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最新文章

暢談六祖壇經(209)直入内心

暢談六祖壇經(209)直入内心

  你只要從自心下手,就能夠頓見真如本性。你為什麼不直接從心地去下功夫呢?你進去,不就什麼都有了嗎? 你要成佛,佛在你心中;你要悟道,你要悟的東西也在你心中;你想要什麼,心裡什麼都有。什麼都有的意思是什麼呢?就是什麼都沒有;什麼都沒有的意思是什麼?就是什麼都有。我這麼講,你可能會覺得聽不懂。可是,就是什麼都沒有,才有能力什麼都有。你要注意這一句話,就是徹底的「真空」才能夠變,才能夠「妙有」。你真的好好去體悟,你就會懂。 我們是有煩惱,沒有智慧,沒有辦法悟到真空,所以也沒有辦法展現無窮無盡的智慧。你被卡住了,所以你想要放,卻放不下,想要提,也提不起來。只有放下,你才能夠與「空」相應,只有提起,你才能夠度化眾生。沒有勇氣的人怎麼會行菩薩道?怎麼有可能去利益別人?有人認為他不是不願意去利益別人,而是沒有能力。沒有能力,你就可以下班回家了嗎?你不可以這麼說:「今天公司發生問題,我又沒有能力幫忙,待在這裡也沒有用,我還是早點下班好了。」沒有能力,你當去培養、學習。你放不下,就應該學習去放下。如果還是放不下,就再放。如果你提不起來,就再用一點力,再提一點。輕易放棄的人是不可能成功的,成功的人不言「放棄」二字。真正明白修行好處的人,他絕不提「退道」,他沒有「退道」這個概念,進進退退,退到哪裡? 「頓見」講的就是直接了當。也許你說:「好,我回家就要開始頓見。」但是頓半個小時,頓不出什麼東西。「好啦,我還是修其他法門啦!」事實上,很多修行人就是這個樣子,他一看自己修不成,就馬上想換個方式。那你到底是在頓見什麼?有的人又掉入一個陷阱,他把「見」當作「看」,他認為他看不到他的自性。六祖曰:「自性無青黃赤白,無大小方圓,無形無相。」你到底在看什麼? 你不要用「看」這個字,你可以用「感覺」這一個詞,每個人都感覺到心。你有心,你可以感覺到你有一顆心,但你也可以感覺到你心的執著,你可以感覺到你在打妄想,你也可以感覺到你很差勁,所以事實上就是你的心看你的心。 所謂「頓見真如本性」,「真」即是不虛,「如」則為不變,所以「真如」就是真實不虛。真實不虛本來具有的佛性,就叫做「真如本性」,簡稱「真如」,簡稱「佛性」。眾生皆有佛性,可惜你不見性。你不見什麼性?「師父,你不是說看不到嗎?怎麼見?」你不見你自己清淨的本性,你卻見到不清淨,你的心很亂。一個開悟的人見到心清淨,你從來沒有感覺到你清淨過,但你卻常常感覺你心很亂、很糟糕、很苦、很痛。你可以體會片刻的寧靜,但那不是真正的清淨。   聞後思維:你能直接從心地上去下功夫嗎?
暢談六祖壇經(208)觀察自心

暢談六祖壇經(208)觀察自心

  何不從自心中頓見真如本性? 你為「何不從自心中」去下手,而「頓見」自己「真」實不虛、「如」如不動、不變的「本性」呢「?」本性並非我們所講的情緒,我們的情緒會變化,它亦非我們所講的感受,我們的感受會消失。你現在看到的心是妄心,是你那一顆有情緒的心,你可以看到它是變化多端、充滿了情緒、感覺的。你當從這顆心開始觀察,觀察到最後,看到不被影響、迷惑的那一顆清凈心。比如,你心情很不好,就是你的內心失去了寧靜,你觀察到最後,心情漸漸會平靜,但你不用高興,那也是妄心,你漸漸平靜的心等一下又會心情很不好。你就這樣練習,練到這顆心永遠都處於如如不動的狀態。從領悟下手去練就是頓悟,否則即為漸修。 是什麼影響了你的心呢?比如,你告訴我:「師父,我很苦。」我會問你:「什麼東西讓你苦?」曾經有一個信徒在讀《地藏經》,老和尚很關心他,便打電話問他:「你最近都在做什麼呢?」他說:「師父,我最近在讀《地藏經》。」老師父問:「你讀《地藏經》做什麼啊?」他說:「我讀《地藏經》消業障。」老和尚問他:「你造什麼業啊?」他回答說:「我造無量無邊的罪過。」老和尚又問:「東邊是哪裡?西邊是哪裡?」你自己要好好去了解你在做什麼,你只要深入去問自己,你一定察覺到你不懂。你都是跟著別人做,別人說你業障重,你就誦《地藏經》;人家說念佛有多好,你就念佛,但是你並沒有思維過。別人跟你說的,不見得不好或錯誤,但你只要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就是迷迷糊糊。比如,師父叫你打坐,你就每天都打坐,但你既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也不知道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同理,人家跟你說《六祖壇經》不錯,你就來聽課,聽完之後就錯了。比如,別人邀你做生意,或叫你去跑道場,或跟你說哪個法門比較好,你都跟著人家做。不是那個東西有問題,而是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如果你針對一件事情一直做,比如你一直念佛或誦經,那就比較偏向於定力;但你如果一直思維,則比較偏向於智慧。佛法從印度傳到中國,之所以在中國大放異彩,即是從禪的角度入手,因為禪是很生活化、很幽默的,縱使不是佛教徒的人也能夠感受得到。現在絕大部分修行都比較偏向於定,要麼就偏向於修福報。 你當先有能力教自己,才有能力教你的小孩、同事、朋友或學生。一個能夠思維的人,有沒有智慧不是自詡的。別人會告訴你:「奇怪,我聽你講話為什麼這麼有智慧?我聽你分析,為什麼能夠分析得這麼清楚?」人家會主動告訴你。你跟過去不一樣,因為你過去不善於思維,現在你善於思維,你知道問題的核心、重點在哪裡。所以,禪師講話不囉嗦,兩三句話就解決問題了。 大家要肯定這一顆心,從這一顆心下手。看你是漸修還是頓悟,漸修比較偏向於定,頓悟則比較偏向於慧。漸修是老實去做,比如老實念佛,頓悟就是直接去了解你的心,化解你的問題。你自己決定。   聞後思維:你能從你躁動不安的心下手,去觀察到如如不動的清凈心嗎?
暢談六祖壇經(207)從自心生

暢談六祖壇經(207)從自心生

  六祖開悟時說:「一切萬法不離自性,」此自性即是自心。既然一切的萬法皆從自心變現,它們都是你的,你還需要執著它們嗎?你還想要怎麼樣?想追求什麼?還怕失去什麼?對你而言,它是它,你是你,所以你才想抓著它不放、想要擁有。 我今天上課前剛好看到一個很好的日本電視節目,看了讓我太感動了。節目標題為「瞬間消失」,報導一個可以瞬間消失的小孩。這個黑人小孩住在教會裡,因為年紀尚小,他睡覺時,神父怕他到處亂跑,便把他的房門反鎖。隔天一早,神父去房間一看,窗戶關得好好的,門還是反鎖的,小孩卻不見了。神父去教堂找,怎麼也找不到。最後,他想開車去報警,車子還沒有打開,就看到孩子睡在車子裡,而且車門也是反鎖的。神父把車門打開,把孩子叫醒,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孩子本來不敢講,神父安撫他,讓他說。他便告訴神父,他五歲時,當他覺得一個地方讓他不舒服,他想離開時,他就會消失、離開。神父當然不相信。後來,神父要將孩子送回他母親那邊,就打電話請他母親來接他回家,並親自送小孩坐在車子裡。車子離開一個小時之後,神父接到警察局的電話,說這輛車子發生了車禍,裡面有個婦女已經當場往生。神父問:「小孩子呢?」警員說:「沒有啊!裡面只有一個人。」神父想:「我還是回房間看看。」他把房門打開,小孩子居然在那裡。神父問小孩子:「你怎麼回來了?」他說,當他母親開車到某一個路段時,他感到很不舒服,發生車禍的那一剎那,他就消失,而回到了教堂的房間裡,神父這才相信。如今,這小孩子已十八歲了。 第二個例子,講的是二戰時期,各國為了取得戰爭的優勢,各自研發新型武器,問題是不管飛機或軍艦,都會被雷達偵測到。在費城海岸有一艘軍艦,他們要讓它在雷達上消失,想到了用電磁波。當時,船上載了一千多位海軍。等海軍上了船,總署就放磁波把軍艦包起來,目的是希望軍艦在雷達消失,不料卻是軍艦在他們面前消失了!他們嚇到了:「糟糕,到底軍艦跑哪去了?」他們一直找都找不到,四個小時後,這艘軍艦在原地又出現了,他們便趕快派幾個高級將領到軍艦上去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結果,他們看到有人的身體一半在牆中、一半在外面,有人的身體夾在船裡面,就是船的物質跟人的身體結合在一起,簡直是人間地獄,就好像全部混在一起,攪成了灰。到如今,人們都無法解釋其原因。這是一部紀錄片,你看了真會覺得:「天哪!原來天底下真的有這樣超越我們的經驗、超越現實人生的事件!」 以上這種超越你想像的事,佛經就有講。但如果不是我親眼看報導,我都不會相信。聽我講,你們也難以置信,除非你們自己看到那個節目。我看完之後對佛經更有信心,佛經講的都是真的。以那個小孩子為例,他覺得不舒服時就會離開,這是「唯心所現」,他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只能說他是個特殊人物,或者有特異功能。一般來說,修行禪定三個月的功夫已經讓我們讚歎了,但那小孩子更厲害,他天生有神通,而且他目前還在,已經十八歲了,聽說還是想去哪就去哪。他來學佛法就可以大大弘揚佛法,否則他更像個沒有人理解的怪物。以這個實例,可以證明佛法所講的「萬法盡在你的心」,若你能百分之百認同這個理論,那你還想離開你的心,到哪裡去求什麼東西呢?   聞後思維:你有一再地去體會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心變的嗎?  
暢談六祖壇經(206)盡在自心

暢談六祖壇經(206)盡在自心

  故知萬法盡在自心, 你一念之間悟自性佛時,「故知」一切「萬法」,無論善法、惡法、有為法、無為法、有漏、無漏、世間法、出世間法,「盡在自心,」皆從自心而起,從未離開你的心。你造的惡念、起的惡法是你的心,你要改過遷善也是起自你的心。 世間法在於心,你要把人做好,出世間法是將人的覺悟提升;世間法所談的常常是這一世,出世間法可以讓你看到全面性;世間法談生滅的現象,出世間法談不生不滅的實相。在現象界,你永遠扯不清,你怎麼看,永遠沒有公平可言,因為現象是不能平的。 你認為自己有業障,其實也是從心產生的。並非花多少錢或燒多少金紙就能跟人化解,否則王永慶最沒有冤親債主。若真能化解,就等於那些神是可以賄賂的。但是有人偏偏不信,所以才會被騙財騙色。 你的罪過和業障要從內心下手,你的功德亦是如此。並非添香捐錢就有功德。福德和功德不同,功德在自性中求、在法身中修。功即功夫,德即自得,功夫自得即功德。功和過都是自性,善念和惡念、迷和悟皆是心,執著就迷,不執著就悟。你把右手伸出來,輕輕握拳,再大力一點,再出力,繼續出力,死死握著,你一直握到最後,苦不堪言,這叫執著。越出力,你就會痛苦得要命。你說:「師父,我要放開了,我要放鬆了。」透過這個動作,你一目了然。問題是,你的生命就是這樣過的,你卻一分一秒都不肯放鬆。連你看得到的,你都悟不了,更何況你看不到的呢?你的內心世界就像這一個拳頭,已經握了很久了!你怎麼會快樂呢?你只要放開就好了!手打開稱為掌,合起來謂之拳,它們是一樣的。掌表面上有五個手指頭,但掌不離開拳,拳不離開掌,此即「照見五蘊皆空」之內涵。如果用拳代表真心,掌代表妄心,此二心本是一心。 你不能領悟,是因為你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想的。凡夫不明白此理,只會怪罪命運,怪上天捉弄人。上天是媽祖、王母娘娘、三太子李哪吒,還是關聖帝公?什麼人會這麼閒來管你呢?是你自己在捉弄自己。有時候你覺得你命運坎坷,其實是你自己想不開才坎坷的!當乞丐的說乞丐苦,生在帝王家的說宮廷苦。你既非乞丐,亦非帝王,是處於中間的平民小老百姓,可你也不高興。你怪東怪西,其實是自己古怪。從簡體的怪字可看出,是心在做怪,所以你是凡夫,將作怪的心擦掉,即是聖人。 你常在心外求法,無論做事業還是修行皆如此。你在外面繞來繞去,找不到核心和重點:那就是你的心,成敗皆是你的心。若你還沒有能力常常觀照自心,你要每天拔空檢測自己的心,而且不能以此為滿足,因為你時時刻刻都要用心,否則你就會毀了。練習到時時刻刻都能檢測自己的心,即是「念念覺悟,名為念佛;時時清凈,名為坐禪。」「坐」即不被影響,「禪」即心不亂。你要從理上領悟,而非從念佛或盤腿打坐等形式下手。理上不懂,修行就不得力、不能相應。任何問題,無論是夫妻、親子、事業夥伴關係,還是其他人際關係,包括修行,都能解決,因為答案在你的心。一般人不習慣檢測、觀照自己的心,而習慣於問別人。問別人不是不好,但習慣問別人就不好,就變成依賴別人。就像當學生時,做數學題目,你要演算一下,不懂要思考一下,而非馬上翻到後面看答案,草草交差了事。不要把請法變成一種形式,思維、努力過之後問的法才有意義。依賴是沒有用的,因為不經一番寒徹骨,別人告訴你正確答案,你也不會悟。   聞後思維:你能時時刻刻檢測自己的心嗎?
暢談六祖壇經(205)自他不二

暢談六祖壇經(205)自他不二

  佛在你的心中,你就是佛。世間的人皆是佛,無處不是佛。問題是你不悟,所以你是眾生。眾生也不悟,所以眾生還是眾生。佛就像一個金礦,就像石油、寶石,當它們埋在地底下,還沒有被開發出來的時候,有就等於沒有。有一則新聞報導說,因為溫室效應,南北極的冰層漸漸在融化,俄國和美國註意到了,想去開發資源。我們的佛性亦如此,你有佛性,但你還不是佛。你是眾生,因為你的佛性沒有開發出來。你當往內去開發你的那一尊自性佛。 念佛有會念和不會念。不會念就是念他佛,阿彌陀佛、藥師佛就是他佛。會念就是自他不二,從理上來講,即自性彌陀、唯心淨土,這叫「理」,你現在就可以達到這個境界,不需要等到往生。你自性就是阿彌陀佛,就是淨土。而「事」上,確實有極樂世界,你往生之後,必然會化身到極樂世界,那裡有一尊佛叫阿彌陀佛,「理」、「事」同時存在。阿彌陀佛是誰呢?阿彌陀佛是你變的。你是誰變的?是阿彌陀佛變的。到底誰變誰?法性本來就在一起,不可以說誰變誰,否則就是對立。是「一真法界」,而非二真法界。我做個譬喻,我們的佛性就是大海,從大海中可以分出很多支流。《六祖壇經》曰:「欲入甚深法界,及般若三味 …… 」入法界即入大海,你的法性跟阿彌陀佛的法性一模一樣,自他不二。既然如此,法性即「一」,而非「二」的分別對待。 念佛的目的,要讓你心變佛心。你假如不懂將凡夫之心變佛心,念佛就會大大失去作用。變佛心,就回歸內心了,否則就是凡夫之心。以凡夫之心念佛,沒有什麼力道。六祖曰:「心量廣大,有如虛空。」又曰:「心量廣大,遍周法界。」講的都是佛心。你看看自己的心,卻沒有這麼大,它雖然無形無相,卻有個範圍,只局限於你的家。這樣的心,就叫凡夫之心,你的心被你綁住了。若你的心能「遍一切法界」,那你就是個開悟見性的人。只要不符合正道的人,就沒有辦法開悟,因為他的心一定是自私、自利、有障礙的,所以他的心在一個範圍裡面,打不開。 你的心量一直擴大,你的能力就會越來越好。一個人的思想很活潑,就代表他的空間比較大,空間越來越大,活動就越來越大。如果你自私或吝嗇,你都沒有辦法修行。如果你的概念障礙你,將你的心綁小,你就無法跟法界相應。 你的心要打開,不要再吝嗇或自私。接著你再念佛,阿彌陀佛就是無量光、無量壽。無量光即無量的空間,無量壽即無量的時間,無量的時空就是遍法界。你這樣才相應,否則就不相應。所以,念佛時,心要打開。你總感覺你的心在裡面,但當有一天,你感覺心的涵蓋面很廣,那就對了。用一句佛號來消融你小格局、很局限的心和執著,你的心量才能跟法界相應。如果你願意從心地入手,開悟之後,就能夠應用你的佛性,佛性就可以展現出來,這時候你就是佛。佛即是覺,你的覺性就會相當地強。   聞後思維:你知道如何念佛了嗎?
暢談六祖壇經(204)自我肯定

暢談六祖壇經(204)自我肯定

  天生萬物皆有用,你不要認為自己沒用。從不明理到明理,沒用之人就變得有用。其實,你已經習慣於自我毀滅的語言、機制和模式,而且會輕易脫口而出。你內心沉不住氣,經不得別人的刺激、激怒,很容易被別人影響。 六祖告訴你「眾生是佛」的真相,你不要只是嘴巴講相信,那只是停留於理論而已。你要變成那個樣子:既然你是佛,就應該有佛的樣子。所謂學佛,即佛怎麼做,你就學他怎麼做。你承認自己是佛,就做佛該做的事,則稱為佛事。佛事之本義並非只有誦經,而是覺悟之事,自利、利他,且利益一切萬事、萬物,不要做迷迷糊糊或傷害別人的事。這對每個人都好,但人們不見得願意這樣做,歸根就底就是因為內在沒有自我肯定。 佛是人格圓滿的人,就像我們常講的身心健全。教育的目的就是要培養健全的人格,這樣的人不推卸責任,不自私,願意承擔和幫助別人。你常常扭曲自己,畏畏縮縮,扭扭捏捏。你沒有殺人放火,又不是十惡不赦,你為什麼不敢呢?我的小朋友小時候,我觀察過他,我跟他講:「你去買兩瓶養樂多,一瓶給我喝,一瓶給你喝。」他會去買。但我跟他講:「你去買兩瓶養樂多,再到隔壁買一包鹽。」他就不會去買,而是直接回答:「我不敢。」買養樂多是一件事,似乎比較單純,再去買一包鹽是兩件事,就好像比較複雜。對待一件事情跟兩件事情,你的內心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比如,以前水費、電費和瓦斯費都要自己去繳。你跟一個大人講:「我要上班,麻煩你幫我繳電話費。」他雖然臉色不好看,說不定會幫你交。但是,你跟他說:「我今天很忙,請你幫我交電費、瓦斯費、水費 …… 」你跟他講太多,他會馬上不高興,覺得很煩,繳一個和多個感覺就不同。我們內在好像只能承擔一個,其它的雖然不難,但我們的腦袋卻將之變成壓力,覺得很複雜。比如,教一個學生和教三十個學生一樣不單純,但我們的內心世界就很容易掉入陷阱,認為一個比較單純。就像一群人學,好像力量比較大,但一對一則能針對他的根器。其實,對於會的人都好,對於不會的人,怎麼教也沒有用。 你要先學習肯定自己:「我真的是佛,只是我的佛性還沒有徹徹底底展現。」就像潛能激發,每個人都有潛能,但你要肯定自己有無限的潛能。我不會跟別人說:「你是乾電池。」因為很多人去上課,就像乾電池去充電。我說:「你們是發電機。」乾電池得靠別人,發電機即佛性,取之不竭、用之不盡。如六祖所講,一切的經典皆沒有離開你的心,故一切的方法、答案皆在你心。你自己是病人,也是醫生。你不要老是做病人,而一直到處去找醫生。迷時是病人,悟時是醫生。到底是什麼人?既非病人,亦非醫生,但別人叫你示現病人或醫生又何妨呢?維摩詰不是示現生病嗎? 你要讓自己「一念」轉過來。不好的話最好不要講,這些話很容易激怒別人,因為別人容易因此而對號入座,到最後你會後悔。你雖然為他好,但是方式錯了,你不懂他的根器,他不適合這樣的方法。上根利智的人,才經得起折磨、糟蹋。對待自己的家人切莫講不好聽的話,他聽了是不會有所覺悟的。   聞後思維:你的內心真的能自我肯定嗎?  
暢談六祖壇經(203)一念之間

暢談六祖壇經(203)一念之間

  善知識!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 「善知識!不悟」之時「,即佛是眾生;一念悟時,眾生是佛。」關鍵在於,你是否願意當下承擔、承認自己是佛。很多人,你說他是佛,說他很幸福、幸運,他不相信,非要把自己想得很糟糕、淒慘、悲哀,對人傾訴起來,就好像要家破人亡了。每個人傷心之時,都認為自己是全世界最可憐的人。比如,你罵一個人:「你最差勁。」他就當下承認:「對,我就是最差勁。」你讚美一個人:「你最優秀。」他卻推辭說:「哪有?」你罵一個人:「你去死!」他說:「我就死給你看。」你叫他:「你去做佛祖。」他卻回答:「我不敢做佛祖。」你講壞話,他當下照單全收。有人跟他說:「我們一刀兩斷。」他馬上下定決心:「好,我們從此之後就一刀兩斷。」對於修行,他卻無法乾脆利落、直下承擔自己是佛。 我們原本就是佛,有這種本能、本覺、本有,但是你不悟、不願意承認,而甘願被妄想、執著和慾望所駕馭,甘願自我折磨、自我摧殘、自我踐踏,承認自己是眾生、有業障。其實,業障多久能消,也還是理念的問題。比如,如果你的業障就像一個冰山,日積月累,累積了很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是當太陽升起的那一剎那,它卻不只有一角融化,而是全部融化。六祖雲:「一燈能除千年暗,一智能滅萬年愚。」這是真相,但很多人偏偏不信。若能相信,力量改變是很大的。 有一個流浪漢,整日流落街頭。有一天,一個占星師沒有生意,閒坐於店中,流浪漢正好坐在他的門口。占星師很無聊,就跟他說:「你進來,我幫你佔一個,不用錢。」占星師幫他算起來,那還得了!他的命格跟拿破崙一模一樣。當時沒有生意,占星師就詳細跟他講了一兩個小時,講到他信心十足,一年之後就成功了。事後,占星師察覺到自己算得不准,但他的話卻已影響到了流浪漢。同理,我現在就可以給你算命,說你有六祖的命盤,你相信就有力量,不相信就沒有力量。 《金剛經》告訴你,若聽「聞是」《金剛經》之「章句,乃是一念」真正「生」起完全沒有雜質的「淨信者,」這樣的人就不簡單:「須菩提,如來知此眾生得如是無量無邊福德。」「一念」就能心開悟解,但一般人卻很難轉過來。就像我伸出手,翻上和翻下需要多久?只是一念之間、一瞬間。我也可以八個小時或八年才轉過來,你甚至還覺得需要三大阿僧祇劫。就好像我跟你講:「你現在就很好。」你卻回答:「哪有?我又沒有錢,又沒有房子。」你不相信就沒有辦法,這就是愚癡。你跟別人唱反調情有可原,你還一再跟自己唱反調,真是罪不可赦。你的這種愚迷、執著讓自己苦不堪言。 要轉這「一念」,叫任何人來幫助都很困難。別人是助緣,你是主因,你不肯,別人就無能為力。你不要老是說你不行、不會。你的內在不要總是認為你是什麼人,比如自私、沒有用啦,這是沒有意義的。你一念之間就可以變聖賢、君子,不要抓著不好的概念不放。如果非要抓,索性抓好的概念,認為自己是聖賢或佛。所謂禪,即要有當下承當的勇氣,才能成大器。學佛要學習如何幫助別人,當別人請你幫忙,你做得到的,就該當仁不讓,當下擔當,不要推卸責任。   聞後思維:你相信自己一念之間就能覺悟嗎?
暢談六祖壇經(202)虛心請教

暢談六祖壇經(202)虛心請教

  愚者問於智人,智者與愚人說法,愚人忽然悟解心開,即與智人無別。 如果你知道自己「愚」昧,非上根利智的智「者」,就應該請「問於」比你更有「智」慧、有能力的人「,」而非嫉妒他們,否則你不會進步和成長。一直嫉妒比自己優秀的人就是愚昧。只要有善知識,只要是正當之事,你就可以去請教,千萬不可以因為自己的身份、地位、學歷背景很高,就覺得不用問了。孔老夫子的學生樊遲問夫子如何種菜,夫子回答說:「你應該去問農夫,而不是來問我。」 你若肯問,就有機會懂。沒有開悟者皆是愚人,其問題在於:第一不會問,第二不肯問,第三亂問。我認為這三者當中,亂問是最累的。比如,你可以觀察律師和記者,他們很會問,一定不會亂問。問和聽都是需要學習的。學校既沒有教你問話,亦沒有教你聽話這一門課。很多東西學校沒辦法教你,你自己要去學,因為它會影響你的人生。你若不會問,亦不會聽,你考試第一名又有何用呢?任何學問,一定有人懂。但你若覺得不要緊,你就看著辦吧!就像有些人不明白為什麼要學佛,認為不學佛他也可以好好活著,他就是看不到佛法的重要性。 有一天,我的一個學生打完太極拳,聽到他太極拳的老師在批判佛法,他不知道如何響應,便跑來問我。我跟他說:「你明天早上去打拳,打完後跟你的老師聊天,你就說: “ 老師,我聽人說太極拳是三腳貓的功夫。” 你的老師一定會問是什麼人說的,你便回答他: “ 是一個不會打拳、不懂太極拳的人跟我說的,他一直跟別人這麼說。” 」隔天早上,他去和他的老師這麼一說,他的老師果然中計,氣得要命,因為不會打拳的人居然敢批評太極拳。他就趁機問道:「老師,你也不懂佛法,卻說學佛是迷信。那老師你覺得如何呢?」有的人犯了錯自己不知道,你舉個例子,他就知道錯在哪裡了。社會上這種人很多,要教化人家就要會用譬喻。 你不懂的事,就要請問人家。不願意問,則是你自己失去機會,愚上加愚。你若真的想問,就要好好思考之後再問。你不一定能夠隨時遇到智者,其實,只要比你懂一點點的人,就可以當你的老師,而且「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在佛法法義上,善知識在家、出家都有,你自己去觀察。出家人不見得比你懂,但他必然有他的體悟才會出家,所以你也可以問問看。 既然愚者願意請問智者,那麼「智者」便「與愚人說法,」鐘不敲不響,此問故彼說,此不問彼不說。你肯問,呈現出一種求法、學習的態度,人家自然就會跟你說。 聽了智者所說之法,「愚人忽然」有所感「悟」、理「解」,將「心」打「開」了「,」這時候,他「即與智人」毫「無」差「別。」由此,可見請問之重要。所謂學問者,要學就要問。你明白了就快了,否則就一直在耽誤你自己。求法、求學皆如此,你願意請教別人,別人就願意告訴你。之後,你願意去學習、執行,你的成就則與他一模一樣。所有的學問都牽涉到一個問題:「心」:你的心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聞後思維:你所不懂的,你願意誠心去請問他人嗎?  

最新影音

金剛經實踐 51-3 2020.08.16 午

金剛經實踐 51-3 2020.08.16 午

  無 字 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則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一、黃蘗禪師     上堂云:百種多知,不如無求最第一也;道人是無事人,實無許多般心,亦無道理可說。無事散去!     唯直下頓了自心本來是佛,無一法可得,無一行可修,此是無上道,此是真如佛。學道人祇怕一念有,即與道隔矣;念念無相,念念無為,即是佛。學道人若欲得成佛,一切佛法總不用學,唯學無求無著;無求即心不生,無著即心不滅;不生不滅,即是佛。八萬四千法門,對八萬四千煩惱,祇是教化接引門,本無一切法,離即是法,知離者是佛;但離一切煩惱,是無法可得。     夫學道者,先須屏卻雜學諸緣,決定不求,決定不著;聞甚深法,恰似清風屆耳,瞥然而過,更不追尋,是為甚深。     問:向來如許多言說,皆是抵敵語,都未曾有實法指示於人。師云:實法無顛倒,汝今問處自生顛倒,覓甚麼實法?云:既是問處自生顛倒,和尚答處如何?師云:你且將物照面看,莫管他人。又云:祇如箇癡狗相似,見物動處便吠,風吹草木也不別。又云:我此禪宗,從上相承已來,不曾教人求知求解,只云學道,早是接引之詞;然道亦不可學,情存學解,卻成迷道;道無方所,名大乘心,此心不在內外中間,實無方所;第一不得作知解,只是說汝如今情量盡處為道;情量若盡,心無方所,此道天真,本無名字,只為世人不識,迷在情中,所以諸佛出來說破此事;恐汝諸人不了,權立道名,不可守名而生解,故云得魚忘筌,身心自然,達道識心;達本源故,號為沙門;沙門果者,息慮而成,不從學得,汝如今將心求心,傍他家舍,祇擬學取,有甚麼得時?古人心利,纔聞一言,便乃絕學,所以喚作絕學無為閒道人;今時人只欲得多知多解,廣求文義,喚作修行,不知多知多解,翻成壅塞,唯知多與兒酥乳喫,消與不消都總不知,三乘學道人皆是此樣,盡名食不消者;所謂知解不消,皆為毒藥,盡向生滅中取,真如之中都無此事……三乘教綱,祇是應機之藥,隨宜所說,臨時施設,各各不同,但能了知,即不被惑;第一不得於一機一教邊守文作解,何以如此?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我此宗門不論此事,但知息心即休,更不用思前慮後。 二、無門禪師     參禪須透祖師關,妙悟要窮心路絕。祖關不透,心路不絕,盡是依草附木精靈!且道:如何是祖師關?只者一個『無』字,乃宗門一關也。 三、佛陀祖師 1、佛三法印:無常、無我、無生。2、六祖傳授:無念、無相、無住。 3、黃蘗傳心:無心、無求、無著。4、世人常說: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金剛經實踐 51-2 2020.08.16 早

金剛經實踐 51-2 2020.08.16 早

  無 字     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則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一、黃蘗禪師     上堂云:百種多知,不如無求最第一也;道人是無事人,實無許多般心,亦無道理可說。無事散去!     唯直下頓了自心本來是佛,無一法可得,無一行可修,此是無上道,此是真如佛。學道人祇怕一念有,即與道隔矣;念念無相,念念無為,即是佛。學道人若欲得成佛,一切佛法總不用學,唯學無求無著;無求即心不生,無著即心不滅;不生不滅,即是佛。八萬四千法門,對八萬四千煩惱,祇是教化接引門,本無一切法,離即是法,知離者是佛;但離一切煩惱,是無法可得。     夫學道者,先須屏卻雜學諸緣,決定不求,決定不著;聞甚深法,恰似清風屆耳,瞥然而過,更不追尋,是為甚深。     問:向來如許多言說,皆是抵敵語,都未曾有實法指示於人。師云:實法無顛倒,汝今問處自生顛倒,覓甚麼實法?云:既是問處自生顛倒,和尚答處如何?師云:你且將物照面看,莫管他人。又云:祇如箇癡狗相似,見物動處便吠,風吹草木也不別。又云:...     PDF 講義  金剛經實踐 51…
金剛經實踐 51-1 2020.08.16 早

金剛經實踐 51-1 2020.08.16 早

  無 字     佛告須菩提:「是經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以是名字,汝當奉持。所以者何?須菩提!佛說般若波羅蜜,則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有所說法不?」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來無所說。」 一、黃蘗禪師     上堂云:百種多知,不如無求最第一也;道人是無事人,實無許多般心,亦無道理可說。無事散去!     PDF 講義  金剛經實踐 51 2020.08.16 無字  
信心銘 01-4 2020.07.05 午

信心銘 01-4 2020.07.05 午

  《信心銘》僧璨大師/著 經題: 壹、信:信佛、信祖、信善知識、信法、信己、信心 貳、心:妄心→觀心→明心→見性→用心 叁、銘:念念不忘,保持覺知,正見正念,以般若來過人生! 一、學:1道 2術 3合 二、思:1深 2廣 3通 三、說:1對機 2略細 3深淺 四、行:1養身 2養心 3養慧 4養福 5養德…
信心銘 01-3 2020.07.05 午

信心銘 01-3 2020.07.05 午

  《信心銘》僧璨大師/著 經題: 壹、信:信佛、信祖、信善知識、信法、信己、信心 貳、心:妄心→觀心→明心→見性→用心 叁、銘:念念不忘,保持覺知,正見正念,以般若來過人生! 一、學:1道 2術 3合     PDF 講義:信心銘 01 2020.07.05  
信心銘 01-2 2020.07.05 早

信心銘 01-2 2020.07.05 早

  《信心銘》僧璨大師/著 經題: 壹、信:信佛、信祖、信善知識、信法、信己、信心 貳、心:妄心→觀心→明心→見性→用心     PDF 講義:信心銘 01 2020.07.05  
信心銘 01-1 2020.07.05 早

信心銘 01-1 2020.07.05 早

  《信心銘》僧璨大師/著 經題: 壹、信:信佛、信祖、信善知識、信法、信己、信心     PDF 講義:信心銘 01 2020.07.05  
說話的藝術 2020.07.19

說話的藝術 2020.07.19

   文字→語言→表達→口才  
醒來影片

醒來影片

從生到死有多遠 呼吸之間  從迷到悟有多遠 一念之間   從愛到恨有多遠 無常之間  從古到今有多遠 笑談之間   從你到我有多遠 善解之間從心到心有多遠 天地之間當歡場變成荒台當新歡笑著舊愛  當記憶飄落塵埃   當一切是不可得的空白人生是多麼無常的醒來  人生是無常的醒來人生是無常的醒來
六祖壇經 禪修 02

六祖壇經 禪修 02

司空山本淨禪師者絳州人也。姓張氏。幼歲披緇于曹谿之室受記。隸司空山無相寺。唐天寶三年玄宗遣中使楊光庭入山采常春藤。因造丈室禮問曰。弟子慕直斯久。願和尚慈悲略垂開示。師曰。天下禪宗碩學咸會京師。天使歸朝足可咨決。貧道隈山傍水無所用心。光庭泣拜。師曰。休禮貧道。天使為求佛邪問道邪。曰弟子智識昏昧。未審佛之與道其議云何。師曰。若欲求佛即心是佛。若欲會道無心是道。曰云何即心是佛。師曰。佛因心悟心以佛彰。若悟無心佛亦不有。曰云何無心是道。師曰。道本無心無心名道。若了無心無心即道。光庭作禮信受。
法華經概論 02

法華經概論 02

你們今天看到我下山,就代表說山上很平安,有的同學打電話給我說,師父,你有沒有困在山上,我想說因為天氣的關係,今天來上課的人可能會比較少,想不到人還是這麼多,下雨天上《法華經》是最好了,因為蓮花需要水才會開啊,我想說我們今天上《法華經》。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經實踐 01-1 2014.10.19 早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經實踐 01-2 2014.10.19 午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經實踐 01-3 2014.10.19 問答 金剛 般若 波羅蜜 經
六祖壇經_台北 02-1 2009.05.24 早

六祖壇經_台北 02-1 2009.05.24 早

  大師告曰:善知識!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師良久,復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六祖壇經_台北 02-2 2009.05.24 早

六祖壇經_台北 02-2 2009.05.24 早

  大師告曰:善知識!總淨心念,摩訶般若波羅蜜。大師良久,復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六祖壇經 禪修 01

六祖壇經 禪修 01

大師告眾曰:善知識! 菩提自性,本來清淨, 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法華經概論 01

法華經概論 01

今天是我們上《法華經》的第一節課,不知道昨天晚上各位有沒做一個夢,按照《法華經》裡面有記載,只要有法師在講《法華經》,佛就會派人來聽課,不知道你是否被佛派來聽課的呢?
傳心法要影音 01

傳心法要影音 01

壹、心與自己有關 1、心與宗教無關。 2、心與興趣無關。 3、心與職業無關。 4、心與年齡無關。 5、心與道德無關。 6、心與學歷無關。 7、心與歷練無關。 8、心與地位無關。 9、心與金錢無關。 10、心與身體無關。 11、心與空間無關。 12、心與時間無關。 13、心與知識無關。 14、心與自己有關。 貳、為何傳心 不傳別法 1、心是人的核心。 2、心創造了世界。 3、心安立了假名。 …
傳心法要影音 02

傳心法要影音 02

  叁、傳心法源 【禪宗法脈圖】 一、乞師安心    時有僧神光者,曠達之士也。久居伊洛,博覽群書,善談玄理。近聞達磨大士住止少林乃往彼,其年十二月九日夜,天大雨雪。光堅立不動,遲明積雪過膝。祖憫而問曰:「汝久立雪中,當求何事?」光悲淚曰:「惟願和尚慈悲,開甘露門,廣度群品。」祖曰:「諸佛無上妙道,曠劫精勤,難行能行,非忍而忍。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勞勤苦。」光聞祖誨勵,自斷左臂。祖知是法器,遂因與易名曰慧可。可曰:「諸佛法印,可得聞乎?」祖曰:「諸佛法印,匪從人得。」可曰:「我心未寧,乞師與安。」祖曰:「將心來,與汝安。」可良久曰:「覓心了不可得。」祖曰:「我與汝安心竟。」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