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三, 04 六月 2008 22:49

自我修行啟示

作者  心道法師 出處︰香港佛教月刊487期


  我的修道原則就是覺悟人生、奉獻人生。我個人在四、五歲的時候,就與家人離散,碰到父親被抓走的痛苦,有份對生命、對感情、對分離的體會,讓我的心靈起伏很大。生命、感情、家庭的破裂,造成我對生命的一種迷惑,我就開始一直在做對人生的探究;我們死到哪裡去?我們生到底是為什麼?
  我的生命經過戰爭,也經過非常流離的體驗。在十五歲的時候,我初聞觀音菩薩的故事,祂是慈悲救苦的菩薩,只要你有所求,祂無所不顯現祂的慈悲。我聽到祂的慈悲力量,永不厭倦慈悲的這種精神,而且能夠不間斷地為一切的人類做奉獻,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的精神,祂這種慈悲能量的永恒性,我頗受感召。我努力在學習,可是我不知道祂的力量從哪裡來?於是就從祂的修行,觀音菩薩如何修行、如何開悟、如何做慈悲這件事,開始力行與學習。

苦行與斷食
  我從十五歲就開始靈修、打坐、吃素了,在這當中,一直打坐,學習觀音菩薩慈悲的精神,我一直磨練自己,讓自己能夠走向靈修這一條不要退轉的路。到二十歲的時候,一個很要好的朋友死掉了,更覺得生命是那麼樣的短暫與無常,所以趕緊向出家、修道的方向努力走去。
  出家以後,第一個就學習苦行跟斷食的修行法。將近十年的時間,我用苦行的方法在墓地、墳場、屍陀林,在那裡禪修與觀想。這十年的禪修,讓我的欲望,我的煩惱,我對世間很多追求的欲望,通通都不見了,通通都平靜了。每天看到有人搬了死屍進來,丟在那裡,觀看到人生命的最後階段是這樣的呈現,讓我感覺到整個生命都無所逃於死亡的結局。我從這個結局裡面探討整個生命內涵的意義,在這裡看到與獲得很大的覺悟。
  我每天禪修將近二十個小時,這二十個小時裡,覺得時間很快就過掉了,我連吃飯都不喜歡吃,覺得吃飯是浪費時間,一天只吃一餐,其它時間通通在禪修。那麼禪修到底是在幹什麼呢?主要就是觀照我們內在靈性的生態是什麼;了解我們內在靈性的生態,跟真理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我們的靈性跟上帝怎麼樣搭起橋樑?怎麼樣讓我們的身心、靈性跟永恒不昧的生命能夠搭上關係,發揮作用。所以不斷地、不斷地在做這種內心的了悟跟堅定的事情,讓自己活得清醒,死得清醒,做得也很清醒。

與死亡為鄰
  我們知道墓地裡面都會有很多的靈,尚未轉生的靈還在那裡。剛開始,我跟他們之間,總是會發生一些小小的碰撞。鬼,他常常用哭的、用吵的、用出現很不好看的形象來嚇你,一直不斷地發生。到最後,我只有做一件事情,就是請他們寬恕我,我跟他們協商,我在這裡修行,等我修成的時候,一定幫助他們脫離苦海,所以是用「愛」去感動他們,他們就停止做干擾我的活動。
  我用愛把彼此的關係變得非常的密切,一直到現在,我跟他們的關係都非常的好。大家也許不相信,我的很多弟子,去旅行的時候,住過很多很恐怖的旅館,或者是到了很不乾淨的地方,只要他們亮出通行証--我的相片,擺出來,都可以得到安寧,不會被干擾。鬼好像沒有國界,我的弟子只要拿著我的相片,放在前面,他們就會覺得安心,沒有煩惱。所以我想鬼是無國界的。墳場十年,跟這些鬼相處的心得,就是用愛心來改變與他們的關係。
  再下來我是用斷食的苦行法,我的斷食就是一天只吃九粒藥丸,只能喝二杯水,這一、兩年當中就這樣的生活。剛開始斷食,頭暈目眩,常常暈倒。一直到兩個月過去,才慢慢適應,我才習慣。沒有吃任何東西之下,整個身心、欲望跟想法都是非常少的,連睡眠都沒有。在斷食當中,我的肉慢慢地沒有了,只剩下皮跟骨,身心愈來愈覺得非常清淨跟安定。在斷食當中,很多疾病會好,但是也發生了很多問題,就是身體因為沒有肉的關係,所以站的時候,骨頭太重了會壓到筋,站久了就會痛。如果睡的時候,骨頭太重會壓到筋,所以睡的時候也會痛。坐的時候,屁股坐在椅子上,因為骨頭太重壓到筋,又非常痛,真的是坐立難安。睡覺的時候,因為沒有力氣,根本就沒有辦法睡。所以睡覺的時候也要有精神,沒有精神就沒有辦法睡。

生往何處去
  這個時期我一直在觀想我的生命;我吃的這麼少,我的生命是這麼樣的脆弱,這是不是說,我們在沒有進食的當下,不曉得什麼時候生命就結束了。在這個快要結束的生命裡,我最珍惜的是什麼?這個時候我想到有什麼東西不會死掉?一旦死掉的時候,我的什麼東西不會死掉?我一直在看那個不會死的東西是什麼。一直不斷地探討、追求、觀察。這二年當中,我在古堡住了一段時間,然後又在山洞住了將近一年半的時間。住在山洞的這段時間,完全把山洞的光線封掉,不能有光,所以看到的完全只是自己跟自己,其他都沒看到。
  全部沒有光只看到自己的時候,就等於這個燈完全熄滅,那時候看不到別人,只看到自己。不是看到自己的身體,是看到自己的靈性,到底我們現在這個靈性跟佛、跟上帝之間的關係是什麼?不斷地在探討那份永恒的真實,找尋真理、追求自性,用身體的歷練探討生命的真實性。所以我的修行方法,就是攝心、觀照,把心抓回來。抓到哪裡?抓到靈性這邊。觀照什麼?觀照我們靈性剩下的一個呈現。由不斷沒有睡、沒有吃,還有精神能量,然後靈性的那種光愈來愈充滿。
  兩年之間,我就在做這個探討生命微細存在的一種感覺。這段斷食經驗,讓我充分地對死亡的道理有份了解。於是離開山洞,離開墳墓,投入到整個人群當中修行。人類何其多、生命何其多,可是我們共同只有一個靈。不管你信什麼教、什麼人種,我們有這個宗教信仰共同的家,就只有一個靈性的家。所以我對整個的社會、整個的人類、整個的群眾做一個很好的愛心的推動,關懷我們每一個人心靈的快樂,關懷他們生命做哪些是有意義的,可以得到更多資源;做哪些是得不到資源的?我把我體會到的分享出去。推動這份愛心,是一個福氣,推動愛心是一個資源,推動愛心是我們人的一個理念。
  我就在這個時候,想到了「宗教博物館」的建立、創立,希望宗教的這份愛人、救人、奉獻與懺悔的心態,可以在人類中推動彼此的關懷。我希望宗教之間能夠彼此了解,彼此交流,彼此尊重,彼此包容,而後共同創造,共同複製愛心,讓整個人類活在和平跟愛的世界中。
 

閱讀 2211 次數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