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六, 29 三月 2008 21:00

《地藏菩薩本願經》正解導讀

作者  黃勝常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470期


作七安心?
  中國人講究孝道,受孔孟之道的影響深,可是孔老夫子又偏不肯談「生前死後」的事兒,遇上了生死大事,全幫不上忙,尤其是碰到死了父母或近親的時候,除了「依禮」辦事,似乎對生者死者的痛苦、哀慟、恐怖、迷惘,全起不了作用。只好請老道來驅鬼辟邪,但光這樣搞,似乎又現出生者的自私自利,以及對死者的不敬,這時候非請和尚來「作七」不可,要「作七」,不能只作「頭七」,要從頭作到尾,再寒磣,也得作個「頭七」和「尾七」,才算有交代。
  「作七」幹什麼?超度亡魂。因不知死者生前幹過什麼惡事,怕他死後下地獄,或變畜牲、餓鬼,這一「作七」就超度了,就安心了。
  在台灣,許多平日不信佛的死者和親屬也都照「作七」不誤,不作,面子過不去,怕別人指責「不孝」;作了,多買個保險也不算吃虧。
  這「作七」的傳統,就和《地藏菩薩本願經》的內容大有關係。而通過「作七」的機緣,使許多平日與佛教毫不相干的人,有機會進到廟宇,並和佛教的出家人打交道。這本經的影響力真不小。
  盡管這部經在中國人之間,長期地起著如是廣泛的作用,但多數與它接觸過的人,都不解經義,也不想真的去了解,最多只是抓住經中幾句文字,根據自己的意思去解讀,聊以自慰罷了。

算是何經?
  但是對於另一部份人而言,這部經卻帶給他們不少的疑慮和困惑。
  這一部份人,都是曾正式學習研究過佛教經典的,還有一些愛深心思惟,關心佛門正法的護法者,如法修行的人,當然也在其中。
  他們的疑惑是什麼呢?
  首先,此經不提真常、真樂、真我、真淨,自不屬於「涅槃經典」;又絕不提智慧覺悟,也不算是「般若經典」;也不講六波羅蜜、四無量心及一切菩薩修行法式,當然也不能算是「方等經典」。
  本經甚至連戒定慧三學、三法印、四念處、四諦、四倒,乃至「世間皆苦」等最基本的三乘共法--佛教的基本概念,全都不提,還算得上是「佛經」嗎?
  不只上述的一概不提,反而大講鬼神之道以及人天五欲之樂,不簡直是一部邪魔外道的宣傳嗎?
  到底是佛說還是魔說呢?
  疑惑居然是這樣嚴重,已到了不願提,也不敢再提的地步。為什麼呢?
  只要是略通佛法的人,都知道「誹謗大乘經典」的罪過和果報,萬一疑錯了或判差了,就要變「一闡提」,比下阿鼻地獄還慘!
  若不疑,又怕被邪魔外道牽著鼻子走,疑了,又怕變成「一闡提」,真是伸頭一刀,縮頭一刀。
  正因為如此,我覺得有必要好好地,重新依正法來檢視這部經,揭開捂住的蓋子,還它一個本來面目。

為誰而說?
  首先,我們應當搞清楚,這本經到底為誰而說?
  我以為,這部經可分為五個層次來認識,因此,它是為五種不同的人說的。
  哪五種人?
  一、菩薩,二、尊貴之人,如國王、大婆羅門、大長者等,三、善男子、善女人,四、鬼神,五、作惡之人。
  這五種人從本經所覺悟到的,各自不同,正是:「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維摩詰所說經.第一品》)
  為什麼是為菩薩說的?

菩薩本願
  這要從地藏菩薩的本願說起,根據本經文,地藏於前昔往世,曾四次發大願度眾:
  第一次,是在獅子奮迅如來座下,因睹如來相好千福莊嚴,為欲成就佛身及佛道,才發願度眾。亦是初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第一品)
  另一次,是當小國王時,不願成佛,而願永度罪苦眾生。(第四品)
  其他兩次,都示現女人身,因母罪重當入惡趣,為救母故發度眾大願。(第一及第四品)
  是知地藏菩薩的本願,是要度盡南閻浮提罪苦作惡眾生。
  《華嚴經.十住品》,說到菩薩最初發心的動因時,提到:「此菩薩見佛世尊形貌端嚴,色相圓滿,人所樂見,難可值遇,有大威力,……或見眾生受諸劇苦,……發菩提心,求一切智。」地藏初發心願,與此情節完全相符。
  由地藏菩薩的故事,也可看出,若值佛世,易因見佛相好而先發無上菩提心,再發度眾大乘願;不值佛世時,則多數人會因「見眾生受諸劇苦」,而先發大乘願,再發無上菩提心。
  這是因為末世眾生福薄善淺,惡業罪行深重,其果報自然是「受諸劇苦」。
  本經上,也兩次提到:「南閻浮提眾生,舉止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第六及第七品)
  在本經第九品中,佛陀把度後世罪苦惡業眾生的責任,交給地藏時說:「吾即涅槃,使汝早畢是願。吾亦無憂現在未來一切眾生。」
  地藏菩薩也再三向佛陀保證:「唯願世尊不以後世罪業眾生為慮。」(第二及第十三品)

依根而度
  這一下,本經的宗趣要旨就突顯出來了。
  原來這部經,是以度化釋尊示滅以後的南閻浮提眾生為目的,而示導菩薩當行何等方便的經典。
  既是教導菩薩的經典,當然是為菩薩說的,當然算得上是大乘經典了。所以,這部經應列入大乘方等經典。
  那為什麼又是為其他四種人說的呢?
  既然選定了佛陀示滅後,南閻浮提眾生為度化對象,就先得「分別一切眾生根」。《維摩詰所說經.第三品》中說:「當了眾生根有利鈍……我觀小乘智慧微淺,猶如盲人,不能分別一切眾生根之利鈍……我念聲聞不觀人根,不應說法。」
  此土眾生根,大致可分四種:最上根者為大福報者,如國王、大婆羅門、大長者、大鬼王等;其次為善男子、善女人,這在末世不易找到,而且愈來愈少;再其次為一般鬼神;最下根者,就是惡業罪苦深重者。
  雖說廣分為四,但因同值此時此地,他們都還有一些共同的特性:
  首先,就是前面提過的「舉止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
  第二,「脫獲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惡緣,念念增益。」(第七品)
  第三,「然諸眾生,獲脫罪報,未久之間,又墮惡道……其性剛強,難調難伏……自是閻浮提眾生,結惡習重,旋出旋入……使令解脫,生人天中,旋又再入。若業結重,永處地獄,無解脫時。」(第八品)這樣看來,即使是善男子、善女人得生人天也不保險,光這「旋出旋入」四個字就夠嚇人了。
  這樣看來,在這五濁惡世,末法時期,多數此土眾生,在起跑點上,是很吃虧的,根本談不上發菩提心及大乘願,就連發小乘願了脫生死,修須陀洹果的福報資糧都不具足。
  因此,本經既不談發無上菩提心,修無上佛道,甚至也不提厭離三界火宅、生死苦海的最低要求。

地藏方便法門
  本經的重點,只是提出一個慈悲善巧的「地藏方便法門」。
  這個法門就是一方面詳盡描述地獄惡趣中,種種殘酷、悲慘、苦痛,令作惡眾生大起怖畏之心,以思急速止惡出離,另一方面,又大講人天種種勝妙之樂,以誘導之,令其奔向光明,開始動心起念,要求行善。
  這和我平日所說的一樣:載重爬坡上山的列車,光靠一節車頭拉,是上不去的,得至少兩節車頭,一個在上面拉--響往奔向光明,一個在後面推--怖畏出離黑暗。
  說到此,有些研究佛法的朋友可能會問:就算地獄之苦不虛,但人天受樂本是外道所求,在佛法中把升天列為「八難」(八種災難--地獄難、畜生難、餓鬼難、盲聾喑啞難、世智辯聰難、邊遠地難、長壽天難、值佛前佛後難)之一,這樣講,如法嗎?
  不用擔心,保證如法!
  如來示現解脫心路,於太子未出家時,未提一切解脫之道,即以「出四門」(見生老病死等苦及出家樂)因緣而興嘆曰:「云何眾生不知怖畏?」
  可見「知佈畏」是解脫最原始的動力。
  至於「升天受樂」一節,《大乘大般涅槃經.嬰兒行品》中說:「若有眾生,欲造眾惡,如來為說三十三天常樂我淨,端正自恣,於妙宮殿受五欲樂,六根所對,無非是樂。眾生聞有如是樂故,止不為惡。勤作三十三天善業。實是生死,無常、無樂、無我、無淨。為度眾生,方便說言,常樂我淨。」
  豈止「升天之樂」,就算聲聞、緣覺二乘之法,也只不過是「方便法門」而已。同經同品又說:「若有眾生厭生死時,如來則為說於二乘,然實無有二乘之實。以二乘故,知生死過,見涅槃樂。」
  這個道理在《妙法蓮華經》的第二、三、四、五品中講得更詳細清楚,此處就不再贅述。
  其實,就連大乘菩薩道的度眾,也還是「方便法門」而已。《金剛經》說,先要發願滅度一切眾生,等「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以後,才見到「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佛陀這麼作,難道不算欺誆、妄語嗎?
  不算,為什麼呢?

次第接引 勿墮惡道
  譬如在樓上樓下之間搭蓋樓梯,為的是讓人方便上樓,雖然每一階樓梯,連最後一階在內,都不是樓上,但沒有樓梯,誰也別想上樓。
  這樓梯好比修行的次第,腿力強的,少蓋幾階也上得去,腿腳有問題的,就得多搭許多階,階數多了的樓梯,就非得打拐彎不行了。
  佛陀悉知一切眾生心行障礙,又悉知一切歸途次第,為下劣眾生搭蓋的樓梯臺階,不能不多幾階,因此,有時會轉折幾次,否則誰也爬不上來。
  這一些方便設施,只為讓眾生速登「一真地」--唯一真實境地(覺悟最高真理)。故無顛倒虛妄,亦無欺誆錯謬,唯屬真實慈悲!
  對於世間豪貴者,如國王等,本已具初地或地前菩薩位,則要求他們:一、於「最貧賤輩,及不完具者」,「具大慈悲,下心含笑,親手遍布施。」;二、恭敬供養三寶及佛像塔廟;三、所受福德用以「布施福利,迴向法界」;四、勸人同事;五、以大慈心布施福利老病產婦;最後發迴向心,成佛道。(第十品)
  對於善男子善女人,本經除了誘之以人天福報,更懼之以福盡還墮,旋出旋入,以為警惕,再要求他們造像建塔,廣宣地藏菩薩功德,以增善根,以度惡人。最後要求依經修行,「畢竟出離苦海,證涅槃樂。」(第十一品)另外在第十三品中,也要求善男子善女人要:「漸修無上,勿令退失。」
  對於鬼神,由於閻羅天子及諸鬼王,早已列入菩薩之階位,本經中只向他們解釋,為何以地藏之大願力及大威神力,至今猶未能滅度惡業眾生。其理由即是前所提及:「結惡習重,旋出旋入,勞斯菩薩久經劫數,而作度脫。」(第八品)
  佛陀對一切菩薩於度眾時的第一條要求就是:「無令是諸眾生墮惡趣中。」(本經第十三品),這個觀點在《華嚴經》也再三強調。
  如《華嚴經.淨行品》中說:「當願眾生永得舍離三惡道苦。」
  同經《世主妙嚴品》中道:「得令一切眾生,離惡道解脫門。」
  同經《十迴向品》有:「不令眾生墮於地獄。」
  可見本經的基本精神和大乘菩薩道「自覺覺人、自度度他」的道理,是完全一致的。
  至於一般鬼神,則敕教他們聽命於天王鬼王,對各種眾生各依其善惡之業,或護或傷、或佑或懲。
  心外並無一法可得,若論究竟,鬼神不外是我們「虛妄心」的外現(對外投影)而已,故《法寶壇經.第三品》:「虛妄是鬼神」。因此可見,此經的深意,是在虛妄心未曾徹底降伏之前,亦可利用眾生的虛妄,來護持善根,訶責惡念罪行。這對大乘修行人而言,又是一個「自覺覺人、自度度他」的方便法門。
  對於作惡之人,其罪業果報必下惡趣,乃至無間,若能一時觀佛相好,即使觀佛泥塑木雕之像,或臨命終前,因大怖畏而念佛名號,乃至聞本經一偈一句,皆有息止惡念,迴一念善之助力,由此重罪轉輕。何以故?《法寶壇經.第六品》上說:「自性起一念善,得恒沙惡盡……思量善事化為天堂。」
  由於作惡之人,盡是福薄善淺之輩,此一輩人以淺薄故,必定心量狹劣,以狹劣故,總在逼迫無暇之中。
  逼迫無暇者,哪有心思去看長遠的因緣果報,更不可能發什麼菩提大願。除了隨順其傷毀心、猜疑心,為說地獄之苦來嚇他們,令其怖畏,而思舍離黑暗罪惡。另外只能以眼前可見的光明,即使是泥塑木雕的偶像以及有字無義的佛號或經句,也能幫助他們在危急逼迫中,鬆開油門,緊踩剎車,調轉奔向地獄的車頭。

境由心生
  依佛法「自心本自具足萬法」的觀點,地獄是眾生心中本有之法,業緣成熟時便被調發出來,因此它是自心邪惡的對外投影(外現、外化)。故知天堂地獄皆是「業感所成所化」。第三品中,地藏菩薩為摩耶夫人介紹有關「無間地獄」的情況時說:「一人亦滿,多人亦滿,故稱無間」。
  我們的心不正是這樣嗎?只關心繫念個人私事(己身及己身所需),就能塵勞不已,把這顆心搞到一點容人的空間也沒有。只要把個人自私的小算盤多打打,愈打愈細,就會很容易出現這種「一人亦滿」的現象。反之,心量大事,不行小道,多關心眾生,如是把三世十法界承擔起來的,也仍舊是這顆心,叫做「多人亦滿」。
  是知,這不只是無間地獄獨有的現象,心地光明時,天上人間也都一樣「一人亦滿,多人亦滿。」
  當我們的心變得黑暗邪惡,它就是「大鐵圍山」,「十八界」就成了一十八所「大地獄」,又依各別眾生的業感不同,而形成了百千不同的地獄景象。同經同品中形容這個無間地獄時,又說:「在大鐵圍山之內,其大地獄,有一十八所。次有五百名號各別,次有千百名字亦別。」是知,這個「大鐵圍山」,就是我們這顆剛強難化的心,「一十八所」指的是「十八界」--六識、六根、六塵。須知一切「客觀世界」的出現,都只不過是眾生心中十八界互動的結果而已。
  如果我們能接受這樣一個前提:自心能造善,也能造惡;自心能受樂,也能受苦。思量善事,化為天堂;思量惡事,化為地獄。自性起一念善,得恒沙惡盡;自性起一念惡,滅累劫善因。
  那麼這部經文有許多地方,乍聽起來似乎很難相信,甚至跡近「迷信」的說法,都有了智慧的解讀。

出離地獄
  前面說了,我們以黑暗邪惡的「地獄心」,造作諸罪行惡業,就會出現地獄。反之,我們也有光明、善良、智慧、慈悲的「地藏心」,以此心造作善業,就會出現天堂。
  所以經上說一呼地藏名號,或見其形像就會得救。
  我們的放逸心,令我們耽湎沉醉在某一境界中,完全不知有「厭捨出離」的可能性存在。這在佛法中又叫做「有所住心」或執著。
  此心若耽湎沉迷於地獄境界,亦會失念於「厭捨出離」的可能,這就是地獄難出的奧秘。
  一呼地藏菩薩名號,就把我們本有的「地藏心」給呼喚出來,地藏心,就是那個厭離地獄,奔往光明的力量。
  一見地藏菩薩的形像,就能提醒我們還有另一個選擇的存在,並不是非呆在黑暗中不可。
  這就是為什麼,諸佛菩薩的名號及形像,有如是神通法力的原因。其實「神通」即是心通,心若不通,萬法不通。
  上述有關「自他不二,內外一如」的道理,實在是佛教中甚深難信難解之法。要想於此能生實信,恐怕非得開啟一些般若智慧不行。
  盡管如此,作為佛子,我們還是要堅持於相離相,以智慧心與本經經義相應。在這裡,佛陀為我們提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叫做「依義不依語」(見《涅槃經》及《維摩詰所說經》)。
  若不能通達這一番道理,則不能以慈悲心、智慧心與此經文相應。若不正確相應,被人罵一句「搞迷信、搞偶像崇拜」,也不冤。

誰來接引?
  順著這些道理,本經還有些很現實的提醒,如臨終的人,往往見到死去的祖宗父母親友前來接引,千萬別跟著他們走,為什麼呢?
  因為「有千百惡道鬼神或變作父母,乃至諸眷屬,引接亡人,令墮惡道。」(第八品)
  為什麼呢?
  因為不只這些親友眷屬是惡道鬼神的化身,而這些惡道鬼神,卻又正是我們自己欺誤覆藏心的化身,和無慚無愧心的化身。
  想想,當我們面對死亡時,是帶著百劫千生乃至今世的惡業去轉世,竟無有一法可以消業除障,見到的應是自己一步踏入無邊黑暗才對,怎麼竟會見到死去的親友接引自己「回老家」呢?分明是對自己的惡業罪行無慚無愧,還想進一步去欺誤覆藏,這豈不正是把臨終的自己,更加速推入惡鬼的懷抱?

慶生弔死
  另一則很現實的勸告是,慶生弔死時,不要殺生取鮮,大酒大肉,為什麼呢?
  因「有無數惡鬼及魍魎精魅,欲食腥血」,前來加害。(第八品)
  其實,這些惡鬼及魍魎精魅,也不外是我們的放逸心、貪婪心、冷漠心的化身(對外投影)而已。
  於慶生弔死之際,須知「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正宜深自莊嚴警惕,豈能容得半點冷漠,貪婪與放逸?
  總之,這部經對末法時期的眾生,特別是未曾親近三寶的眾生,或只辦過形式皈依而不識正法的人,在處理生死大事,有較強的針對性。
  更重要的是,對那些在末法時期,發了無上菩提心追求真理,發了大乘願荷擔眾生的佛子,本經提供了不可忽視的方便法門。
  於慶生弔死之際,將這部經,向當事人或當事人眷屬親友,讀誦宣講,或帶領當事人及眷屬親友,讀誦思惟此經,自有無量方便善巧惠利。
  或許有人要問,為已死的人讀誦宣講此經,乃至為死人布施供養佛僧,真的會有那麼大的功德法力嗎?
  經上分明言道:「命終之後,眷屬大小為造福利,一切聖事七分之中,而乃獲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第七品)
  生者因讀誦此經,怖畏黑暗,嚮往光明,與地藏菩薩功德結緣,再加上布施供養,心向由惡轉善,自獲多利,又以其心向轉故,停止與死者在眾生緣、餓鬼愛上的惡性糾纏互動。死者既失惡性互動對象之相應力及反作力,其惡頓減,又受到生者善良光明之感染,或起攀緣,若能起一念善,則不斷增長自心光明,終令恒沙惡盡,故能得「七分之一」的惠利。

如何領受?
  雖然此經有如是方便惠利,但對待此經必須小心,一定要以誠直心、智慧心、慈悲心與之相應。
  若以諂曲心、邪迷心與本經相應,則必造大惡業,果報無數!
  這部經歷來流傳最廣,但以錯誤對待故,各受其殃。
  由於錯誤對待這部經:(一)助長民間迷信。(二)使中原佛教幾乎淪喪成為「葬的宗教」(星雲法師語),製造了大量貪著利養的凡愚僧。(三)正好為外道所趁。凡夫不識因果,而好問凶吉,外道好妄說禍福,特別喜歡利用這部經,以本經所述地獄之苦,嚇唬老百姓,復誘之以人天五欲之樂,並借此大事邪說因緣果報,以圖名聞利養。
  因此,一切大乘人欲以此經度人,必須小心正確對待此經。應先發願,以經為眾生先方便開啟佛緣,先令其免墮地獄,再一直導引提升,直至令彼發無上菩提心,出於生死苦海,入於究竟安隱快樂之地,並以此功德迴向法界一切有情,此願方休。
  不然,縱使善心以此經度眾,尚難與迷信、外道及名聞利養劃清界限。

菩薩慈悲智慧功德
  最後,我們要了解,地藏菩薩是已登佛位--能作佛而不作的大菩薩,他又對此時此地--娑婆世界、南閻浮提,五濁惡世、末法時期的我們,負有特別的使命,本經只是他開示的方便法門,至於他的慈悲智慧的示現,則遠遠不是此經所能涵蓋詳盡的。
  其它有關示現地藏的經典必定很多,就以翻譯成漢文,並被保留至今的還有九部之多,都列入《大藏經》中。我們要想更深廣地認識地藏菩薩,就應參研這些經典。
  有關示現地藏慈悲智慧功德最重要的經典,是玄奘大師所翻譯的《大乘大集地藏十輪經》,此經以弘揚大乘戒定慧三學,及菩薩法式為主要內容,其中有關禪定部份--「修定業輪」,有特別全面而精細微妙的開示,一切大乘修行人不可輕易錯過。 

 

閱讀 3461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