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08 三月 2013 00:27

禪宗公案/傳燈錄

作者 


第一則 達摩廓然
錄自:傳燈錄

帝(梁武帝)問曰:「朕即位已來,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紀,有何功德?」
師(達摩)曰:「並無功德。」
帝曰:「何以無功德?」
師曰:「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雖有非實。」
帝曰:「如何是真功德?」
答曰:「淨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
帝又問:「如何是聖諦第一義?」
師曰:「廓然無聖。」
帝曰:「對朕者誰?」
師曰:「不識!」

第二則 慧可覓心
錄自:傳燈錄

光(神光慧可)曰:「我心未寧,乞師與安。」
師(達摩)曰:「將心來,與汝安。」
光曰:「覓心不可得。」
師曰:「我與汝安心竟。」

第三則 僧璨懺罪
錄自:傳燈錄

(僧璨)問師曰:「弟子身纏風恙,請和尚懺罪。」
師曰:「將罪來與汝懺。」
居士良久云:「覓罪不可得。」
師曰:「我與汝懺罪竟,宜衣佛法僧住。」
曰:「今見和尚已知是僧,未審何名佛法?」
師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無二,僧寶亦然!」
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
佛法無二也。」

第四則 道信解脫
錄自:傳燈錄

有沙彌道信,年始十四,來禮師(僧璨)曰:「願和尚慈悲,乞與解脫法門。」
師曰:「誰縛汝?」
曰:「無人縛。」
師曰:「何更求解脫乎?」
信於言下大悟。

第五則 法融覩佛
錄自:傳燈錄

(法融)引祖(道信)至庵所,繞庵唯見虎狼之類,祖乃舉兩手作佈勢。
師曰:「猶有這個在?」
祖曰:「適來見什麼?」
師無對。少選,卻於師宴坐石上書醫佛字,師覩之棘然。
祖曰:「猶有這個在。」

第六則 天柱風月
錄自:傳燈錄

問:「達摩未來此土時,還有佛法也無?」
師(天柱崇慧)曰:「未來時且置,即今事作廢生?」
曰:「某甲不會,乞師指示。」
師曰:「萬古長空,一朝風月。」
良久又曰:「舍黎會麼?自己身上作麼生,干他達摩來與未來作麼?」

第七則 惠能面目
錄自:傳燈錄

(道明)乃曰:「我來求法,非為衣來,願行者開示於我。」
祖(惠能)曰:「不思善、不思惡,正恁麼時,那個是明上座本來面目?」
師當下大悟。

第八則 神會知解
錄自:五燈會元

祖(惠能)告眾曰:「吾有一物,無頭無尾,無名無字,無背無面,諸人還是否?」
師(神會)乃出曰:「是諸法之本源,乃神會之佛性。」
祖曰:「向汝道無名字,汝便喚作本源、佛性。」
祖曰:「此子向後設有茆蓋頭也,只成得個知解宗徒。」

第九則 南嶽不中
錄自:傳燈錄

祖(惠能)問:「什麼處來?」
曰(南嶽懷讓):「嵩山來。」
祖曰:「什麼物恁麼來?」
曰:「說似一物即不中。」
祖曰:「還可修證否?」
曰:「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
祖曰:「只此不污染,諸佛之所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

第十則 青原階級
錄自:傳燈錄

青原(行思)問:「當何所務,即不落階級?」
祖(惠能)曰:「汝曾做什麼來?」
師曰:「聖諦亦不為。」
祖曰:「落何階級?」
曰:「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

第十一則 臥輪伎倆
錄自:傳燈錄

有僧舉臥輪禪師偈云:「臥輪有伎倆,能斷百思想,對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長。」
六祖大師問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繫縛。」
因示一偈曰:「惠能沒伎倆,不斷百思想,對境心數起,菩提作麼長。」

第十二則 慧忠考驗
錄自:傳燈錄

時有西天大耳三藏到京,云得他心慧眼,帝赦令與國師(慧忠)考驗,三藏才見師,便禮拜立於右邊。
師問曰:「汝得他心通耶?」
對曰:「不敢。」
師曰:「汝道老僧即今在什麼處?」
曰:「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卻去西川看競渡?」
師再問:「汝道老僧即今在什麼處?」
曰:「和尚是一國之師,何得卻在天津橋上看弄猢猻?」
師第三問,語亦同前。三藏良久,罔知去處。
師吒曰:「這野狐精,他心通在什麼處?」
三藏無對。

第十三則 馬祖四說
錄自:傳燈錄

僧問:「和尚為什麼說即心即佛?」
師(馬祖道一)云:「為止小兒啼。」
僧云:「啼止時如何?」
師云:「非心非佛。」
僧云:「除此二種人來,如何指示?」
師云:「向伊道不是物。」
僧云:「忽遇其中人來時如何?」
師云:「且教伊體會大道。」

第十四則 石頭不失
錄自:傳燈錄

師(青原行思)問曰:「子何方而來?」
遷曰:「曹溪來。」
師曰:「將得什麼來?」
曰:「未到曹溪亦不失。」
師曰:「恁麼用去曹溪做什麼?」
曰:「若不到曹溪,爭知不失。」

第十五則 百丈野鴨
錄自:五燈會元

師(百丈懷海)侍馬祖行次,見一群野鴨飛過,祖曰:「是什麼?」
師曰:「野鴨子。」
祖曰:「甚處去也?」
師曰:「飛過去也。」
祖遂把師鼻扭,負痛失聲,祖曰:「又道飛過去也?」
師於言下有省,卻歸侍者寮,哀哀大哭,同事為曰:「汝憶父母邪!」
師曰:「無。」
曰:「被人罵邪?」
師曰:「無。」
曰:「哭作什麼?」
師曰:「我鼻孔被大師扭得痛不徹。」
同事曰:「有甚因緣不契?」
師曰:「汝問取和尚去?」
同事問大師曰:「海侍者有何因緣不契,在寮中哭,告和尚為某甲說。」
大師曰:「是伊會也,汝自問取他。」
同事歸寮,曰:「和尚道汝會也,教我自問汝。」
師乃呵呵大笑,同事曰:「適來哭,如今為什麼卻笑?」
師曰:「適來哭,如今笑。」
同事罔然。次日馬祖陞堂,眾才集,師出,卷卻席,祖便下座,師隨至方丈。
祖曰:「我適來未曾說話,汝為什麼便卷卻席?」
師曰:「昨日被和尚扭得鼻頭痛。」
祖曰:「汝昨日向甚處留心?」
師曰:「鼻頭今日又不痛也。」
祖曰:「汝深明昨日事。」
師作禮而退。

第十六則 大珠用功
錄自:傳燈錄

有源律師來問:「和尚修道,還用功否?」
師(大珠慧海)曰:「用功。」
曰:「如何用功?」
師曰:「饑來吃飯,睏來即眠。」
曰:「一切人總是如是,同師用功否?」
師曰:「不同。」
曰:「何故不同?」
師曰:「他吃飯時不肯吃飯,百種思索;睡時不肯睡,千般計較。」

第十七則 西堂鼓角
錄自:傳燈錄

李尚書翱嘗問僧:「馬大師有什麼言教?」
僧云:「大師或說:即心即佛,或說非心非佛。」
李云:「總過言邊。」
李卻問師(西堂智藏):「馬大師有什麼言教?」
師乎李翱,翱應諾,師云:「鼓角動也!」

第十八則 大梅熟也
錄自:傳燈錄

大寂(馬祖道一)聞師(大梅法常)住山,乃令一僧到問
云:「和尚見馬師得個什麼便住此山?」
師云:「馬師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這裡住。」
僧云:「馬師近日佛法又別。」
師云:「作麼生別?」
僧云:「近日又道:非心非佛。」
師云:「這老漢惑亂人未有了日,任他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
其僧迴,舉似馬祖,祖云:「大眾,梅子熟也。」

第十九則 南泉斬貓
錄自:傳燈錄

師(南泉普願)因東西兩堂各爭貓兒,師遇之,
白眾曰:「道得即救取貓兒,道不得即斬卻也。」
眾無對,師便斬之。
趙州自外歸,師舉前語示之,趙州乃脫履安頭上而出。
師曰:「汝適來若在,即救得貓兒也。」

第二十則 龐蘊江水
錄自:傳燈錄

(龐蘊)參馬祖云:「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
祖(馬祖)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

第廿一則 天皇問法
錄自:傳燈錄

道悟問:「如何是佛法大意?」
師(青原)曰:「不得不知。」
悟曰:「向上更有轉處也無?」
師曰:「長空不礙白雲飛。」

第廿二則 丹霞焚佛
錄自:傳燈錄

於慧林寺遇天大寒,師(丹霞天然)取木佛焚之,人惑譏之。
師曰:「吾燒取舍利。」
人曰:「木頭何有?」
師曰:「若爾者,何責我乎?」

第廿三則 藥山不為
錄自:傳燈錄

一日,師(藥山惟儼)坐次,石頭睹之,問曰:「汝在這裡作麼?」
曰:「一切不為。」
石頭曰:「恁麼即閒坐也。」
曰:「若閒坐即為也。」
石頭曰:「汝道不為,且不為個什麼?」
曰:「千聖亦不識。」
石頭以偈讚曰:
「從來共住不知名,任運相將只麼行,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凡流豈敢明。」

第廿四則 趙州問道
錄自:傳燈錄

(趙州從捻)問南泉:「如何是道?」
南泉曰:「平常心是道。」
師曰:「還可趣向否?」
南泉曰:「擬向即乖。」
師曰:「不擬時如何是道?」
南泉曰:「道不屬知不知,知是妄覺,不知是無記,若是真達不疑之道,猶如太虛,廓然虛豁,豈可強是非耶。」

第廿五則 長沙竿頭
錄自:傳燈錄

師(長沙警芩)遣一僧去問同參會和尚云:「和尚見南泉後如何?」
會默然。
僧云:「和尚未見南泉以前作麼生?」
會云:「不可更別有也。」
僧迴舉似師,師示一偈曰:
「百丈竿頭不動人,雖然得入未為真;百丈竿頭須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
僧問:「只如百丈竿頭如何進步?」
師云:「朗州山,澧州水。」
僧云:「請師道。」
師云:「四海五湖皇化裡。」

第廿六則 為山撥火
錄自:傳燈錄

百丈云:「汝撥爐中有火否?」
師(為山靈祐)撥云:「無火。」
百丈躬起深撥得少火,舉以示之,云:「此不是火?」
師發悟禮謝,陳其所解。
百丈曰:「此乃暫時歧路耳。經云:『欲見佛性,當觀時節因緣,時節既至,
     如迷忽悟,如忘忽憶,方省己物,不從他得。』」

第廿七則 黃檗笠子
錄自:傳燈錄

師(黃檗希運)在南泉時,普請擇菜,南泉問:「什麼處去?」
曰:「擇菜去。」
南泉曰:「將什麼擇?」
師舉起刀子,南泉曰:「只解作賓,不解做主。」師扣三下。
一日南泉謂師曰:「老僧偶述牧牛歌,請長老和。」
師云:「某甲自有師在。」
師辭,南泉門送,提起師笠子云:「長老身材勿量大,笠子太小生。」
師云:「雖然如此,大千世界總在裏許。」

第廿八則 雲巖無情
錄自:傳燈錄

(洞山良价)問:「無情說法什麼人得聞?」
雲巖曰:「無情說法,無情得聞。」
師曰:「和尚聞否?」
雲巖曰:「我若聞,汝即不得聞吾說法也。」
曰:「若恁麼,即良价不聞和尚說法也。」
雲巖曰:「我說汝尚不聞,何況無情說法也。」
師乃述偈呈雲巖曰:
「也大奇?也大奇!無情說法不思議,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處聞聲方可知。」

第廿九則 龍潭吹燭
錄自:五燈會元

一夕侍立次,潭(龍潭崇信)曰:「更深何不下去?」
師(德山宣鑒)珍重便出,卻回曰:「外面黑。」
潭點紙燭度與師,師擬接,潭復吹滅,師於此大悟,便禮拜。
潭曰:「子見個什麼?」
師曰:「從今向去,更不疑天下老和尚舌頭也」

第卅則 仰山水平
錄自:傳燈錄

一日隨為山開田,師(仰山慧寂)問曰:「者頭得恁麼低,那頭得恁麼高?」
祐曰:「水能平物,但以水平。」
師曰:「水也無憑。和尚但高處高平,低處低平。」
祐然之。

第卅一則 香嚴赤貧
錄自:傳燈錄

師(仰山)問香嚴:「師弟近日見處如何?」
嚴曰:「某甲卒說不得,乃有偈曰:『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貧無卓錐之地,今年貧錐也無。』」
師曰:「汝只得如來禪,未得祖師禪。」

第卅二則 臨濟四喝
錄自:五燈會元

師(臨濟義玄)謂僧曰:
「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劍,有時一喝如踞地師子,
 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汝作麼生會。」
僧擬議,師便喝。

第卅三則 洞山過水
錄自:傳燈錄

(洞山良价)問雲嚴:「和尚百年後,忽有人問還貌得師真不?如何祇對?」
雲嚴曰:「但向伊道,只這個是。」
師良久。雲嚴曰:「承當這個事,大須審細。」
師猶涉疑,後因過水睹影,大悟前旨,因有一偈曰:
「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我今獨自往,處處得逢渠,
 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應須恁麼會,方得渠如如。」

第卅四則 德山賜棒
錄自:五燈會元

(德山宣鑒)示眾曰:「道得也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
臨濟聞得,謂洛浦曰:
「汝去問他:道得為什麼也三十棒,待伊打汝,接住棒送一送,看伊作麼生。」
浦如教而問,師便打,浦接住,送一送,師便歸方丈。
浦回舉似臨濟,濟曰:「我從來疑著這漢,雖然如是,你還識德山麼?」
浦擬議,濟便打。

第卅五則 曹山龍吟
錄自:傳燈錄

有人問香嚴:「如何是道?」
答曰:「枯木裡龍吟。」
學云:「不會。」
曰:「髑髏裡眼睛。」
後問石雙(慶諸):「猶帶識在。」
師(曹山本寂)因而頌曰:
「枯木龍吟真見道,髑髏無識眼初明,喜識盡時消不盡,當人那辨濁中青。」
其僧復問師:「如何是枯木裡龍吟?」
師曰:「血脈不斷。」
曰:「如何是髑樓裡眼睛?」
師曰:「乾不盡。」
曰:「未審還有得聞者無?」
師曰:「盡大地未有一個不聞。」
曰:「未審龍吟是何章句?」
師曰:「也不知是何章句,聞者皆喪。」

第卅六則 雪峰成道
錄自:五燈會元

(雪峰)初與巖頭至澧州,鼇山鎮阻雪,頭每日祇是打睡,師一向坐禪,一日換曰:「師兄,師兄,且起來。」
頭曰:「作甚麼?」
師曰:「今生不著便,共文邃個漢行腳,到處被他帶累,今日到此又祇管打睡。」
頭喝曰:「瞳眠去,每日床上坐,恰似七村裡土地,他時後日,
     魔魅人家男女去在。」
師自點胸曰:「我這裡未穩在,不敢自謾。」
頭曰:「我將謂你他日向孤峰頂上盤結草庵,播揚大教,猶作這個語話。」
師曰:「我實未穩在。」
頭曰:「你若實如此,據你見處一一道來,是處與你證明,不是處與你卻。」
師曰:「我初到鹽官,見上堂舉色空義,得個入處。」
頭曰:「此去三十年,卻忌舉著。」
又見洞山過水偈,曰:「切忌從他覓,迢迢與我疏,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
頭曰:「若與麼,自救也未徹在。」
師又曰:「後問德山,從上宗乘中事,學人還有分也無?」
德山打一棒曰:「道什麼?我當時如桶底脫相似。」
頭喝曰:「你不聞道,從門入者,不是家珍。」
師曰:「他後如何即是?」
頭曰:「他後若欲播揚大教,一一從自己胸襟流出,將來與我蓋天蓋地去。」
師於言下大悟,便作禮起連聲叫曰:「師兄,今日始是鼇山成。」

第卅七則 雲門三關
錄自:五燈會元

(雲門)上堂云:「涵蓋乾坤,目機銖兩,不涉世緣,作麼生承當?」
眾無對,自代云:「一嗾破三關。」

第卅八則 玄沙明珠
錄自:傳燈錄

僧問:「承和尚有言盡十方世界是一顆明珠,學人如何得會?」
師(玄沙師備)曰:「盡十方世界一顆明珠,用會作麼?」
師來日卻問其僧:「盡十方世界一顆明珠,汝作麼生會?」
對曰:「盡十方世界一顆明珠,用會作麼?」
師曰:「知汝向山鬼窟裡作活計。」

第卅九則 羅漢片石
錄自:傳燈錄

藏(羅漢桂琛)門送之問曰:「上座尋常說三界唯心,萬法唯識。」
乃指庭下片石曰:「且道此石在心內、在心外?」
師(法眼文益)曰:「在心內。」
藏曰:「行腳人著什麼來由,安片石在心頭。」

第四十則 法眼重行
錄自:傳燈錄

問:「如何是正真之道?」
師(法眼文益)曰:「一願也教汝行,二願也教汝行。」 

閱讀 23607 次數
Our website is protected by DMC Fire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