_台北 02-2 2009.05.24 早

六祖壇經_台北 02-2 2009.05.24 早

  大師告曰:善知識!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師良久,復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六祖壇經 禪修 01

六祖壇經 禪修 01

大師告眾曰:善知識! 菩提自性,本來清淨, 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法華經概論 01

法華經概論 01

今天是我們上《法華經》的第一節課,不知道昨天晚上各位有沒做一個夢,按照《法華經》裡面有記載,只要有法師在講《法華經》,佛就會派人來聽課,不知道你是否被佛派來聽課的呢?
傳心法要影音 01

傳心法要影音 01

壹、心與自己有關 1、心與宗教無關。 2、心與興趣無關。 3、心與職業無關。 4、心與年齡無關。 5、心與道德無關。 6、心與學歷無關。 7、心與歷練無關。 8、心與地位無關。 9、心與金錢無關。 10、心與身體無關。 11、心與空間無關。 12、心與時間無關。 13、心與知識無關。 14、心與自己有關。 貳、為何傳心 不傳別法 1、心是人的核心。 2、心創造了世界。 3、心安立了假名。 …
傳心法要影音 02

傳心法要影音 02

  叁、傳心法源 【禪宗法脈圖】 一、乞師安心    時有僧神光者,曠達之士也。久居伊洛,博覽群書,善談玄理。近聞達磨大士住止少林乃往彼,其年十二月九日夜,天大雨雪。光堅立不動,遲明積雪過膝。祖憫而問曰:「汝久立雪中,當求何事?」光悲淚曰:「惟願和尚慈悲,開甘露門,廣度群品。」祖曰:「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光聞祖誨勵,自斷左臂。祖知是法器,遂因與易名曰慧可。可曰:「諸佛法印,可得聞乎?」祖曰:「諸佛法印,匪從人得。」可曰:「我心未寧,乞師與安。」祖曰:「將心來,與汝安。」可良久曰:「覓心了不可得。」祖曰:「我與汝安心竟。」  
DMC Firewall is a Joomla Security exten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