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二, 12 二月 2013 21:54

惠能大師 一花開五葉

作者  陳南燕


要了解中國佛教,不能不了解禪宗。

要了解禪宗,不能不了解六祖惠能。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這首耳熟能詳的偈子出自原為樵夫的禪宗六祖惠能大師的頓悟心地。惠能大師在五祖處以頓悟心地獨得達摩秘傳衣缽,五祖授其《金剛經》至「應無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的真理,進而向五祖呈偈「何其自性本自清淨,何其自性本不生滅,何其自性本自具足,何其自性本無動搖,何其自性能生萬法。」表達見性的悟境。

惠能大師其後在曹溪廣演頓悟禪,開創出一花五葉的輝煌禪史,弟子法海記錄其教法成《六祖壇經》流傳,國學大師胡適先生特標舉《六祖壇經》是中國佛教史厥為首功的史料。 

一花開五葉

從釋迦牟尼佛拈花微笑傳迦葉尊者,菩提達摩把這一系的禪宗教法東傳中國,到中國大地上禪宗五家七派的興盛,這中間,惠能是一個關鍵性的人物。 

惠能(公元六三八至七一三年),俗姓盧氏,三歲喪父,家境艱貧,稍長以伐薪賣柴為業養母度日。二十四歲時,惠能辭母出家,往蘄州黃梅東山參拜五祖弘忍大師。初為行者,隨眾勞役,踏碓舂米。後因書寫了得法詩偈而備受弘忍賞識,囑付衣法,成為禪宗六祖。因當時佛教內部爭奪宗祖地位的競爭十分激烈,惠能多次遇險,最後藏跡於獵人群伍之中,隱居十五年。弘忍入滅之後,惠能才開始傳法受戒。此後演化佛法三十餘年,弘法度眾無數。武則天、唐中宗聞其名聲,多次敕書徵召入京,惠能皆以老病相辭,竟不奉詔。唐玄宗先天二年(公元七一三年),惠能赴新州入滅,時年七十有六。 

惠能的思想核心有二,一是自有佛性說,一是頓悟成佛說。 

佛性是佛教的專有名詞,也可以稱作覺性、如來性。大乘佛教把佛性看作是宇宙的本體真如,是最高的般若智慧,是人能成佛的根本原因。惠能認為,每個人都自具佛性,佛性本來就是清淨無染的,所以說,每個人都可以成佛。但是,為什麼大多數的人都沒能成佛呢?因為人們心中所生的妄念覆蓋了真如本性,使他們認識不到自己本有的佛性。傳統佛教宣揚,求往生西方,而惠能認為,如果東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方?所以,佛即在自性之中,求佛莫向西天求,也莫向身外求,只須向自己心中去求,一旦撥開雲霧見青天,明心見性,自性便是佛。 

在惠能以前,禪師們普遍認為,若要成佛,必須要經過長期的坐禪修習,這實際上也是印度佛教的一種傳統說法,如自印度而來的菩提達摩在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長坐不動,以至於小鳥在肩上築起了窩!這種修習功夫讓多多少少有成佛之心的人望而卻步。然而,惠能則以前所未有的革新精神,徹底否定了這種曠劫不息的累世修行;他說:「迷聞經累劫,悟則剎那間。」說:「前念迷即凡,後念悟即佛。」又說:「一念愚即般若絕,一念智即般若生。」成佛在於一念,在於剎那頓悟,既然如此,那麼,傳統佛教所主張的誦經、念佛、坐禪等一系列修習功夫,也就失去了原有的重要意義。在惠能看來,擔水砍柴無非妙道,頓悟並不要求離開現實生活,正如唐朝大詩人王維在《六祖惠能禪師碑銘》中所說的那樣:「舉足下足,常在道場;是心是情,同歸性海。」 

早於禪宗或與禪宗同時的佛教各宗派,都是依據印度傳來的一種或幾種佛教經典而創宗立說的,因此受印度佛教的影響較大。惠能的禪宗則完全是一種獨創,無論是從學說思想,還是從修習方法上來講,都與印度佛教有很大的不同。從實質上說,禪宗的思想是融合了印度佛教文化與中國固有文化的產物,因此,禪宗比起佛教的其他各宗各派來說,也就具有了極強的生命力。 

可以說,在中國禪宗史上,惠能是一個具有革新精神的禪師;在中國佛教史上,惠能是一個將佛教事業發揚光大的高僧;在世界佛教史上,惠能是一個把中西佛教思想融合貫通的思想家。 

 

閱讀 5767 次數
此分類更多內容: « 三界表 三根樹枝 »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