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明
週五, 31 七月 2015 08:39

金剛經六祖口訣講記-63

作者  釋達觀 / 講述  無念齋 / 整理

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則是一合相。如來說一合相,則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 一合相者,指眾塵和合而成一世界。世界本空,微塵不有,但眾生不了解,妄執為真實。若是實有,這世界不可分為微塵;若是實無,不應該微塵合為世界。所以,執著有無,皆不明白真理。 

             假如這三千大千世界是真實有的,我們就勉強稱它為一合相,即一個整體的現象。我們現在這三十幾個人也可以形成世界,我們上《金剛經》,這是一班,故假名為一班。所有的現象,無論是一個世界或三千大千世界,勉強來形容,就用一。既然是諸因緣合和的現象,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這些現象也是虛幻不實,只是假名,為說給眾生聽,故稱為一合相。

心中明了,莫過悲智二法,由此二法,而得菩提。說一合相者,心有所得故,即非一合相;心無所得,是名一合相。一合相者,不壞假名,而談實相。

             [心中明了,莫過悲智二法,由此二法,而得菩提。] 六祖大師的解釋看起來跟經文好像不相關,你要知道它的內涵。經文講:若是要勉強來說,就叫一合相。佛法這麼浩瀚,你也許會說:「大藏經我讀一輩子也讀不完。我要怎麼學佛法?」六祖大師就跟你說:「佛法莫過於慈悲和智慧。」離開這兩個重點,你一定是學錯,你一定是外道。人生這麼複雜,活到老學到老,永遠都學不完。但人生雖然複雜,卻只有兩件事:學做人和學做事。

             [說一合相者,心有所得故,即非一合相;] 說一合相者即是著相,這樣就不明白真正的一合相。

             [心無所得,是名一合相。] 如果不執著,你才明白真正的一合空相,諸法空相,空相即實相。

             [一合相者,不壞假名,而談實相。] 不壞假名:這個叫茶杯,這個名字是假名,因為你也可以叫它白杯子,這個名字沒有固定。不壞即不破壞它,人家叫它茶杯你也叫它茶杯,人家叫這個白板,你也叫它白板,人家怎麼叫你就跟人家怎麼叫,這叫佛法不破世間法。雖然世間的人常常想法顛倒錯亂,但是佛法一定不會破壞世間人所認知的東西,因為他要很善巧地借助這個假名來教他實相和真理。

             這個叫白板,白板若是不空,上面就不能寫字。白板若是充滿了文字,它就沒有作用。每次,它本來就是性空,當你要寫文字,當你在寫的那一剎那就叫緣起,因緣而起。你不要誤會先有緣起後有性空,它現在就是性空,它現在的性空和我寫文字的緣起是同時的,不是先和後的順序。如果我寫一個文字,叫迷,叫凡夫,這個白板的空性就叫佛性,迷的人有佛性。同理可證,我現在寫一個悟,叫開悟的人,叫佛,他的佛性是一樣的。

             不是否認現象,你要從現象當中悟到實相。我們都知道《易經》之所以難懂,是因為它有符號。我們在講《易經》講到一個道理,即借相顯理,借一個現象來顯示一個道理。現象即緣起,理即性空。我們看到有生有滅,就領悟到不生不滅。佛法善巧之處在就此。老子說:「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即於有的狀態要體會到妙用,於無的狀態要體會到本體。但是我們不是這樣,我們看到現象就被現象迷失。你當看到現象能看到它的道理。佛家和儒家不一樣之處就在於,儒家是非禮勿視,佛家是見相非相而不被現象迷惑,這樣才輕鬆。

須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說。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須菩提!一合相者,即是不可說。] 我們前面所講的一合相,並沒有真的有個一合相,故曰不可以說。但是,從一合相當中可以悟到空相、實相,實相亦不可說,因為無法說,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你不要問人家開悟是個什麼樣子,因為他無法向你說明,你悟了自然就會知道,聽言傳你只像瞎子摸象。

             [但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這一點是最難的。佛跟你說:「不是左邊不是右邊,我估且說中間。」凡夫就以為有個中間。比如,我在你的哪裡?前面?你在我的哪裡?後面?你所說的前面真的是前面嗎?還是後面?其實我不是要你回答前面或後面,我只是要你打破你的腦袋思考模式,這樣你就見性了。但你偏偏又回歸你的腦袋:「既然前面不對,我就講後面,既然後面不對,我又再想一個……」不能開悟的人都是用這種腦袋的模式。我的意思是,你的腦袋在障礙你。當你打破之後,你就屏息諸緣了,你就一念淨心實相生。這樣的理論很難教,你跟凡夫講什麼,他就執著什麼。

由悲智二法,成就佛果菩提,說不可盡,妙不可言,凡夫之人,貪著文字事業,不行悲智二法。若不行悲智二法,而求無上菩提,何由可得?

              [由悲智二法,成就佛果菩提,說不可盡,妙不可言,凡夫之人,貪著文字事業,不行悲智二法。若不行悲智二法,而求無上菩提,何由可得?] 你讀《金剛經》,貪著其文字,一天到晚想知道《金剛經》在說什麼,但你不行悲智二法,跟《金剛經》不能吻合。《金剛經》一剛開始就跟你講:「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沒有發心,《金剛經》你怎麼還讀得下去?你的慈悲心在哪裡?《金剛經》又叫你「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是智慧,但是你也不願意無所住,現在聽佛法,下課馬上就犯錯。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這一段很重要,《金剛經》的結構是相當嚴謹的。一剛開始眾生的陷阱就是執著,世尊就是隨說隨破,要把你的執著徹底地破除,從外面的四相到現在的四見。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眾生會私底下探討:「佛陀之所以會講以上的內容,就代表佛陀的內在有這種知見。」

              [須菩提!於意云何?是人解我所說義不?] 眾生的懷疑佛都知道,所以他故意問須菩提。

              [世尊!是人不解如來所說義。何以故?世尊說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即非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世尊前面講過「若有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既然世尊都不執著他在說法,他當然不會執著他心中的知見。你有什麼想法就講什麼話。比如,這塊白板沒有想法,我現在寫一個「愛」字,還沒有寫之前白板沒有「愛」,並不用內在先存一個「愛」,再講出一個「愛」。凡夫就是有一個「愛」才講出一個「愛」,而佛的心就像白板。因為有人問:「佛,『愛』字怎麼寫?」所以佛才寫給他看。我們的內心一定是怎麼樣才做出什麼動作,而佛並非如此。我們內心所醞釀的東西就叫妄想、執著,就叫八識,我們腦袋裡面烙印了很多種子。佛已經明白這種道理了,他的內在是空寂的,就像明鏡,只是因緣生起,故物來則應,因緣消失,故物去不留。你不要以為佛在講《金剛經》,他的心中就存有這樣的知見,他才能講出這一段話。連這個念頭你都要破,你才能夠本來無一物。本來沒有這樣的知見,只是為了對眾生講法,所以是名「是名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

如來說此經者,令一切眾生,自悟般若智慧,自修行菩提果。凡夫人不解佛意,便謂如來說我人等見,不知如來說甚深無相無為般若波羅蜜法。如來所說我人等見,不同凡夫我人等見。如來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是真我見。說一切眾生有無漏智,性本自具足,是人見。說一切眾生本自無煩惱,是眾生見。說一切眾生,性本不生不滅,是壽者見。

             [如來說此經者,令一切眾生,自悟般若智慧,自修行菩提果。] 世尊之所以講《金剛經》,是要讓眾生自悟、自修、自證。

             [凡夫人不解佛意,便謂如來說我人等見,不知如來說甚深無相無為般若波羅蜜法。] 無相即不執著相,無為即隨著因緣而說法。

             [如來所說我人等見,不同凡夫我人等見。如來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是真我見。] 假如真的有一個我見,即眾生皆有佛性。

             [說一切眾生有無漏智,性本自具足,是人見。] 即人人都有佛的智慧。

             [說一切眾生本自無煩惱,是眾生見。] 眾生本來自性清淨,無明本因妄執而生,實無煩惱可言。

             [說一切眾生,性本不生不滅,是壽者見。] 這才是金剛不壞身。

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應如是知,如是見,如是信解,不生法相。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須菩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一切法,] 一切法以狹義的解釋即釋迦牟尼佛以上所談的,以廣義的解釋即所有的法。

             [應如是知,] 從狹義的解釋來講,須菩提問云何應住,佛答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以你應知道要不住相行於布施。

             [如是見,] 須菩提第二個問云何降伏其心,佛回答度一切眾生,實無眾生可度,你應當如是生起正見。

             [如是信解,] 須菩提問發菩提心的事,佛回答說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連發菩提心都不可以執著,你應如是這樣的相信、瞭解。

             [不生法相。] 你若能如此,你面對一切法都不會著相。

             [須菩提!所言法相者,如來說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講法相又馬上破法相。所有的法,我們都賦予它一個名詞為名相,但實際上並無一個法相而言,只是假名為法相。

發菩提心者,應見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應見一切眾生無漏種智,本自具足,應信一切眾生本無煩惱,應信一切眾生,自性本無生滅,雖行一切智慧,方便接物利生,不作能所之心,口說無相法,而心有能所,即非法相,口說無相法,心行無相行,而能所心滅,是名法相也。

              [發菩提心者,應見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應見一切眾生無漏種智,本自具足,應信一切眾生本無煩惱,應信一切眾生,自性本無生滅,] 眾生本來就具足一切,要有這樣的知見。

              [雖行一切智慧,方便接物利生,不作能所之心,口說無相法,而心有能所,即非法相,口說無相法,心行無相行,而能所心滅,是名法相也。] 度眾生不能有一個能度的我和所度的眾生,不能生起這樣的心。心有能所,就不能明白無相法,因諸法空相。這樣才真正懂法。

閱讀 1155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五, 31 七月 2015 09:14
DMC Firewall is developed by Dean Marshall Consultancy Ltd